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升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城南,校场。>≥≥  <.≤1ZW.

    三千余黄巾十兵集合在起,神情激动,兴奋的望向正前方站立的刘辟和龚都。

    论功行赏,这些士兵神情兴奋,激动无比。

    刘辟站在校场搭建的擂台上,对战争立下战功的士兵封赏,虽说封赏的官职不大,得到的赏赐不多,也就是官升级、两级,或是得到匹丝绸、点粮食等等,但是这些黄巾兵个个却是精神抖擞,兴奋不已。

    不为别的,就为能够露次脸,也是好的。

    “王灿,你上擂台来!”

    封赏完毕之后,刘辟合上记录战功的记录薄,目光望向王灿所在的地方,大吼声,眼满是赞赏之意。这次王灿虽说没有斩杀多少官兵,却射杀了官兵将领,这个战功足以让王灿直接成为百夫长,甚至得到更高的官职。

    王灿听到刘辟呼喊,急忙跑到擂台上,眼露出激动之色,躬身道:“拜见将军!”

    “嗯,免礼!”刘辟淡淡的说道。

    王灿站直身体,眼光闪烁,面上全是激动之色。心却不以为然,前世作为特种大队的王牌狙击手,见识的大人物数都数不清楚,个黄巾小将刘辟怎么可能让他如此激动。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穿越的身份只是个小兵,自然要表现出小兵应有的神情,以免刘辟起疑。

    刘辟伸手把握住王灿的手腕,举起道:“这战,全靠王灿,是他射杀了官兵将领,你们说该不该赏?”

    “该赏!”

    “该赏!”

    站在队伍的士兵竭声嘶吼,虽说这些士兵有些眼红王灿风光无限,但是心却认同王灿得到赏赐。毕竟站在校场的人大多是小兵,王灿介小兵能够得到重视和嘉奖,他们若是立了同样的战功,也会得到相应的赏赐。

    刘辟看着众人的神情,满意的点点头,吼道:“王灿射杀官兵将领,赏‘太平要术’,同时官升三级,为百夫长!”

    “什么,太平要术?”

    刘辟说到‘太平要术’四个字,整个校场就躁动了起来。

    太平要术,那可是张角的命根子,众人都知道这是南华仙人传给张角的。那可是仙人传下的神书,刘辟就这么随意的赏赐给王灿了,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龚都站在旁,见到这种情况撇撇嘴,眼闪过道无奈之色。

    张角身死,黄巾各派系将领乱作团,争权夺利,根本没人想到张角留下的太平要术。而刘辟和龚都当时不过是普通小兵,刚好被派去处理张角的后事,才有了太平要术被两人无意现。

    他和刘辟都是大老粗,大字不识个,根本不知道太平要术上记载了什么东西,而且两人还抓过几个识字的士子,让士子分别颂读太平要术的不同内容。通篇颂读下来,颂读的士子不理解书记载的是什么东西,刘辟、龚都二人更是头昏脑胀,不明所以。这件事情俩人从未宣传,只是这次刘辟为了拉拢黄巾士兵,才拿出来赏赐给王灿,做出副千金买马骨的模样。

    因此,才有刘辟拿出太平要术赏赐给王灿,收买人心。

    王灿双目圆睁,眼闪过道异彩。太平要术,那可是南华仙人传给张角老道士的宝贝,望着那蜡黄的书页,王灿心动了。

    他熟知历史,对三国历史非常了解,但是也仅仅限于史书记载。

    似南华这般行踪飘渺的神仙人物,懵懵懂懂,如在云雾,根本不清楚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现在太平要术就在眼前,王灿眼神炙热,迫切的想要知道里面记载的是什么,同时通过太平要术来了解南华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前世是无神论者,可是身死之后竟然诡异的活了过来。

    这已经颠覆了王灿的认知,同时王灿对神秘事物也有了种迫切的渴求。

    王灿双手颤抖,内心兴奋不已,伸手就要接过太平要术。可就在这时,校场传来声大喝:“等等!”只见个黄巾军官站了出来,神色冰冷,双眸如刀般落在王灿的身上,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很是看不起王灿。

    龚都脸色沉,不待刘辟说话,喝斥道:“刘利,你身为百夫长,难道不懂规矩吗?赶紧退下!”

    百夫长刘利拱手道:“将军恕罪,卑职有要事禀告,还请将军见谅。”

    龚都面沉如水,正要训斥刘利,却被刘辟个眼神制止了,刘辟不动声色的收回太平要术,目光转向刘利,呵斥道:“刘利,你身为百夫长,应当知道百夫长乃是军基石,也是士兵表率…嗯,既然有要事禀报,那就说吧,若是有理,本将且饶过你次。若是无理取闹,哼,你可不要怪本将心狠手辣了。”

    王灿心对刘辟闪过抹失望,刘辟用眼神制止龚都,他同样瞅见了。

    奖赏本太平要术,居然耍心机,真当老子不存在啊!

    王灿目光转向百夫长刘利,眼闪过抹厉色,既然你要当出头鸟,就不要怪老子心狠了,他静静的站在刘辟身旁,神色恭敬,脸上古井不波,好似什么都没有生般。

    刘利瞥了王灿眼,对王灿的目光视而不见,恭敬道:“将军,王灿射杀汉军将领,有功当赏,升为百夫长,这件事情兄弟们都认同,卑职心也替王灿感到高兴。但是仅仅是杀死汉军将领就赏赐太平要术,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过了。姑且不论王灿是否真的能力出众,若王灿只是鬼使神差的射出箭,将汉军将领射杀,这样的情况下赏赐太平要术给王灿,岂不是有失公允。”

    刘辟亲眼看见王灿使用弓箭射杀汉将,自然知道王灿箭术凡。

    不过他却没有替王灿辩解,而是淡淡的问道:“那你的意思怎么办?”

    刘利闻言,神色喜,道:“将军,军历来讲究实力为尊,若是王灿实力出众,能压服众人,他得到太平要术,卑职无话可说。若是实力不能压服众人……嘿嘿,他得到太平要术恐怕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屁话多!”

    龚都瞪了刘利眼,瓮声瓮气道:“你直接说该怎么办,不要搞威胁这套,你不过个百夫长,军还轮不到你说这样的话。”

    刘利朝龚都谄媚笑,然后目光转向王灿,神色突然变得冷漠无比,沉声道:“卑职要挑战王灿,若是他战胜卑职,卑职无话可说,也该他得到太平要术。若是卑职打败王灿,太平要术就不能赏给王灿,还请将军斟酌二,赏赐给其他战功显赫的人。”

    说话间,只听见铿锵声,刘利腰间战刀出鞘,直指王灿。

    刘辟点头沉思,良久后,目光落在王灿古井不波的脸上:“王灿,刘利的话你也听见了,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