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杀死鲍鸿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脸微笑,带着七十余黄巾士兵缓缓朝鲍鸿走去。≧ >  ≤.≤<1<Z≤W﹤.

    眼见七十多给黄巾士兵走来,鲍鸿疲惫的眼皮跳了跳,想到麾下士兵跑了夜疲乏不堪,心也升起了抹忌惮,但是鲍鸿的目光转,落在了黄巾队伍央的辆马车之上,随即眼露出抹炙热的光芒,能够让黄巾士兵护送的人物,身份肯定不差。

    鲍鸿当然想不到马车里的人是王灿救下的吕蒙,只想着肯定是黄巾军的大人物,才会有黄巾士兵随行。

    和龚都、刘辟交战下来,鲍鸿九百余人的队伍只剩下三余人,三百余人对战七十余人,胜算还是非常大的,鲍鸿心想了想,便下定了决心,让士兵站在官道上,等候着黄巾士兵到来的时候,便立即出手。

    王灿眼带着抹笑意,距离鲍鸿越来越近的时候,眼的笑容更甚。

    “鲍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距离鲍鸿五丈的时候,王灿手挥,身后的士兵顿时停了下来。

    “你是?”鲍鸿正准备动手,但是听见王灿叫他,脸上满是错愕的神情,他根本不认识对面的黄巾贼将,怎么会又见面了?

    王灿笑道:“鲍将军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鲍将军忘记了葛坡的事情,我可是清楚地记得鲍将军、纪将军率领大军在葛坡安营扎寨,准备休整天再前往汝南城。那天夜晚,我率领士兵三次到军营营寨前去拜访鲍将军,然而鲍将军实在是太过热情,为了等我,居然连睡觉都睡不安稳,最后只得连夜率领士兵赶往汝南城。诶,没想到鲍将军竟然把我忘了,真是让人失望啊!”

    “哈哈~~~~”

    王灿话音落,身后的士兵就爆出大笑的声音,尤其是周仓、裴元绍,脸上更是笑成了朵花。

    鲍鸿怔了怔,随即反应了过来,冷哼道:“你是那天晚上三次偷袭军营的山贼?”

    “山贼?”王灿撇撇嘴,摇头道:“诶,鲍将军真是俗人个,我怎么会是山贼呢,这话多难听啊,我和麾下的士兵可是鲍将军最想见到的黄巾贼,今天能够在这里见到鲍将军,还真是三生有幸啊!”

    鲍鸿阵无语,这家伙脸皮还真厚实。

    但是鲍鸿瞬间又想到了个问题,纪灵率领五百官兵前去追杀黄巾贼了,怎么眼前的黄巾贼都已经返回了汝南城,而纪灵却没有返回,难道……?鲍鸿眼闪过丝慌乱,随即恢复了平静,若是纪灵被眼前的人杀死了,袁术知道后,肯定会迁怒于他的。

    “杀,定要杀死这些黄巾贼,然后占领汝南城,夺得战功!”

    鲍鸿心泛起阵杀机,占领汝南城已经成了鲍鸿最重要的事情,不能让黄巾回到汝南城,否则有了城的黄巾贼守城,鲍鸿凭借麾下剩余的士兵想要攻城简直是难如登天,鲍鸿心打定主意之后,同时通红的双眼盯着马车,似乎是想要透过马车的门帘,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人?

    “杀!”

    鲍鸿突然拔出腰间的战刀,大吼声,身后的三百余士兵纷纷手持钢刀冲了上去。

    王灿怔,没想到鲍鸿会突然下令。不过王灿还没有反应过来,裴元绍、周仓两人已经拎着手的武器就冲了上去,周仓手金背大刀左劈右砍,带起抹抹金灿灿的刀罡,刀罡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周仓可不是龚都、刘辟那样不入流的武将,身武艺精湛,尤其是手柄金背大刀,大刀所过之处,鲜血飞溅,肢体横飞。

    相比于周仓的快狠辣,裴元绍简直是个人形机器。

    狼牙棒每次砸下,都会有个官兵的脑袋如同西瓜般被砸碎。

    两个凶人,如同两柄尖锐的刺刀刺入官兵阵营,使得官兵胆寒不已,时间,狼牙棒和金背大刀所过之处,竟然无人抵挡,但是周仓和裴元绍却冲向了官兵,那些官兵畏惧于周仓、裴元绍的凶威,纷纷后退。

    “杀,上去给我杀,杀了那两个黄巾贼将,赏百金,封将军!”

    鲍鸿跺脚大吼道,他麾下三百十余人,和黄巾贼刚刚交战就被吓到了,这样的仗还打个毛啊!鲍鸿眼闪过丝狠辣,绕过周仓、裴元绍,直接朝马车奔去,他心想着马车肯定是黄巾的大人物,只要擒住了马车的人,那两个凶人也就解决了。

    王灿眼见鲍鸿冲来,好整以暇的拿起长弓,瞄准了跑过来的鲍鸿。

    鲍鸿正飞快的接近马车,突然感到阵危险,抬头望,只见王灿搭弓射箭,直漆黑色弓箭倏忽之间飞射而出,朝鲍鸿胸**去,鲍鸿想也不想,身体蹲,往地上滚,下往前滚了三四米,距离马车又近了许多。

    “嗡~~”

    又是支弓箭飞射而来,弓箭又急又快。

    这次鲍鸿双手撑在身后,刷的下向后滑了近两米的距离,他很想朝马车的方向滚去,但是弓箭堪堪射在他身前点点,若是往前滚,肯定会被弓箭射,无奈之下,鲍鸿只能往后退却。

    “嗡~~”

    弓弦震动声再次响起,漆黑色弓箭对准了半躺在地上气虚喘喘的鲍鸿。

    王灿摇摇头,笑了笑,眼闪过丝不屑,鲍鸿的身手,也就是和龚都、刘辟个档次的,上不得台面。王灿箭接着箭,每支弓箭都堪堪射在鲍鸿身前寸的地方,让鲍鸿不得不后退,三支弓箭下来,鲍鸿已经后退了五六米,离马车越来越远了。

    急切,鲍鸿突然拽起地上个早已经死去的官兵,挡在身前,然后朝王灿冲去。

    “还真是愚蠢啊,可是具尸体,够吗?”

    王灿哂笑笑,右手迅从后背箭囊捻起直弓箭,搭在弓弦之上,股暖流缓缓地在手臂上流淌着,王灿整个人好似化身为支巨大的弓箭,只听见嗡的声脆响,漆黑的弓箭应声而出,这次,弓箭的度又急又快,而且带着巨大的力量,锋利的箭头刺破了层层空气,出刺耳的嘶啸声,眨眼间,弓箭便射了挡在鲍鸿身前的官兵胸口。

    “噗~~”

    弓箭破入官兵身体后,度停顿了下,但是又继续前进着。

    “啊~~”声惨厉的吼叫声从鲍鸿口喊出,鲍鸿张大了嘴,眼露出惊愕的神情,低头看着穿透士兵身体的弓箭,弓箭已经有大半射入鲍鸿的胸口,箭头上巨大的力量使得鲍鸿身体内如同翻江倒海般传来阵钻心的疼痛。

    “我不甘啊!”

    鲍鸿感觉浑身阵无力,挡在鲍鸿身前的官兵没有了力量支撑,砰的下瘫软在了地上。官兵摔倒在地,射在官兵身体内和鲍鸿胸口处的弓箭嚓咔声断裂开来,弓箭断裂瞬间使得鲍鸿胸口阵钻心的疼痛,猩红的鲜血从胸口处汩汩流溢出来,鲍鸿伸手捂着胸口,想要阻止鲜血的流溢,但是根本无法停止鲜血的流淌。

    突然,马车车帘掀起,个小脑袋自车帘钻出,男孩脑袋望着王灿,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扫了眼纷乱的战场,目光落在鲍鸿身上,见鲍鸿胸口处插着支断裂的弓箭,嘿嘿笑了笑,男孩刚要说话,马车只纤细滑腻的手伸了出来,摁住男孩的脑袋,便将男孩拉进了马车。

    鲍鸿望见男孩,心阵苦。

    果然,马车有大人物,那肯定是黄巾贼护送的人,鲍鸿心带着不甘,眼的神采渐渐变得灰暗起来,最终身体阵颤抖,扑通声倒在了地上,动不动。

    鲍鸿至死都不知道马车根本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个小男孩罢了。

    王灿见鲍鸿死,大吼道:“贼将已死,降者不杀!”

    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官道,官兵本就被裴元绍和周仓两个凶人杀怕了,都害怕被裴元绍和周仓杀死。此时王灿声大吼,如同天籁之音在官兵耳传来,顿时,被杀怕的官兵纷纷丢下武器,跪在地上求饶。

    局势瞬间变化,官兵兵败如山倒,没有了抵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