第32章 拜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的声音不大,却是斩钉截铁,语气透出股坚定和自信。≥≧  <.﹤≤1ZW.

    蔡邕和年男子闻言,脸色都是瞬间变得非常古怪。

    蔡邕叹了口气,眼透出抹凄凉,目光望向刚刚走入大厅的男子,眼透出抹求证的眼神。

    年男子脸古怪,神色复杂。

    不过男子的神色瞬间又恢复了平静,笑着问道:“李儒为什么要杀少帝?”

    王灿眉头微皱,脸上露出抹思索之色,结合先前男子的举动,他心隐约有了答案,不过王灿却没有点破,继续说道:“董卓废少帝刘辨,立陈留王皇子协为献帝,虽然行废立之举,威慑百官,然而少帝却是灵帝立下的正统,不管董卓如何做,献帝的来历总是不正统的,纵然百官惧怕董卓,然而朝廷官员仍有不少是心系于少帝身上,想要转变朝廷官员的心思,承认献帝是正统皇帝,唯的变法便是杀死少帝,去除献帝唯的威胁。”

    年男子冷笑道:“杀不杀少帝有什么区别,大权不都在董太师身上么?”

    王灿大袖挥,嗤笑道:“这是武夫之论,没有脑子的人才会说大权在握,天下之人便是任由揉捏,可是真正的智谋高深之士便不会这么想了。”

    王灿意味深长的看了年男子眼,眼闪过戏谑之色。

    “哦,这是为何?”年男子神色古怪,脸上露出抹尴尬。

    王灿道:“斩草除根,收人收心,少帝若是活在世上天,就能对献帝形成威胁,因为少帝是灵帝立下的正统,说不定那天有人站出来反对汉献帝,亦或是将少帝救出朝廷,然后便可以拥帝自立,与董卓立下的献帝分庭抗礼。而若是杀死少帝,不仅斩草除根,剪灭了献帝的威胁,同时也使得朝廷百官不得不将心思放在献帝身上,因为灵帝只有二子,献帝与少帝,这两人都可以做皇帝,但是死去其,剩下的人便是正统,不管皇位的来路是否正当,百官心也只有承认剩下的人。杀死少帝,便是斩草除根,收拢百官之心,更重要的是董卓连少帝都敢杀死,百官还敢和董卓做对么?这人啊,都是怕死的!”

    王灿朝年男子拜了拜,道:“不知王灿之论何如?”

    年男子叹息声道:“鞭辟入里,直指要害!”

    顿了顿,年男子又问道:“你早就揣测出了我的身份了吧?”

    王灿笑了笑,躬身又朝年男子拜道:“汝南王灿,拜见郎令,李儒大人。”

    李儒笑着扶起王灿,然后走向蔡邕,脸的笑意:“蔡先生,恭喜蔡先生收得如此良材作为弟子,儒当真是欣羡无比啊!”

    王灿正色道:“郎令大人,王灿不过与先生面之缘,哪有如此福分。”

    蔡邕抚须笑道:“为先,老夫就问问你,你可愿做老夫的弟子?”

    “这个,这个……”王灿面色难堪,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蔡邕神色变,急忙问道:“莫非为先已有师承?”

    王灿道:“不曾有师承!”

    蔡邕神色稍缓,却又追问道:“莫非为先认为老夫不配做你的老师?”

    王灿连连摇头道:“先生,先生误会王灿了,先生之才,旷世绝伦,博学多才,通晓经史、天、音律,擅长辞赋,王灿佩服先生还来不及,怎么会认为先生不配做王灿的老师,只是王灿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蔡邕的神色这才缓过来,轻轻吐出口气。

    李儒却是面容古怪,笑问道:“为先言辞推拒,莫非是有难言之隐?”

    王灿心大骂李儒,老子好不容易说服了蔡邕暂时不收徒,等面见董卓将黄巾贼的身份去掉之后,再来拜师,如今李儒横插脚,让王灿尴尬无比,身为黄巾贼的事情却是不得不说了。王灿心叹息声,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说道:“先生当世风流人物,人皆言‘飞白绝伦’蔡伯喈旷世逸才,王灿心也甚是仰慕先生,然则先生为官,王灿为贼,若是先生收王灿为徒,定然惹来轩然大波,先生就不要坚持了。”

    无奈之下,王灿只得说出了身份,但是悲情路线还是可以走走的。

    他先是夸奖蔡邕,又是处处替蔡邕考虑,想来蔡邕即使不收王灿为徒,也不会为难王灿的。王灿话音落下,李儒就惊呼声。

    “为贼?”李儒愣,目光盯着王灿,眼带着丝不相信。

    王灿袭白衣,器宇轩昂,端的是个俊秀人物,怎么可能是贼?

    蔡邕也是脸色变,道:“贼,为先怎么可能是贼?况且即使是贼也没有关系,你的身份没有人知道,郎令大人也不会宣扬的,你拜老夫为师,老夫自然不会宣扬这些事情,只要为先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的。”

    王灿苦笑道:“不是般的贼人,是黄巾贼!”

    “黄巾贼?”

    蔡邕和李儒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即蔡邕又急忙说道:“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巾之事过了这么多年了,况且你才二十出头,当年黄巾暴乱的时候,你也不过是舞象之年(男子15至2o岁称为舞象),对你也没有什么影响。”

    李儒面露思索之色,突然问道:“为先你不会是黄巾的方统领吧?”

    王灿点点头道:“郎令大人语的,王灿确实是汝南黄巾统领,此次前往洛阳,便是准备归顺朝廷的,不过不管如何,王灿黄巾贼的称呼是背上了,这是不可能抹去的事实,所以先生就不要勉强了,若是拜先生为师,不仅对先生影响甚大,而且王灿也不可能长时间呆在先生身旁伺候,必须要回到汝南的。”

    王灿脸诚恳,朝蔡邕拜了拜。

    “你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老夫岂是那种贪生怕死,沽名钓誉之辈,老夫就句话,你愿不愿意拜老夫为师?”蔡邕脸怒色,喝斥道。

    王灿愣了愣,没想到蔡邕还真要收他为徒?

    可是,蔡邕这样的老狐狸,会是真心的?

    李儒见王灿愣,伸手拉了拉王灿的袖袍,王灿顿时反应过来,扑通声跪在地上,朝蔡邕磕了三个响头,恭敬的说道:“学生拜见老师!”

    李儒目光闪烁,阴鸷的脸上浮现出抹笑容。

    对王灿,李儒心是充满了好感,引为知己,尤其是王灿说到李儒为董卓立下的四大功,更是说到了李儒的心坎里去了。再说了,李儒也是无法无天之人,对王灿的身份根本就不介意,因此才会极力促成王灿拜蔡邕为师。

    其实李儒心还有个想法,王灿拜蔡邕为师,蔡邕又效力于董卓。

    这种的情况下,王灿也是要效忠董卓的,而且王灿说出身份是汝南黄巾的时候,李儒心就更加迫切的想要拉拢住王灿了,只要王灿拜蔡邕为师,双方之间的师生情谊定下,而蔡邕是不可能离开洛阳的,就算王灿有事情需要回汝南,但是有蔡邕在洛阳作为人质,王灿也得听从董卓的安排。

    李儒想到自己走了招妙棋,心便更加的得意起来。

    蔡邕心也是高兴无比,赶忙将跪在地上的王灿拉起来,大笑道:“好,好,老师能有你这样的学生,当真是天赐佳徒与吾……”

    王灿心也是高兴无比,有蔡邕当老师,至少王灿将来的又宽广了些。

    李儒这时候说道:“为先,既然你是入洛阳归顺朝廷的,准备什么时候拜访董太师?”

    ps:今日四更,第更,吼两声,求收藏,这是对俺最大的支持了,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