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黑夜袭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夜晚,冷风呼嚎,天空阴沉沉的,整个天际片黑暗。  ≦.≤1ZW.

    官兵营寨,明亮的火把噼噼啪啪燃烧个不停,将营寨照耀得片通红。

    营寨,身穿铠甲,手持长矛的士兵正来回不停地巡逻警戒。营寨大门口,摆放着排排拒马,是专门为了防止骑兵突袭营寨而摆放的。大军连续行进了天,士兵们都已经疲乏不堪,营寨除去守夜的士兵,其他的士兵都已经休息了,整个营寨除了巡逻士兵的脚步声外,静默无声。

    “啾~啾~~”

    阵夜莺的鸣叫声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响彻夜空。

    听得夜莺鸣叫,营寨守夜的士兵统领顿了顿,见周围没有任何声响,便又继续巡逻了。营寨大门口,左右两侧箭楼上,负责警戒的士兵神色震,同时极目朝树林望去,打量着远方夜莺鸣叫的山林,见山林阵静寂无声,又没有飞鸟惊起,便又站在箭楼上来回的逡巡着。

    此时,距离官兵营寨百米开外的山林,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

    三个黑色身影在山林穿梭,飞快的接近官兵营寨,为的人是青年,身后跟着两个虬髯大汉。青年手持柄长弓,身后背着个箭囊,身后的两个虬髯大汉人手持狼牙棒,人手持柄金背大刀,俩人紧紧跟在青年身后,警惕的望着前方的密林。

    “主公,不能继续前进了,再往前继续潜行就可能被官兵现了。”

    手持金背大刀的虬髯大汉身体跃,挡在了青年前方,阻挡青年继续前进。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归顺王灿的周仓。夜色浓重的时候,周仓、裴元绍、王灿三人潜伏在树林,飞快的朝着官兵营寨摸去。周仓目光盯着树林前方的官兵营寨,眼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前方是官兵大营,旦被官兵现,后果不堪设想。

    裴元绍也站在周仓身旁,瓮声瓮气道:“周黑子说的有理,主公,不能前进了。”

    王灿嘿嘿笑,摸了摸下巴的胡茬,道:“再前进三丈,再有三丈的距离我才有把握射杀官兵营寨箭楼上负责警戒的士兵。”

    周仓目测了下官兵营寨距离山林的距离,约莫百三十米左右,如此远距离,王灿居然说继续前行三丈就能射杀警戒的士兵,让周仓阵惊讶,不过他却没有怀疑王灿的能力,因为王灿带着俩人出来骚扰官兵,没有必要说谎。

    思索片刻,周仓点点头,道:“主公,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让官兵现了。”

    王灿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缓缓地朝前方走去,因为树林枝叶繁茂,树木林立,再加上夜色深沉,天空没有月亮,如此漆黑的夜晚,站在箭楼上负责警戒的士兵除了侧耳倾听周围的动静,根本不可能看到树林生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营寨两侧的箭楼上还有两个火把正在噼噼啪啪燃烧,使得箭楼明亮无比,这样的情况在黑夜只能是躲在暗处的人看见警戒的士兵,而不可能是警戒的士兵现躲在暗处的人。

    王灿站在距离营寨远处百二十米的地方,凝神吸气,缓缓地拉开了手的长弓,搭上弓箭,对准了远处箭楼左侧的士兵。

    “裴元绍,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王灿双目微眯,凝视着远方警戒的士兵,沉声命令道。

    裴元绍点了点头,左手大拇指和食指伸入嘴,突然吹气,顿时阵夜莺鸣叫的声音自裴元绍的嘴出,清脆悦耳的鸟叫声在树林不停地回荡,远处站在箭楼上来回逡巡的士兵阵警惕,睁大了双眼,望着漆黑的树林,脸上露出丝凝重。

    “老蔡,情况有些不对?”

    站在营寨左侧箭楼上的士兵朝站在右侧的士兵喊了声,眼露出浓浓的警惕,他是多年的老兵了,入伍十年,经验极为丰富,对这种树林时不时传来声鸟叫声非常敏感,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啊~~老王,快闪!”

    被称为老蔡的士兵突然神色大惊,望着对面箭楼上的士兵,眼露出丝惊恐之色,伸手指着老兵,大声喊道:“敌袭,敌袭~~~”

    老蔡话音落,站在左侧的老兵刚听见喊声,就被支漆黑的弓箭射穿了喉咙,从老兵脖子上穿过的弓箭砰的声射在了支撑箭楼的梁柱上,箭羽尾部兀自嗡嗡的颤抖不已,那被箭穿喉的老兵睁大了嘴巴,嘴出嗬嗬的嘶吼声,但是喉咙被弓箭箭射穿,老兵根本不出声音,只是挣扎了片刻,便倒在了地上,抽搐两下没了呼吸。

    箭楼右侧的士兵神色警惕,双手持刀横在胸前,眼露出惊恐之色。

    此时,他已经确定了有人偷袭,因为他的大吼声,整座军营也震动了起来,巡逻的士兵纷纷跑到营寨门口,警戒着,防止有人偷袭。

    “咻~咻~~”

    阵尖唳的嘶啸声自树林传来,只漆黑的弓箭自树林飞射而出,直奔右侧箭楼上的士兵,士兵瞳孔缩,睁大了眼睛,大吼声,手战刀猛地向前磕出,将射来的弓箭磕飞了出去。

    “呼~~好险,差点就被射了!”

    士兵长出口气,终于躲过了暗箭,可就在这时,又是阵尖唳的声音传来,支漆黑的弓箭激射而来,不等士兵反应过来,瞬间穿透了士兵的心脏,巨大的力量从箭矢上散出来,将士兵整个人带起,撞击在了箭楼旁侧的栅栏上。

    咔嚓声,士兵身体撞在栅栏上,将搭建箭楼的木头撞断,而士兵也从箭楼上掉落下来,扑通声尸体落在了地上。

    “生了什么事情?”

    声浑厚响亮的声音自军营传来,只见纪灵神色冷漠,手拎着三尖两刃刀,急吼吼的跑到营寨门口,左右张望,目光最终落在了躺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的士兵身上,眼露出露出抹愤怒之色。

    “将军,树林有人偷袭!”

    负责夜巡的校尉站出来说道,校尉的话刚落下,就听见纪灵大吼声:“小心!”

    话音落下,只见纪灵伸手把拽住校尉,瞬间将校尉扔在了身后,然后纪灵右手抖,手的三尖两刃刀扬起,又瞬间劈出,只见抹清冷的弧光在夜空划过,巨大的力量从三尖两刃刀上散开来,刀光劈过之处,尖锐的嘶啸声刺耳无比,横空劈下的三尖两刃刀劈在只漆黑弓箭之上,竟然准确无误的将射来的弓箭分为二。

    “哼,暗箭伤人,群见不得光的小贼罢了!”

    纪灵收刀而立,眼喷射出熊熊的怒火,刚刚从营帐穿好衣服的鲍鸿走出营帐,就望见纪灵刀劈出,将弓箭劈成两半,嘴巴张得老大,眼充满了惊讶,此时他才真正见识到了纪灵的厉害,心暗叹纪灵不愧是袁术麾下第大将,同时心也打定主意千万不能惹怒了纪灵,被他刀劈死就不划算了。

    山林,王灿清楚地目睹了纪灵刀将弓箭劈成两半,眼闪过浓浓的忌惮之色。

    “周仓、裴元绍,见识了纪灵的刀法,你们二人可真有把握缠住纪灵?”王灿轻声问道,此时他见识了纪灵的惊艳的刀,终于明白了自己与这些流武将的差距,心那点近战肉搏战无敌的得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余的是浓浓的战意。

    若是暗箭狙杀,出其不意之下,王灿有绝对的把握射杀纪灵。

    但是,处于戒备状态的纪灵是不可能射杀的,武艺到达纪灵这样地步,耳聪目明,对周围的事物都非常敏感,不可能被轻易射杀。

    周仓神色淡然,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道:“纪灵的刀法已经登堂入室,非常不错。但是仅仅是厉害而已,但还不是最恐怖的,当世用刀的高手当,最厉害的还得属刘备的二弟关羽,那人的刀法才是鬼神莫当,无人能敌,当年我和老裴在大贤良师麾下的时候,曾见到关羽出手,那刀法,简直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周仓说话间,又望了站在营寨门口的纪灵眼,自信满满的说道:“纪灵也算厉害的,但是我和老裴联手,绝对能够缠住纪灵,若是他不逃跑,我们两人能够将他生生磨死,只是他若是拼了命要逃跑,我们拿他也没有办法。”

    王灿砸吧砸吧嘴,心阵惊讶,纪灵已经很猛了,关羽居然更加厉害。

    他娘的,看来还得努力练习太平要术的真武秘籍了,不然以后真的是和这些武将动手的勇气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