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0.被发现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他看了眼地上的两人,脸色冰寒,这件事没完。傅书艺已经晕过去了,能坚持这么久已经是她意志力坚定了。

    白俊楠慌了,连忙将人送到医院。

    幸好傅书艺喝的那杯酒含有的是安眠药的成分,虽然也含有催情剂的成分,但是量很少,医生给用了药物之后就控制住了,倒是她手上的伤口很深。

    白俊楠看着她手上和腿上的绷带,眼底寒意吓人。

    傅书艺受伤的事情根本瞒不住,白俊楠也没打算隐瞒,在去医院的路上就给傅宸轩打了电话。

    傅宸轩今天刚好在公司加班,还没回家呢,接到电话就赶去了医院,看着病床上的妹妹,脸色那叫个难看。

    李志深也被送到了这家医院,现在正在抢救呢,要不是理智束缚着他,恐怕他会闯进手术室将人给结果了。

    傅书艺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刚醒来就对上了自家大哥冷冰冰的眼神,心虚,“哥。”

    傅宸轩见她醒来了,脸色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难看了些,冷哼声。

    傅书艺心越发虚了,环顾了周,想找白俊楠,结果病房里根本没有别人。

    看出了她的意图,傅宸轩冷声开口,“白俊楠被我打发出去买饭了。”

    “哥,你别生气。”傅书艺小声说道,语气那叫个心虚。

    她不说还好,说傅宸轩就炸了,蹭的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叉腰,“傅书艺,我有没有提醒过你,离那个什么陆萌远点?”

    傅书艺点头。

    “你是猪吗,明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你竟然还敢人家出去,甚至还蠢得去喝人家给的东西,傅书艺,猪都比你聪明。”傅宸轩担心了个晚上,也生气了个晚上,到现在怒气都没消。

    傅书艺安静地听着,个字都不敢反驳,这次她是真的知道了,等到傅宸轩都说完了,她才小声说道,“哥哥,我知道错了,我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心狠,真的敢这么做。”原本她以为陆萌只是爱慕虚荣、拜金了些,没想到这人的心是黑的,她自己就是女孩子,明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个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傅宸轩看着妹妹可怜兮兮的模样,尽管怒气未消,却也不忍心再跟她发火,自己站在哪里生闷气。

    傅书艺伸手,拉着他的衣角,“哥哥,不要生气好不好,我最怕你生气了。”

    “你要是不想我生气,就长点心眼。”傅宸轩没好气,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书艺,昨天晚上哥哥夜没睡,直在想个问题,是不是我们将你保护地太好了,才会让你对这个世界存在误解。”

    傅书艺怔,“哥哥?”

    “书艺,这个世界不是美好的,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这句话,不是句空话,曾经我直觉得有爸妈还有我在,总能护你生平安,你即便是单纯些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我知道,我们都错了,要是从小我们就培养你的安全意识,让你对人多些防备,或许根本不会发生昨晚上那样的事情。”

    虽说即便是傅书艺真的将人给结果了,他也有办法将事情给摆平,可是万呢?万陆萌下的药剂量再多些,傅书艺完全没有了抵抗能力,那么事情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哥,是我错了,是我将人想的简单了。”她没想过人性之恶可以恶到什么样的地步,这次的事情也算是给了她个深深的教训。

    “哥,那人怎么样了?没死吧?”傅书艺忐忑,昨晚情急之下,她出手根本没有分寸,她只看到李志深身下全是血,走到时候躺在地上哼哼,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命大,活着呢,书艺,你记住了,人是陆萌伤的,你是阻止了陆萌的行为,才被误伤。”傅宸轩严肃了表情,警察已经来过了,只是因为傅书艺还在昏迷着,所以又走了。

    “可是……”傅书艺神情犹豫。

    “没有可是,事情的真相就是我说的那样,你给我记清楚了,之后警察问起也要这么说。”傅宸轩将与白俊楠商量好的说辞跟妹妹讲清楚了。

    虽然即便承认人是她伤的,她在那样的情况下也属于正当防卫,可他不想让傅书艺背上伤人的罪名,万有人追根究底,问她伤人的原因,对她的名声有损,最重要的是,陆萌这个帮凶绝对不能轻易逃脱了。

    别说他心狠,那两人胆敢算计伤害他妹妹,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傅书艺沉默着,她现在脑子有些混乱,她知道哥哥和白俊楠是为了帮她,而陆萌做的事情也很缺德,但是将自己的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这与她从小接受的教育不相符。

    “书艺,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你生活在象牙塔里,不代表你永远要做朵温室里的花朵,人的底线和原则要有,却不能毫无脾气,懂?”傅宸轩定定地看着妹妹的眼睛,不允许她逃避。

    “哥哥,我没打算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只是想知道陆萌最后会怎么样?”

    “她怎么样跟你没有关系,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接个电话。”他口袋里的手机直在振动。

    傅书艺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电话是顾青竹打来的,询问傅书艺的情况,“已经醒来了,不过这件事是瞒不住家里的,我爸妈迟早会知道。”实际上,傅衡逸和沈清澜已经知道了傅书艺住院的事情,正在赶来的路上呢。

    “叔叔阿姨知道了也好,对方怎么说?”顾青竹比较关心这个,她跟傅宸轩的意见致,这件事傅书艺只能是被误伤的那个。

    “等下我会去看看那位李家的公子。”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傅宸轩现在对李志深,说是恨得咬牙切齿都不为过。

    他看过医生给傅书艺换药,手心和大腿上被缝了十几针,手心的伤口甚至要留疤,傅书艺从小娇生惯养的,几时吃过这样的苦。

    “你悠着点。”顾青竹提醒他。

    “放心,我有分寸,不过我今天没办法过来看你了。”傅宸轩十分抱歉。

    “我这里不用你操心,有阿姨呢,而且我的腿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跟顾青竹聊了没两句就结束了通话,傅宸轩直接去了楼下,李志深就住在楼下的病房。

    李志深受了重伤,傅书艺的那下,直接将他的命根子给切断了半,以后他都不能称之为正常的男人,加上白俊楠最后的那几下,他半条命都丢了。

    傅宸轩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倒是很满意,起码以后他不能祸害人家姑娘了。

    李志深的病房里有人,是他的父母,他是李家最小的儿子,父母从小就溺爱,结果养成了他无法无天的性子。

    这次儿子出了这样的事情,做父母的生吞了陆萌的心都有。是的,李志深对外的说法都是伤他的人是陆萌,傅书艺为了阻止陆萌被误伤,就是他的父母都不知道真相。

    傅宸轩走进病房,李志深看见他,脸色顿时就白了,昨天半夜,这个男人硬生生将他弄醒了,跟他“好好”地交流了番。

    李志深的父母不认识傅宸轩,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也不像儿子教的那些狐朋狗友,疑惑地看向傅宸轩,“你是哪位?”

    问话的是李志深的母亲,语气算不上好,实在是自己的儿子被伤成这样,她的心情好不起来,这等于是绝后了。她没去生撕了陆萌已经算是克制了。

    傅宸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眼神落在李志深的身上,轻飘飘的,却让李志深心的恐惧更深,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对父母说道,“爸妈,他是来找我的,我跟他有些话想说,你们先出去行吗?”

    李母皱眉,“你现在伤成这样,有什么不能以后再说!”

    李志深在傅宸轩的面前是怂,可面对自己的母亲,那脾气可不小,“你哪来的废话,让你出去就出去。”

    李母脸落下来,就要数落儿子,在外人面前这么不给她做妈妈的面子,太不像话了,可是想到儿子刚刚遭了这么大的罪,又实在是不舍得责怪,拉着黑着脸的老公走了。

    病房里,李志深战战兢兢地看着傅宸轩,“傅少,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要求跟警察说了,这件事跟傅小姐点关系都没有。”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傅宸轩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陆萌进去了那叫活该,可眼前这人却是始作俑者。

    李志深为何会与傅书艺有交集的原委他已经搞清楚了,甚至知道了陆萌会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因为知道了,更觉得陆萌该死。

    听到这话的李志深心颤,脸色更白了,“傅少,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打傅小姐的主意了,我见着她就绕道走,等我身体好点了,我亲自到傅小姐跟前请罪。”

    李志深是个无法无天的,平日里那些肮脏事没少做,反正有父母替他摆平,就是这样的人,更明白权势的重要性,得罪了傅家这样的家庭,他只求能尽快取得傅家的原谅,不然等着他的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敢想象。

    “傅少,这件事我也是被陆萌给算计了,我要是早点知道傅小姐的身份,我定不会将主意打到她的身上,对,切都是陆萌这个贱女人设计的,我也是受害者啊傅少。”李志深说的是涕泗横流。

    傅宸轩皱眉,眼底满是嫌弃,这样的人简直就是社会的败类,他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李志深不是第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只是以往他找的都是些普通人家的女儿,那些姑娘有些胆子小,不敢声张的,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有些个会闹的,他父母暗地里帮他摆平了,正是因为这样,他的胆子才会越来越大,就这样的人渣,轻易放过了岂不是对不起书艺遭的罪。

    傅宸轩不说话,李志深心的恐惧更深,挣扎着从床上爬下来,扑通声跪在了傅宸轩的面前,“傅少,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保证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他想伸手抱住傅宸轩的大腿,只是被傅宸轩的眼神盯着,那双手僵在半空,动不敢动,只能干巴巴地说道,“傅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求你放过我。”

    傅宸轩轻笑,“我想要你的命,你给吗?”

    李志深脸上最后丝血色退的干干净净,抖着身子看着傅宸轩,眼神惊恐。

    傅宸轩继续笑,“看把你给吓得,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做什么都要讲究个尊法、守法。”

    李志深听了这话,可不敢放松,眼前的男人太可怕,他都要哭了,“傅少,你就说想要我怎么做。”他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折磨,早知道傅家人这么可怕,昨天晚上就是打死他,他都不敢对傅书艺下手。

    “陆萌丧心病狂想要杀你,你就这么轻易放了她?”傅宸轩别有深意地说了句。

    “她没想杀……”李志深下意识地说道,说了半句,反应过来傅宸轩是什么意思,惊惧地看着他,大概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下子跌坐在了地上,牵扯到身上的伤口,疼的他惨叫声,却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傅宸轩看着他,似笑非笑。

    李志深立刻说道,“对,她就是丧心病狂想杀我了,要不傅小姐阻止,我现在指不定就被她杀了,我要告她,我要让她坐牢。”

    傅宸轩十分满意,站起身,“做错事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我们都是守法的好公民。”

    李志深目送他离开,心冰凉,现在是陆萌,接下来是不是就该轮到他了?他不认为傅家会这样放过他。可就算是知道傅家不会轻易放过他,他也不敢将真相说出来,要是乖乖听话,或许傅家还会手下留情呢?

    傅宸轩走出病房后打了个电话,“我要李家所有的资料,尤其是那个李志深过去几年做的混账事的证据,然后将这些证据交给被害者的家属,让他们起诉。”

    电话那端的人说了句什么,傅宸轩脸色微黑,“我什么少过你钱吗?等下我就将定金打给你,做事情干净点,不要让人知道是我授意的。”

    挂了电话,傅宸轩嘴角轻勾,伤害了他妹妹,哪里有不用付出代价的道理。他这么做,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

    白俊楠出去给傅书艺买吃的,回来时病房里只有傅书艺个人,“书艺,你哥呢?”

    “我哥出去接电话了,你没看到吗?”

    白俊楠摇头,“估计是错开了,先不管他,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傅书艺摇头,她现在哪里有胃口,只要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就后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白俊楠眼就能看出她在想什么,将饭菜放在边,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书艺,看着我。”

    傅书艺看着他的眼睛,“俊楠哥。”

    “书艺,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不愿意将人想的太坏,更不会想到陆萌竟然会这么对你,这才着了人家的道,昨晚上的事情不是你的错,你也不要觉得我们这么做有什么愧疚,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两个设计你的,让他们付出代价是应该的。”他担心傅书艺会因为他们让陆萌担责而愧疚。

    “俊楠哥,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蠢,明知道人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还傻乎乎地跟人家出去玩儿?”傅书艺情绪有些低落,她直在想傅宸轩刚刚说的话,就连她都觉得自己蠢透了。

    白俊楠温和地笑笑,“傻瓜,都说了这些不是你的错。”傅书艺到底经历地太少,又被家人保护的太好,不明白人心险恶。

    “俊楠哥,你说人心为什么会这样复杂呢,我自认平时对陆萌也很不错,上次也是我帮她解围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仅仅是因为我的生活比她优渥吗?出生不是我能选择的。”

    “书艺,出生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但是人生的路怎么走却是自己选择的,你做的没错,错的是人心,陆萌太贪婪,她不满足自己的生活,却又不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总想着不劳而获,这样的人注定心态不稳,旦发生点什么就容易性格扭曲,从而做出些疯狂的事情,你不必为这样的人困扰。”

    傅书艺低着头,声音很轻,“我直以为真心待人是能换回真心的。”

    “书艺,真心换真心也要看对谁,有些人能看到你的真心,自然会回报真心,但是有些人的眼睛就是摆设,你对她再好她都看不见,甚至有些人你对她好了九十九分,她也只会记住你对她那分的不好,而陆萌显然就是后种。你早点看清楚了也好,这次的事情就当是吃个教训,以后你要学会谁对你是真心。”

    傅书艺低头思索着,她不是脆弱的人,只是昨晚的事情给她的冲击太大,加上醒来就被自家大哥被骂了通,心里难免失落,现在被白俊楠这么安慰,自然是好多了。

    “俊楠哥,我饿了。”

    白俊楠将买来的吃的摆好,“你的手受伤了,吃饭不方便,我喂你。”

    傅书艺受伤的是右手,确实不太方便,便没有拒绝。

    正在二人喂饭时,病房的门再次被推来,傅衡逸和沈清澜到了。

    傅衡逸样就看见了病房里的那幕,沉着脸。

    傅书艺和白俊楠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傅衡逸和沈清澜知道了,还没当场撞见,傅书艺眼底上过抹慌乱,“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来了?”

    傅衡逸的视线在白俊楠的身上扫了眼,没空理他,“你都住院了,你说我和你妈怎么来了?”

    **

    警局里,陆萌情绪很激动,“他胡说,伤他的人不是我,是傅书艺,我是被冤枉的。”

    问话的警察黑脸,“这话是受害人李志深亲口说的,他有什么理由冤枉你?”

    “他怕得罪傅家,所以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没有伤他,是白俊楠,白俊楠将玻璃强行塞到了我的手,我的指纹才会留在玻璃上,不关我的事情。”

    陆萌完全没有想到傅书艺没有被成功算计到,自己反倒是进了警局,她在医院里醒来之后就被带到了这里,警察已经说了,李家要告她故意伤人,致人重伤。

    她边暗恨李志深没用,连个了药的女人都对付不了,边又在暗恨傅家和李志深卑鄙无耻,竟然让她来背黑锅。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个警察走了进来,低声在问询的警察耳边说了几句,将份件放在他的面前,又走了出去,问询的警官看向陆萌,“刚刚得到消息,李家要状告你故意杀人,我劝你还是老实将事情的真相说清楚。”

    陆萌震惊地看向警官,刚刚还是故意伤人,现在怎么就变成故意杀人了呢?即便不是学法律的,她也知道这两者之间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她立刻反应了过来,“定是傅书艺,定是她指使李志深这么做的,我没有伤人,更没想杀人,他们冤枉我!”

    问询的警官翻看着拿来的件,对陆萌的大喊大叫恍若未闻,淡定开口,“这是刚拿来的李志深的口供,他亲口承认了你爱慕他,但是他喜欢的是傅书艺,所以就拒绝了你,那天去会所,本是想向人家表白的,没想到却被你设计了,傅书艺误喝了你给他准备的水,你们起了争执,你冲动之下就用玻璃杯的碎片伤了他,甚至想杀他,傅书艺为了阻止你,也被你刺伤了,你有什么话好说?”

    “全部都是胡说道,就李志深这样的人渣,我眼瞎才会看上他,我是冤枉的,他们两个合起火来冤枉我!”陆萌拒不认罪。

    ------题外话------

    傅爷就这样发现了女儿的恋情,可怜的大白要怎么过岳父大人那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