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立威,掌控汝南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第更,三千五,求收藏、花花。≥>≯ ﹤.<≤1<Z≤W≦.﹤

    ########

    汝南城,郡守府。

    大厅,大战之后活下来的黄巾将领分别坐在大厅左右两侧。

    王灿坐在大厅左侧第位,刘利坐在大厅右侧第位,两人下方各自坐着众黄巾将领,虽然王灿、刘利都是百夫长,可实际上王灿和刘利的实力却被不低于些校尉、城门守将,因此所有的人都坐在两人下方,但是却没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

    刘利脸的得意,身后两个壮汉杀气腾腾的盯着王灿,那眼神好似恨不得喝王灿的血,吃王灿的肉样。

    和刘利样,王灿身后也站着两个黑脸大汉,这两人自然是周仓和裴元绍,如今刘辟、龚都身死,汝南城内局面复杂,稍不注意便可能陷入危险当,因此王灿将周仓、裴元绍带在身后,负责保护自己的安全。

    王灿眼睛微眯着,动不动,好似睡着了般。

    但是,坐在大厅的诸将却不敢小觑这个面容清俊的年轻人,所有的将领都是知道王灿攻打鲍鸿、纪灵大军,而鲍鸿抵达汝南城,纪灵却留在了葛坡,肯定是王灿拖住了纪灵,才使得鲍鸿单独率军攻打汝南。如今王灿回来了,这些人隐约猜到纪灵肯定被王灿杀了,能够将袁术麾下大将杀死,这已经让所有黄巾将领在王灿的头上添加上了绝世凶人的称号。

    惹不起,自然就躲了。

    而王灿坐在左侧第位,摆明了是要争夺汝南城,因此留守汝南城的将领都没有和王灿搅拌,唯的便是逃回汝南城的刘利。

    王灿言不,坐在王灿对面的刘利却等不下去了。

    鲍鸿、刘辟交战,刘利从谋取了许多利益,不说兵器、铠甲,单是麾下的士兵便已经从百人,扩张到了四百人。尤其是昨天夜晚,龚都让刘利率领士兵镇守大营的时候,因为遇到官兵劫营,刘利带领麾下两百士兵逃回了汝南城,而其他镇守大营的士兵也跟着刘利逃回了汝南,这使得刘利麾下的士兵下又增加了两百余人。

    实力的增长使得刘利野心大增,想要谋取更高的职位。

    这个时候,个让刘利惊喜的消息在黄巾军传了开来,刘辟、龚都被杀,汝南城没有了头领,这让刘利滋生了掌控汝南的想法。

    刘利撩衣袍,从坐席上站了起来,走到大厅央,朝在场的校尉、百夫长等黄巾将领拜了拜,拱手道:“诸位,刘将军、龚将军不幸遇难,我心甚为悲恸,恨不得亲手宰了狗官鲍鸿,替刘将军、龚将军报仇雪恨,然而天不可无日,蛇不可无头,如今汝南城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时候,亟需个人站出来带领大家重新振作起来,因此我提议,从在场的诸位当选出人出来带领大家,守卫好汝南城。”

    王灿这时候眼睁,眼眸光闪,问道:“刘百夫长,你认为谁最合适?”

    刘利脸上露出丝笑容,道:“这个不是我认为谁最合适,而是大家认为谁最合适,若是某些人自以为杀了几个人,取得了点小小的战功,便要意孤行,恐怕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若是犯了众怒,结果就更加不得而知了!”

    刘利笑了笑,眼却闪烁着冷冷的光芒。

    他便是要激将王灿,让王灿主动退出汝南城领的争夺。

    那只王灿却不接着刘利的话往下说,而是反问道:“居然有人居功自傲?我怎么没有听说,是谁?谁敢意孤行?又是哪些人不服?”

    “当然是你!”刘利急,差点就说了出来,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话说到嘴边又噎了回去。

    刘利冷哼声,眼珠子转,瞪着王灿,呵斥道:“王灿,我不跟你纠缠那些肮脏的事情,你不过是个刚刚入伍的毛头小子,有什么权利问我?哼,论资排辈儿,在场的诸位兄弟都是你的长辈,论官职,你不过是小小的百夫长,还没有你说话的权利,赶紧退下,否则不要怪我无情了。”

    王灿坐在席上,依旧神色如常,古井不波,问道:“刘利,你也是百夫长吧?”

    “废话,当然是!”刘利哼了声,但是刘利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堪。

    王灿是百夫长,没有资格说话,他也是百夫长,同样没有资格说话,这却让王灿抓住了痛脚,让刘利心非常的不爽。

    王灿从坐席上站了起来,慢腾腾的走到刘利身前,不屑的说道:“我就奇怪了,你刘利是百夫长,而我也是百夫长,凭什么你刘利能够站出来说话,我就不能说话,难道因为我从军晚些,就不让我这个百夫长说话了,哼,这是什么道理,你不就是想霸占汝南城,成为黄巾军的领么?但是我却想问句,你凭什么当领,有什么能力当领?”

    刘利神色变,哼声道:“谁说我想当领了,你这是污蔑!”

    “哦?”王灿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说道:“难道刘百夫长不想做领,嗯,这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好了,刘百夫长坐下吧,既然刘百夫长不愿意做黄巾军的领,就从我们这些人选择吧!”

    王灿朝刘利摆了摆手,示意刘利赶紧退回去。

    “我呸!”刘辟愤愤道:“谁说老子不当了,老子就是要当领,你待怎样?”

    王灿拍掌笑道:“哈哈~~刘百夫长,你自己想做领就直接说嘛,何必要搞那些虚假的东西,说什么从在场的诸位挑选,你给了大家希望,却又亲手将大家的希望给破灭,何必假惺惺的呢,再说了,你想当领,却又让别人做出头鸟,到时候你当了领,那些想做领的人岂不是个个的都要被你收拾!”

    “哈哈~~~”

    大厅的众黄巾将领听了王灿的话,低声大笑,低声议论着黄巾领的事情,但是这些人脸上却带着丝凝重,王灿的话使得些蠢蠢欲动的黄巾将领的心又冷了下来,他们都是知道刘利、王灿是想做领的人,若是站出来做出头鸟,万刘利或者王灿当了领,岂不是要被收拾了。

    时间,安静的大厅变得嘈杂起来,讨论着汝南城领的问题。

    刘利这时候恼羞成怒,脸愤怒的神情,眼睛盯着王灿,字顿的说道:“王灿,你是铁了心思要和我争抢黄巾领的位置了?”

    王灿摇摇头道:“你想做黄巾军的领可以,但是只要你能说出你凭什么做汝南黄巾的领,我就第个支持你。”

    刘利闻言,心顿时大喜过望,但是王灿接下来的话却让刘利更加愤怒起来。

    王灿笑着说道:“可是啊,我想想,就觉得你根本没有能力担任汝南黄巾的领,刘将军和龚将军率领大军追击官兵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在率领麾下士兵逃跑,如同兔子般飞快的逃回汝南城,你这样个连救援刘将军、龚将军的胆量都没有的百夫长,又何德何能能够担任汝南黄巾的领。再说了,当初鲍鸿、纪灵率兵攻打汝南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初鲍鸿攻城的时候,你在哪里?刘将军、龚将军面临困境的时候,你在哪里?个只知道逃跑的人还想统帅汝南黄巾,谁敢跟着你混啊!”

    “好,说得好!”

    黄巾将领,个校尉大声说道。

    王灿回头望去,却是刘辟的贴身侍卫董方,王灿眼露出惊愕的神情,怎么刘辟、龚都死了,董方却活下来了。

    此时董方站出来,朝在场的各位黄巾领拱手,说道:“王百夫长的话说到董方的心坎里面去了,昨天晚上我被刘将军留在军营和刘百夫长起镇守军营,但是刘将军、龚将军率兵追赶鲍鸿后,没过多久,便遇到官兵袭营,当时刘百夫长连想都没想就带着士兵逃回汝南,而我与官兵交战后,因为没有后援支持,最终也只能逃回汝南,这样个连上战场都不敢上的人怎么能统帅汝南黄巾呢,因此,我提议,由王百夫长接替刘将军的职务,统帅汝南黄巾,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好,好,我们同意!”

    坐在客厅的黄巾将领纷纷点头,眼露出认可的眼神。

    王灿先是率领七十余黄巾士兵攻打官兵,后又斩杀纪灵,斩杀鲍鸿,再又救回了刘辟、龚都的尸体,由王灿接任刘辟的位置,却也合情合理。

    刘利脸色变,站在王灿面前,挺腰板,怒道:“王灿,你想接任汝南黄巾,先过我这关再说。”

    铿锵声,刘利腰间的战刀拔出,战刀对准了王灿。

    王灿冷声道:“刘利,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王灿身体微微偏移了点,没有正面面对刘利的战刀,同时右手却握住了腰间的战刀。

    刘利冷声道:“说吧,当着众人的面,你奉我为汝南城黄巾领,我饶你命。”

    王灿心冷笑,若是他肯定不会这么磨叽,直接挥刀砍人了,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愿意……”话未说完,只听见铿锵声,王灿右手突然拔出腰间的战刀,刀光闪,刘利脖子上抹血痕乍现,紧接着,猩红的鲜血便从血痕喷溅出来。刘利眼惊愕,伸手指着王灿,支支吾吾道:“你,你,你竟然……”

    话刚出口,刘利身体歪,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片刻后没了声响。

    刘利身后的两个壮汉见刘利被杀,眼闪过抹愤恨,俩人向前踏出步,朝王灿冲过来,还没冲到王灿身前,周仓、裴元绍便拦住了俩人,周仓、裴元绍俩人拳头呼啸,三两下便制服了两个大汉。

    王灿朝董方投去个感谢的眼神,然后朝众人道:“我欲接任刘辟、龚都二位将军的位置,不知众位意下如何?”

    在场的黄巾将领此时都明白王灿家独大,没有人能反抗王灿。

    而且,王灿斩杀纪灵、斩杀鲍鸿,又带回了刘辟、龚都的尸,战功赫赫,既有手段,又有胆色,这样的人继承刘辟、龚都的位置也是理所当然,在场的校尉、百夫长也是非常佩服王灿的。

    “拜见将军!”

    “拜见将军!”

    …………

    所有的黄巾将领单膝跪在王灿身前,大声呼喊道。

    王灿望着跪在地上的众将领,心升起抹自豪,现在的他,终于有了丝底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