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路遇周仓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汝南城,校场。≯   ≦.1ZW.

    王灿双手背在身后,昂然而立,整个人如同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养兵千日,用兵时。今天,是你们上战场的时候了。”王灿神色严肃,双目如电,扫视着下方的士兵,缓声道:“官兵大军来犯,是奔着汝南城来的,汝南城即将陷入到战火当。不仅是我,还有你们,都将受到官兵的威胁,因此我们要主动出击,主动亮出我们的战刀,保住汝南,打败官兵!”

    士兵们不为所动,眼透出种畏惧的神情。

    官兵围剿黄巾,似乎是天经地义。

    而且官兵来势汹汹,主动出击能打败官兵么?所有的士兵心都没有信心,这次官兵来袭,所有的士兵都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灿握紧拳头,继续喊道:“我知道你们当的很多人不想拼命,很想放下武器,找个平静的地方,找个婆娘,生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官兵会放过你们吗?不会,因为你们是黄巾,你们是反贼,官兵不可能放过你们,同样,官兵也不会放过我,因为我也是反贼。”

    “哈哈……”

    士兵,突然爆出阵阵大笑声,好似王灿跟他们样,他们便非常开心般。

    王灿扫视了士兵眼,继续道:“我们占据汝南,好不容易有了安家的地方。官兵来了,难道我们就要将汝南拱手让给官兵,然后逃窜到山林当,过那种朝不保夕,整天为每餐的食物而担忧的生活吗?我不想过那种日子,我相信你们也不愿意。”

    “战斗。”

    “唯有战斗,我们才能保住汝南!”

    “拼命。”

    “唯有拼命,我们才能衣食无忧!”

    “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除了亮出手的钢刀,别无选择。”

    王灿双眸通红,整个人如同狂的虎豹,大声咆哮,他望着整齐站在队伍的士兵握紧了钢刀,嘴角浮起抹笑容。

    所有的黄巾兵,大多是流民、百姓放下锄头,转身变成的士兵。

    这些人最在乎的是能填饱肚子,有个稳定的居住环境。

    好好过日子,才是黄巾兵最在乎的。

    王灿席话,让所有的士兵为之动容,因为他们不想颠肺流离,不想离开汝南城,所以王灿的话举击了黄巾士兵心的软肋,让他们不得不拿起手的武器去战斗,去捍卫自己的幸福。

    “杀~”王灿仰天大吼,丝飘扬,腰间的战刀铿锵声出鞘,冷冽的战刀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耀眼无比。

    “杀~~”

    “杀~~”

    七十余士兵纷纷扬起战刀,轰然回应,那冲霄而起的声音如炸雷般响彻校场,让正在校场训练的士兵纷纷侧目,眼露出惊讶之色,但是随即又摇摇头,王灿率领士兵攻打官兵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黄巾,所有的士兵钦佩王灿胆气的同时,也暗叹王灿脑袋昏,竟然以卵击石,以七十余士兵攻打来势汹汹的官兵。

    王灿不理会周围士兵的目光,冷声道:“检查弓箭、标枪、干粮是否带齐,准备出。”

    这次,刘辟大出血,将王灿麾下士兵的武器、粮食等全部配备完整。

    弓箭,个士兵百支。

    标枪,个士兵柄。

    干粮,准备了每人六天的食物。

    在这个基本前提下,刘辟还专门派人派人给王灿押送武器、粮食,旦王灿的士兵武器、粮食用完之后,便又有武器、粮食供应。可以说,这次王灿的士兵除了战马之外,所有该有的武器都装备完全了。

    南方缺马,这是不争的事实。

    再者王灿麾下的士兵都是步卒,不善齐射。与其装备战马之后,士兵不伦不类,东倒西歪的没有章法,还不如全都是步兵,王灿还能够做到令行禁止,号令如。

    待所有士兵准备好之后,王灿声令下:“出!”

    哒哒的脚步声响起,股黑色洪流冲出校场,奔驰而去。

    ########

    龙山峪,汝南城前往葛坡的必经之路。

    龙山峪地形复杂,周围山石林立,更有深山老林,猛虎出没。

    月上天,轮残月挂在天空。王灿率领七十余士兵赶到龙山峪,王灿声令下,所有士兵在峪口停歇了下来,开始扎营生火,准备休息。

    王灿坐在篝火旁边,个士兵轻声道:“大人,咱们才七十余人,怎么攻打官兵啊?”

    这士兵正是早晨向王灿劝谏的人,此时经过大半天的行军,部分士兵脑袋也清醒了过来,没有上午被王灿蛊惑时候的热血冲动了,反而是带着丝悔意。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王灿麾下仅仅只有七十余士兵,官兵却有几千人。这么大的差距,让士兵怎么打?这些士兵心打鼓,不知道该怎么办?

    打不过官兵,可以逃窜,还能保住性命。

    可是七十余黄巾贼对战几千官兵,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王灿回头望了士兵眼,道:“我记得你,你就是早上跑到帐篷,劝我让士兵的人,嗯,我记得你的名字叫柳成,是吧?”

    士兵听得王灿知道他的名字,神色喜:“对,卑职正是柳成。”

    王灿点点头,神色冷,喝斥道:“该知道的我会让你们知道,不该知道的你就不要打听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长官的命令只管执行就是了,不该问的不要问,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我们人少,官兵人多,心害怕了是吧?哼,你们那点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怕死,难道我就不怕死,若是没有打败官兵的机会,我会主动请战么?你也是读过书的人,遇到事情多想想,不要净想些没用的东西。”

    听见王灿喝斥自己,柳成心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要做出头鸟了。

    不过他悔恨的心瞬间又被喜悦所替代,正如王灿所说,他们怕死,王灿同样怕死。没有胜利的把握,王灿是不可能主动请战的。他们是小兵,而王灿是百夫长,王灿的身份可比他们这些大头兵精贵多了,既然王灿能够主动请战,那定是有必胜的办法,才会主动请战的。

    念及此处,柳成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笑道:“嘿嘿,卑职错了,卑职这就做事情去了。”

    王灿望着柳成离开,脸上浮起抹笑容,安抚了柳成,相当于安抚了其他的士兵,有了柳成的宣传,散乱的军心该稳定下来了。

    “儿郎们,随我杀啊!”

    寂静的夜晚,突然整大吼声传来。

    王灿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拿起搁置在身旁的战刀和弓箭,王灿飞快的跑出帐篷,此时所有的士兵也纷纷拿起武器跑了出来。王灿看着睡眼惺忪的士兵,眼闪过丝笑容,幸好休息的时候吩咐所有的士兵和衣而睡,同时将兵器放在身旁,否则,刚才的阵大吼声就得让军营大乱。

    “兔崽子们,你家周仓周爷爷来了,赶紧出来受死吧!”

    洪亮浑厚的声音从官道旁边的树林传来,王灿扭头望去,只见个身材高大,黑面虬髯,约莫二十六七的汉子拎着柄大刀,率领着十多个头裹黄巾的小喽啰冲出了树林,直奔王灿士兵驻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