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8.但愿你不会后悔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白俊楠面对母亲的责骂,神情不变。

    “白俊楠,若我不答应你,你难道还打算将我送进监狱不成?”张素心张脸已经铁青,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很陌生,心似乎也不明白,手上这些东西竟然是自己亲生儿子收集的。

    白俊楠依旧是淡淡的表情,“妈,我只是想让你早日停手,再这么下去,你就真的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你说的好听,我问你,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之,有几个手是干干净净的,我做的这些又算什么?”

    “你现在只是开始,有些事情旦做了就无法停下,只能越陷越深,妈,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们这个家,你放手吧。”

    张素心冷笑,“你说的好听,说来说去,你就是想要我手的股份,白俊楠,你摸着你的良心问问,你真的有将我当做是你的亲生母亲吗?你爸去世十几年,我含辛茹苦地将你养大,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我就是养条狗,也该对我摇摇尾巴,你又做了什么?收集母亲犯罪的证据,呵呵,你告诉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她是真的气急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啊,从小到大,她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结果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说不寒心是假的。

    白俊楠闭了闭眼,压下心底浮起的疼痛,睁开眼时,眼底已经恢复平静,“您要是觉得不够,还可以打我顿,但是我希望您发泄完之后能将股份转让给我。”

    张素心脸失望地看着儿子,眼底的光渐渐熄灭,她的心很痛,最后,她笑了,“好,你想要股份是吧,我明天就找律师拟定股份转让协议,白俊楠,但愿你不会有后悔的天,这栋房子登记在我的名下,我希望你今晚上就可以离开我家。”说完,她转过头不去看白俊楠。

    白俊楠定定地看着他母亲的侧脸,良久,才哑声开口,“好,我今晚上就会搬出去,妈,你自己个人照顾好自己。”说完,他直接站起来,离开了白家。

    白俊楠没有看见张素心在他开门离开之际留下的泪水,而张素心也没有看到白俊楠通红的眼眶。

    **

    魅色酒吧,傅宸轩找到白俊楠的时候,白俊楠已经喝了不少,傅宸轩皱眉,按住白俊楠要去拿酒瓶子的手,“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接到白俊楠的电话,让他陪他喝酒,听出他的情绪不对劲,他立刻就赶来了,都没让傅书艺知道。

    白俊楠抬头,认出是他,笑了笑,“能有什么事情,我高兴呢,拉你出来庆祝下。”

    傅宸轩眉头皱的更深,“庆祝什么?”

    “当然是庆祝我拿回了属于我的股份啊,从明天开始,公司完全就由我做主了,就连我母亲都无法干涉我的决定,我能按照我的想法将公司发展壮大,这难道不是件应该值得庆祝的事情吗?”

    傅宸轩看着他的样子,他可没有看出点点的高兴,“是应该庆祝。”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傅宸轩坐下来,给酒保打了个手势,酒保给他上了杯苏打水。今晚上白俊楠眼瞅着是要变成个醉鬼了,他还要将这个酒鬼送回去,自然不能喝酒。

    “先跟我说说,股份是怎么回事?”傅宸轩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不然他都无法劝说他。

    白俊楠笑笑,“能有怎么回事,我跟我妈摊牌了,让她交出公司的股份。”

    傅宸轩顿时就明白了,白俊楠手上的那份资料,有部分还是傅宸轩无意发现交给他的,张素心在背后做了什么事情他自然清楚,当他将证据交到白俊楠的手上的时候,就知道后续母子之间定然是有场争执的,只是没想到这场争执来的这样快。

    “宸轩,说起来我还没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将那些东西交给我。”若是直接交给检查机关,那么等待他母亲的就不是交出股份,而是法院的判决了。

    “你要是心里难受就喝吧,喝醉了也没事,我送你回去。”傅宸轩淡淡开口,对于他的道谢不置可否,这人若不是白俊楠的母亲,傅书艺可能的未来婆婆,这档子闲事他是不会管的。

    白俊楠没有再说,端起酒杯饮而尽,他也不想这么逼迫自己的母亲,但是母亲现在做的事情是在犯罪,要是不及时制止,以后等待她的只能是牢狱之灾,他不想眼睁睁看着母亲步入歧途。

    他理解母亲,个女人独自掌管公司,独自支撑家庭的苦,就是因为这样,当初他在察觉母亲的野心时,才会选择退出,可这次,他若是继续退,那不是在帮母亲,而是在害了她,她现在做的件件事,要是让他那几位叔叔知道了,他们可不会给母亲改过自新的机会,与其让公司落入叔叔们的手里,不如给他。

    白俊楠心很清楚,这次的事情已经给了母亲很大的伤害,恐怕现在在母亲心,他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儿狼,是个狼心狗肺的人,大概从今天以后,他母亲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吧。

    他嘴角勾起抹讽刺的笑意,没想到他们母子两个最终会闹到这个地步。

    “宸轩,你说财富与权势真的这么令人着迷吗?”白俊楠哑声问道,眼神迷茫。

    傅宸轩顿,“俗话说人为财死,权势与财富对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白俊楠嗤笑,是啊,他们白家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吗,几个叔叔之间争权夺势,谁都想在公司里占得比重更大些,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为了这些,他们汲汲营营,甚至欺压他们孤儿寡母,而他的母亲呢,从开始的为了护住家产而不得不争,变成了个为了权势不折手断的女人,权势与财富真是害人不浅。

    “俊楠,你想开点,你母亲最终会明白你的苦心的。”傅宸轩劝他。

    白俊楠摇摇头,现在在他母亲的眼里,他就是个为了女人而逼迫自己母亲的不孝子,母子间的隔阂已经产生,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

    “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我并不后悔这么做,只是委屈了书艺,我母亲恐怕连带着对她也会产生很大的意见。”更大的可能,根本不会同意他跟傅书艺在起。

    白俊楠是了解他的母亲的,现在在张素心眼,傅书艺就是导致他们母子不和的罪魁祸首,曾经有多期待他们结婚,现在就有多厌恶。

    白俊楠不出意外地喝醉了,傅宸轩将他送到了他的公寓里,这套公寓是白俊楠早些年买下来的,之前大部分时间也住在了这里,他来过不止次,自然知道房子的密码。

    安顿好白俊楠,傅宸轩并没有立即离开,他在客厅坐了会儿,其实他无法理解张素心的做法,或许跟他的成长环境有关,不管是沈家还是傅家,都是家庭十分和谐的人家,他从小接触的亲情也跟白俊楠的不样。

    傅宸轩看着闹成这样的白家母子,叹息的同时也不禁庆幸自己有用对非常好的父母,给了他足够的理解与支持。

    第二天早,沈清澜起床后就收到了束百合,她挑眉看着儿子,“今天是什么节日?”不是她的生日,也不是母亲节,更不是什么纪念日,这突然送她束花,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在外面惹了什么事情需要我出面帮你摆平?”沈清澜能想到的就是这个。

    傅宸轩好笑,神情略带丝委屈,“妈,难道我就不能是感念你对我的养育之恩所以才买束花来哄你开心?”

    沈清澜看着儿子,似笑非笑,脸的“你觉得我会相信”的神情。

    傅宸轩摸摸鼻子,什么时候他在他母亲这里的形象变得这样差了?眼角余光看见从楼梯上下来的某人,傅宸轩的嘴角扬起,扯出抹灿烂的笑意,揽着他母亲的肩膀,“妈,我爱你,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女人,也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沈清澜呵呵,将鲜花拿过来,虽然不知道这个臭小子在搞什么鬼,不过这鲜花还是不错的。

    傅衡逸刚刚走下楼梯就听见了儿子对老婆的“深情表白”,眼神微冷,尤其是在看到那束鲜花时,眼神更冷了,傅书艺跟在傅衡逸的身后,自然也看到了这幕,扶额,她哥幼不幼稚,这样的把戏从小玩到大,他就不觉得腻味吗?小心等下爸爸背着妈妈收拾他。

    傅宸轩从小就嘴甜,最会哄人,自从看过傅衡逸给沈清澜送鲜花哄得沈清澜高兴之后,他就有样学样,逢年过节的就给沈清澜送鲜花,顺便表个白,而且每次都喜欢当着傅衡逸的面,这挑衅的样子看的傅衡逸手痒痒,没少背着沈清澜收拾他。

    好不容易这几年因为他出国留学,不再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没想到今天早又开始了。

    傅衡逸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将她怀里的花拿过来,“该吃饭了,大早就闻这么浓的花香味,很容易影响胃口。”说着,揽着沈清澜走向了餐厅,全程当傅宸轩是透明的,连个眼角都舍不得给。

    傅宸轩站在原地,傅书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哥,你幼不幼稚。”

    傅宸轩摸摸鼻子,那什么,他是认真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来着,只是可惜家里人都不信他。

    “书艺,你上午有课吗?”傅宸轩想起独自在公寓难过的某人,开口问妹妹。

    “没有,今天的课在下午,怎么了?”就是因为今天上午没课,她昨天晚上才会选择回来的。

    “那你等下去看看俊楠吧,顺便给他带点粥过去。”他早上起来去买花的时候已经让家里的阿姨煮了粥了。

    傅书艺脸担心,“俊楠哥怎么了?”

    “没事儿,昨晚上喝的有点多,担心早上会难受,你给他带点粥,让他吃点。”换做平时,傅宸轩才不会舍得让妹妹去照顾白俊楠呢,这次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吧。

    傅书艺听,也没了吃饭的心情,径直去了厨房,随后就拿着个保温桶走了。

    傅宸轩哼了声,要不要这么猴急。

    白俊楠还在睡呢,听见门铃声,皱着眉头去开门,边走还边揉着额头,他现在的头很痛。

    门外站着的自然是傅书艺,白俊楠怔,“书艺,你怎么过来了?”

    傅书艺脸关心地看着他,“我听我哥说你昨晚上喝醉了,我担心你早上会难受,就给你带了粥过来,你现在是不是头疼?”她有注意到白俊楠揉着额头的手。

    白俊楠侧开身让傅书艺进门,“我没事,等下喝杯蜂蜜水就好。”

    傅书艺已经去了厨房,再出来时不仅给白俊楠准备了蜂蜜水,还给他将粥装在了碗里。

    “俊楠哥,你先进去洗漱,再出来吃饭。”傅书艺边将东西放在餐桌上,边对站在边的白俊楠说道。

    白俊楠静静地看着她,听了她的话没有动,傅书艺回头,疑惑地看向他,白俊楠上前,直接将傅书艺抱在了怀里。

    傅书艺由他抱着,甚至还伸手回抱着他的腰,虽然白俊楠什么都没说,但她能感受得到他心情不好,来的路上她已经将白俊楠会喝醉的原因想了个遍,十有九还是跟昨天他母亲来找自己的事情有关,心也隐隐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她就不会将事情告诉他了。

    “俊楠哥,我会直在这里。”傅书艺轻轻说了句,白俊楠嗯了声,将她抱得更紧。

    良久,白俊楠才放开她去了浴室洗漱,出来时傅书艺就坐在餐桌边,等着他起吃饭呢。

    “你早上没吃?”

    傅书艺笑眯眯,“我想跟你起吃啊。”她是这样想的,当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人陪着起吃饭总比单独吃好,起码有伴啊。

    白俊楠眼底慢慢浮起丝丝笑意,其实,这样也很好,起码她还在。

    ------题外话------

    有人说大白心太狠,这样对自己的母亲,不配为人子,但是我想说,大白这样做其实也有苦衷在里面,当个人沉迷权势,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好言好语的相劝已经失去了作用,大白要是不采取强硬手段,是绝对不能阻止他的母亲的,没有得到过权势的人或许不明白,但是得到又失去,这滋味不是般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