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世代为贼?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平六年十月,王灿掌握汝南城已经半个月了。≯ ≯ ≤.1ZW.

    半个月的时间,王灿提拔亲信,罢黜异己,逐渐的收拢汝南城黄巾的势力,将汝南城内的黄巾整编成铁板块,同时有周仓和裴元绍两个武将训练士兵,黄巾士兵的整体实力开始逐渐的提升。

    王灿曾担心袁术会因为纪灵身死,继而兵攻打汝南。

    只是等了半个月,袁术依旧没有动静,为此王灿专门派人前往南阳打听袁术的消息。

    得到斥侯源源不断的传回来消息,王灿终于明白了袁术为什么没有动静,不是袁术不想兵攻打汝南,而是袁术没有能力攻打汝南。自董卓率领西凉铁骑进入洛阳,把持朝纲之后,董卓开始大肆招揽党锢之祸被迫害的党人和世家大族,尤其是袁术这样出身于四世三公的嫡系子孙,更是成为董卓招揽的对象,但是袁术看不起董卓介武夫,因此不想归附董卓,却又害怕董卓报复,匆忙间带着家臣逃到了南阳。

    袁术派纪灵配合鲍鸿攻打汝南,存的是趁机占据汝南的心思。

    只是袁术没想到的是,纪灵居然被王灿箭射杀,使得袁术赔了大将又折兵。

    如今的袁术不过是逃出洛阳的丧家之犬,除了四世三公的名望,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纪灵被王灿杀死了,袁术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不过,王灿也知道杀死纪灵,以袁术的小性子肯定会报复的。鉴于此,王灿心归顺朝廷的念头更加迫切了,如今董卓把持朝政,正是王灿乱取利的大好时机,只要董卓颁下诏书,王灿就能够摇身变,从人人喊打的黄巾贼变为朝廷正统官员……

    ########

    汝南城,郡守府大厅。

    王灿坐在大厅正上方,左侧第位坐着周仓,第二位坐着柳成,右侧第位坐着裴元绍,第二位坐着董方,后面依次是黄巾军的众校尉、百夫长,王灿正襟危坐,坐在大厅正上方,目光扫视了下方的众人眼,沉声道:“今日召集诸位,乃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诸位共同讨论,希望能够集思广益,讨论个章程出来。”

    周仓脸严肃,拱手道:“不知主公所言何事?”

    王灿脸上闪过丝笑意,道:“我准备归顺朝廷,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什么,归顺朝廷?”

    霎那间,整个大厅充满了惊呼声,个个黄巾将领面色突变,惊讶的望着王灿,更有甚者,私下里小声的喝骂王灿是白眼狼,刚刚从龚都、刘辟手接过了汝南城,就要把汝南城让给朝廷。

    周仓、裴元绍俩人都是知道情况的,坐在坐席上动不动,静观其变。

    柳成虽然眼露出惊讶之色,但是出于对王灿的信服,却没有说话,他相信王灿定然不是无的放矢,肯定有话要说,所以抬起头,目光盯着王灿,等待着王灿说话。

    至于董方,神色竟有些复杂了,脸色会儿青,会儿白,眼闪过丝复杂之色。

    董方是刘辟的贴身侍卫,与官兵交战多年,对朝廷恨之入骨。如今王灿要归顺朝廷,董方心自然不高兴了,但是因为王灿却是非常优秀,不仅杀死纪灵、鲍鸿,还带回了刘辟、龚都的尸,这些都是无法抹去的功绩,董方虽然能力不出众,但是也明白若是没有王灿,汝南黄巾肯定是盘散沙,任人欺凌的对象。

    时间,董方的心好似打翻了五味瓶,复杂无比,不知道说些什么。

    黄巾将领,脾气火爆的黄巾将领,直接站起身来,道:“主公,我们是黄巾,和狗皇帝有不共戴天之仇,怎么能归顺朝廷呢?归顺朝廷之事,请主公三思啊!”

    王灿神色冷,呵斥道:“吵什么吵,这里是议事的地方,不是菜市场,想要说话,个个的站出来说话。”

    王灿话音落下,嘈杂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半个月,王灿威望日盛,黄巾将领对王灿也是越的敬畏起来,王灿声呵斥,顿时没了人嗡嗡的说话了。

    王灿目光扫视了大厅的众人眼,停顿了片刻,冰冷的神色又变得布满笑容,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召集诸位前来,不是让你们来这来吵架抬杠的,是为了商量归顺朝廷这件事情的,你们有话要说的,个个的站出来,仔细的把你们的想法说清楚,不要在下面起哄,若是再有起哄的人,别怪本将不讲人情了。”

    王灿声音冷测测的,坐在下方的黄巾将领感觉背脊阵冷。

    周仓摇了摇头,似乎大家都忘记了,坐在大厅正上方的人是个杀伐决断的主儿。

    这时,个年长的校尉站出来道:“主公,我儿子就是被官兵杀死的,我和官兵的仇恨不共戴天,主公若是要归顺朝廷,我老吴第个不同意。”

    说完之后,老吴闷闷的回到了坐席之上。

    见王灿没有怒,而是带着和善的笑容,下方的众官兵心思也活络了开来,又个年纪轻轻的百夫长走出来,恭敬的说道:“主公,我父母亲人全都死在官兵手,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还请主公谅解。我们加入黄巾都是为了能够报仇雪恨,同时能够有碗饭吃,若是投降了朝廷,我们当兵还有什么意义呢?”

    王灿摇了摇头,脸上依旧带着笑容,没有说话。

    百夫长退下之后,个校尉又走了出来道:“主公,我们这群人都是被朝廷给逼的,若是您归顺了朝廷,我们该怎么办?难道要我们放下武器,又重新过那种朝不保夕,整天为生计而哀愁的日子吗?”

    百夫长摇了摇头,然后退了回去。

    个又个的校尉、百夫长站出来说话,说得最多的便是生活,以及仇恨问题。

    王灿听完所有人的话之后,沉默良久,问道:“你们想到的事情都是关于自己的,大多是关于能不能活下去,亦或是能不能为亲人报仇,这些想法我都能理解,我也很认同大家的想法。但是你们有没有为你们的子孙后代考虑过,黄巾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大贤良师这般人物尚且不能推翻朝廷,何况是现在情况日落西山的黄巾呢。”

    “正所谓日为贼,世为贼,我们这群人背上了‘黄巾贼’的称呼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的子孙后代头上还要顶着个‘黄巾贼’的称呼过日子,我相信大家也不想看到这些,因此,我才想着归顺朝廷,占据大义,这样我们才能够光明正大的盘踞汝南城,成为汝南的主人,这样大家的子孙后代才有个光明的未来。”

    王灿的声音不大,语不快,但是所有的人都听见了。

    先前还激动莫名想要与王灿争辩的人都沉默了下来,脸的沉思。

    没有人愿意拿自己子孙后代的前途作为赌注,旦背负上了黄巾贼的称呼,想要摆脱,唯的出路便是归顺朝廷,摇身变成为朝廷的人,才有可能洗刷掉身上的印记,因此王灿话说完之后,所有的将领都陷入了沉思当。

    父母之仇、儿女之仇、生活困窘,这些都是小事情。

    相比于子孙后代的前途,这些都显得太苍白无力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继承香火的子孙后代才是重之重,若是儿孙头上顶着个‘贼’字过日子,却不是所有的人希望看到的,因此大厅沉寂良久之后,便纷纷有人站出来同意王灿的话,不再出言反对。

    即使有两人出言反对,也被众黄巾将领给瞪回去了。

    王灿看着众人的神情,满意的点点头道:“既然诸位同意了,那我便准备启程前往长安,为诸位谋个大好的前程,也为你们的子孙后代谋个幸福安稳的家庭,不过我走之后,还希望众位能够众志成城,守好汝南,若是汝南丢失了,我们也没有翻身的资本了。”

    “主公放心,我等定不让主公失望!”

    众黄巾将领轰然回应,炸雷般的声音不停的在客厅回荡,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