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变脸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洛阳城,有两楼最出名。≯ ≥ <.≦<1≦Z﹤W≤.≦≤

    城西,百花楼!

    城南,英雄楼!

    百花楼,顾名思义,自然是歌姬众多,群芳环绕,美女云集的圣地。洛阳城作为政治、经济、化心,城的达官贵人、风流士子、游客豪侠数不胜数。达官贵人为了寻求刺激,风流士子为了在美女面前表现番,游客豪侠为了与美女度**,再加上百花楼的歌姬个个长得俊俏玲珑,体态妖娆,风情万种,自然是勾引了无数的雄性前往,使得百花楼夜夜**,欢声笑语不断。

    英雄楼,其实是武者出入的地方。

    太史公言,侠以武犯禁!

    但那是太平盛世,皇帝容不得那些言不合即杀人的武者,才会压制武者。

    如今汉室颓废,纲常混乱,天下间习武傍身的人非常多,尤其现在整个大汉天下已经显现出乱象,武人的心思也就开始有所变化了。所谓学成武艺,卖货帝王家,帝王若不识,卖于识货人。皇帝不行了,有本事的人自然想找到识货的人了,各地的武人往来于英雄楼,就是想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能耐,以求得功名利禄。

    因此,英雄楼大多是两种人经常出入。

    显贵人物,以及草莽英豪。

    显贵人物想在英雄楼物色有本事的人,而有本事的人则希望能够引起达官贵人的注意,飞冲天,成为人上人。

    双方你情我愿,自然是形成了个良性循环。

    往来的人越来越多,英雄楼越来越火爆。

    不过人多了,自然是人多嘴杂,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是有生,同时来自各地的消息都会汇聚到英雄楼,王灿和裴元绍住在英雄楼,就是看了英雄楼人多嘴杂,可以很容易收集到各地的信息,不仅可以关注英雄楼往来的草莽英豪,还可以打听到来自各地的消息。

    王灿坐在屋里,品着茶,悠闲自在,副风流潇洒,英俊倜傥之态。

    房门嘎吱声,裴元绍推开房门后走了进来。

    王灿神色喜,问道:“老裴,英雄楼的事情打听清楚了?”

    裴元绍点头道:“打听清楚了,英雄楼的楼主名叫史阿,是个剑术高手。明面上,英雄楼只是提供个武者之间角斗的场所,供那些达官贵人观赏,但是暗地里,英雄楼也接收各种委托,如杀人、押送些重要物品等等事情,反正只要是能够谋利的事情,英雄楼都会接手的。不过那史阿也只是表面上的人物,实际上英雄楼的主事还是史阿的老师王越,所有的大事都必须有王越同意才能施行。”

    “王越?”王灿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

    裴元绍继续道:“王越被称为天下第剑,手柄长剑纵横无敌,据说王越18岁的时候,匹马入贺兰山,个人单枪匹马就杀了羌族领,取得羌族领的级而归,无人敢挡其锋;3o岁的时候,王越周游各州,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而且王越力大无穷,豪气盖世,据说连吕布都不是其对手。”

    王灿手抖,思索片刻道:“吕布都打不赢王越?说笑罢了。”

    王灿摇摇头道:“王越是剑师,精于步战;而吕布则是战将,精于骑战。双方本就没有任何可比性,吕布不可能放弃自身优势,与王越步战,而王灿也不可能骑在马上和吕布交战,这种情况下,何来王越击败吕布说,若是说王越和吕布不骑马交战,王越很有机会赢,但是若论骑在马上交战,王越绝不是吕布的对手。”

    裴元绍惊讶道:“少爷,你在怎么知道?这些可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打听到的。”

    王灿嘿嘿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知道历史,自然知晓吕布胯下千里赤兔,手方天画戟,纵横无敌,而且也知道王越手剑术厉害无比,但是王越是个官迷,心想当官。虽然成了献帝的剑术老师,可也仅仅是教导剑术,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顿了顿,王灿转移话题问道:“蔡邕的事情弄清楚了没有?”

    裴元绍点点头,眼露出副古怪的神情,道:“少爷,这蔡邕还真是走了狗屎运,刚回到洛阳,就得到董卓的重用,其赏赐简直是让人不敢相信。蔡邕刚回到洛阳的第天,董卓拜蔡邕为祭酒,非常的敬重蔡邕。第二天,便让蔡邕补侍御史,第三天又转持书御史,迁尚书,三天之内,官阶持续上升,那董卓也不知道是不是疯魔了,居然这么看重蔡邕,不就是个老头么,值得这么看重?。”

    王灿微微笑,裴元绍不懂,他却是明白董卓的用意。

    董卓率领士兵强行霸占洛阳,却没有稳定的根基。想要在洛阳站稳脚跟,自然要恩威并济,打压朝廷反对他的官员,又把蔡邕这个当世名流连续拔擢,表示董卓的渴求贤才之心,说穿了也就是千金买马骨的例子,借此收服士子、党人。

    王灿摸了摸怀的帖子,心道这么多天了,蔡邕家也平静了下来,是该去拜访蔡邕了,王灿抬头吩咐道:“老裴,准备马车,今日去拜访蔡邕。”

    “诺!”裴元绍回了声,便转身准备马车去了……

    蔡邕府邸,两个门房站在蔡府大门口,看守大门。

    “老裴,你拿着拜帖前去通报。”

    王灿此时身穿袭白袍,腰间悬挂柄配饰的宝剑,髻上戴着黑色璞巾,脸自信,尤其是王灿身穿儒袍,风度潇洒,端的是副好模样,他从袖口摸出张精美的拜帖,递到裴元绍手。

    裴元绍眼闪过丝惊讶,他本以为王灿拜访蔡邕不过是临时之举,而且还不定能进入蔡府呢?王灿手居然下摸出了张拜帖,裴元绍脑思绪连转,突然想到前几天在城门口遇到的老头,很有可能就是蔡邕。想到这里,裴元绍回头望了眼王灿,这个年轻的主公还真是眼光独到,让人无法揣度,在破旧的道观碰到几个大人物,又在洛阳城门口碰到蔡邕,运气还真好啊。

    裴元绍拿着拜帖到蔡府门口,将拜帖递给了门房。

    不会儿,便有人前来迎接王灿。

    “公子,老爷正在客厅等待,公子里面请。”来人是个五旬老者,老者身葛袍,神色谦卑,望见王灿,眼闪过丝惊艳,没想到王灿居然如此出众。

    王灿神情从容,落落大方,摆手道:“老先生前面带路。”

    进入蔡府,三进三转,绕过回廊,穿过夹道,才步行到了客厅。

    老者带着王灿走到客厅便离开了,王灿站在客厅外,整了整衣衫,将身上褶皱的地方抚平之后,才大步进入客厅里面。王灿走到客厅,朝蔡邕拱手拜道:“汝南王为先,拜见蔡先生。”

    蔡邕抚须微笑,摆手道:“坐!”

    说完之后,蔡邕又朝门外喊了声:“看茶!”

    王灿撩衣袍坐在席上,朝蔡邕拱手道:“打扰蔡先生之处,还请先生见谅。”王灿可不管蔡邕与他是什么关系,先把俩人的关系拉近再说,况且蔡邕也没有反对王灿称呼蔡邕为先生。

    蔡邕笑道:“为先,老夫当日入洛阳的时候便把拜帖给了你,你怎么今日才来拜访?莫不是为先觉得老夫被董卓拉拢了,便看不起老夫。亦或是看到老夫受董卓重用,为先觉得老夫位高权重了,便来拜访老夫了。”

    王灿闻言,脸色顿时变。

    霎那间,王灿心心思百转,想着应对之策,他不明白蔡邕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下说翻脸就翻脸了。

    ps:继续求花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