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收服周仓、裴元绍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疯子,这家伙绝对是疯子!”

    周仓心的震惊不亚于当年跟随张角起兵造反,但是不得不说王灿的话确实有道理,鼎着个黄巾贼的身份想要谋取天下,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因此想要摆脱黄巾这个人人喊打的身份,唯的办法就是投靠朝廷,转换身份,成为朝廷正统,只有这样,才能堂堂正正的不被诸侯随意找到借口讨伐。≧ ≧ .

    裴元绍心同样震惊无比,铜铃般的眼睛圆睁着,充满了错愕。摇了摇被王灿震得阵昏的脑袋,他是在看不懂王灿,不明白眼前的年轻人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个小小的百夫长,竟然想着割据称王,图谋天下。

    “大胆!”

    “实在是大胆!”

    此时还未有十路诸侯讨伐董卓,大汉朝各路诸侯虽然各有心思,然而表面上仍旧是忠于朝廷的,尤其是心里打算着称王称帝的人也只是两个,连枭雄曹操心想的也是建立卫青、霍去病那样不朽的功业,封候拜相,留名青史,还没有狂妄到叫嚣:“若天下无孤,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王灿却是**裸的表露出了野心,图谋天下。

    不过,这的确符合黄巾的宗旨,推翻朝廷,重新整饬天下。

    “呼~~”周仓缓缓地吐出口气,脸上恢复了平静,瞬间又露出不屑的神情,讥讽道:“你不过介百夫长,麾下仅仅七十余人,若是投靠朝廷,恐怕人家连正眼都不会瞧你眼,再说了,汝南城还是龚都、刘辟的天下,轮不到你这个百夫长做主,想要按照心的想法做事情,还得有相应的实力才行。”

    王灿哈哈笑,脸上露出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他目光望向周仓、裴元绍,自信满满的说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这种事情本就是漫漫长路,不可能蹴而就,况且我心早就有了详细的计划,想要谋划汝南不过是反掌之间的事情罢了,至于刘辟、龚都二人,他们这次遇到袁术、鲍鸿大军攻城,汝南城危在旦夕,他们俩人恐怕……嘿嘿,战争,总是有人得利,有人付出代价!”

    周仓神色冷,想到王灿居然主动率领士兵,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你想投靠袁术?,还是鲍鸿?

    王灿摇摇头,道:“投靠袁术,亦或者投靠鲍鸿都是与虎谋皮,讨不到好处。再说了,按照你的说法,我麾下七十余人去投靠袁术,恐怕袁术连正眼都不会瞧我眼,我何必要热脸去贴冷屁股,所谓投靠朝廷,不是这些割据方的诸侯,而是朝廷那位目无王法,行废立之事的董卓,董大魔王。”

    “董卓,你想投董卓?”

    周仓愣,随即笑道:“这还不是个道理,你没有实力,人家怎么会搭理你。”

    王灿笑道:“实力,不是人家给的,而是自己逐渐积累起来的,这次我主动请战,率领麾下七十余士兵攻打袁术,便是这个道理。”

    “七十余人?”

    周仓和裴元绍再次被王灿震晕了,这家伙不仅胆子贼大,而且还不怕死。

    只有七十个士兵,就敢出兵,还真是威猛的!

    “想死也不用这要去死啊!真是憨货。”裴元绍撇撇嘴,嘟囔声。

    王灿笑而不语,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周仓目光陡然凝滞,不知怎么的,他突然觉得王灿肯定有详细的计划,这个不可世的家伙不可能白白去送死。他怔怔的望着王灿,见王灿言不,而是静静的望着他和裴元绍,明白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王灿也不会说了,王灿已经透露出了太多的东西。此时此刻,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

    离开,还是留下!

    周仓相信如果他和裴元绍坚决要离开,王灿也拦不住。

    只是离开之后呢?继续过着似野人般隐居山林的生活?

    周仓的目光转移到裴元绍身上,见裴元绍脸的不在乎,副你做主的模样,便知道这家伙是不打算掺和了,只要他决定留下,裴元绍也会留下来。又瞥了王灿眼,此时王灿面上古井不波,仍是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好似所有的事情都在王灿心般。

    周仓咬咬牙,暗道声拼了。

    死,也不能窝囊的死在山林,堂堂尺男儿,出则建功立业而强社稷,归则马革裹尸以耀家声。老死山林,岂是大丈夫所为,扑通声,周仓单膝跪在地上,抱拳道:“周仓拜见主公!”

    裴元绍见此,也扑通声跪在地上,抱拳道:“裴元绍拜见主公!”

    王灿心长松口气,终于抓住这两个黑大汉了,不过王灿也知道这两人只是暂时跟着他,君择臣,臣亦择君,周仓二人还没有到死心塌地跟着他的地步,不过他不在乎,若是连周仓、裴元绍的心都收不了  ,还谈什么图谋天下。大笑着扶起跪在地上的周仓和裴元绍,高兴道:“好,好,有你们二人相助,大事成矣!”

    周仓嘿嘿笑,心却莫名的阵轻松。

    归顺了王灿,心没有了那种肩负重担的压力,再也不用为麾下二十个人的生计而愁,同时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割据称王,图谋天下,虽然此时王灿还是介百夫长,若是将来王灿迹,他和裴元绍就是第个从龙之臣。

    “兔崽子们,赶紧来拜见主公!”周仓声令下,吃饱之后,坐在地上懒洋洋的群喽啰赶紧站起身来,跪在地上,大声吼道:“拜见主公!”

    声音响彻在山林,栖息在山林的飞鸟被惊得张开翅膀扑腾腾朝远处飞去。

    “起来吧!”王灿神色严肃,大声说道,此时众站在远处的黄巾士兵眼露出浓浓的惊讶之色,尤其是柳成,眼充满了不解以及丝钦佩的神情,长官就是不同,群山贼,居然眨眼间就被收服了。

    王灿眼掠过丝得意,朝周仓吩咐道:“周仓,你这二十人跟着你征战多年,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了,他们跟着你有着深厚的感情,我就不拆散他们了,这二十人依旧归你管制,同时你也不需要听从其他人的命令,直接听命于我。”

    “诺!”周仓心生感激,大声回应道,整人的神情谦恭了许多,身为下属,自然不能似刚才那般随意说话了。

    “好了,不要站着了,坐下说话吧。”

    王灿摆摆手道:“你们的衣服、武器全都破旧不堪,浑身上下也跟乞儿差不多,我让士兵给你们准备些衣服、兵器,重新换套装束,这些衣服穿了多少年了,到处都是补丁,可见日子还真是够苦的。”

    周仓咧开嘴笑,道:“多谢主公!”

    王灿点点头,道:“既然你们跟着我,有些事情先要说清楚,这次攻打袁术、鲍鸿联军的事情,必须慎重,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否则我们旦正面遇到官兵的大军,想要存活下来就有些困难了,因此周仓你和裴元绍定要约束好麾下的人,不能出现政令不通的情况,旦现这种情况,杀无赦!”

    说话间,股阴测测的冷意自王灿身上散出来。

    周仓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他也是知道政令不通的后果的,大声回答道:“主公放心,若是出现这种状况,卑职第个将他的脑袋拧下来。”

    王灿望着周仓脸郑重的神情,脸上掠过丝笑意。

    有这两人做打手,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