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谁都可以欺负

作品:《都市修真妖孽

    “该死的沈化,竟然把纳兰倾城给截走了!”看着沈化的汽车绝尘而去,纳兰信德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不敢阻拦。

    到现在纳兰家还没有人出现,足以证明了如今家主的意思。

    纳兰家的家主现在肯定已经发现了沈家人出现在这里,但没有阻止,想来已经默认了沈化的举动。

    恨恨地咬了咬牙,纳兰信德吼道:“快点,把林然然给我找出来!”

    “是!”纳兰信德身边仅有的两个保镖答应着,快步上了别墅。

    跟纳兰信得猜得没错,此时,坐在燕泽湖岸边幢楼阁之,纳兰家的家主正品着从南方运来的名茶,悠哉悠哉看着波光粼粼的燕泽湖。

    早就有手下人将沈化劫走纳兰今歌跟纳兰倾城的事情汇报了。

    纳兰家主名叫纳兰台,是个五十来岁的年男人,国字脸,下颚上生关撮胡须,死鱼眼,看起来倒是阴谋诡异之辈。

    在他的旁边,个眼泪汪汪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孩正在给他捏腿。

    听完之后,纳兰台哈哈大笑声,脚将小女孩踹倒边:“我本来就是想要把纳兰倾城嫁给沈家的,既然他们把人劫走了,那倒是省了我的事了!”

    随后,弯腰又把惊慌失措的小女孩抓了起来,那只手使劲捏了小女孩的脸颊眼,吩咐道:“立刻通知沈家,就说我们纳兰家的人已经被沈化给带走了,至于他们怎么处理,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是!”纳兰台身后之人答应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小声问道:“家主,那林然然怎么办?纳兰信德似乎……”

    “呵呵,着什么急?”纳兰台斜了自己的手下眼:“通知苏家人,来提人。哦,对了,记得以后不要叫林然然,要叫纳兰然然,哈哈,没想到纳兰达竟然会有这么两个漂亮的女儿。连我看了都眼馋,只要将她们送出去,相信苏家跟沈家可经消停段时间了。”

    “只要给我们个月的时间,我们纳兰家就会彻底翻身!”

    “到时候,看谁才是案板上的鱼肉!”

    纳兰台阴声吩咐着:“但有点儿,纳兰信德那个废物玩可以,但不要太过火了。如果纳兰信德不听的话,给我直接扔出去。哼,反正苏家怪罪起来,把切罪责都推给他!”

    ……

    纳兰今歌的别墅。

    想要找到林然然并不难。

    没过多长时间,纳兰信德的手下就发现了躲藏在厕所里的林然然。

    林然然看到纳兰倾城跟纳兰今歌被抓走了之后,更是惊吓万分。

    但是,她怕纳兰倾城白白出去了,只得颤巍巍拿出手机给叶天打电话。

    这次,手机已经打不通了。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厕所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妈的,贱人,还想躲嘛!”

    纳兰信德的手下直接抓住了林然然,将她拽出了别墅,扔到了纳兰信德的面前。

    看到林然然,纳兰信德虽然恨意凌然,咬牙切齿地吼道:“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

    那两个纳兰信德的手下看到林然然如此国色天香,早就忍耐不住了。

    听到吩咐之后,更是摩拳擦掌,上前就欲将林然然的衣服给扒了。

    就在这时,在他们的身后又传来了两声汽车笛鸣的声音。

    辆黑色的越野车快速冲到了近前。

    车上,下来了个戴着墨镜的年男人。

    年男人下车之后,看了林然然眼,然后走到了纳兰信德面前。

    纳兰信德见到来人,顿时脸的谄媚,“忠叔,您……您怎么来了?”

    忠叔,名叫孙忠,正是纳兰台身边最为得意的保镖。

    这个孙忠几乎与纳兰台形影不离,据说更是超越了天阶的高手。

    虽然纳兰信德姓纳兰,但根本不敢跟这个孙忠有半点儿不敬,更何况如今纳兰信德已经变成了废人。

    “我怎么来了?”孙忠冷笑声,根本没有跟纳兰信德废话的意思:“呵呵,家主从江州带来的人,岂是你能随便碰的?”

    边说着,抬起头来,只是扫了那两个准备扒林然然衣服的人两眼:“怎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那俩人这被孙忠这么盯,立刻吓得扑通声跪倒在地:“我……我们只是听了信德少爷的,不管我们的事,不管我们的事啊!”

    “不管你们的事?”孙忠皱了皱眉头:“既然如此,那你们自残臂吧!”

    上前把拉起林然然,扔到了自己的车上,对纳兰信德警告道:“如果你再胡作非为,休怪家主直接把你赶出纳兰家。”

    说完,根本不理会纳兰信德那怨毒但却不敢爆发的眼神,自顾自坐上了车,扬长而去。

    直到孙忠离开之后,纳兰信德的脖子上青筋暴露。

    沈化无视自己也就罢了,就连纳兰家的人也欺负自己。

    自己就这么窝囊吗?

    “我艹你大爷的,叶天,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纳兰信德心悲愤,但却没有任何办法,见两个手下正战战兢兢盯着自己,似乎纠结着是否该将自己的臂废掉。

    “妈的,废什么废,把自己的手臂留着!”纳兰信德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

    如果这两个手下的手臂再废了,自己就真没有人用了。

    这种时候,只能打肿脸冲胖子了。

    那俩手下闻言,脸色却是愈发难看:“信德少爷,如果……”

    “砰!”

    俩手下刚想说如果旦孙忠知道他们的手臂还在的话,恐怕命就会没了,却被道惊天动地的撞击声给打断了。

    紧接着,就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喊道:“是信义少爷的车!快拦住,那些全是防弹车,已经冲进来了!”

    “靠,怎么回事?信义少爷是不是疯了?怎么开着车横冲直撞啊?”

    “快点通知家主,快点啊!”

    很快,靠近纳兰家前门的大片区域都乱了起来。

    纳兰信德闻言,顿时惊,心憋闷但又忍不住好奇,赶紧吩咐道:“听到没,出事了,你们先把手臂留着,快,我们去看看!”

    这种时候,纳兰信德巴不得纳兰主家出事呢,他都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了。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这次的幸灾乐祸却将他推入了个无底的深渊,永远爬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