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途中偶遇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淅沥沥的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树林散着股潮意和枯枝烂叶**的气息。≥> ≤.<≦1<ZW.第二天,火红的太阳又重新挂在了天上,缕缕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枯黄的枝叶洒落在树林,将树林照耀得灿灿生辉。

    日上天,接近午的时候,王灿才率领众黄巾士兵慢腾腾的返回汝南城。

    因为鲍鸿四千士兵疲乏不堪,到达汝南之后,肯定不可能直接攻打汝南。

    再者王灿麾下百余人急吼吼的回到汝南,也没有多大的用处,而且刘辟、龚都二人镇守汝南城,王灿便带着大军缓缓而行,本来大半天便可以回到汝南的路程,王灿却带着百人走了两天的时间,都还没有返回汝南城,仅仅是行进到汝南城富陂县。

    官道上,王灿众人缓缓前进。

    突然,个黄巾斥侯飞的跑到王灿跟前,拱手回答道:“大人,前方有山贼在劫掠前往其他地方的路人,这些人抢劫路人,同时也挡住了军队前进的道路。”

    王灿笑道:“这群山贼还没有现我们?”

    斥侯回答道:“没有,这群山贼正在劫掠,而且被抢劫的百姓还有些年轻美貌的女子,估计那些女人要被抓到山贼窝里面当压寨夫人了。”

    语气,斥侯多了丝遗憾可惜,好似恨不得他自己将那些年轻美貌的女子抢走。

    王灿目光冷,扫视了斥候眼,冷哼声。

    那斥侯身体颤,瞬间明白王灿心不高兴了,赶忙转移话题说道:“大人,那群山贼光天化日出来抢劫,怎么处理?”

    王灿道:“带路吧!”

    “诺!”斥侯回应了声,便转身到前方带路去了,王灿回头招呼了裴元绍、周仓声,俩人飞快的跑了上来,跟上王灿的脚步,裴元绍瓮声瓮气的问道:“主公,前面是不是生什么事情了?”

    周仓也点点头,目光望着王灿露出询问的神色。

    王灿微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裴元绍,戏谑笑道:“老裴啊,你今年二十有四了吧?”

    裴元绍嗯了声,点点头,眼露出疑惑,王灿平时都是直呼其名,今天怎么变得这么亲热起来了?

    “嗯,这就好!”

    王灿哈哈大笑声,然后将手的长弓拿在手上,吆喝声:“走,看戏去!”

    转过三个弯道,朝前方行进了五百米之后,王灿终于看到了斥侯所说的山贼抢劫,这群山贼约有三十余人,各个衣衫褴褛,手拿着破旧的战刀、生锈的铁叉、木棍等等武器。山贼,唯有头上裹着璞巾,手上拿着把蒲扇的瘦削年人穿着件完整的天青色长袍,同时站在山贼,手拿着柄亮堂堂钢刀,正不停吆喝的壮汉着装稍微好些。

    看两人的装束,很容易明白人是狗头军师,人是山贼头领。

    “女人,全部带走;男人,全部杀死!”

    手拿着蒲扇的瘦削年人冷冷笑,小小的眼睛死死盯着其身材较好的几个女人,眼露出淫、邪之色,他边摇着蒲扇,边大声喝斥道:“抓紧时间,抓紧时间,赶紧的,诶,难得下山趟,你们怎么就这么笨啊,把那些女人都带上,那些男人和小孩都杀死,不留活口!”

    “桀桀~~这次可是有好几个美人,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瘦削年人小眼睛死死盯着被圈在起的几个身材稍好女人的胸部和屁股上,啧啧称叹,喉咙处咕咚咕咚的响个不停。

    山贼头领望着圈在起的女人,眼也露出炙热的神情。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这些山贼可是喜欢的紧。

    这群百姓都是身上背着包袱,准备举家搬迁的人,却不想遇到了下山的山贼,被团团围住,此时百姓的成年男人个个的被杀死,剩下的只是些女人和小孩,小孩躲在女人的怀,眼露出惊惧之色,可是山贼杀死成年男人后,目光又露在了小孩之上,这些孩子都已经开始懂事了,因此山贼不会放过任何个孩子。

    山贼领提着刀,缓步朝女人身材最好的女人走去。

    那女人约莫二十六岁,面容清丽,张瓜子脸宜喜宜嗔,似有无限风情。她怀护着个约莫十二岁的小男孩,男孩身体紧绷着,脸倔强的神情,明亮的眼睛死死盯着缓步走来的年人,眼露出抹恐惧的眼神闪而逝,但是瞬间又被狰狞之色取代。

    “嘿嘿,没想到老子会遇到这样的女人,真是好运啊!”

    他拎着刀,边笑,边盯着女人的脸,眼的**丝毫不加掩饰,那如狼似虎般的眼神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推倒在地上揉捏番,但是他的目光落在女人怀的小男孩身上的时候,望着那男孩狰狞的神色,心颤,随即又冷笑起来,小屁孩个,都是快要死的人了,还这么拽,嘿嘿,老子送你上西天。

    女人望见男人狰狞的神色,以及眼不加掩饰的**,心更加害怕。

    她猛地站起身来,朝对面的壮汉冲去,又朝怀的男孩儿大吼声:“阿蒙,快跑,快点跑!”

    可惜女人的力量太小,根本没有给壮汉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是被壮汉把抓住手腕儿,然后往怀带,便将女人拥在了怀抱当,他伸手摸了摸女人细腻的皮肤,嘴啧啧称叹声,说道:“等老子杀了那个小孩,再让美人儿好好享受番无穷乐趣!”

    男人嘿嘿笑,便抱着女人朝男孩走去。

    那男孩面露狰狞之色,却没有被壮汉吓到而转身逃跑,而是捡起地上的石头,大叫声,飞快的朝壮汉冲了过去。

    壮汉啧啧叹,眼闪过抹欣赏,但是却举起了手的钢刀,朝男孩劈了过去,壮汉怀的女人嘶吼声,张俏脸霎那间变得惨白,晶莹的泪珠哗啦啦流淌下来,她闭上了眼睛,眼闪过抹决绝。

    “咻~  ~  ~”

    就在壮汉钢刀扬起的时候,丝轻微的弓弦震动声传来,瞬间支漆黑色的弓箭飞射而出,直奔壮汉而去,那壮汉刚举起手的钢刀,还没来得及落下,额头上支漆黑色的弓箭已经穿透了过去。

    “哐当!”

    壮汉手的钢刀嘭的声落在了地上,眼充满了惊愕,勉强回过头去,只见个满脸笑容的青年手拿着柄长弓,满脸不屑的神情。他嘶吼两声,似乎是泄着心的愤怒,但是脑海穿来的阵阵痛感让壮汉眼前阵黑暗,片刻之后,壮汉眼充满不甘的神情逐渐消散,最后没了神采,扑通声,倒在了地上。

    男孩跑上来,见躺在地上的壮汉动不动,眼闪过丝恐惧。

    但是瞬间又被坚定地神色所取代,扔掉手的石头,捡起壮汉掉落在地上的钢刀,走到壮汉面前,边大吼着,边劈砍着壮汉的身体,钢刀很重,男孩拿起来有些吃力,但是男孩却不停地大喊着,劈砍着壮汉的身体,好会儿,男孩才扔掉了手的钢刀,头扑到女人怀,哇哇大哭。

    此时壮汉的身体已经被男孩劈的不成人样,惨不忍睹。

    王灿缓步走来,望见男孩的举动,眼闪过丝欣赏,这男孩胆量确实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