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力挽狂澜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已经入了秋,天气却还似盛夏般炎热。≧>≥  ﹤.﹤<1﹤Z﹤W﹤.≦

    王灿躺在热气腾腾的大地上,感觉后背好似贴着块烧红的铁板,滚烫无比,身体本能的跃,跳了起来。

    “咦,这是哪里?”

    王灿入眼处,百米开外,群黑压压的士兵手持钢刀、长枪冲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死了么?”王灿望着飞快奔驰,面目狰狞的士兵,怔了怔,眼前的情况实在是太陌生了。他本是西南军区飞鹰特种大队的特种狙击手,接受命令前往缅边境狙杀当地的大毒枭,虽然成功将大毒枭杀死,王灿最终也落入对方的包围之,面对地毯式搜索,王灿没有任何机会逃脱,为此王灿选择了玉石俱焚,用炸弹炸死了自己,也炸死了追上来杀他的敌人。

    自己已经死了,怎么还活着?

    王灿心非常疑惑,想要探个究竟,脑海却没有丝毫的信息。

    “杀!”

    声声呐喊声,嘶吼声从战场上传来,惊醒了沉思的王灿。望见越来越近的士兵,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如同头遇到危险的猎豹般,转身就跑。

    危险,极度危险。

    王灿回头瞥了眼黑压压的人群,头皮阵麻。

    他是特种狙击手,专门负责狙杀敌方主要人员,那都是个个的狙杀,枪爆头,可是此刻面临的是黑压压的片人群,就算他拿着杆狙击枪,从早上狙杀到晚上,也杀不完疯涌上来的士兵。

    几千人的队伍疯涌而来,若是陷入其,绝无生还机会。

    “龚都,你个狗日的,哪里去了,老子都要死了。”

    王灿撒开双腿,极奔跑,越过个头裹黄巾的将领时,突然听见阵咆哮声从旁边传来,眼光转,瞟了旁边也在快奔跑的将领眼。

    “黄巾将领,刘辟!”

    王灿脑海闪过幕幕关于这个身体的记忆,同时龚都、刘辟的信息也浮现出来。龚都、刘辟,跟随张角老道士起兵反抗朝廷的将领,黄巾被朝廷镇压之后,俩人率领黄巾流亡至豫州,占据汝南。

    穿越了?

    王灿心惊,他终于明白过来,他的确是死了,只是灵魂附身到了个刚死的黄巾小兵身上,又重新活了过来。

    这年,平六年。

    成了黄巾贼,也不错,至少活了。

    王灿也不去追究怎么穿越的,总之能够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福。他从小酷爱军史,对历史极其熟悉,尤其是三国、隋唐这样英雄猛将辈出的年代,更是了若指掌,同时又心生敬仰。这样个混乱却又群雄四起的时代,注定是波澜壮阔的时代,令人热血沸腾的时代。

    “呼…呼……”

    阵急促奔跑下来,王灿呼吸显得有些紊乱,气虚喘喘,上气不接下气,大腿也开始打颤,浑身肌肉酸疼,没有了后劲儿。

    “该死,这破烂身体,竟然这么差劲儿。”

    王灿心阵大骂,跑了三百米不到,身体竟然支撑不住了。

    王灿跑不动了,跟在身后的官兵却越来越近,越杀越兴奋,死在官兵手的黄巾贼也越来越多。王灿很清楚旦遭到官兵的围杀,结果肯定被戳成筛子,不可能出现抱头蹲在地上求饶,官兵就放过你命,然后继续追杀前方逃窜的黄巾贼兵的可能。

    他托着疲惫的身体,强打起精神,边跑,边打量身后官兵的情况。

    参与追杀的官兵,为的将领身穿白袍,外衣上罩着件皮甲,手拿着柄长刀,正努力的挥刀劈砍那些被追上的黄巾贼兵。王灿见此情况,咬咬牙,眼露出凶戾的光芒,逃跑是死,拼命也是死,与其被官兵追上后乱枪戳死,还不如主动出击。

    突然瞥见地上散落的武器,王灿双眼亮,眼闪过道异彩。

    长弓,地上散落着柄长弓。

    王灿身为特种狙击手,不仅擅长枪械,弓箭、弓弩等远程攻击武器同样精通。

    对名狙击手来说,把长弓的作用无疑好过柄战刀、杆长枪太多。王灿飞快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弓,以及散落在旁边的弓箭。伸手试了试弓弦,感觉还能够承受弓弦的力量,慧心笑,脸上露出自信无比的笑容。

    手握长弓,王灿捻起支弓箭,搭在弓弦之上。

    “咻~~”

    弓箭应声而出,锋利的箭矢刺破空气,直奔挥刀砍杀黄巾贼兵的白袍将领。

    那白袍将领似乎察觉到了威胁,抬头望,看见锋利的箭矢直射而来,身体猛地侧,想要躲开高前进的弓箭,只是弓箭度太快,白袍将领身体倾斜,仅仅是让弓箭的位置出现了偏差,没有射心脏,而是射在了肩胛骨之上。

    “噗!”

    弓箭威力巨大,裹挟着巨大的力量射入肩胛骨,刺穿了骨头,出清脆的响声。

    “啊~~”

    白袍将领仰天大吼,肩膀处钻心的疼痛使得他整个人如同狂的老虎,凶威赫赫。

    王灿站在远处,神色冷静,眼透出无尽的冷漠,没有射白袍将领的要害部位,王灿没有丝毫的失望,依旧搭弓射箭。

    “咻!”

    “咻!”

    “咻!”

    连续三支弓箭射出,直奔白袍将领身体要害。

    第支弓箭射向面门,第二支射向喉咙,第三支弓箭射向心脏。三支弓箭带着尖锐的嘶啸声,转瞬之间,就接近了白袍将领身前。那白袍将领虎目圆睁,须飘扬,盯着射来的箭矢露出惊恐之色。同时他的头偏,身子闪,躲过了面门上的弓箭,紧接着第二支弓箭也堪堪擦着脖子射过去,白袍将领心闪过抹欢喜,可就在这时第三支弓箭却正心脏,箭穿心。

    王灿冷冷笑,眼没有任何波动,好似早就知道结果般。

    “这些弓箭给你!”不知何时,刘辟站在了王灿身旁,脸微笑。

    王灿点头道:“多谢将军!”

    刘辟笑了笑,扬起手的战刀,神色激动,大吼道:“敌将以死,黄巾儿郎,随我杀!”

    声音浑厚洪亮,回荡在战场之上。那些逃窜的黄巾贼兵,听见刘辟的声音后,纷纷转过身来,朝追赶而来的官兵杀去。

    句‘敌将以死’瞬间激起了所有黄巾士兵的信心,古代两军作战,将领乃是军柱石,旦大将被杀,整个军队顿时军心涣散,没有了战斗力,王灿箭射杀官兵将领,刘辟瞬间抓到了这个反攻的机会,趁势反击。

    黄巾贼气势如虹,根本看不出上刻抱头逃窜,这刻居然冲锋陷阵,悍不畏死。

    反观官兵阵营,白袍将领死,整个军队顿时乱作团,没有了章法。听见刘辟大声吼叫,这些士兵纷纷慌了神,没有了主意,只想着赶紧逃窜。

    时间,刚刚还气势如虹的军队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