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颍川雄杰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清晨,抹阳光驱散了阴霾。小≥说≧  .

    阴沉沉的下雨天也变成了阳光明媚的天气,金灿灿的阳光照射进大殿,使得大殿熠熠生辉,那破旧不堪的塑像在阳光的照射下也变得神圣起来。王灿、裴元绍很早便准备好了行装,又继续洛阳赶路。

    路行驶,路上的行人逐渐的多了起来。

    行人百姓,阡陌田地,越接近颍川郡,愈加的繁华。

    午的时候,王灿、裴元绍已经抵达了颍川郡城。

    “少爷,到颍川郡城了,我们是在城买些食物再赶往洛阳?还是直接路过颍川,立即赶往洛阳?”裴元绍驾车停靠在颍川城外,眼闪过丝火热,他说道颍川的时候声音拔高,但是说道直奔洛阳的时候,声音又低沉了起来。

    王灿笑道:“老裴,你就直接说行囊没有酒了,需要入城买些酒就是,何必要绕这些弯弯道道呢。”

    裴元绍挠了挠头,黝黑的脸上闪过丝尴尬,诺诺道:“少爷,我,我……”

    王灿半截身子从车帘伸了出来,望了眼正前方的颖川郡城。

    相比于汝南郡城,颍川郡城简直是天上飞的天鹅,而汝南城则是地上爬的癞蛤蟆。汝南城城墙高达三丈,宽两丈,已经是巍峨无比了。但眼前的颍川郡城居然高度约六丈,换做现在的楼房,已经是六层楼的高度了,而且郡城的城墙不似汝南城城墙上到处是坑坑洼洼的,依稀却可以看出城墙是刚修补不久的。

    巍峨、沧桑、古老,王灿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眼前的颍川郡城。

    站在城墙下,便感觉种渺小的感觉自心底升起。

    “少爷,咱们还进去吗?”裴元绍见王灿脸沉思,心惴惴不安的问道。

    王灿回过神来,笑道:“当然要进去了,路过颍川城若是不进去逛趟,岂不是白来了,走吧,都快午了,我们在城内吃点东西,买些干粮和酒,然后再赶往洛阳。”

    “好嘞!”

    裴元绍高兴得大吼声,手马鞭扬,催促着马儿朝城内跑去。

    进入城内,王灿便感觉到股繁华热闹的气息扑面而来。城叫卖的小贩,行走的商人,往来的过客,脸上无不是带着股自内心的笑容,颍川城内多豪族,许多世家大族都在颍川城内定居,有了这些世家大族的庇佑,颍川城还算是片净土,没有遭到太多的伤害。

    悦来酒楼,裴元绍驾车在酒楼门前停了下来。

    马车刚刚停下,便有酒楼的侍从走了出来,牵着马车去安置了。又有侍从领着王灿、裴元绍进入酒楼。

    王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酒楼的服务还蛮不错的。

    跟着侍从,王灿、裴元绍进入酒楼,酒楼楼已经坐满了人,喧嚣吵闹,王灿眉头皱了皱。带路的侍从察言观色,见王灿眉宇间露出丝不快,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恭敬的站在王灿身前说道:“公子,这楼是供普通老百姓喝酒、吃饭的地方,人多嘴杂,难免有些吵闹,但是二楼却清净很多,环境也很好,似您这般潇洒人物,到二楼吃喝才符合身份,您看是不?”

    裴元绍自然知道二楼肯定费用更高,但是他们又不缺钱,从怀掏出串铜钱,扔到侍从手,哼了声道:“这点是赏你的,带路吧,我家少爷不缺钱财。”

    “是,是,是!”侍从谄媚的笑着,道:“二位,楼上请!”

    侍从带着王灿、裴元绍,朝二楼走去,裴元绍腰磅肩阔,身体剽悍,走在楼阁搁板上出砰砰的声响,引来旁人阵侧目,王灿感觉到许多目光聚集在身上,心阵无奈,你说你上楼低调点不行啊,还弄得砰砰响,回头瞪了裴元绍眼,便又继续往楼上走去。

    王灿刚上楼,就听见声惊奇声。

    “咦,这不是昨天晚上在道观遇到的人么?”

    带着丝嘶哑的声音传到王灿耳旁,王灿闻声望去,只见青年手拿着壶酒,正不停地啜着,眼睛望着王灿,露出丝惊讶的神情。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王灿在道观遇到的酒鬼郭嘉。

    王灿也露出副惊讶的神情,脸上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到酒楼都能遇到郭嘉,还真是有缘啊!

    王灿目光掠过坐在郭嘉旁边的几人,这次不止有潇洒哥荀彧、老帅哥程昱,还有个三旬左右的年人,那年长相极为出众,头戴黑色璞巾,双剑眉及鬓,清澈的双眼如汪深水,颌下三缕胡须微微飘动,端的是个神俊出众的人物。

    王灿面带微笑,朝郭嘉以及端坐在郭嘉旁边的几人拱了拱手,便带着裴元绍走开了。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够和郭嘉起的人肯定不是般人物。

    王灿若是这么贸贸然走上前去搭讪,反而落下个不好的印象,与其如此,不如拉开距离,保持彼此之间的关系,待日后相见也好说话些。王灿带着裴元绍离开,郭嘉却是扯开嗓子,道:“喂,喂……两位兄台,昨天你们请我喝酒,今天我请你们喝酒,来,来,来,有酒起喝,才有气氛嘛。”

    荀彧摇了摇头,哪是郭嘉请人喝酒,分明是他付账,倒成了郭嘉请人了。

    这浪子,还真是厚脸皮啊!

    程昱摇了摇头,抚须微笑,眼睛盯着王灿,闪烁着丝莫名的光芒。

    坐在荀彧旁边的年人微微皱了皱眉,脸上却是没有露出任何的不快,反而是露出副和善的笑容,轻轻的端起酒杯,小口小口的抿啜着酒,脸上升起抹红晕。

    王灿闻言,脚步下停了下来。

    他背对着郭嘉、荀攸几人,脸上丝喜色闪而逝,随即又恢复了不卑不亢的神情。郭嘉主动邀请,王灿自然不会拒绝,他吩咐了裴元绍声,让裴元绍在旁边单独喝酒,而王灿则大步朝郭嘉、程昱走去。

    那年人见王灿将裴元绍搁在旁,嘴角露出抹笑容。

    程昱、荀攸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对王灿升起了抹好感,这几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见王灿礼数周到,心还是很高兴的,郭嘉邀请王灿喝酒,程昱、荀攸几人尚可以勉强接受,因为他们也看出王灿顾盼间有种威势,这也是王灿担任汝南黄巾领以来,慢慢培养起来的种气势,所谓居移气,养移体,便是如此。

    但是裴元绍不同,他是王灿的随从。

    若是裴元绍都上了桌子,程昱几人的脸面何在,身份不同,地位不同,自然计较的就多了。

    王灿走到郭嘉、程昱、荀攸几人跟前,正色拜道:“汝南,王灿,王为先!”

    郭嘉愣了愣神,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他脸上的随意瞬间收了起来,站起身朝王灿拜道:“颍川,郭嘉,郭奉孝!”

    程昱也站起身,面含微笑,拱手道:“东郡,程昱,程仲德!”

    荀彧站起身,拱手道:“颍川,荀彧,荀若!”

    郭嘉三人都站起来说了自己的名字,那年也缓缓站起身来,脸上带着微笑,和声说道:“荀攸,荀公达!”

    王灿睁大了双眼,目光掠过在场的四人,眼闪过丝炙热的神色。

    ps:早上起床,看了看书,居然历史类新书榜第了,大家太给力了,兄弟姐妹给力,我也不能蔫了,今天四更,求收藏、求花花,冲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