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6.意外之人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势必是瞒不住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毕竟新闻上都已经报道了,不过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知道几个孩子都平安无事之后,沈清澜和傅衡逸就不过问具体细节了。

    病房里,医生给傅宸轩仔细检查了边,“会有恶心头晕等症状吗?”

    傅宸轩摇头,他现在好得很。

    “那就没事了,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淡漠地说道。

    顾青竹看着医生,“不是说要住院观察两天吗,现在才天。”她觉得还是多住天比较好,万有事也方便。

    医生回视着他,眸光淡漠,“已经没事了就早点出院,给其他人腾位置。”说完就离开了。

    顾青竹:……这位医生的脾气好大。

    “青竹,你帮我去办下出院手续。”

    顾青竹点点头,“那你在这里等着我,不要乱跑。”

    傅宸轩失笑,他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还乱跑。等顾青竹出去之后,傅宸轩看向看了旁瘫在沙发上的傅书艺,“昨晚被吓到了?”

    傅书艺摆手,“我胆子哪有那么小,这可比看电影刺激多了。”

    傅宸轩看着心大的妹妹,失笑,“没吓到就好。”

    “哥,刚才妈打过电话了,让我们午回家吃饭。”

    傅宸轩知道,沈清澜肯定是担心他们的,点点头,“嗯,等下起回家。”

    傅书艺嗯了声,打了个哈欠,昨晚上她几乎夜没睡,直在担心自家哥哥,现在开始犯困了。

    顾青竹很快就回来了,三人开着傅书艺的车回家,傅宸轩的那辆路虎算是彻底报废了。

    今天不仅沈清澜在家,就连傅衡逸也在家,想必是特意等他们呢。

    “爸妈,我们回来了。”傅书艺像是只小蝴蝶,刚停车就飞奔下去了。

    沈清澜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打量了圈,傅书艺是毫发无伤,顾青竹额头上有轻微的擦伤,三人就傅宸轩看着狼狈些,不过也没大事,沈清澜顿时就放心了,笑着开口,“饭菜已经做好了,先吃饭吧。”

    “吃饭吃饭,我都饿死了,我现在是又饿又困,等下我吃完饭就要去睡觉,谁也不许拦我。”傅书艺叽叽喳喳,奔向了餐桌。

    直到吃完饭,傅衡逸和沈清澜都没有开口问昨晚的事情,与平时无异,顾青竹心原本还有丝忐忑的,毕竟这件事是因她而起,却没想到沈清澜竟然句话都没说,这让她心越发愧疚的同时也有感动。

    “你们昨晚上肯定都没好好休息,先上去休息吧。”吃完饭,沈清澜温声开口,催促几人去休息,而她则是直接跟着傅衡逸出门了,下午她要陪傅衡逸参加个活动。

    第二天早,顾青竹醒来的时候傅宸轩已经起床了,穿好衣服下楼,傅宸轩正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早餐,“既然起来了就先吃饭吧。”

    顾青竹走过去,帮着傅宸轩起将早餐放好,“宸轩,我想去监狱里看看那个人。”

    傅宸轩抬头看她,“好,我跟你起去。”“那个人”指的是谁,二人心知肚明。

    大当家是死刑犯,要探视没有那么容易,不过顾青竹给刘队打过电话,已经获得了批准,所以很顺利地见到了人。

    傅宸轩等在监狱外面,并没有进去。

    大当家见到顾青竹很意外,“没想到第个来看我的人是你,你是知道我要死了,所以来见我最后面?”

    顾青竹神情平静,大当家的表情比她还平静,明明是仇人,但二人之间没有任何的暗流涌动。

    “看你的精神似乎不错。”顾青竹淡淡开口。

    大当家嘴角微微上扬,很浅的弧度,“需要我说声感谢吗?”

    顾青竹沉默,若是大当家用愤怒或者仇恨的眼神看她,她都可以理解,可像现在这样的平静,反倒是不在她的预料之。

    “宋冰。”大当家叫了声她的名字,又顿住,“这应该不是你的真名,能告诉我你的真名是什么吗?”

    “顾青竹,我的名字。”

    “顾青竹。”大当家嘴里轻声念着这个名字,笑了,“比宋冰好听。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你会是那个背叛者,可是,但我得知你是卧底的时候,心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很矛盾,是不是?”

    顾青竹抿唇,静静地看着他,她也不清楚自己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经历过那天晚上的事情,她来了,遵从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其实我怀疑过你。”大当家似乎并不在意顾青竹是否在听,顾自说道。“在上次的交易失败后,我曾怀疑过你的身份,只是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闪过就消失了,曾经多次救过我的命的你怎么可能会是卧底呢?”可就是这种不可能,偏偏成了现实。

    “救你是为了取得你的信任。”顾青竹哑声开口。

    “宋……顾青竹,你还真是诚实。我当初欣赏的就是你这份诚实,还有不怕死,才会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而你,也确实从未让我失望。”起码在最后次交易前,她从未让他失望过。

    “你是个极优秀的女人,不管在哪里,你都会做得很好,我其实很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做卧底?”毕竟,卧底的工作危险系数太高。

    顾青竹没有隐瞒,“我父亲是军人,在次围剿D犯的过程牺牲了!而杀他的人就是前任二当家。”

    大当家顿时就明白了,笑了笑,“那这样看来,我栽得不冤。”

    “谢谢你能来见我最后面。”大当家说道。他这生,钱、权势、地位都拥有过,也算不亏了。

    顾青竹眼神幽幽,“不恨我?”她毁了他生的心血,其实认真算起来,大当家对她是真的很信任,想当初刚刚潜入进去的时候,很多人都对她心生不满,如果不是大当家力排众议,她也无法取得那样的地位,对于这样的背叛者,她想,换做任何个人都会恨之入骨吧。

    大当家似乎笑了笑,“或许有过,不过人生嘛,就是场赌博,赢了,荣华富贵,输了,贱命条,我栽在你手上,只能说我还不够小心,在这次赌局,我输了,仅此而已。”

    顾青竹从来都知道,大当家是个谨慎又有能力的人,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警方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若是生在乱世,像大当家这样有野心也不缺胆量的人,势必会成为方枭雄,只可惜,他的野心与智慧用错了地方。

    “顾青竹,这应该是我们今生最后次见面,作为曾经并肩作战……或许这样的形容不太准确,你姑且这么听吧,作为曾经的伙伴,祝你余生平安喜乐。”

    顾青竹眼神终于变了,或许是没有想到大当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的眼底有些愣怔。

    顾青竹站起来,“时间到了,我该走了,你……再见。”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她这次本是想将他妻子的死讯告诉他的,只是忽然改变了主意。

    顾青竹走出监狱的大门,看着等在门口的那道挺拔的身影,眼底的幽光渐渐被暖意代替,她走过去,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傅宸轩侧头看了她眼,眼是如往常的温柔,“走吧。”

    **

    傅书艺看着眼前的女人,眼底有些疑惑,“请问是你找我吗?”她刚刚听室友说楼下有人找她,是个年女人,但是眼前的女人她并不认识。

    张素心上下打量了眼傅书艺,确实是个美人胚子,气质也好,加上她的出身,总而言之,她儿子的眼光不错。

    “你就是书艺吧,我是白俊楠的母亲。”张素心笑眯眯。

    傅书艺愣,没想到对方的身份竟然是白俊楠的母亲,“阿姨,你好。”

    “你好,有时间吗?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傅书艺点点头,“学校对面有家咖啡厅环境不错,阿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去那里吧。”

    “好,就去那里。”张素心脸上依旧笑眯眯的。

    去的路上,傅书艺余光看着身边的人,心猜不透她找自己的目的,难道是觉得她配不上白俊楠,所以想来找她谈谈,让他们分手?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桥段的吗?

    这么想着,傅书艺的心顿时觉得不舒服了。

    “阿姨,您喝点什么?”

    “拿铁。”张素心说道。

    “那就杯拿铁,杯焦糖玛奇朵。”

    等待咖啡上来的过程,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张素心直在打量着傅书艺,傅书艺有些不自在,这种感觉就像自己是件待价而沽的商品,眼前的人要不是白俊楠的母亲,她早就开口了,可现在搞不清对方找自己的目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张素心先开的口,“书艺,你跟俊楠在起多久了?”

    “半年了。”傅书艺说道。

    “都半年了啊,那你觉得俊楠怎么样?”张素心依旧笑眯眯的。

    傅书艺微微歪着脑袋,似乎对她这话不是很明白,“阿姨,您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你跟俊楠在起都已经半年了,对彼此应该也有了了解,你觉得我儿子怎么样?”

    “俊楠哥很好啊。”

    “那是怎么样的个好法呢?”张素心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傅书艺似乎有些明白了她的意思,看来并不是来拆散她的,顿时就放心了,“俊楠哥很关心我,对我也很好,是个十佳好男友。”嗯,这个评价够高了吧。

    “能看的出,你们两个的感情很好,俊楠也时常在我的面前夸你,说你温柔善良又善解人意,是个十分聪慧的姑娘。”

    傅书艺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心也惊讶没想到白俊楠在他母亲面前竟然是这么说她的。

    这些话自然不是白俊楠说的,而是张素心自己说的,白俊楠在她面前很少提起傅书艺,更不要说带傅书艺回家给她看看了,就是因为这样,张素心才会瞒着儿子来找傅书艺,见了之后,对这个姑娘十分满意,长得好看,脾气看着也很温和,身上也没看出大小姐的高傲。

    “书艺,你看你跟俊楠也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了,我跟你的父母都没见过,什么时候我们两家人约出来起吃个饭吧。”

    傅书艺愣,这是要双方家长见面的节奏?这样的转折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那接下来不会就是让她跟俊楠哥结婚吧?

    傅书艺猜的没错,张素心还真的就是这个意思。她跟着群姐妹去欧洲游,这走就是两个月,回来后,公司被儿子打理的井井有条,不仅如此,跟冯氏合作的项目也进行地十分顺利,让白俊楠彻底在公司站稳了脚跟,作为母亲,看到儿子这么能干,自然是高兴的,可在高兴的同时,她也十分矛盾,因为儿子已经不止次地提出想要她手里那部分属于他的股份。

    理智告诉张素心应该将股份交给儿子,毕竟这是丈夫留给儿子的,可是在董事长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突然让她放权,张素心的心总有些不得劲儿,这不,就想到了先让儿子跟傅家的千金结婚的主意,这傅家是名门望族,傅家女儿的婚事自然也不会随便,要是两家人真的要准备婚礼,起码要准备半年以上,这样来,儿子的注意力必然要转移到婚礼上面,股份的事情就可以暂时放在边。

    她是这样想的,只是这件事跟儿子提,儿子就用其他的话题岔过去,根本不接茬,她也是没办法才想着从傅书艺这边下手。

    傅书艺听着张素心说着结婚的好处,以及婚后他们该会多么多么幸福,对于她描绘的生活,非但没有向往,反而生出了抗拒。

    她是喜欢白俊楠的,说爱他都不为过,她也很享受跟白俊楠恋爱的过程,可是这不代表她就想马上嫁给白俊楠。婚姻对于她来说是件十分遥远的事情,更何况她现在还在念研究生。

    “阿姨,结婚这件事我跟俊楠哥暂时还没想过,我现在还在念书呢。”即便是要结婚,那也要等到她毕业,而且她还有出国进修的计划。

    她对未来有个很好的规划,在这个规划里,曾经没有白俊楠,现在加上去了,可这个时间也是几年之后,她念完研究生也才二十四岁,她想再出国进修三年,这件事也是跟白俊楠说过的,他也同意了,并且十分支持她,现在他的母亲却让他们现在结婚,不知为何,傅书艺心很不舒服。

    “结婚了也可以继续念书啊,念书是件好事,阿姨并不会反对,你想念多久都可以。”张素心觉得这并不是问题。

    傅书艺神情僵硬,她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阿姨,我想先专心念书。”

    张素心顿,探究地看着她,“书艺啊,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你心要是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对阿姨说。”

    傅书艺摇头,“阿姨,我是觉得我还年轻,结婚这件事对我来说太早了,我暂时还没这方面的打算,而且这件事我跟俊楠哥也商量过,他是支持我的。”

    张素心眼神微变,这是拿她儿子来压她?看来这个姑娘并不像她看起来那样温和没脾气。也是,傅家的千金怎么也不该是个没有主见的人,只是太过有主见也不是好事。

    张素心皱眉,按下心的不满,笑着说道,“书艺,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是阿姨心急了,唉,你是不知道,自从俊楠的爸爸去世以后,我们家里有多冷清,知道俊楠找了女朋友,我高兴极了,就想着家里能人多热闹点,希望你能不怪阿姨心急。”

    人家都这么说了,傅书艺还能说什么,只好说道,“阿姨,我理解的。”

    “你理解就好,理解就好,结婚这件事我们暂时就先不提了,年轻人嘛,都喜欢恋爱的过程,不想被过早地束缚了,之前是阿姨考虑不周了,时间不早了,等下我还要赶回公司参加个会议,就先走了,改天跟俊楠起回家吃饭昂。”

    傅书艺应了声好,等人走了,她才慢腾腾地往学校走去,脑想的都是今天见到张素心的情形。

    晚上,傅书艺回家了,沈清澜见到女儿回来,还有些意外,“今天怎么回来了?”

    “想妈妈了就回来了呗。”傅书艺腻在她的身边撒娇。

    “遇上什么难题了,跟妈妈说说。”沈清澜眼就看出了女儿有心事,傅书艺在她面前是个藏不住心事的。

    傅书艺没有隐瞒,将事情五十地说了,“妈妈,你说我这么做是不是做错了?”那毕竟是白俊楠的母亲,自己是不是应该更委婉点,而不是那么直白的拒绝。

    沈清澜微微凝眸,自从女儿跟白俊楠交往之后,她也去了解了下白家的情况,后面也会时不时关注下,对于张素心此举倒是能猜出两分的用意。

    “书艺,你今天做的很好,做人就是要诚实,你将心的想法告诉对方,总比欺骗好,我想白俊楠也会理解你。”

    而此时的白家,张素心与儿子却爆发了场前所未有的矛盾。

    ------题外话------

    昨天参加闺蜜的婚礼,直忙到晚上十点才回到家里,累了天实在是提不起精力码字了,今天只能迟更了,抱歉各位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