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鲍鸿的野望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今日第三更,兄弟姐妹们给点力,求花花、收藏!

    ########

    豫州,汝南城。≧ >  ≤.≤<1<Z≤W﹤.

    鲍鸿率领四千官兵,趁着夜色到达汝南城后第二天,便迫不及待的率军攻城。

    官兵攻城,龚都、刘辟只能被迫应战,俩人都听说了纪灵也在官兵里面,因为害怕纪灵出手,刘辟和龚都打起仗来都是畏畏缩缩,非常害怕纪灵会拎着三尖两刃刀追着两人阵乱砍。

    然而,事情的展往往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官兵,没有纪灵的身影。

    俩人也是心思狡猾之辈,没见到纪灵的身影,明白纪灵肯定是被什么事情羁绊住,不能分身前来,而唯能够牵制纪灵的人只有王灿,肯定是王灿拖住了纪灵,纪灵才无法赶到汝南城。攻打汝南的官兵没有纪灵,只有个朝廷的下军校尉鲍鸿,刘辟、龚都二人心顿时松了口气,不像原来那样束手束脚。

    因此,鲍鸿攻城的时候,刘辟、龚都便改风格,不守城池,而是采取主动进攻。

    两军交战,互有胜负。

    不过番交战下来,鲍鸿却只有第天上午与刘辟、龚都大军交战的时候,稍微占了点便宜。等到第天下午的时候双方打成平局,第二天上午、下午交战的时候,黄巾贼悍勇非常,鲍鸿率领的汉军开始节节败退。第二天上午交战之后,官兵军营当即后撤五里,待等到下午的时候,军营又后撤十里,整个官兵军营士气低下,似是被刘辟、龚都二人打怕了般,连正面交战都不敢了。

    刘辟、龚都二人连胜两战,好战的心开始膨胀起来了。

    鲍鸿越往后撤,刘辟、龚都二人便紧紧跟着鲍鸿,想要举歼灭鲍鸿率领的官兵。

    实际上,刘辟、龚都二人也都觉得和鲍鸿交战太过激进了,但是事情的展往往由不得二人不拼命去追赶鲍鸿,只有在王灿拖住纪灵的时间内,两人率领士兵打垮鲍鸿的军队,才能有足够的精力去对付随后赶来汝南城的纪灵。否则,旦纪灵率领军队抵达汝南城,刘辟、龚都连抵抗的心思都没有了。

    不是不抵抗,而是抵抗不住!

    是夜,汝南城外十五里。

    黄巾贼军营,刘辟坐在大帐右侧第位,龚都坐在大帐左侧第位,俩人之下,依次是军的校尉、千夫长、百夫长等众黄巾将领,刘辟和龚都二人红光满面,眼闪烁着浓浓的喜悦,龚都目光扫了众人眼,道:“诸位,因为王灿王百夫长主动请缨,率领七十余黄巾勇士拖住纪灵,才使得我们能够顺利的打败鲍鸿,如今鲍鸿节节败退,诸位有何妙计,能够举解决鲍鸿。”

    龚都也点点头,和颜悦色的说道:“今夜我和龚将军召集你们前来议事,就是为了商量如何解决鲍鸿,然后整顿士兵,迎战纪灵的事情。诸位畅所欲言,不必有所保留,也不用担心我和龚将军会因为你们说错了话就治你们的罪,放开了说便是。”

    龚都、刘辟话音落,大帐,便开始嗡嗡的响起众人的议论声。

    只是讨论的人虽然很多,却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因为这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事情,说对了,打了胜仗,自然是好处多多。可是说错了话,而刘辟、龚都旦采取了错误的建议,打了败仗,那就是丢脑袋的事情了。

    营帐的校尉、千夫长都是老兵油子了,自然不会上去踩雷。

    反而是,王灿的老对头刘利,这货眼充满了兴奋,他起身朝龚都、刘辟拱了拱手道:“刘将军、龚将军,卑职请战!”

    刘辟眉头扬,问道:“你为何请战?”

    刘利拱手道:“鲍鸿被我军打得溃不成军,节节败退,如今正是官兵士气低下的时候,而我黄巾儿郎却是气势高昂,恨不得拿起手的钢刀砍向官兵。这时候,正是主动攻击官兵军营的大好机会,因此,卑职请战,率领麾下士兵夜袭鲍鸿!”

    刘辟点点头,笑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本将却想问句,你麾下百人,如何夜袭?”

    刘利眼神闪烁,咬咬牙道:“将军,卑职麾下已经接近两百人,不是百人!”

    刘辟愣了愣,眉头皱,旋即偏头看向身边的亲兵侍卫董方,眼露出疑惑的神色,董方瞄了刘利眼,眼珠子转,低头在刘辟耳旁低声道:“将军,这两天和鲍鸿交战,军队,许多百夫长被官兵杀死了,刘利将那些死去的百夫长麾下的士兵拉拢到了他的麾下,因此聚集了两百人。”

    刘辟闻言,眼厉色闪而逝,脸上却带着和煦的笑容,问道:“刘百夫长,你麾下能够有两百人,很不错,但是想过没有,鲍鸿可还有三千余官兵,你能偷袭成功么?”

    刘利说话支支吾吾的,知道刘辟生气了,立即请罪道:“这个,这个……卑职狂妄,请将军恕罪!”

    裴元绍毫不忌讳的呵斥道:“你当然狂妄,居然不请示上官,便随意扩军,这是你能做的么?这做人得本分,若是心想着出头却不做实事,恐怕总有天祸事会落到头上的,你可明白了?”

    刘利冷汗涔涔,连忙道:“明白了,明白了!”

    说完之后,刘利退回了坐席上,低着头,言不。

    有了刘利的插曲儿,营帐嗡嗡的讨论声逐渐停了下来,寂静的营帐沉寂得冷,所有的人都言不,不是低着头,就是望着刘辟、龚都二人,眼露出期待之色。那眼神,龚都、刘辟想要让他们言,都感觉到不好意思。

    最终,还是龚都说话了。

    龚都看向刘辟道:“老刘啊,鲍鸿那狗娘养的被咱们打怕了,营肯定会做好防备的,就算我们前去扰营,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干脆这样吧,让士兵们好好地休息晚,明天早上的时候,再率领大军攻打鲍鸿,争取鼓作气打败鲍鸿,你看如何?”

    “嗯,这也不错,明日定要打败鲍鸿。”刘辟蒲扇般的大手挥,脸上闪过丝激动。

    顿了顿,刘辟又说道:“不过,我们也应该做好防备,有备无患嘛,鲍鸿那厮被我们打得溃不成军,说不定会搞偷袭的,咱们派兵埋伏在军营,若是鲍鸿派军来袭,还能打鲍鸿个措手不及,若是鲍鸿不派人来袭营,便让今晚埋伏的士兵明日休息便是。”

    龚都点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吧!”

    本来是集思广益的会议,成了龚都、刘辟俩人商量事情,不过刘利却也得到了个好处。临走的时候,刘辟让刘利率领麾下的两百黄巾士兵埋伏在军营左右两侧,这就是刘辟先敲打下刘利,现在又给刘利点甜头了。

    夜,越来越深,整个夜幕下,除了噼噼啪啪燃烧的火把,片寂静。

    突然,寂静的黑夜下,阵夜莺的鸣叫声传来,紧接着支支火箭射入黄巾大营,引起了阵阵的骚乱,让寂静的黑夜变得骚乱无比。

    “哒~哒~~哒~~~”

    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黑压压的官兵疯涌而至。这些官兵趁着黄巾士兵军营骚乱的时候,冲了进去,与黄巾士兵厮杀在起,鲍鸿跟在官兵身后,眼丝狠辣之色闪过,他咬了咬牙,跟着士兵冲进了黄巾军营。

    “哈哈,狗官终于来了!”

    突然,黄巾军营,声大笑从军帐传来。

    龚都手持钢刀,身穿铠甲,飞快的跑出营帐,站在士兵前方,大声道:“狗官,你的死期到了,老子等你许久了。嘿嘿,明年的今夜便是你的祭日。”

    龚都话音落下,立刻朝鲍鸿冲去。

    前刻,还骚乱无比的军营瞬间整齐了起来,军营,本来已经休息的士兵全都飞快的跑了出来,这些士兵都是和衣而睡,身旁放着兵器,因此知道官兵袭营后,没用多少时间,便集合在起了。

    鲍鸿神色惊讶,面色惨白,大声喊道:“上当了,上当了,撤,赶紧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