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招揽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周仓?”

    王灿心惊,来人居然是关二爷的贴身侍卫周仓,不过眼前的周仓却是衣衫褴褛,髻蓬松,满脸的污渍。小≧说  .王灿心叹,看来这货混的不怎么样,连衣服都没有件完好的,再加上身后紧跟着的十余个衣衫褴褛的小喽啰,真的可以去当丐帮帮主了。

    不待王灿话,被惊醒过来的士兵纷纷举起弓箭,瞄准周仓,准备射箭杀敌。

    王灿站在士兵前方,急忙伸手制止士兵放箭,朝奔驰而来的周仓大吼道:“周仓,老子有话说!”

    周仓身体顿,目光望向王灿:“有什么事情,说吧!”

    虽然经常拦路抢劫,但周仓的原则却是不杀人,只劫货物。因此听见王灿大喊声,他停下来将手的战刀横在胸前,神色凝重,望着王灿目光露出警惕之色,同时伸手制止了身后迅奔跑的小喽啰。

    王灿眼珠子滴溜溜直转,盯着眼前的周仓,露出沉思之色。

    片刻后,王灿道:“周仓,你也是大贤良师麾下的将领,也曾风光过,怎么会落草为寇,靠打劫为生。”

    周仓听见王灿称呼张角为大贤良师,神色松,但瞬间又绷紧了脸,问道:“你是何人?”

    王灿道:“我叫王灿,乃是刘辟、龚都麾下名百夫长。”

    “刘辟、龚都?”周仓嘟囔了两声,道:“你们既然是刘辟、龚都麾下的百夫长,怎么会带着七十余黄巾兵跑到龙山峪来,如今袁术、鲍鸿结盟,起兵攻打汝南,整个汝南城人心惶惶,刘辟、龚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让你们出城,哼,难道你们是官兵扮作的黄巾,专门对付我的。”

    王灿伸手指着周仓,哈哈大笑,不屑道:“周仓,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你觉得和盘踞汝南的刘辟、龚都比起来,你值得官兵专门派出百余人,化装成黄巾士兵路过龙山峪来引诱你们。且不论这些,你们藏匿在山林,鲍鸿、袁术知道吗?恐怕他们根本不知道你们的存在吧!”

    周仓点头道:“嗯,你说的倒是有理。”

    王灿笑道:“事实本是如此,你们半夜出来打劫,还没有吃饭吧,来人,准备食物,让周仓和其他弟兄吃个够。”

    王灿吩咐声,身后的士兵赶忙去准备去了。

    周仓闻言,眼闪过抹感激,又吩咐身旁的士兵声:“去将老裴和躲在山林的弟兄叫出来。”

    说完,周仓转向王灿,有些支支吾吾的道:“王百夫长,这个,这个…嗯,情况是这样的,山林还有十二个兄弟,能不能多准备点吃的,我们这些人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干粮了,全靠山林的些野食充饥,诶,这些都怪袁术、鲍鸿那两个王蛋,搞什么大军讨伐汝南,害得白天的时候我们都不敢出去抢劫,整日呆在山林,都快憋死了。”

    王灿道:“嗯,放心吧,有足够的粮食。”

    顿了顿,王灿又叹息声:“大贤良师起兵反抗朝廷,声势何其浩大,到如今却是…诶,如今的黄巾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管是哪路诸侯,都想着多杀几个黄巾建立战功,或者吞并黄巾,增强自己的实力。”

    周灿点头附和,神色怆然,眼露出丝悲伤之色。

    似汝南龚都、刘辟,黑山军张燕,青州黄巾贼管亥……这些人都是割据方的人物,有着充足的粮食、兵器,而周仓却只能是落草为寇、藏匿山林,整日害怕被官兵现,日子过得艰难困苦,非常困难。

    想想也是,整天窝在山林,到处是蚊子、臭虫,又没有足够的食物,不失落才怪。

    王灿目光落在周仓脸上,沉声道:“周仓,以后有什么打算?”

    “啥打算?”周仓自嘲笑:“除了躲在山林,还能够做什么,我和老裴都是朝廷通缉的对象,旦被人现,就会被朝廷的官兵围剿,再加上如今烽烟四起,连年征战,哪还有我们立足的地方啊!”

    周仓唧吧唧吧嘴,诉说着心的苦闷。

    不过他正说着话,却突然停了下来,目光望向王灿:“怎么,你想让我投靠你?”此时他也反应了过来,虽然王灿是句询问的话,话却有着试探周仓的意思。

    王灿目光清澈,神色诚恳,点头道:“嗯,不错,我正有此意。”

    周仓断然拒绝道:“不可能,我和老裴是不可能投靠你的,就算我们老死山林,也不会跟你们起对抗朝廷。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子也看明白了,不管我们黄巾多么凶猛,声势多么浩大,都是不可能推翻朝廷的,这不仅是那些诸侯们不愿意看到我们成长起来,那些世家大族也不会允许我们成功的。”

    王灿心惊讶,没想到周仓大老黑个,居然心思如此细腻。

    目光重新落在周仓身上,王灿笑道:“你不要忙着拒绝,听我说完之后,再做决定。”

    周仓神色坚定,却点头道:“嗯,你说说看,我倒要听听你这个百夫长有什么见识,老子虽是大老粗,大字不识,却跟着大贤良师见识了世面,如皇甫嵩、卢植、曹操、刘备、袁绍等等,这些人我都是见过的,至于你嘛,嘿嘿,说实话,你到时挺自信的,不过没有相应的能力,自信就成自大了。”

    “周黑子,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急叫我出来。”

    个身高尺,腰磅肩阔,身上肌肉坟起,手持柄狼牙棒的虬髯大汉疾步跑到周仓身前,眼带着丝急色,他目光落在周仓身上,对坐在旁侧的王灿看都不看眼。

    王灿也不以为意,笑问道。“你是裴元绍吧?”

    三国,裴元绍、周仓落草为寇,俩人遇到关羽之后,便同时提出想要成为关羽的家臣,只是当时只有周仓和关羽同行,裴元绍则在山等待。不久后,裴元绍遇见赵云,看上了赵云的胯下坐骑,想要抢夺,却被赵云杀死。

    说起来,裴元绍就是杯具,自家兄弟跟着关二爷走了,留下来看守山寨,却因为看上匹马被赵云杀死了。

    裴元绍闻言,眼闪过抹惊讶,问道:“周黑子,他是?”

    周仓道:“刘辟、龚都麾下的百夫长王灿,他们路过这里被我遇上了,这里有足够的粮食,我们可以饱餐顿了。”

    裴元绍脸色喜,随即暗:“无功不受禄,他无偿给我们食物,恐怕是别有所图吧!”

    周仓点点头:“嗯,你说的倒也不错,这家伙想要收服我们呢。”

    王灿笑着点点头:“不是收服,是招揽。”

    裴元绍冷笑声:“还真是不自量力,就凭他?”裴元绍脸上带着不屑之色,手的狼牙棒砰的声插在地上,溅起地的灰尘,同时周仓手的战刀也刀劈在地上,铿锵声,战刀劈过之处,露出道深深的痕迹。

    王灿冷笑声,这算是下马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