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火攻!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纪灵三尖两刃刀插在地上,身体似座大山般矗立在营寨门口,动不动,双目炯炯光,铜铃般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百米开外的树林,鼻息哼哼,泄着心的不满。≥  <.﹤﹤1≦Z<W.良久,纪灵才道:“将地上的士兵抬走,箭楼上不用士兵把守了,只需要营寨的士兵时时刻刻巡逻就行了。”

    巡夜的校尉应声道:“诺,末将明白!”

    纪灵冷哼声,带着三尖两刃刀又返回了营帐,继续休息。刚从营帐出来的鲍鸿,还未走到纪灵跟前,便又返回自己的营帐去了,他知道纪灵正在气头上,因此也知趣,没有去打扰纪灵,也回去睡觉去了。

    纪灵离开之后,刚跑出营帐的士兵也纷纷放下了武器,返回帐篷睡觉。

    夜色深沉,整个营寨又恢复了宁静。

    时间缓缓流逝,军营除了巡逻士兵的脚步声,轻微的打鼾声此起彼伏,而到了半夜的时候,巡逻的士兵也开始眼皮打架了,无精打采的等待着前来换岗的士兵。

    此时,阵嚓咔嚓咔的声音在树林响起。

    群黑压压的人从树林冒了出来,王灿麾下的七十余黄巾兵,以及周仓、裴元绍麾下的二十余士兵全都聚集在树林,等待着王灿下达命令。

    “击鼓!”

    王灿望着静谧的军营,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

    “咚,咚,咚~~~~”

    声声沉闷的鼓声自树林冲霄而起,鼓声时而低沉,时而高昂,惊起栖息在树林的飞鸟,巨大的声音使得飞鸟纷纷张开翅膀,扑腾腾的飞向了远方。

    “吹号角~~~”

    战鼓声响起的同时,王灿又是声令下。

    “呜,呜,呜~~~~”

    悠远绵长的号角声突然间好似从远方传来,将沉睡在美梦的士兵惊醒了过来,军营个个士兵睁开了惺忪睡眼,刚刚进入睡梦的士兵纷纷拿起搁置在旁的武器,穿好脱下没有多久的衣衫、铠甲,然后拥挤着朝大营跑去。

    士兵们打着哈欠,无精打采的站在军营,精神萎靡。

    这些士兵或是身体歪斜着,或是铠甲没有穿好,或是腰带没有系上……总之,整个军营乱成团,没有了章法,不仅是士兵无精打采,连那些百夫长、千夫长、校尉、将军都纷纷打着哈欠,眼皮下下的往下,好似快要睡着般。

    王灿率领着群士兵躲在密林,嘿嘿直笑。

    他的这些士兵可是养足了精神,专门等着夜晚骚扰纪灵,如今官兵没有了精神,正和王灿的意思。士兵们笑的时候,周仓脸上却露出凝重之色,担忧的问道:“主公,我们这样骚扰官兵只是伤及皮毛,没有真正的打击到官兵,这样的骚扰能有用吗?”

    王灿笑道:“我并没有打算靠骚扰来攻打官兵,这只是触怒纪灵的手段罢了。”

    纪灵?王灿嘿嘿冷笑,这样的大将被派往汝南攻打黄巾贼,恐怕心愤愤,早就心怀不满了,如今王灿要做的便是彻底的将纪灵心的不满激出来,让纪灵失去理智,从而达到王灿需要的效果。

    纪灵却是如同王灿想的,非常愤怒,脸色铁青,言不,整个人如同被抢了崽子的母老虎般,暴怒不已。

    群小贼,居然又来骚扰了。

    纪灵走到军营,站在士兵正前方,手三尖两刃刀砰的下插在了地上。

    “王悦,召集麾下士兵,本将要剿灭山林的贼子。”纪灵大吼声,声音如虎豹狂啸,充满了愤怒。

    校尉王悦大声吼道:“诺!”

    王悦回答声,然后准备转身去召集麾下的士兵,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鲍鸿飞的跑了出来,拦住准备离开的王悦,道:“王校尉,等等,我有话说!”

    “鲍将军,你拦住我的士兵,什么意思?”

    纪灵心满是愤怒,哪管鲍鸿是袁术的盟友,况且袁术出身的袁家四世三公,家门显赫,当朝司徒袁槐正是袁家家主,地位显赫,乃是朝廷的顶梁柱,如今的袁家正是鼎盛的时候,个小小的西园校尉,还入不了袁术的眼界,只不过袁术需要借着鲍鸿的幌子攻打汝南罢了,这才有了与鲍鸿的联盟。

    此时纪灵心不高兴,便不想打理鲍鸿了。

    他冷着脸,双目如电,盯着鲍鸿,等待着鲍鸿说话。

    鲍鸿心愤怒,好歹他也是这次盟军的主帅,纪灵居然如此无礼,但是他想到袁术势大,他也有趋附袁术的想法,  便压下了心的愤怒,脸上带着和悦的笑容,走到纪灵跟前,笑道:“纪将军,不过是群小贼罢了,营寨内有巡逻的士兵,外有拒马保护,这群贼兵根本进不了营寨,何苦为贼兵怒,大军明日还要赶往汝南城,不如早点休息,养好精神,明日才好攻打汝南城。”

    纪灵冷哼声,却是不说话了。

    纪灵能够作为方大将,也不是没有能力,只是性子暴躁,很容易火罢了,听了鲍鸿的话,他也明白过来这个时候出兵明显不智,尤其是黑夜的时候,很容易埋伏。纪灵脸色阵青阵白,良久之后,心的怒火也渐渐平息了下来,忿忿的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老子回去睡觉,娘的,这群狗日的小贼,要是让老子抓到,非把他们扒皮抽筋不可。”

    说完之后,纪灵便把拎起插在地上的三尖两刃刀,回军营去了。

    鲍鸿这才长舒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阵唏嘘。

    纪灵的杀气实在太重了,鲍鸿正面面对纪灵的时候,只感觉到后背阵凉,额头上冷汗直冒,生怕纪灵突然怒,抓起地上的三尖两刃刀便向他劈来,好在这蛮汉还比较懂事,居然真的回去睡觉了,他转身朝王悦道:“王校尉,让麾下士兵去休息吧,军营外山贼骚扰你也不用管了,随他们去吧,只要没有攻进军营就行了。”

    王悦道:“诺,末将遵令。”

    鲍鸿点点头,然后也转身回营帐睡觉了,他也没有休息好,嘴上哈欠连天,早就想返回营帐睡觉了。刻钟的时间,刚刚穿好衣服在军营集合的士兵又返回军营去了,脱下铠甲,将兵器搁置在旁,继续睡觉。

    王灿躲在山林,阵冷笑,不出兵就完了,哼,好戏还在后头呢。

    他手招,命令道:“裴元绍,你带领你麾下的二十个士兵带着弓箭、碎布、油脂,埋伏在官兵军营后侧,等军营的正前方燃起大火的时候,你就立即让麾下的士兵射火箭,火箭必须对准军营的后侧,同是要分散开来,不能集在起,要给官兵造成我们有很多人的假象,但是也不能浪费弓箭,我们手的弓箭以及碎布、油脂都不多,这都是汝南城好不容易才运送过来的。”

    裴元绍沉声道:“诺!”

    说完之后,裴元绍手招,麾下的二十余士兵纷纷背着弓箭,手拿着包裹好的碎布、油脂站在裴元绍身后。

    待裴元绍的人分配好之后,王灿又命令道:“周仓,你也带二十个士兵潜伏在军营右侧,待军营前方火起之后,让麾下士兵射火箭,射入军营右侧,和裴元绍样,定要造成我们有很多人的假象,不得有误!”

    “诺!”周仓回答声,然后招呼早已经分配好的二十个士兵站在身后。

    “柳成,你带领二十个士兵埋伏在军营左侧,要求和裴元绍、周仓都是样的,待正前方火起之后,便下令射火箭,也要造成我们有很多人的假象!”

    “诺!”柳成兴奋地回答道,他终于受王灿重用了,带着笑容,他招呼着分配好的二十个士兵站在旁,等待着王灿最后的命令。

    王灿吩咐完之后,道:“剩下的士兵跟着我,在军营正前方射信号。”

    顿了顿,又道:“周仓、裴元绍、柳成,你们三人射出火箭,待火势巨大之后,便立即撤退,到这里来与我汇合,然后等待着最后的命令。

    “诺!”三人同时回答道。

    “好了,去吧,注意安全!”王灿摆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