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吴下阿蒙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书签约了,大家放心收藏,投点花花吧!

    ########

    男孩头扑在女人怀,嗷嗷大哭,哭声还带着丝颤音。≧≯≯  <.<≦1﹤Z<W.

    个十二岁的男孩,居然能够不怕死的拿起石头朝三十多岁的壮汉冲去,其胆色非般人能够比拟,即使是许多成年男人和男孩比较,也黯然失色。不过男孩泄完之后,脑剩下的便只有恐惧了,脸上带着畏惧的神情。

    王灿心笑,这才有点小孩的样子,要真是杀了人之后,还能保持冷静,他真是要怀疑男孩是否也是穿越的人来。目光转向满脸震惊的山贼,王灿眼满是冷意,左手握住长弓,右手从后背箭囊捻起支漆黑色弓箭,对准了山贼身穿天青色长袍的狗头军师。

    年狗头军师神色惊,旋即眼露出恐惧之色。

    想也不想,狗头军师转身撒腿就跑,慌忙连手的蒲扇也扔在了路上。

    狗头军师心害怕,同时也知道后面射箭的人箭术精准,便想了个主意,他向前跑的同时身体左右的来回晃动,想要扰乱王灿的视线,但是王灿冷冷笑,若是这点难度都能影响到他的箭术,他还真不配做狙击手,狙杀敌人了。

    王灿目光停留在狗头军师身上,微眯的双眼陡然睁,嘴大喝声:“杀!”

    霎那间,弓箭咻的声射了出去,箭头瞄准了正在快奔跑的狗头军师。

    “噗!”

    声清脆如刀子剔骨的嚓嚓声音传来,漆黑色的弓箭破入狗头军师的脖颈上,穿而过,弓箭穿过脖颈之后,又飞行了段时间,才落在了地上。王灿射出弓箭之后,瞧也不瞧狗头军师眼,继续搭弓射箭,弓箭又瞄准了群还停留在原地不动的山贼。

    “咻~咻~~咻~~~”

    支支漆黑色弓箭射出,箭箭致命,每箭射出都会带走个生命。

    那脸惊愕,面容清丽的女人怀的小男孩已经停止了哭泣,时不时的哽咽声。男孩睁大了眼睛,眼带着浓浓的好奇之色,同时还有丝崇拜。男孩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直转,随着王灿弓箭的射出而转向弓箭对准的人,看着每支弓箭射个山贼之后,男孩眼便闪过抹异彩。

    群山贼,被王灿个个的射杀,剩下的些山贼纷纷逃窜,想要逃跑。

    王灿头偏,朝身旁的周仓、裴元绍点点头,顿时周仓和裴元绍招呼着麾下的士兵朝逃窜的山贼冲去,那些逃窜的士兵跑的远的被王灿的弓箭射杀,还没来得及逃窜的士兵被冲上去的黄巾士兵砍翻在地。

    刻钟的时间,所有的山贼全部被杀死了。

    官道上,汩汩鲜血流淌在地上,使得地上的沙石都浸泡成了血红色。

    王灿收回手的弓箭,目光瞟了眼怀抱男孩的女人,便又收了回去。处理完山贼的事情后,王灿声令下,麾下的士兵便集合在起,王灿伸手指了指身体仍自颤抖不已的群女人,朝周仓、裴元绍说道:“周仓、裴元绍,你们两人觉得应该怎么处理这些女人。”

    周仓闻言,眼闪过抹错愕,同时眉头微微皱起。

    难道主公想吧这些女人都带走?周仓沉默了片刻,终究是摇了摇头,叹息道:“主公,这些人刚走到这里便被山贼抢劫,遭受了无妄之灾,男人都死了,孩子活着也被吓得不轻,只剩下孤儿寡母孤零零的,怪可怜的,我看给他们点银钱,让他们走吧!”

    裴元绍也沉声道:“主公,祸不及妻儿,这些人都是普通百姓,放他们离开吧!”

    王灿冷峻的笑容璀璨笑,满意的说道:“很好,你们看得很明白,我们虽然被称作黄巾贼,却不能够自甘堕落,做出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我们是贼,但不同于流匪、山贼,山贼能够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但是我我们不能,我们杀的只是我们的敌人,不是手无寸铁的百姓。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想要在乱世谋份基业,需要的不仅是军队的强大,更加需要的是民心,民心,才是立足之本。”

    周仓神色愣了愣,顿时反应过来王灿是在考验他,他神色严肃,脸的凝重之色,朝王灿拱手道:“主公仁德,末将佩服!”

    裴元绍望了望周仓,又望了望王灿,眼露出抹似懂非懂的神情。

    王灿看了眼懵懵懂懂的裴元绍,心叹息声这黑货纯粹就是个憨人,他缓步走到站在起的女人们面前,让士兵拿出些银钱分给活下来的女人,和声道:“再等四五个小时,天就快黑了,你们赶紧赶路吧,这路上荒山野林的,最好是能够天黑之前赶到落脚的地方,不要呆在山林里面,再碰到山贼就不好了。”

    “多谢官老爷,多谢官老爷!”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大人仁慈,好人会有好报的!”

    …………

    个个女人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叩谢王灿,然后纷纷带着孩子离开了。

    刻钟的时间,战战兢兢的众女人带着孩子离开了,可是那长相清丽的女人以及男孩却留了下来,站在路上没有离开,那男孩脸的倔强,眼露出浓浓的期待,而女人脸上却满是无奈的神情,望着站在原地动不动的男孩,叹息声,摇了摇头。

    “阿蒙,既然都决定了,那就去吧!”

    清丽女人轻轻的揉了揉男孩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男孩点点头道:“娘亲,你放心吧,孩儿不会轻易放弃的。”

    说完之后,男孩大步朝王灿走去,走到王灿面前的时候,扑通声跪在了王灿身前,高声道:“将军,吕蒙举家搬迁,途遇到山贼,幸好将军相救,吕蒙和母亲才幸免于难,吕蒙目睹将军神技,想要拜在将军门下,肯定将军垂帘,收小子为徒。”

    王灿惊愕道:“你想拜我为师?”

    吕蒙道:“是的,小子诚心拜将军为师,肯请将军收留。”

    王灿脸惊愕,望着吕蒙稚嫩的小脸,以及大眼睛露出的倔强眼神,心颤动了下,但是瞬间又想到了个问题,这小子是吕蒙?王灿瞳孔缩,这小孩居然是白衣渡江,举伏杀关二爷的吕蒙,王灿眼闪过抹不可思议,但是瞬间有平静了下来,他急忙问道:“你的名字真叫吕蒙?”

    吕蒙肯定的点头道:“当然了,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自然是吕蒙了。”

    王灿噗嗤笑,这厮小小年纪,口气蛮大的嘛。

    不过,王灿脸上却闪过丝满意的笑容,人小鬼大,却也不错,他的眼闪过丝戏谑的笑容,问道:“你倒是说说,你凭什么拜我为师?”

    吕蒙听,张圆嘟嘟的小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良久,吕蒙才道:“我不怕死,很听话,很勤奋,很能吃苦的。”

    周仓、裴元绍俩人哈哈大笑,眼充满了笑意,他不过俩人看吕蒙的目光却充满了欣赏。王灿满意的笑了笑,伸手托起吕蒙,说起来,吕蒙的回答算是比较肯的了,他笑道:“好,说得好,小小年纪,颇为不凡。这人啊,不怕不聪明,就怕不能够吃苦,不够勤奋。”

    “学生拜见老师!”被王灿扶起的吕蒙听,小脸上满是笑容。

    吕蒙人小,心思却不小,他听明白了王灿的话,躬身,朝王灿恭敬的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