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请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抬起头,望见来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问道:“董校尉,将军有什么事情吗?”

    进来的士兵是刘辟身边的亲兵董方,到王灿这里来过几次。>≥ <.﹤<1ZW.

    董方恭敬道:“将军有要事请大人商议?”

    “嗯,走,去郡守府。”王灿闻言立即起身,同时伸手从腰包里面摸出串五铢钱,递到董方手,道:“点小意思,董校尉拿去和弟兄们买酒喝!”

    这是王灿养成的习惯,只要是刘辟、龚都派遣的人,都会打赏点小钱。

    董方也不推辞,笑着接过了王灿的五铢钱,掂了掂,揣在了腰包。

    董方每次到王灿这里,都会有喝酒钱,这也是董方以及跟在刘辟身边的亲兵愿意来王灿这里通报消息的原因。接过钱后,董方也不矜持了,低声道:“大人,郡守府里面的弟兄传来的消息,好像又有官兵奔着汝南城来了。”

    王灿心惊,脸上却带着笑容,道:“多谢董校尉了!”

    王灿猜的果然没错,消失的官兵不是害怕了刘辟、龚都,而是酝酿着展开更凶猛的攻势。有了上次官兵兵败,这次的攻击绝对不是上次可以比拟的。念及此处,王灿心不由得沉甸甸的,带上了丝忧虑。

    董方见王灿不说话了,多少猜测到了王灿心的点想法。

    不仅王灿,连刘辟、龚都都是心忧虑,何况是王灿!

    当今的世道已经不是张角振臂呼,天下九州三十六方头领纷纷响应,声势浩荡。现在的黄巾不过是群人人喊打的黄巾贼而已。不管是哪路诸侯,都想要击败黄巾建立功勋,或者是收服黄巾壮大自己的势力。

    两人路无话,直奔郡守府而去。

    郡守府内,龚都、刘辟二人神色凝重,面带忧色,时不时长吁短叹声。

    董方和王灿到达郡守府的时候,董方便离开了,王灿站在大厅外,整了整衣衫,才进入客厅。望见坐在大厅上的刘辟、龚都神色抑郁,王灿心更加沉重,看来情况非常糟糕了,朝二人施了礼道:“王灿拜见二位将军!”

    刘辟眼皮抬了抬,没有说话。

    龚都哀叹声,摆摆手道:“自己找个位置坐吧!”

    “诺!”王灿应了声,转身扫了大厅的众人眼,所有的人都面露忧色,纷纷摇头晃脑的叹息,好似世界末日降临般,看来刘辟、龚都已经告诉了官兵将要大举攻城的消息,他的目光在刘利身上停留了下,便又闪开了,刘利好似知道王灿看了他眼,抬起头,目光盯着王灿,嘿嘿冷笑声,眼露出怨毒之色。

    王灿心冷笑,却不搭理刘利,介小丑罢了。

    他走到大厅左侧角落旁,撩衣袍坐了下来,此时依稀有个个百夫长、校尉等进入客厅,这些校尉、百夫长纷纷露出惊讶的神情,显然是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待所有的人到齐之后,刘辟才道:“斥侯传来消息,官兵大举来犯。”

    “官兵?”客厅个百夫长突然站了起来,道:“将军,不就是官兵来犯么?又不是次、两次的事情了,有什么好犹豫的,直接出兵就是了。”

    这人显然不知道确切消息,只以为是普通的官兵围剿黄巾。

    刘辟摇摇头道:“这次不同,率领军队的人是西园校尉之的下军校尉鲍鸿。”

    “鲍鸿?”王灿心阵疑惑,这鲍鸿是什么人物,西园校尉有这号人物么?不过他瞬间便又恢复了过来,三国这样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有大才华、有大才能却又默默无闻的人不是少数。

    任何时代,都不乏默默无闻,却又深具经天纬地之能的人。

    “将军,这鲍鸿是何方人物?”王灿站起身来,恭敬的问道。

    刘辟说道:“说来这鲍鸿也不算什么人物,汉灵帝时曾经担任过屯骑校尉,后来汉灵帝那厮为了镇压黄巾,便设立了西园校尉,而鲍鸿便是西园校尉之,鲍鸿虽是校尉,却名不副实,实属庸才,被黄巾打的节节败退,不敢出战。”

    王灿眉头微皱,既然鲍鸿是庸才,还有什么顾虑的。

    刘辟好似看穿了王灿心的想法,嘿嘿道:“个鲍鸿当然不值得我忧虑,只是这次鲍鸿那厮联合袁术,两家联盟,准备同进攻汝南,这才是本将最担心的事情。尤其是袁术居然派出麾下大将纪灵攻打汝南,此人武勇剽悍,手柄三尖两刃刀厉害无比,就算我和龚黑子联手对战纪灵,都不是他的对手。”

    王灿心沉,却不动声色的问道:“将军,不知袁术、鲍鸿的军队到哪里了?”

    刘辟道:“嗯,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到汝南城东南百余里的葛坡了。”

    “到葛坡了?”王灿思索片刻,目光露出丝坚定地神情,高声道:“将军,卑职请战。”

    “你要请战?”刘辟神色惊讶,整个人身体颤,蓦地站起身来,问道:“你确定,你要带兵前往葛坡?”

    龚都也站起身,脸惊愕的神情:“王灿,你确定要带兵出战?”

    “是的,卑职请兵出战!”

    王灿神色坚定,决绝的说道。这件事情从董方告诉王灿官兵来袭,王灿就已经开始思考请兵出战这件事情了。他想要在黄巾迅站稳脚跟,从介小兵到校尉、将军,进而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必须主动出战,建立战功,机会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创造机会,抓住机遇。

    “好,好,好,王百夫长真人杰也,我老刘佩服。”

    就在众人长大了嘴巴,震惊于王灿主动出战的时候,刘利站出来,大声赞扬,他的脸上带着欣喜的神色,眼珠子直转,望着王灿的眼神似打量个死人般。事实上,大厅所有的将领都不看好王灿,包括龚都、刘辟在内。

    不过刘辟、龚都却佩服王灿的勇气,心对王灿的好感更甚分。

    刘辟目光落在刘利身上,嘿嘿笑,不阴不阳的说道:“刘利,你如此佩服王灿,是不是也打算带兵出战,主动攻打鲍鸿、纪灵啊?”

    刘利惊讶神色怔,随即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末将没有王百夫长的勇气。”

    刘辟脸色沉,冷声呵斥道:“既然不敢出战,就不要那么多废话,退下吧,没让你说话你就不要张嘴,你不说话别人不会把你当做哑巴。”

    刘利讪讪笑,回到坐席上,恶狠狠的瞟了王灿眼,恨不得王灿立即去死。他心里充斥着对王灿的恨意,因为王灿,他被刘辟、龚都喝斥,被军营的将领看不起。

    刘辟目光转向王灿,道:“你要出战,本将也不阻拦,因为主动出战或许还有线生机,粮草、武器、战马本将都会给你补给充足,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嗯,听说你麾下的士兵还没有百人,这样吧,本将破格让你从其他百夫长当挑选精锐士兵,补充到你的士兵当,你看如何?你若是还有其他要求,也并提出来,只要是力所能及的,本将都答应你。”

    王灿感激道:“多谢将军美意,卑职只需要足够的粮食和兵器,挑选士兵就不必了,卑职麾下的士兵磨合了段时间,已经有了定的默契,若是重新挑选士兵加入队伍当,又需要定的时间磨合,反而不美。”

    刘辟笑道:“随你吧,好了,你去准备吧。”

    说话间,刘辟话语带了丝心灰意冷,王灿心摇摇头,未战先怯,不战而自败。他脸严肃,朝刘辟拱手道:“多谢将军,卑职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