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入洛阳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 ﹤.﹤<1ZW.

    该说的王灿也说了,和荀攸、荀彧、郭嘉、程昱也认识了,王灿知道说得太多了反而会使得几人起疑,便端起杯酒,朝郭嘉四人敬了杯酒,道:“诸位,相遇便是缘,能够和诸位喝酒聊天,真人生大快事,可惜我还有要事在身,不得不前往洛阳,还请诸位见谅,待下次碰到诸位的时候,再与诸位醉方休。”

    说完之后,王灿朝程昱四人拱了拱手,招呼裴元绍声,便离开了。

    郭嘉拎着壶酒,望着王灿离去的背影,笑道:“仲德公,你看为先此人如何?”

    程昱拈须微笑,没有说话,反而是荀彧冷笑声,叱道:“我观此人狼子野心,定然是董卓、王莽之辈,虽然不清楚王灿的具体身份,然而他自称汝南人,我有很大的把握王灿是汝南黄巾贼的领。你们想想,那王灿不仅气质出众,还在有意无意只见散着种战场将领厮杀的悍勇之气,我揣测王灿的身份不是汝南大族,就是黄巾贼,而且我有很大的把握王灿很可能就是黄巾贼,以黄巾贼的特性,是不会让汝南的大族活下来的,因此我确定王灿十有**就是黄巾贼。”

    荀彧说着话,脸色也阴沉了下来,想到王灿黄巾贼的身份,荀彧心便似卡了根刺般,如此俊杰人物,居然是黄巾贼,卿本良才,奈何做贼。

    不得不说,荀彧眼光、观察力非常厉害。

    仅凭王灿的只言片语,便推测出来了王灿的身份,其能力端的可怕。

    程昱听了荀彧的话,冷笑声,讽刺道:“若,你是明白人,难道不知道汉室国祚已经延续四百余年,到今天已经是日薄西山了么?自桓、灵之始,宦官当道,外戚专权,妇寺干政……诸多种种,烦不胜数。朝廷内有袁本初向何进谏言,使得董卓进京,霸占朝纲,欺凌百官,外有诸侯割据,称霸方,这样的大汉朝已经腐朽不堪了,根本没有任何生机了。那王为先即使是黄巾贼又如何,高皇帝当年也不过是青皮流氓,高皇帝尚且能够成就大业,那王为先是黄巾贼又如何了,英雄不问出身,只要有能力、有机遇、有手段,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程仲德,你,你……”

    荀彧脸色涨红,怒斥道:“枉你程仲德还是朝廷官员,居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哼,真是无君无父之人。”

    程昱甩衣袖,桀桀怪笑道:“若,你读圣贤书,岂不闻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皇帝无德,又有外戚专权,诸侯并起,这样的朝廷已经是无药可救了,你何必强自辩驳呢。君本是明白人,有王佐之才,张良、陈平之能,何苦为了个愚‘忠’,便画地为牢,将自己困死。”

    荀彧叹了口气,摇摇头,脸上满是落寞之色。

    程昱宛若刀般的目光落在荀彧身上,见荀彧怏怏的神情,心却不为所动。

    他心笑,继续加油添火:“我观王为先行事果决,刚毅果断,他日定然分天下大势,为方诸侯。”

    荀攸笑问道:“仲德公,我们与王为先不过面之缘,你就这么能肯定?”

    程昱抚须笑道:“拭目以待!”

    郭嘉笑道:“仲德公所言甚是,我们只需拭目以待就好,不过王为先假若是汝南黄巾贼,那他前往洛阳,恐怕是准备归顺朝廷,借助董卓的势力,然后转变身份,成为朝廷正统,这样王灿就能堂堂正正的征伐四方,而不用担心大义方面的问题。”

    荀攸目光亮,笑道:“仲德公,彧叔和奉孝准备北上豫州,投奔袁绍,以观大势。我们二人现在也无事可做,不如跟在王为先身后,也往洛阳行,看看洛阳会有什么事情生,仲德公以为如何?”

    程昱思索良久,道:“好,我们就往洛阳行。”

    ########

    虎牢关,属古成皋县,又称汜水关。

    虎牢关位于洛阳以东,在今河南省荥阳市,市区西北部16公里的汜水镇境内。虎牢关作为洛阳东边门户和重要的关隘,因西周穆王在此牢虎而得名。虎牢关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有“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两天的时间,王灿和裴元绍终于抵达虎牢关。

    王灿喝止裴元绍,让裴元绍将马车停在了虎牢关前。

    从马车上走下来,王灿站在虎牢关前,看着巍峨沧桑的虎牢关,心片宁静。

    诸侯讨董,即将在虎牢关生,王灿有理由在虎牢关停下来,记清楚虎牢关的地形地貌,不过这也是王灿前世身为狙击手特种兵养成的习惯,每经过处战略要地,王灿都会停下来记住周围的地形地貌。

    “少爷,咱们只需要天就可以进入洛阳了,我们进入洛阳之后该怎么办呢?”

    裴元绍面带忧色,眼闪过丝忧虑。

    他和王灿是黄巾贼,而董卓也是参与过剿灭黄巾贼的,那董卓杀死无数黄巾,对黄巾没有任何好感,王灿这么贸贸然的去洛阳归顺董卓,若是董卓直接将王灿抓起来,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为此,越是接近洛阳,裴元绍心就越加担忧。

    王灿望着恢弘巨大的虎牢关,笑道:“老裴,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进入洛阳之后,自有主张,你不必担心。”

    “可是,可是……”

    裴元绍支支吾吾的,脸上的担忧之色仍旧是没有消去。

    王灿摆摆手,道:“好了,我们赶路吧,归顺董卓的事情不是你考虑的,你只需要保证我的安全就行了,早些赶到洛阳,咱们就能早些回去。”

    “诺!”裴元绍摇摇头,道:“主公上车吧!”

    王灿瞪了裴元绍眼,喝道:“记住,我们出门在外,要称呼少爷。”

    裴元绍嘟囔声,道:“这不是没有人么?

    王灿哼了声,回到马车里面,说道:“赶路吧!”

    裴元绍回到马车上,左手拉着马缰,右手手的马鞭挽了个鞭花,喝道:“驾!”

    唏律律嘶鸣声,马儿撒开四蹄,拉着马车飞快的奔驰着,车轮轱辘辘转动,马车行驶过了虎牢关,直奔洛阳而去。

    次日午,王灿和裴元绍已经抵达了洛阳。

    城门处,排排凶神恶煞的士兵腰佩钢刀,身穿盔甲,站在洛阳城门口们。

    这些士兵站在门口设立关卡,卡在城门处,每个入城的人都要缴纳关卡费用才能进入洛阳城。

    ps:第三更了,晚上还有更,各位兄弟姐妹给力啊,求花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