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太平要术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半个月的时间,晃而逝。≯>≯  ≦.≦1ZW.

    清晨,金灿灿的阳光透过帐篷的缝隙撒落在地上,熠熠生辉。

    王灿睁开惺忪睡眼,伸手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双眼,起床伸了个懒腰,穿好衣服,便起身洗漱。现在王灿住在军营,因为刘辟、龚都的缘故,单独分配了座帐篷,是属于他办公、居住的地方。

    早饭之后,王灿坐在帐篷,拿着刘辟赏赐的太平要术,仔细的研读起来。

    他现在除了在校场训练士兵,便是呆在帐篷看书。

    自从黄巾大军击败官兵之后,汝南城周围的官兵都消失了踪影,好似害怕了般。王灿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诡异,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刘辟,但终究是人微言轻,王灿的话根本不受刘辟、龚都重视,两个黄巾头领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件事情,然后吩咐王灿加紧练兵,增强自身实力,根本没有相信王灿的话。

    王灿摇摇头,将脑纷繁复杂的念头抛开,专心研读手的太平要术。

    通篇下来,王灿才明白南华仙人有多恐怖,娘的,那老头给张角的太平要术简直就是本百科全书。

    太平要术分为三卷:天地理卷、医卜星象卷、行军布阵卷,囊括了地理学、天学、医学、药学、军事,还有神秘莫测的占卜,简直是牛叉到了极点,哪怕王灿这个现代特种兵有丰富的科学知识都看不太懂,当真玄奇。

    张角得到太平要术,不过研究了明白了些治病救人的药理,凭借着点医术忽悠百姓跟着他起兵造反。而刘辟、龚都更差劲儿,大字不识个,找几个识字的人来颂读太平要术,却遇到几个读书读傻的书呆子,只知道君君臣臣,之乎者之类的东西,使得刘辟、龚都错过了本神书。王灿心嗤笑声,他虽然对天地理、医卜星象不感兴趣,但是行军布阵却是必须要研究的,这是领兵打仗的根本。

    “大人?”

    帐篷外,个士兵轻声喊道。

    “进来!”王灿动不动,仍旧低着头,仔细着案桌上的太平要术。

    “有什么事情么?”王灿感觉到正前方的光线被个阴影挡住了,这才抬起头,随即他便把摊开在桌上的太平要术合上了,不过当书的扉页合上的时候,王灿眼抹惊诧闪而逝,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士兵瞟了案桌上的太平要术眼,眼露出灼热之色,但立即又低下头颅,恭敬道:“大人,事情是这样的,这半个月连续不断的训练,士兵们身体有些吃不消了,非常劳累,想问问是否可以休假日。”

    士兵说话的时候,微微抬头瞥见王灿面沉如水,暗道声情况不妙。

    王灿闻言,嘿嘿冷笑:“你是他们的代表,我是否可以认为你也想休息?”

    士兵连忙摇头:“大人,卑职绝无此意,绝无此意!”

    王灿笑道:“嗯,没有这个想法最好,既然他们这么想休息,你问问哪些人不想参加训练了,让他们直接滚蛋,以后就可以直休息了。”

    士兵嘴巴大张,露出惊讶无比的神情:“大人,卑职有几句话想说,不知该不该说。”

    “有屁就放!”王灿没好气的说道。

    士兵道:“大人身为百夫长,麾下本应该凑足百人,可是百夫长众多,士兵却不够,分到大人麾下的士兵也就七十余人,如今大人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士兵们受不了,恐怕会离开大人,投奔到其他大人的麾下,这样的情况对大人非常不利,还请大人三思。”

    王灿夸奖道:“你倒是懂得许多道理,不简单,不简单。”

    听到王灿夸奖,士兵欢喜道:“卑职曾上过私塾,读过点书,知道点道理。”

    “嗯,读了书,很好,很好!”王灿点点头,满意的笑笑,不过脸色瞬间又垮了下来,沉声道:“你读过书,也明白道理,可你这些都是小聪明,根本没有明白我这样训练士兵的目的。”

    小兵恭敬道:“卑职愚鲁,还请大人示下。”

    王灿右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沉声道:“我要的是悍不畏死的精兵,而不是逃兵,他们若是连这点苦累都受不了,更别说赤着胳膊上阵杀敌了。虽说训练很辛苦,整天汗流浃背,衣衫尽湿,但是得到的收获却是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现在辛苦,是为了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现在流汗,是为了不在战场上流血。你把我的话告诉他们,愿意留下的就留下,想离开的赶早离开,我相信会有人愿意留下的。”

    “是,大人!”士兵神色动容,脸上带着脸的凝重,朝王灿施了礼,然后走了出去。

    待士兵离开之后,王灿打开太平要术,伸手在书的扉页上不停地摩挲着,触摸到了块褶皱凸起的地方。

    有玄机,王灿心动。

    他也是刚刚士兵进来的瞬间,因为士兵站在他面前,遮挡了阳光照射进来的部分光线,而另部分光线照射在书的扉页上,恰好此时王灿又将扉页翻起,对着照射进来的光线,使得扉页物品的阴影被透射了出来。

    幸运的是,王灿眼尖,瞥见了扉页的阴影部分。

    王灿拿起把小刀,挑开了太平要术的扉页。

    扉页是双层夹纸,被挑开之后,夹纸露出绢细薄滑腻的淡黄色丝绸。王灿瞥见,心惊,嘴巴张得老大,猛地抬头望了望帐篷眼,见没有人进来,心长舒口气。他暗骂自己声不够警觉,居然做没有任何的防备,若是此事被人现,书里面夹带的东西恐怕就不是他能拥有的了。

    飞快的收起黄色丝绸,然后走到帐篷门口吩咐士兵守好帐篷,王灿又返回帐篷,拿出黄色丝绸。

    丝绸正上方,绣着五个大字:真武篇秘籍。

    武功秘籍?这是绝世武功的修炼之法?王灿心翻腾起了滔天巨浪,盯着丝绢上的字迹怔怔呆。

    “呼~~~”

    王灿猛地长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丝绢上放,除了‘真武篇秘籍’之外,再没有任何字迹。整个丝绢从上往下,由个个刺绣得非常漂亮的小人组成,这样的小人分成三组,每组九个小人,每个小人都做出不同的姿势,小人的身上又有许多的朱红色的小点,王灿前世学过穴位图,当然明白这些朱红色小点是小人身上的穴位经脉。目光落在第个小人上面,瞟了眼,又继续往下,看完二十七个小人之后,王灿眼带着浓浓的喜悦,这二十七个小人做出的不同姿势定然是修炼的方法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张角、龚都、刘辟,这三人拿着太平要术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南华仙人,有了这样先入为主的想法,都怀着种敬畏的神情去读书,根本不会想到书的扉页还有夹层。

    张角、龚都、刘辟拥有宝山而不知,却让他捡了个大便宜。

    王灿盯着丝绸上的二十七个小人,随即他的脸上又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第组九个小人的姿势还比较靠谱,属于正常的认知范围;第二组九个小人的姿势有些奇特,看上去很诡异;第三组完全出了王灿的认知,每个小人的姿势都非常的困难,而且难以理解。

    王灿摇了摇头,将目光聚集到第组的第个小人上。

    对于他来说,先把第组的小人练成再说。

    王灿仔细的打量着第个小人,将小人做出的姿势牢牢记在脑海,然后才将手的丝绸贴身带着,如此重要的东西,只有贴身放着,他才能安心。

    帐篷外,脚步声急促响起。

    “大人?”个士兵轻声喊道。

    王灿收起摆放在桌上的太平天书,神色恢复平静,道:“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