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突破,射杀纪灵(2)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目光炯炯,眼精光闪烁,令人生畏。≥≧ .

    感受着身体内的丝丝暖流,王灿心兴奋不已,此时他右手握着长弓,好似长弓与自己融为体般,玄奇无比。伸手从背后的箭囊取出支弓箭,王灿将弓箭搭在弦上,瞄准了刚刚穿过纪灵脑袋后射在大树上的弓箭,整个人散着种令人畏怖的气息。

    “嚓咔~~”

    黑黢黢的天幕下,沉沉的天际道炸雷响起,抹璀璨的雷电划过天空,照亮了整个黑夜。闪电照亮了夜空的瞬间,周仓的瞳孔缩,他分明看见了王灿手的弓箭箭头上流淌着股异样的光芒。

    “嗡~  ~”

    王灿凝视着前方的弓箭,手松,搭在弓弦上的弓箭瞬间飞了出去,顿时弓弦震动的声音响起,霎那间,又是砰的声,那颤动不已的弓弦竟然在弓箭射出之后崩断了,王灿看都没看眼手断裂的弓弦,而是紧紧盯着射出的弓箭,那弓箭如坠落的流星般,飞射而出,直奔钉在大树上的弓箭。

    “嚓!嚓!”

    尖锐锋利的箭头破入钉在大树上弓箭的箭杆,将箭杆分为二,瞬间,弓箭便穿透了箭杆,砰的声钉在了大树之上。

    “哈哈哈~  ~  ~”王灿朗声长笑,眼闪过丝丝得意之色。

    “娘的,这感觉还真不错!”王灿心叹息声,他的箭术终于又上了层,不仅度更快,力量更大,而且命率更加精准了。

    若是换做前世的狙击手王灿,也就能够射钉在大树上的弓箭,想要从箭杆央破入弓箭内部,绝没有可能,如今将太平要术真武秘籍的第组图画练成之后,竟然增加了这么大的效果,让王灿太兴奋了。

    甩了甩臂膀,王灿感觉臂膀有些酸。

    不过这点酸疼对正兴奋无比的王灿来讲,简直可以忽略倒不计。

    周仓眼露出诧色,心对王灿的评价又上升了个等次,他归顺王灿的时候,虽然佩服王灿的抱负,同时也被王灿描绘出来的蓝图所吸引,但是这仅仅是让周仓对王灿心有好感罢了,真正让周仓归顺王灿的原因是周仓不愿意继续隐居山林,在山林继续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因此,周仓才会归顺王灿。

    现在,周仓现王灿竟然也是身负绝学的人,他心的惊讶不可谓不大。

    武艺达到纪灵这样的水准,已经是能够察觉到危险,并且能够及时做出反应,正如纪灵拎着三尖两刃刀站在官兵营寨门口的时候,王灿放冷箭偷袭纪灵,弓箭射向纪灵的时候,纪灵便感知出来了,可是现在王灿竟然能做到无声无息的瞬间射杀纪灵。

    这样的箭术,已经非般的百步穿杨所能形容了。

    周仓走上前去,眼带着抹钦佩:“主公箭术精进,真是可喜可贺啊!”

    裴元绍也是托着狼牙棒走到王灿身前,瓮声瓮气道:“主公的箭术太厉害了,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啊,那纪灵这么嚣张,竟然被主公轻轻松松的解决了,真是让人欢喜啊,嘿嘿,末将佩服!”

    王灿淡淡笑,他能够感受到两人话语的真诚,以及丝敬畏。

    实力,这就是有实力的好处!

    王灿前世是特种狙击手,长期带在军营,也明白军队,实力为尊,想要说话,旦凭实力。尤其是周仓、裴元绍这样的沙场老将,这样的念头更是根深蒂固。

    昔年汉武帝时,卫青被武帝赏识,年纪轻轻便已经是汉武帝的心腹爱将。攻打匈奴的时候,卫青被武帝任命为车骑将军,第次统领大军攻打匈奴,可以说卫青是汉武帝拔擢的将领,乃是天子近臣,军将领都应该巴结卫青,但是当时的军宿将李广却不买卫青的帐,认为卫青是靠卫子夫的裙带关系成为的将军,没有真实才华,不愿意听从卫青的命令。

    原因无他,卫青无战功,二没有展现出军事才华。

    换句话说,就是因为卫青在军队没有展现出过人的实力,李广才会轻视卫青。

    王灿便如卫青般,仅仅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周仓,这还不足以让两人归心,想要彻底的收服俩人,还得拿出足够的实力,才能让周仓、裴元绍心服口服。

    王灿心明白俩人所想,微微笑:“好了,只不过是杀死了袁术麾下的个大将纪灵罢了,不用这么激动。论实力,当今武将,还得数吕布、关羽、张飞、赵云等等,这些人才是当世的绝世武将。”

    周仓点点头,却又猛地摇头:“主公,吕布、关羽、张飞,这三人末将和老裴倒是有印象,同时也见过这三人出手,确实是威势无匹,所向无敌,但是主公所说的叫赵云的人,末将却没有耳闻,当世武将当有这号人么?”

    “这?”

    王灿心愣,随即反应了过来,此时赵云还是个小校尉,没有天下皆知。

    赵云扬名天下,乃是曹操、刘备大战的时候,赵云为救恶斗在长坂坡七进七出,才有了赵云的威名,而此时的赵云仍旧是公孙瓒麾下个名不见经传的校尉,还没有展现出绝世的武艺,周仓、裴元绍不似王灿知晓三国历史,自然没有听过这个人了。

    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世上却是有这么个人,武艺绝伦,英姿潇洒,而且这个赵云的武艺确实很厉害,至少眼前的纪灵绝不是赵云的对手。”

    周仓点了点头,没有反驳王灿的话,但是眼却露出不信的眼光。

    王灿也不继续辩驳,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光,以赵云的能力迟早会有崭头露角的天。

    他笑了笑,话题转,道:“纪灵已经被杀死了,他麾下进入山林的五百官兵已经没了威胁。况且这密林深处,到处都是我们提前准备好的陷阱,对付五百官兵绰绰有余,想来过了这么久,应该解决所有的官兵了吧!”

    裴元绍说道:“主公,这些陷阱都是末将带头准备的,不会有问题,官兵肯定已经彻底解决了,主公就放心吧!”

    王灿笑道:“好吧,召集士兵集合!”

    裴元绍嗯了声,食指和大拇指伸入嘴,吹气,顿时声声响亮尖唳的声音在树林不停地回荡着,朝远方传去。王灿曾经向裴元绍学过如何把两根指头放入嘴后,如何吹出声音来,但是学过几次,终究还是没有学会,便停了学习的心思,但是心还是欣羡不已。

    刻钟的时间,黄巾士兵66续续的聚集到王灿、裴元绍、周仓大战纪灵的地方。

    望着躺在地上的纪灵,黄巾士兵纷纷露出惊讶之色,低声私语着。

    半个时辰后,所有的士兵都聚集在了起,同时禀报了情况。纪灵带来的五百官兵全部被杀,没有个活口,但是黄巾士兵也死伤了二十余人,这也是靠王灿早就设计好的陷阱,才能够完全将官兵伏杀,若是让官兵与黄巾兵肉搏战,恐怕又是另个结果了。

    番轻点下来,周仓麾下的二十个人只是伤了个,没有个死亡。

    王灿麾下七十多人,竟然只剩下五十多人,不得不说周仓麾下的二十个老兵经验丰富,战斗力更加强大。虽然伤了些,王灿还是满意的点点头,道:“今天辛苦大家了,休息晚上,明天赶回汝南城。”

    命令下达之后,王灿又让士兵挖了个坑,将纪灵埋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