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一家之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听了蔡邕的话,脸色变,噌的下站了起来。≯   ≦.1ZW.

    恭敬的站在蔡邕身前,王灿望了蔡邕眼,心千思百转,蔡邕刚刚还面带微笑的,怎么就突然翻脸了。

    “老爷,茶来了!”

    这时,府的侍从端着沏好的茶放在王灿旁边的小桌上,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王灿见此,心闪过道灵光,顿时豁然开朗起来。蔡邕若是生气,就不会让王灿进入蔡府,更不会让侍从给王灿上茶,也不会先前还是和煦的和王灿说话,然后就脸色变化质问王灿的事情。蔡邕如此做法,应该是存着考校的心思。

    王灿想通了事情,心的笼罩的乌云顿时消散开来,脸上还带着丝从容的笑意。

    蔡邕见此,哼了声,面沉如水,喝道:“王为先,莫非真如老夫所言,你到蔡府是攀关系来了?”

    话语,蔡邕带着丝不满,丝凌厉的口吻。

    王灿心怔,随即反应过来,若是不解释清楚,恐怕蔡邕心对他的印象就真的坏了,王灿拱手回答道:“蔡先生,王灿虽是介匹夫,却不屑做这种趋炎附势之人,男儿大丈夫,就该凭自己双手打出片天地,而不是靠趋炎附势而求得富贵。”

    蔡邕的脸色这才缓了点,道:“嗯,男儿正该如此!”

    但是蔡邕的语气仍是淡淡的,没有多少感情在其。

    王灿心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蔡邕还是松点了,他继续说道:“蔡先生临走时送我请帖,我才知道蔡先生竟然是‘飞白绝伦’蔡伯喈,而且我也打听到了董卓强行征辟您回朝任职的消息,之后董卓将您的官职连连拔擢,下提升为侍御史,官居左郎将。我想您刚刚升官,这几天府上定是宾客临门,因此便没有前来拜访先生,若是为此惹得先生不愉,还请先生见谅。”

    “再者,先生意指王灿趋炎附势,得知蔡先生升官加爵之后,才上门拜访,其实先生之言大谬,董卓诏令先生回朝,就必定会大加赏赐,加官晋爵是肯定的事情,否则董卓就不会征辟先生回洛阳了。王灿早就知道先生的事情,若是要趋炎附势,  董卓没有提拔先生的时候就可以拜访先生,若是那样,王灿在先生眼,印象恐怕会更好些吧,何必拖到现在先生空闲的时候再来拜访,打铁趁热的道理,王灿还是明白的。”

    蔡邕捋长须,哼哼道:“算你过关了。”

    王灿嘿嘿笑道:“多谢先生理解。”

    蔡邕点点头道,道:“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董卓征辟老夫回朝就会大加赏赐?”

    王灿笑道:“先生心知晓缘故,居然还来考校晚辈。董卓进入洛阳,虽然把持朝纲,凭借麾下西凉铁骑震慑住各路诸侯,但是根基尚不稳固,朝多数大臣仍旧是反对董卓的,为此,董卓才会擢用名流,以收人望,而先生您,则是当世大儒的代表,被董卓当做千金买马骨的人罢了,这是做给天下人看的,让天下人知道董太师招贤纳士,不是昏庸之辈。”

    蔡邕眼闪过抹异彩,继续问道:“你且继续,老夫洗耳恭听?”

    王灿道:“其实这些都不是董卓做出来的,董卓之所以能成事,功当属董卓的女婿李儒,董卓征辟先生,定是李儒之言,否则董卓是不会征辟先生的,以董卓武夫的性格,他看不惯天下士人,但是却有无可奈何,因为士人是国之柱石,没有士人支持,董卓没有能力运转朝廷,因此才会采纳李儒的建议,征辟先生,收拢人气。”

    蔡邕奇道:“为先还知道李儒?”

    此时的蔡邕脸上哪有点愤怒的神色,而是面带微笑,眼带着丝期盼。

    王灿说的蔡邕也都知道,但是这是建立在蔡邕几经沉浮,活了大半辈子的份儿上,这事情落在王灿身上,能有这番见识已经很不错了。

    蔡邕初时遇见王灿,也是见猎心喜,才有想见见王灿的心思。

    而结果王灿果真是没有让他失望,是个大大的人才,蔡邕心对王灿的好感蹭蹭的望上升。

    王灿微微笑,道:“先生可知晚辈住在何处?”

    蔡邕愣,摇头道:“我与为先未曾交往,如何知晓为先住在何处?”蔡邕老脸上带着丝好奇,不知道王灿卖的什么关子。

    王灿答道:“晚辈住在英雄楼,先生应该知道晚辈为什么知道李儒了吧!”

    “英雄楼,这倒是个打探消息的地方。”蔡邕眼闪过抹惊诧,随即又问道:“你说李儒当居功,何以见得?”

    王灿心翻了翻白眼,这老头还真是问话问上瘾了。

    不过王灿可不敢说出来,而是不卑不亢的说道:“说起李儒这人,若是客观的评价,李儒此人还真是大才,可以说是算无漏。”

    不知何时,客厅门口突然站了个身穿青袍,面容阴冷,眼带着阴鸷之色的年男子,男子站在门口,脚向前移了移,但是听见王灿说李儒之后,又站在了门口,动不动。

    王灿站在客厅,没有注意到那男子,而蔡邕的目光掠过男子,却当做没有看见。

    “李儒此人,对于董卓而言,其功有四。其,谏言董卓进京勤王,虽说董卓进京是袁绍谏言何进,召集诸侯进京,然而董卓能够第个进京勤王,肯定是李儒的功劳,若没有李儒,以董卓匹夫之力,岂能霸占洛阳,成就董卓大业,此乃李儒第大功。”

    蔡邕连连点头,目光掠过门外的男子,眼闪过丝笑意。

    随即,蔡邕又问道:“第二功又是什么?”

    王灿站在客厅来回踱步,目光瞥见了大厅门口之人,却没有注意,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沉浸在李儒的身上了。关于李儒,王灿能够有这番言论,也是前世的时候对这个死的不明不白,没有遇到良主的人感到感慨,才对李儒有更深的了解。

    想了想,王灿继续道:“这第二功,乃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平六年三月,灵帝崩,皇子辩继位,何进当权。然而时间才过了几个月,何进和宦官便生了内讧,双方生争执,使得洛阳大乱,张让挟持少帝出逃,途张让身死,而少帝和皇子协却被董卓遇到,董卓救回皇帝,也是大功件,然而这不足以使得董卓在洛阳站稳脚跟,因此便废少帝,立皇子协为献帝,挟天子以令诸侯,成为洛阳之主。”

    王灿话语激昂,语气对李儒颇有敬佩之意。

    事实上,李儒确实是个大大的人才,只是遇到董卓,才没有展现出身才华。

    王灿说完第二功,站在大厅门口的男子笑了笑,阴鸷的眼却闪过丝莫名的神色,带着期待的神色望向王灿,等王灿继续说话。

    王灿微微笑道:“第三功,谏言董卓‘袁绍不可杀’。

    “哦,这是为何?”蔡邕脸上闪过丝奇怪,放虎归山,袁绍对董卓不满,还不能杀?

    王灿解释道:“老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袁槐又视袁绍为袁家接班人,可以说袁家就是以后士子清流人物的代表,若是杀了袁绍,得罪了袁家,失了天下士子之心,董卓想要召集士人,收拢人望,绝无可能。这天下间不知多少人受过老袁家的恩惠,即使董卓势大,能逼迫士人出仕为官,但是那些士人阳奉阴违总是做得出来的吧,得其人,而未得其心,终究是竹篮打水场空。”

    蔡邕点点头,同意了王灿的话。

    而此时,站在门口的男子看王灿的目光却带了丝知己的味道。

    王灿继续道:“第四大功,便是擢用名流,以收人望。虽然先生是董卓强行征辟的人,但是三日之内,连续拔擢,不管是谁,心都会有丝感激之心,这点,想必先生不会不承认吧,先生如此,其他被董卓征辟的人也是如此,李儒此人厉害啊!”

    蔡邕点了点头,没有否认,目光却停留在了门口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缓步走了进来,目光落在王灿身上,问道:“你认为李儒接下来会做什么?”

    王灿看了男子眼,想也不想道:“杀少帝,威凌天下!”

    ps:预告,明日四更,求花、求收藏,本周准备第二次爆了,很给力啊,求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