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鲍鸿的野望(2)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第更,三千字,求收藏、花花!

    ########

    鲍鸿大吼声,手的战刀挥,便带着官兵往后撤退。≧ ≯≯ <.<<1ZW.

    这时候,埋伏在军营两侧的黄巾士兵起了作用,刘利身先士卒,手战刀连连劈砍,那些赶忙后撤的官兵无心恋战,根本不理会刘利,时间,竟然出现了刘利战刀所过之处,竟然无人能敌的情况。

    刘辟、龚都兴奋无比,双眼通红,此时两人已经忘记了切,只知道追击鲍鸿,彻底击败鲍鸿。

    刘利也很兴奋,因为他杀了好多官兵,这些都是战功。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刘利如遭雷击,差点跳脚骂娘。因为龚都率领士兵飞快追赶鲍鸿的时候,居然让刘利率领麾下士兵镇守大营,这个命令让刘利个趔趄,差点头晕倒在地上,但是龚都有令,刘利也无法反对,只得怏怏的呆在大营,双眼望着追击官兵的士兵,阵眼红,阵叹气。

    黄巾士兵路追赶,鲍鸿率领官兵不停后撤,路上,死伤的官兵越来越多。

    鲍鸿被黄巾士兵追击,他也不笨,果断的带着士兵朝树林逃去,旦进入树林,被黄巾追杀的可能就笑了些,而且树林树木林立,更加能够躲过黄巾的追击。

    刘辟、龚都杀红了眼,也不管前方是什么地方,直接率领士兵冲进了树林,继续追杀官兵。路上,刘辟看着散落在树林的钢刀、盔甲,眼的笑容越来越浓,他吆喝声,招呼着身边的士兵赶紧追杀官兵。刘辟手钢刀闪烁,个又个官兵倒在了刘辟刀下,此时刘辟已经成了个血人,浑身上下都是猩红的血迹,刘辟伸出舌头舔舐了下干裂的嘴唇,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儿郎们,随我杀,  杀敌二十人,封什长;杀敌五十,封百夫长;杀敌两百人,封千夫长!”刘辟手战刀连连劈砍的时候,大声吼道:“生擒鲍鸿着,赏十金,封偏将军;杀死鲍鸿者,赏十金,封校尉。”

    霎那间,所有的黄巾士兵沸腾了,疯狂的朝官兵冲去。

    跑在后面的官兵个不留神,便被黄巾士兵杀死了,至于跑在前面的官兵,手的武器和身上的铠甲都已经扔掉了,飞快的奔跑着,想要摆脱身后如狼似虎般的黄巾贼,鲍鸿跑得最快,他回头望了眼死伤惨重的官兵,眼闪过抹悲伤,但是看到黑压压的群黄巾贼兵的时候,眼却露出了丝诡异的笑容。

    逃,继续逃!

    鲍鸿刻不停留,带领士兵在树林不停地穿梭着。

    时间分秒的流逝,黑黢黢的天际缓缓地露出了丝光芒。

    道金灿灿的光芒自东方天际迸射出来,璀璨的金光探了出来,驱散了周围的黑暗,奔跑了夜,此时龚都、刘辟都不知道杀了多少的官兵,同时也不知道追逐到了什么地方,但是刘辟、龚都却兴奋无比,因为前方不远处,鲍鸿已经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奔跑了。

    龚都双眼通红,眼布满了血丝,大笑道:“狗官,你的死期到了,乖乖受死吧!”

    刘辟咧开嘴桀桀笑,脸上充斥着胜利的希望,他握紧了手的钢刀,步步的朝远处的鲍鸿走去。

    鲍鸿看了身后宽阔的官道眼,心松了口气,又看了眼刘辟、龚都站在树林边缘,眼闪过丝笑容。

    这群憨货,终于上钩了。

    他眼充斥着血色,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望着群黄巾贼,大吼道:“龚都、刘辟,你们两个黄巾贼都恨不得将我杀死,可惜啊,追杀了夜,连本将的根毫毛都没收伤到,现在,该本将出手了,本将也时时刻刻想着杀死你们,占据汝南城,成为方郡守。如今本将终于快要成功了,哈哈……你们大言不惭的说明年的今日是本将的祭日,但是本将却要说明年的今日是你们的祭日!”

    鲍鸿大笑着,大声吼道:“儿郎们,出来杀敌了!”

    声大吼,传遍了整个官道,浑厚的声音在空不停地回荡。

    哗啦啦的阵声响,官道旁,个个身穿铠甲,手持弓箭,腰间悬着钢刀的官兵从杂草丛跑了出来,站在鲍鸿的身后。

    刘辟看着疯涌出来的官兵,眼闪过丝不屑。

    群官兵而已,只要冲杀过去斩杀刘辟,这场战成就赢了。

    “儿郎们,刘辟就在前方,随我杀,杀,杀~~~”刘辟声大吼,手持钢刀冲向了对面的弓箭兵,龚都也是大吼声,手钢刀抡起,便率领着麾下的黄巾士兵朝对面冲去,只要冲过了弓箭的射程,黄巾士兵就有胜利的希望了。

    但是,鲍鸿好似丝毫不惧,反而露出抹兴奋地神情。

    “咻,咻,咻~~~~”

    弓箭破空,支支漆黑色弓箭飞射出去,如同瓢泼大雨般撒落,瞬间形成了道道细密的箭墙。

    “噗,噗,噗~~~~~”

    支支弓箭射入黄巾士兵身上,锋利的箭矢破开肌肉,射入骨头内,出声声叮叮脆响,被射的士兵好运的仅仅是射到大腿上、肩膀上、手臂上,运气差的直接被弓箭射面门、射心脏,瞬间倒在了地上,再没有起来。

    波波的黄巾士兵躺在了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波波的黄巾士兵又涌了上去,前赴后继。

    三千余黄巾士兵,眨眼间,就死伤了千余黄巾士兵。

    不过,死伤千余黄巾士兵之后,刘辟、龚都率领的黄巾士兵终于靠近了官兵,这时候官兵也停止了射箭,纷纷拔出腰间的战刀与冲上来的黄巾士兵交战了,两军交战,鲍鸿砍杀着黄巾贼兵,杀红了眼,而龚都、刘辟却被群官兵给围住了,脱不出身来。

    双方都是卯足了劲,想要杀死对方。

    时间似流水般,两个时辰晃而过。

    此时战场的厮杀已经显现出了端倪,龚都、刘辟方剩下百多黄巾士兵,但是却有个奇怪的现象,百多黄巾士兵,竟然有四百多黄巾士兵只是身穿黄巾士兵的衣服,而头上却系上了红绳。反观官兵方,却只剩下五百士兵,只是鲍鸿却面带微笑,笑而不语。

    龚都扫了身后的黄巾士兵眼,没有注意到士兵头上系的红绳,望着鲍鸿,大吼道:“鲍鸿,看吧,老子还有百多人,你却只有五百多人了,谁胜谁败,你终于知道了么,嘿嘿,放心吧,你死之后,你的尸体我会安葬的,不过是露天葬,哈哈哈……”

    刘辟盯着面带微笑的鲍鸿,眼闪过丝凝重。

    因为他察觉到了丝异样的事情,若是鲍鸿快要失败了,会露出欣喜的笑容么?

    鲍鸿嘿嘿笑,道:“龚都,你真是让人很讨厌啊,可惜,你快要死了,诶,看在你都要死了的份上,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好好看看身后头上系了红绳的黄巾士兵,这些是你们的兵么?他们不是你的兵,而是我的病,嘿嘿,觉得惊讶了吧,你现在只有四百多黄贼了,而我却又九百余士兵,这次死的人是你们,不是我。”

    裴元绍猛然回头,张大了嘴巴,又转身望着鲍鸿,眼充满了惊讶。

    什么时候,身后的黄巾兵竟然是官兵了?

    鲍鸿看着裴元绍惊愕的神情,笑着解释道:“你以为我带着千五百多士兵在树林穿梭了晚上是吃饱了撑的啊。我这是为了拖延时间,为了让我的士兵能举端掉你们的军营,这些士兵杀死你们士兵后,换上了你们的军服,跟了上来,然后慢慢的杀掉你们的人,嘿嘿,我的计谋不错吧!可惜啊,晚上,你们都没有察觉到黄巾兵的变化,只是认为死伤的黄巾兵是被我的士兵杀死了些,却不知道是跟在你们身后的‘黄巾兵’杀的,哈哈哈……我让你们连胜几阵,如今却能够起杀死你们,怎么样,感觉很舒服吧,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们都去死吧!”

    鲍鸿声令下,将龚都、刘辟绕在起的官兵顿时冲了上去。

    九百余人冲杀四百黄巾贼,龚都、刘辟二人站在心死死抵抗,想要脱身却没有机会。

    “老子和你们拼了!”龚都惨叫声,肩膀上被砍了刀。

    他大吼声,奋力冲向了官兵,手战刀接连劈砍,霎那间,好几个官兵死在了龚都手,可惜蚂蚁多了咬死象,龚都纵然厉害也熬不住群官兵围。杀没过多久,龚都身上便留下了十多道刀痕,抹刀光闪过,龚都胸口被钢刀穿透,再也没有了活下来的机会。

    刘辟也是情况危急,身上血迹斑斑,和龚都的情形差不多,但是刘辟手臂,大腿都受了重伤,刘辟没有了士兵保护,顿时,失去战斗力的刘辟被把把钢刀砍,顿时刘辟的身体便被砍成了滩烂泥。

    鲍鸿眼见龚都、刘辟身死,眼露出满意的神情。

    半个时辰的时间,所有的黄巾兵都死在了官兵的钢刀下。

    只是,在鲍鸿让士兵打扫战场的时候,他瞳孔缩,分明看到了官道上,百余人的黄巾士兵慢悠悠了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