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敢为天下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第二更,今天还有两更,求花花,求收藏,求点力。 .

    ########

    “请!”程昱朝王灿摆手,微微笑。

    “仲德公请!”王灿也是摆手,随即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荀攸捻须微笑,目光平静如水,心却是心思百转。

    孝为先?德为先?

    荀攸沉默了片刻,问道:“不知为先取字可有渊源?”

    王灿略微思索,笑道:“荀公,老子曾言我有三宝,曰慈,儿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先贤的意思是让我们要谨慎低调,然则我却认为做人做事当敢为天下先,如此才是正道,因此我取字‘为先’。”

    王灿话音落,顿时,场的气氛为之滞。

    或许王灿的话仅仅是表明自己做人做事是敢为天下先,但是在程昱、郭嘉、荀彧、荀攸眼却又有了不同。结合当今天下大乱,汉室颓废,董卓霸占朝纲,敢为天下先,也有可能是敢第个称王称帝,或是敢第个举兵反抗董卓。

    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想法。

    荀攸双手搭在腿上,右手指轻轻的敲打着大腿,眼露出凝重之色。

    程昱闻言,眼精光闪烁,伸手抚摸着颌下的美须髯,微微颔。

    荀彧的脸色却是突然变,眼闪过抹冷意。

    郭嘉正在喝酒,听见王灿的解释,砰的下将手的酒壶搁在桌上,拍掌笑道:“好,好,好个敢为天下先,今汉室旁落,朝纲不振,诸侯并起,然则这时候正需要敢为天下先之人挺身而出,扫清四宇,整饬天下,还天下个朗朗乾坤。”

    郭嘉的话慷慨激昂,令人震动。

    但是郭嘉说到最后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荀彧眼,心微微叹了口气。作为荀彧的好友,郭嘉自然知道荀彧心忠于汉室,因此才叹了口气,没有把话说清楚。扫清四宇,到底是为刘氏子孙扫清四宇?还是裹挟着天下大势,定万世基业,立不世功勋?这些话郭嘉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荀攸闻言,笑道:“为先之言,刚猛精进,勇于进取,当为我辈之典范!”

    程昱抚须微笑,没有接着王灿的话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今董卓乱政,天下诸侯四起,汉室天下已经呈现颓废之势,那董卓虎狼之人,无君无父,把持朝纲,最后肯定会使得天下动荡。然则乱世出雄主,我观天下之人,唯三人入得眼,曹操,曹孟德!袁绍,袁本初!袁术,袁公路!这三人得天下大势,他日定位方枭雄。”

    程昱说话斩钉截铁,语气有种不容反对的意韵。

    在座的五人当,程昱最年长,年近五旬;其次荀攸,年近三旬;其次是荀攸、王灿、郭嘉,程昱说话了将话题转变开来,荀攸几人纷纷露出思索之色。

    王灿是知道历史的,自然明白程昱说得半对半错。

    曹操、袁术、袁绍方枭雄是对的,然而这三人分得天下大势却是错的。

    想了想,王灿问道:“敢问仲德公,为何曹操、袁术、袁绍得天下大势,这天下诸侯何其多也,似幽州公孙瓒,益州刘璋,汉张鲁,荆州刘表……这些人都是方雄杰,为什么不可能分得天下?再说袁术,因畏惧董卓势大,如今流落南阳,似丧家之犬四处乱窜,最近又听说袁术麾下大将纪灵攻打汝南,却被盘踞在汝南的黄巾贼杀死,如此人物,岂能分得天下大势?”

    程昱笑问道:“为先可知曹操?”

    王灿笑道:“曹操,当世雄才,听闻许劭曾评价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如此人物,岂能不知晓。”

    程昱摇头道:“你只知其,不知其二。”

    “哦,这是为何?”王灿急忙问道。

    程昱目光看向荀攸道:“公达,你出身荀家,更了解世家大族,给为先讲讲曹操身后的实力。”

    荀攸点点头,笑道:“这曹操不仅是自身能力出众,而且身后的实力也相当庞大。曹操祖父曹腾,先为费亭侯,后封为大长秋,在宫做事达三十多年,未有过失,并且能推荐贤人,其人虽然低调谨慎,然实力却不可小视,你只要知晓曹腾侍奉过顺帝、冲帝、质帝和桓帝这四位皇帝,就知道这人不简单了。再说曹操之父曹嵩,领司隶校尉,灵帝又擢拜曹嵩为大司农、大鸿胪,后又为汉太尉,仅次于大将军,地位非凡。”

    “曹操祖、父两代人的经营,使得曹氏大兴,再者曹操背后还有谯郡夏侯氏支持,有了这样的实力,曹操当然分得天下大势的可能了。”

    王灿心骇然,没想到曹操身后的实力竟然如此庞大。

    想来曹操刺杀董卓未果,逃出洛阳后能够举兵反抗董卓,肯定是身后的实力推波助澜,否则以曹操个西园校尉怎能号令诸侯起兵?

    这时郭嘉借着荀攸的话,说道:“袁术、袁绍就更不必说了,四世三公,海内敬佩。相比于曹操,我更看好袁绍、袁术,曹操身后实力虽然雄厚,但是曹操乃宦官之后,而袁绍、袁术的出身却是朝廷正统官员,岂是曹操所能比拟的。”

    “哼,群虎狼之徒罢了!”

    荀彧冷哼声,脸色露出不愉之色,愤愤的瞪了王灿眼道:“我看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说不得也是袁术、袁绍之流。”

    王灿嘎然笑,他知道荀彧因为忠于汉室,被曹操忌讳,最终抑郁而死。

    看来这人还真是个死忠啊!

    王灿心笑了笑,道:“王灿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哪敢和曹操、袁术之流相比,若太看得起王灿了。”

    “若说这天下大势为曹操、袁术、袁绍所得,我却是不认同的,曹操性格刚毅,又素有大志,再加上身后曹氏、夏侯氏相助,能够成就番基业,我倒是非常认同的。但是至于袁绍、袁术,这两人无非是结交几个名流,吹嘘下自己的家世,具体有什么能力却没有体现出来。那袁术唯次向何进谏言让诸侯进京,却使得董卓率兵入朝,霸占朝纲,祸乱天下。这样的人就算暂时占据优势,也不过时时之势罢了。再说袁术,年少的时候以侠气闻名,而后便与那些纨绔子弟遛狗斗鸡,如此之人,纵然出身四世三公,也不过时投了个好胎罢了。”

    “好,说得好!”

    郭嘉眼异彩连连,连连抚掌大笑:“听为先之言,当真是精辟入里啊!”

    郭嘉看王灿的眼神充满了欣赏,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王灿摇了摇头,笑道:“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所说的也不过是听从旁人的话罢了,至于真正的情况,还得亲身体验才能知晓。”

    荀攸点头道:“为先此言有理,甚得我心!”

    郭嘉轻咳两声,目光望向荀彧,俩人相视笑,点了点头道:“为先,我看你才能不凡,也是同道人,如今袁绍逃离洛阳,正在冀州招贤纳士,我准备和若前往冀州,投奔袁术,不知为先可愿随们同前往?”

    王灿愣,随即反应过来,心叹息声,终究还不是他的人啊!王灿摇了摇头道:“我此行前往洛阳办事,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随二位起前往冀州了。”

    “诶,可惜,可惜!”

    郭嘉叹息声,连道两声可惜。

    荀彧也是脸的可惜,眼带着浓浓的失望。

    至于荀攸和程昱,俩人都是要留在颍川的,也就不存在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