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怒火冲天的纪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夜色如墨,乌云滚滚,遮天盖地。≯   <.≦≤1≤Z≤W≤.≤

    “嚓咔~~”

    轰隆隆的炸雷声响起,道耀眼的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黑夜。

    夜幕下,王灿率领百余士兵快奔逃,身后纪灵率领五百官兵咬紧不放。

    突然,正在急奔跑的王灿感觉额头上阵冰冷,伸手摸了摸额头,竟是滴雨滴,冰凉的雨滴落在脸上,感觉阵透心凉。淅沥沥的小雨洒落在树林,没用多久,地上的枯叶便被雨水浸润了,脚踩在滑腻的树叶上,很容易滑倒在地。

    “主公,我们只有百人,狗官纪灵麾下足有五百人,他们快追上来了,怎么办啊?”

    周仓边急奔跑,边大声吼道。说话间,周仓回头望了眼正飞快追来的官兵,眼闪过抹狡黠之色。

    王灿想也不想,急忙吼道:“怎么办?哼,赶紧逃呗!”

    纪灵距离王灿没有多远,也就六十米左右,听见周仓无奈的声音,以及王灿说赶紧逃跑的话,脸上露出冷冷的笑容,心嘿嘿冷笑:“终于害怕了么?早知道现在的结果,为什么要骚扰军营,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哼,本将定要杀死所有的山贼,这些胆大包天的山贼,不杀不足以泄愤。”

    纪灵想到快要抓住扰乱军营的人,心就升起股火热。

    憋了肚子的火,终于要有个泄的缺口了。

    纪灵边追逐王灿,边大声吼道:“儿郎们,随我杀,杀贼五个,封伍长;杀贼十个,封什长;杀贼五十个,封百夫长。”

    “杀,杀,杀~~~~”

    五百官兵听纪灵的话,顿时红了眼,五个人,只要杀死五个贼人就可以成为伍长了,十个贼人就可以成为什长……这么便宜的事情居然会落到自己身上,所有的官兵高高举起了手的战刀,疯狂的向前冲去。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便是如此!

    纪灵看着狂奔跑的士兵,眼闪过丝得色。

    裴元绍拎着狼牙棒,背上还背着箭囊,腰间挂着长弓,奔跑起来晃晃的,身体不平衡,根本无法加快度,他大吼声:“他娘的,这些东西老子都要了!”

    说话间,裴元绍把拽下腰间的长弓,奋力往后甩,砸向了官兵,感觉后背上的箭囊还有些碍事,立即又将箭囊取下,又扔向了快要追上的官兵,那沉重的弓箭砸到官兵身上,便听见哎哟声惨叫,更令人叫绝的是箭囊落在个官兵的脸上,遮挡了官兵的视线,使得官兵身体停顿了下,后面的官兵却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官兵顿了顿,身体下撞了上去,俩人砰的声撞在起,连连惨叫。

    裴元绍身上没有了负担,感觉浑身阵轻松,拎着狼牙棒快奔跑,几下又追上了王灿和周仓。王灿白了眼裴元绍,冷冷道:“裴元绍,你胆子颇大嘛,居然连武器都扔了。”

    裴元绍嘿嘿笑,喘着粗气道:“主公,末将的武器是狼牙棒,不是软绵绵不着力的弓箭。”

    王灿阵无语,摇了摇头,继续奔跑。

    因为裴元绍开了先例,使得王灿麾下的士兵纷纷将腰间的短弓,以及背上的箭囊扔了出去,瞬间所有的士兵感觉到阵轻松,与官兵又拉开了段距离。

    纪灵眼见山贼纷纷扔掉武器,跑的更快了,心阵恼怒。

    但是瞬间纪灵又笑了起来,山贼连手的武器都扔掉了,还拿什么来抵抗官兵,真是群只顾着逃命,没有脑子的贼人。

    时间缓缓流逝,王灿、周仓、裴元绍等人已经气虚喘喘,麾下士兵更是不堪,度越来越慢,眼见官兵越来越近,周仓心阵焦急,低声问道:“主公,怎么还没到指定地点,要是还继续跑下去,士兵们要遭不住了啊!”

    王灿望了前方眼,立即道:“快了,快了,就要到了。”

    此时王灿以及麾下所有的士兵都已经跑进了树林深处,距离官道非常远了。王灿边跑,边张望,眼见前方的树林出现片空旷地带,眼露出抹喜色,终于到了,他大声吼道:“所有的人分散开逃跑。”

    声令下,众黄巾贼兵呼啦声,朝树林深处四下分散开来。

    眨眼间,原本黑压压的百余黄巾士兵在树林消失了踪影,这些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黄巾士兵听见王灿的命令之后,竟然瞬间打起了精神,眼闪过道道异彩,迟滞的脚步竟然又灵活了起来,穿梭在树林,向四面方逃窜去了。

    纪灵见马上就要到嘴的肉居然又飞了,愤怒无比:“可恶,可恶,这群土包子。”

    校尉王悦弓着腰,气虚喘喘,他断断续续的说道:“将,将,将军,咱们都…都…追了这么远了,还…没有……追到山贼,是…不是……算了!”眼见追赶山贼无望,王悦心的郁闷可想而知,可是他此时身心疲惫,真的不想继续追下去了。

    “啪~”

    纪灵鼻息哼哼,巴掌扇在王悦脸上,霎那间,王悦本就涨红的脸上露出五条通红的印记,他怔怔的望着纪灵,见纪灵双眼通红,眼眸射出冷冽的杀机,心阵冷,身体打了个哆嗦,急忙道:“将军,卑职继续追击山贼。”

    纪灵神色稍微好转,点点头道:“本将去追赶那三个带头的山贼,你让麾下的五百士兵分成二十人组,在山林仔细的搜索,不要遗漏个山贼,若是搜索到山贼,当即杀死,不留任何活口,本将希望我把三个带头的山贼杀死的时候,你已经杀死了所有的山贼,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纪灵说完之后,便拎着三尖两刃刀,朝王灿、周仓、裴元绍奔跑的地方跑去了。

    王悦愣愣的站在原地,摇了摇头,心阵叹息:“将军真是封魔了,居然为了群上不了台面的山贼穷追不舍。”王悦心虽然觉得不妥,但是惧于纪灵的凶威,也不敢出言阻拦,只得将身后的士兵分成二十人组,缓缓地朝树林深处推进。王悦没了追击山贼的激情,可众官兵却是如同吃了**般,双眼放光,急匆匆的朝树林深处跑去,想要抓住几个山贼,然后升官,过把官瘾。

    王灿、裴元绍、周仓三人跑路慢吞吞的,等纪灵追上来后,又阵快的奔跑,始终让纪灵跟在身后。

    刻钟的时间,王灿几人又跑出了很远的段距离。

    “三个不要脸的贼子,本将抓到你们之后定要将你们扒皮抽筋,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纪灵脸色涨红,张黝黑的国字脸扭曲着,双目喷火,眼睛死死的的盯着前方已经停了下来的王灿三人,他心对王灿三人已经是恨到了极点。

    “纪将军,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何苦像死狗样紧紧地咬着我们不放呢,干脆大家握手言和,你立即掉头就走,我们三人呢,也赶紧消失在你的眼前,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是个玩笑,您看行不?”王灿转过身来,笑嘻嘻的说道。

    纪灵闻言,脸上瞬间变得铁青,心的怒火似火山般瞬间爆了出来,大声吼道:“小贼,本将与你势不两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硄~”

    纪灵手的三尖两刃刀插在地上,整个人如匹狂的猛虎矗立在树林,散着冰冷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