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火攻(2)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心估算着时间,待裴元绍、周仓、柳成三人带着士兵都到达各自埋伏的地点之后,才拿起长弓,又在弓箭上绑好了碎布、油脂,这才命令士兵拿出火折子,点燃了浸有油脂的碎布,碎布因为浸有油脂,被火折子点燃,顿时出噼噼啪啪的爆鸣声,王灿想也不想,猛地拉弓弦,将点燃后的弓箭射了出去。  ≦.≤1ZW.

    火箭飞射而出,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官兵营寨内。

    紧接着,跟在王灿身后的士兵也纷纷点燃了捆绑在弓箭上的碎布,搭弓射箭,将燃烧的火箭射进了官兵军营内。

    夜已经深了,冷风呼嚎,带着火苗子的弓箭落在军营,顿时将吹落在地上铺成层层的枯黄树叶点燃了,源源不断的火箭不停地从军营前方的树林射入军营,瞬间,原本只是几点星星之火的火苗,顿时以燎原之势,在军营燃烧了起来。

    就在这时,军营的后侧、左侧、右侧纷纷燃起大火。

    火势迅蔓延,火光冲天,照亮了漆黑的夜晚。

    时间,军营成了团火海,从军营前方,后方,左侧,右侧都以燎原之势朝军营正央蔓延,因为官兵驻扎的地方靠近山林,枯黄的杂草到处都是,即使营寨周围的杂草都被官兵清除了,但也仅仅是大略的清除了下,并没有清除干净,再加上铺在地上层层的树叶,火势燃烧起来就更加迅了,噼噼啪啪的火苗似条条火蛇乱窜,整个军营眨眼间就成了片火海。

    “敌袭,敌袭~~~~”

    巡夜的校尉见火势越来越大,心阵着急,便开口大喊敌人偷袭,只是这时候所有的士兵都已经睡得似死猪般,再加上鲍鸿说了贼兵骚扰不用理会,使得他大喊敌袭,营寨居然没有动静。

    念头转,他顿时又大声喊道:“起火了,起火了~~~”

    校尉嘶声竭力的大声喝喊,心阵焦急,军营的火势越来越大,火势蔓延,而这时候士兵却还没有动静,让他心担忧不已,转身朝身后巡逻的士兵喝令道:“快点,快点,吹号角,召集所有的士兵集合!”

    巡逻的士兵连忙点头,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片刻之后,尖唳的号角声传遍了整个军营,所有的沉睡在美梦的士兵清醒了过来,这些士兵睡眼朦胧,但是鼻息哼哼,显然是不愿意起床,甚至有的士兵干脆躺在床榻上动不动,继续睡觉,不搭理军营专门召集士兵紧急集合的号角声。

    “不好,起火了!”

    军营,些经验丰富的老兵闻到了烧焦的味道,纷纷大声惊叫,顿时军营营帐的士兵就沸腾了起来,已经起身的士兵飞快穿好衣服,拿起武器就冲出了帐篷,仍旧躺在床榻上睡觉的士兵也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丝毫顾不得形象,麻利的穿起衣服,拎着武器就冲出了帐篷。

    此时整个军营已经成了片火海,火光冲天。

    周仓、裴元绍、柳成完成了率领王灿下达的命令,全都已经回到了营寨正前方树林,王灿带着众人躲在树林,感觉到官兵营寨扑面而来的股股滔天热浪,他嘿嘿笑,这下,纪灵应该很‘兴奋’了吧!

    王灿躲在树林,望着个又个士兵狼狈不堪的军营跑出,笑容满面。

    “这家伙终于出来了!”王灿望见纪灵怒气冲冲的冲出军营,髻蓬松,神色憔悴,心甭提多高兴了,此时的纪灵就是座活火山,随时都可能爆,他大喝声:“王悦,召集士兵集合,老子要讨贼,讨贼~~~”

    如狮吼般的狂啸声传遍了整个军营,士兵们脸色剧变,被纪灵脸的煞气吓到了。

    尤其是鲍鸿麾下的士兵,被纪灵的目光触及,纷纷后退,不敢正视纪灵的目光。

    片刻之后,王越跑到纪灵身前,大声道:“将军,五百士兵集合完毕!”

    纪灵沉声道:“好,准备出兵讨贼!”

    此时鲍鸿也穿好了铠甲,狼狈的从军营跑了出来,见到站在军营外狼狈不堪的士兵,神色黯然,他娘的,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率领士兵讨伐刘辟、龚都,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见到个个士兵拥挤着跑出营寨,鲍鸿的心更是如同落在了万丈深渊般,冷浸浸的,让他感觉到阵昏。

    鲍鸿深呼吸了口气,朝正准备出兵的纪灵疾步走去。

    纪灵瞥了鲍鸿眼,咬牙切齿的说道:“本将要讨伐山贼,你最好不要出言劝阻,否则,本将可不管你是不是主公的盟友。”

    鲍鸿神色怔,诺诺道:“纪将军要剿灭这群山贼,这样使得大军也得停留在葛坡,明日如何攻打汝南城?”

    纪灵愣了愣,随即道:“山贼分散在四方射火箭,人数少则数百,多则千,这样吧,本将就让王悦召集五百士兵足矣,你率领其他几千士兵连夜赶路,直奔汝南,到汝南之后,再行安营扎寨,途不要停留,以免再被偷袭,待本将斩杀葛坡的山贼之后,本将立即前往汝南,与你汇合,你在汝南见机行事,最好是士兵休整够了鼓作气攻下汝南……嗯,就这样了,本将该说的都说完了,你带着其他的士兵赶紧离开,连夜赶路,前往汝南。”

    鲍鸿面露不愉之色,但是心却乐开了花。

    纪灵留在葛坡对付山贼,岂不是军营以他为尊了么?如此好事,鲍鸿岂会不愿意,他连忙点头道:“纪将军,望你能尽快铲除山贼,赶往汝南,本将这就率领士兵连夜赶路,不做任何停留了。”

    场大火,弄得官兵人心惶惶。

    不过,被大火烧死的士兵并不多,这些士兵都跑出了帐篷,但是没有被火势吞没的士兵,反而是因为相互拥挤摔倒在地上,或者是被绊倒在地上,然后被后面蜂拥上来的士兵给踩成了肉泥。

    待所有的士兵集合之后,鲍鸿看着狼狈不堪的士兵,心阵苦。

    五千士兵,此时番点校下来,竟然损失了五百多人,而且眼前的士兵都是歪歪斜斜的,脸上沾满了灰渍,眼露出浓浓的恐惧之色。鲍鸿摇了摇头,命令声,然后带着四千士兵朝汝南城进去了。

    王灿躲在山林,见鲍鸿带着士兵离开了,而纪灵却留了下来,心阵兴奋,这纪灵果然留下来了,至于鲍鸿,就交给龚都、刘辟去处理了吧!

    王灿笑了笑,冷声道:“再给你添把火。”

    说完,王灿右手从背后的箭囊取出支弓箭,搭在弓弦之上,箭矢瞄准了站在军营正前方的纪灵,嗡的声,弓弦阵震动,弓箭应声而出,直奔站在纪灵的面门而去,站在军营正前方的纪灵心突然升起危险地感觉,他身体退,手的三尖两刃刀突然劈出,股罡风自三尖两刃刀散开来,将飞射而来的弓箭击飞了出去。

    “找死,找死~~~”

    纪灵心阵大怒,眼喷射出熊熊怒火,这群贼子太嚣张了,居然还躲在山林。

    他怒冲冠,此时愤怒的火焰彻底淹没了纪灵,也不管树林是否有陷阱,况且纪灵艺高人胆大,也没有把山贼放在眼,此时纪灵心全是想着抓住山贼之后,如何惩罚这群胆大包天的山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