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浪子郭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 ﹤.﹤≤1≦Z≤W≤.≦

    大殿,火红的火苗子噼啪噼啪燃烧个不停。

    青年好整以暇的擦了擦嘴,然后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喃喃自语道:“有酒喝,真人生大快事啊,快哉!快哉!”

    青年朝王灿拱了拱手,表达了下谢意,便躺在稻草上闭目养神。

    虽说酒壶的酒已经被青年喝完了,但是青年仍旧时不时的拿着酒壶放在鼻子前闻闻,脸上露出沉醉的模样,那模样落在裴元绍的眼,让裴元绍愤愤不已。

    “酒鬼!白眼狼!”

    裴元绍轻轻的嘟囔了声,虽说裴元绍压低了声音,但是以裴元绍的嗓门儿,即使压低了声音,王灿和青年也听得清清楚楚。裴元绍却不管这些,兀自的拿着酒壶口口的抿着酒壶的酒,丝丝酒香味儿从裴元绍的酒壶散开来,青年虽然躺在稻草上闭目养神,但是鼻子仍旧蹙蹙的,显然是闻到了酒壶散出来的香味儿。

    王灿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给了青年壶酒,块面饼,还有套衣服,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哎呀呀,受不了了,真是太诱人了。”青年鼻头不停地耸动,垂下的眼皮下下的抖动着,沉默良久,青年噌的下坐了起来,清澈的目光露出痴迷的眼神,盯着裴元绍手的酒壶,笑道:“大黑子,能不能给我喝口!”

    裴元绍本就不想搭理青年,当即摇头道:“不行,还要喝呢。”

    青年不以为意,笑道:“这喝酒啊,可是很有讲究的。我们喝酒,喝的不是酒的味道,而是喝的种气氛,至少得有两人喝酒才能营造好的气氛,你看你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呢?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个人喝酒实在是没有感觉,你分点给我,咱们起喝,两个人喝酒岂不是更加高兴吗?大黑子,你说对吧?”

    裴元绍连连摇头,道:“我就是粗人,不知道乐不乐的,我只知道你已经喝了壶了,若是再分给你半,我就没有了酒喝了,不能分,不能分。”

    裴元绍目光瞥了青年眼,眼睛落在酒壶上,睬也不睬裴元绍。

    “你?”青年瞪大了眼睛,道:“夏虫不可以语冰,夏虫不可以语冰……”

    见无法说动裴元绍,青年摇了摇头,不过青年目光转,望了眼盘腿坐在篝火旁闭目养神的王灿。青年也看出来眼前的大黑子以闭目养神的人为主,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叹息声,青年扑通下躺在厚厚的稻草之上,叹息道:“无酒,不欢啊!”

    青年的声音拖得长长地,幽怨的声音不停地在大殿回荡。

    “少爷,有人来了。”

    突然,正在喝酒的裴元绍停了下来,目光警惕的望着大殿外。

    王灿摇了摇头,道:“不过是躲雨的行人罢了,没有什么好慌张的。”王灿摇了摇头,便又继续闭目养神,偶尔有个过路的人到道观躲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果然,大殿外,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四个身穿蓑衣,头上戴着斗笠的人走了进来。

    走在前方的两人并排进入大殿,后面跟着的两人站在大殿门口动不动。进入大殿的两人,左侧之人头灰白,身形颀长瘦削,颧骨高耸,嘴唇细薄,眼神凌厉如刀,颌下副美须髯灰白飘逸,让人不敢正视;右侧之人脸微笑,英俊潇洒,面容俊伟,双目清澈透亮,鼻梁高耸挺拔,端的是副好相貌,让人看上去如沐春风,舒爽无比。

    “郭奉孝,你个浪子,居然躲在道观里喝酒,  让我和仲德公好阵担心,你小子还真是该打啊。”

    从右侧进来的人摇了摇头,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咦,若,仲德公,你们两人怎来了?”青年噌的下从稻草上翻身起来,眼满是喜悦,他上前拉着两人的手,笑道:“是不是没有我陪你们喝酒,感觉很不习惯,哈哈……我就知道又有人请我喝酒了!”

    “走,走,走,咱们喝酒去!”

    青年拉着两人的手,就往大殿外走。被青年称作仲德公、若的人见青年起身,也没有停留,直接转身就走。显然,这两人是专门为了来寻找青年的,找到青年之后,俩人便转身返回了。

    不过青年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

    青年回头朝王灿、裴元绍拜道:“郭嘉进入道观躲雨,蒙二位照顾,不仅给酒喝,给面饼吃,还给衣服,郭嘉感激不尽,在此拜谢二位了。”说完,郭嘉拱手朝王灿拜了拜,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当真是轻飘飘的来,轻飘飘的走了。

    王灿正闭目养神,听见郭嘉二字,突然睁开了双眼,眼眸道炽热之色闪而逝。

    郭嘉,原来这青年居然是郭嘉。

    王灿心的震惊可想而知,到目前为止,他遇到的人最厉害的也就是袁术麾下大将纪灵,可惜纪灵已经被杀死了。

    望着郭嘉逐渐消逝的背影,王灿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不是王灿不想叫住郭嘉,而是没有理由叫住郭嘉。王灿现在还是个背负着黄巾贼名声的人,即使叫住了郭嘉又能够干什么,似郭嘉这样的人物,会跟着个头上顶着黄巾贼的人?这样的事情绝无可能。

    王灿心阵惋惜,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却不能抓住,让王灿心阵悔恨。

    不过王灿瞬间便调整好了心态,现在遇到郭嘉也不算是坏事,至少在郭嘉眼留下了个好印象。现在的王灿是黄巾贼,但是只要进了洛阳,拜见董卓之后,王灿相信定能甩掉黄巾贼的帽子,到那时候,王灿成了权倾方的诸侯了,再招揽郭嘉,就有足够的理由了。

    “仲德公?若?”

    王灿嘴里嘀咕着前来寻找郭嘉的两人的名字,思虑良久后,王灿拍大腿,大声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两人!”

    程昱,字仲德。

    荀彧,字若。

    郭嘉口的两人正是程昱和荀彧。

    王灿熟知历史,自然知道这两人是什么人,程昱是曹操称之为心腹的人物;荀彧是曹操称之为‘吾之子房’的人物,这两人可是曹操阵营的顶尖人物。没想到居然能在这破旧道观见到了如此人物,王灿心阵激动莫名,但是又升起无限的遗憾,若是能将这三人收为己用,该多好啊!

    大殿外,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辆马车缓缓行驶而去。

    程昱盘腿坐在马车,正襟危坐,目光闪烁着点点精光道:“奉孝,道观之人你可知道是谁?”

    郭嘉摇头道:“不知,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

    程昱眉头微蹙道:“这就怪了,你说起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那盘坐在大殿闭目养神的青年竟然睁开了眼睛,眼闪烁着炙热的光芒,这人本不是相识之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神情,怪哉!怪哉!”

    若是王灿听见程昱所言,肯定会睁大了眼睛。

    程昱这老头竟然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当真是厉害无比。

    郭嘉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不解之色,道:“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这人还是不错的,我在雨全身淋湿了,进入道观躲雨,向他的随从要酒喝的时候,他竟然不仅给我酒喝,还找了套衣服给我换上,这人还是不错的,嘿嘿,我欣赏!”

    荀彧面带微笑,道:“乍看,那大殿盘坐的人确实不错,居移气,养移体,有种不凡的气势,我估计这人身份肯定不凡,至于到底是何方人物,就看以后的缘分了。还有他听见奉孝名字的时候眼神闪烁,那也只能说是听过奉孝的名字罢了,当不得真,仲德公就不要计较了。”

    “哈哈……若说得对,那不过是个路人罢了,当不得真。”郭嘉笑着伸出手搂着荀彧的肩膀道:“若啊,可备好了美酒?我可是嘴馋的紧了,大殿那大黑子只给了我壶美酒,可惜啊,还没尽兴呢。”

    “郭奉孝,你个浪子,真是……”

    “哈哈哈……”

    雨声,阵阵爽朗的笑声淹没在其。

    ps:下周开始爆,每天至少三更,各位兄弟姐妹给力支持啊,求收藏、求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