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9.杀人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书艺点头,端着酒杯去找那位红衣女子,跟她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将酒饮而尽。将酒杯放下,傅书艺就打算离开。

    陆萌拉住她,“书艺,白先生现在应该还没到吧,要不你先在这里等等,外面天气那么冷,万感冒了就不好了,毕竟你马上就要考试了。”

    傅书艺皱眉,“我出去等吧。”包厢里有人抽烟,而她很讨厌烟味。

    陆萌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压低了声音,“我陪你到隔壁包厢等会儿,白先生应该快到了吧?”

    傅书艺想了想,没拒绝,两人离开了包厢,因为提前跟主人打过招呼,那位寿星对于傅书艺的离场没有任何的不满,反倒是松了口气,这位傅家的千金长得比她还漂亮,都抢了她的风头,没看见今晚在场的几个男生眼神都有意无意地落在傅书艺的身上嘛,要不是傅书艺太过冷淡,估计都要黏上去了。现在走了正好。

    陆萌和傅书艺走出包厢之后,陆萌直接打开了隔壁包厢的门,“进来啊。”

    傅书艺皱眉,“这样进去不好吧?”毕竟他们没有包下这间包厢。

    “只是休息几分钟,等下我们就走了,有什么不好的,大不了等下有人来了我们就离开嘛。”陆萌说的毫不在意,说着,直接将傅书艺拉了进来,“你就是规矩太多了。”

    白俊楠人就在城东,距离这边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傅书艺拿出手机跟顾青竹聊了几句。

    陆萌看着她,“书艺,你是不是不太喜欢今晚上的聚会?”

    傅书艺诚实地点点头,“确实不是很喜欢,我不认识他们,聊不起来。”

    陆萌十分尴尬,“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将你拉到这里来的。”

    “我跟你说不是为了让你愧疚的。”她只是想让陆萌以后不要拉着她参加这样的聚会而已。

    陆萌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就见傅书艺站起来,“我去上个厕所。”

    陆萌指了指包厢里面,“这里就是卫生间。”

    等傅书艺进了卫生间,陆萌拿起傅书艺的手机,按了关机,随后又用自己的手机发了条信息,随后删除。

    做完这切,她定定地看着卫生间的门,眼神幽暗,傅书艺,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被逼的。

    傅书艺从卫生间出来,陆萌不知道从哪里倒了两杯水,将其杯递给她,“先喝点水吧。”

    傅书艺接过,拿在手里却没有喝,陆萌见状,眼神微闪,“不喝吗?”傅书艺笑笑,“不渴,拿来暖手倒是不错。”

    闻言,陆萌只是勾了勾唇角,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手表,已经过去十来分钟了,应该见效了,她看了眼傅书艺,见她脸色微红,故作关心地说道,“书艺,你是觉得热吗?我看你的脸很红。”

    傅书艺确实觉得挺热的,“这家会所暖气开的太足了。”她拿手扇扇风。

    “我去跟服务员说声。”说着就要起身。“不用了,俊楠哥快到了,我出去等他会儿。”傅书艺拿着包起身,刚走了没两步身子斜就要往地上倒去,她下意识伸手扶住了沙发。

    傅书艺整个人跌坐在沙发上,她晃了晃脑袋,只觉得越发眩晕了。

    陆萌连忙走过来,关切地问道,“书艺,你怎么了?”

    傅书艺直直地看着她,眼神冰冷,“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萌眼底闪过抹心虚,瞬间消失不见,“书艺,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为什么要在酒里下药?”这句话,傅书艺几乎是用吼的,看着陆萌的眸光淬了冰。

    “我没有,书艺,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陆萌急声辩解。

    傅书艺懒得理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离开这里,陆萌敢给她酒里下药,就不会毫无准备。她推开陆萌跌跌撞撞往门边走去。

    陆萌把拉住她,“书艺,你去哪里?”

    “你放开我!”

    “书艺,白先生马上就要来了,你在这里等他就好。”陆萌副苦口婆心的模样。

    傅书艺使劲推开她,她要走。

    陆萌不再掩饰自己的目的,直接抱住了傅书艺的腰,“你不能走。”

    傅书艺声音冰寒,“陆萌,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陆萌当然知道,她甚至知道算计傅书艺的后果,可那又怎样,她已经在地狱了,傅书艺凭什么过着公主般的生活?不是说是好朋友嘛,好朋友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傅书艺眼睛微眯,手肘往后用力顶,陆萌吃痛,手下意识地就放开了。

    眼见着傅书艺就要走到了包厢包厢门口,她急了,这人怎么还不来,她花了这么大的力气算计傅书艺,算计成功了还好,要是不成功,那她死也不甘心。

    正在这时,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道男人的身影走了进来。

    男人扫了眼包厢内的情景,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赞赏地看了眼陆萌,“干得不错。”

    陆萌见到男人,身子下意识地抖了抖,惧怕地后退了步,随即想到什么,嘴角轻扬,眼底闪过抹笑意。只要他成功了,傅家就定不会放过这个人渣,那么自己的仇也就报了。

    傅书艺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不是上次在酒吧遇到的李志深又是谁,她冷冷地看着陆萌,呵呵,真是好样的,自己帮了她,她转头就来害自己,这就是人心吗?

    “你去外面守着。”李志深对陆萌说道。

    陆萌点点头,就要出去。

    “陆萌,你真的要助纣为虐吗?”傅书艺问她,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这是她给陆萌最后的机会。

    陆萌眼底闪过瞬间的不忍,可看到那抹高大的身影,那点犹豫转瞬消失不见,她咬唇,转过身就要离开包厢。

    傅书艺眼底的光熄灭,幽幽地看着脸垂涎的李志深,“你知道我是谁吗?”听到这句话的陆萌停在了原地。

    李志深笑眯眯,搓着手,“当然知道,小美人啊,我第次见你就惊为天人,想你想的夜不能寐,美人啊,你让我找的好苦啊。”

    上次在酒吧虽然被傅书艺教训了顿,李志深非但没有吸取教训,还对傅书艺念念不忘,知道她有些身手,担心会失手,才会让陆萌先将傅书艺搞定了。

    “李少,你动作要快点,她叫了人,等到人来了,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陆萌提醒他。她可没忘记白俊楠正在来的路上,她不能让傅书艺拖延时间。

    闻言,李志深神色微变,摆摆手,示意她出去,“在门口守着,要是人来了想办法给我拦着。”

    “是。”陆萌应了声。

    “我可是京城傅家的女儿,你要是敢动我,别说是你,就是你的家族都要因此而遭殃,你可要想清楚了。”傅书艺强撑着身体说道,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在点点流失,脑袋越来越重,她坚持不了多久了,只希望白俊楠能快点到来,唯值得庆幸的是,刚才她已经将自己的定位发给了白俊楠,还有包厢号。

    果然,听了傅书艺这话,李志深的表情就变了,狠狠地瞪着陆萌,这该死的女人可没说傅书艺是傅家人,这傅家有个很宝贝的小公主,是傅衡逸的掌上明珠,他只听过,却从未见过,没想到这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陆萌身子颤,她就是故意的,要是跟李志深说了,李志深还敢惦记傅书艺吗?眼珠子转了转,开口,“李少,我们现在走到这步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要是现在放弃了,傅家依旧会记恨你,还是免不了被傅家报复,但是你要是得手了,傅书艺是傅家唯的女孩子,为了她的名声着想,傅家肯定不敢将你怎么着。”

    李志深眼睛越来越亮,他想到的更多,很有可能傅家会因为女儿失身了而将她嫁给他,这样他就成了傅家的女婿,这未来,光是想想就很美好。

    李家虽然有钱,可是跟京城这些真正的豪门世家相比是比不了的。

    这么想,李志深看着傅书艺的眼神就像是看着座巨大的宝藏,可不就是宝藏吗,娶了她,钱、权都有了。

    陆萌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人心动了,眼底深处闪过抹嘲讽,这就是个蠢货。可想到就是这个蠢货毁了她的辈子,她就恨的咬牙切齿。

    “你别听她胡说道,你若是动了我,你所遭遇的必定会是傅家最狠的报复,我以我的性命发誓。”傅书艺的嘴唇已经被她咬的出血了,嘴唇上的痛意让她混沌的大脑恢复了片刻的清醒。

    李志深显然已经被陆萌的话成功说服了,对傅书艺说的完全不在意,挥挥手,让陆萌出去,他玩的疯,可也没有让人围观的癖好。

    陆萌深深地看了眼傅书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包厢,她要去拖住白俊楠,给李志深争取时间。

    **

    白俊楠到达会所的时候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他给傅书艺打电话,提示关机,想了想,白俊楠下车,打算去包厢找她。

    刚踏进大门口,就看见了站在哪儿的陆萌,知道她跟傅书艺走得近,直接朝她走了过去。

    “书艺呢?”白俊楠问道。

    陆萌抬头看他,“书艺去上卫生间了。”

    白俊楠皱眉,“她手机怎么关机了?”他的心隐隐有些不安。

    陆萌故作惊讶,“关机了?可能是没电了吧,书艺有时候会有些粗心大意,会忘记充电,我就遇上好几次了。”

    “她在哪个卫生间?”白俊楠问道。

    陆萌随手指了个楼的卫生间,白俊楠越过她,直接去了卫生间,陆萌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白俊楠站在卫生间门口,没有贸然闯进去,毕竟那是女厕所,拉住个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姑娘,“你好,我女朋友进去好长时间了,能不能请你帮我看看她在里面是不是出事了?”

    他长得帅气,说话温和有礼的,被拉住的姑娘没有任何的不悦,点点头走了进去,跟在他身后的陆萌见状,玩笑似的说道,“白先生,书艺进去没有多久,你不需要这么紧张的。”

    白俊楠淡淡扫了她眼,没有说话,陆萌咬唇,刚才的那眼,明显包含了对她的不喜,上次见面,白俊楠对她还没有这么明显的情绪,是她刚才说了什么让他有所察觉了吗?

    陆萌仔细想了想见到白俊楠开始到现在的举动,并无任何的不妥,这么想着,心稍稍放心。

    进去的姑娘很快就出来了,“先生,你女朋友是不是先走了,卫生间里面没人啊。”

    白俊楠眼神微变,“你确定吗?我没有看到我女朋友走出来。”

    那位姑娘对白俊楠质疑的语气没有任何的不满,“我每间都看过了,真的没有,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让你这位朋友进去看看。”她指的是陆萌。

    白俊楠眼神彻底变了,道了声谢谢直接向外走去,陆萌见状,连忙跟了上去,“白先生,书艺应该是已经出来了,只是我们走的方向跟她不样,所以走岔了,我们在门口等等她吧。”

    白俊楠言不发,直接往楼上走去,陆萌看了眼时间,距离她下来才不过短短五分钟的时间,李志深肯定还没得手,她要拖延时间。

    陆萌拦在白俊楠面前,“白先生,你现在这样找是找不到的,我们还是门口等着吧,书艺手机没电了,我们现在也找不到她啊。”

    白俊楠冷冷地看着她,冰冷的眼神看的陆萌心发虚,这样的表现,白俊楠要是还不看不出问题就有鬼了,“要是书艺出了什么事情,我会让你好看。”他直接把推开她,往楼上的包厢走去。

    **

    与此同时,楼上包厢,李志深等到陆萌走了之后就将包厢的门给反锁了,他笑眯眯地看着傅书艺,“傅小姐,我这人其实从来不喜欢用强的,你不要逼我动手,这样你也舒服我也愉快,你看怎么样?”

    傅书艺冷冷地看着他,往后退了几步,“你真的以为得到我了傅家就不会追究了?”她叫虚浮,眼前已经出现了重影,她的手放在大腿上,使劲地掐着自己,心只期待着白俊楠能快点,再快点。

    李志深的脸上出现了丝犹豫,要说不怕傅家是假的,毕竟人家叫豪门,而他们家叫有钱人,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现在要是让我离开,那么今天的事情我只会找陆萌,绝对不追究你,但是你要是敢动我根汗毛,我保证,即便是我身败名裂,我也要你们全家给我陪葬,相信我,只要我愿意,你们李家绝对无法在京城立足。”

    她神情冰冷,明明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身上的气势却很强,这个样子倒是跟沈清澜越发像了。

    李志深时间很犹豫,他想要傅书艺,这点毋庸置疑,毕竟她的容貌摆在这里,可傅家的报复他也害怕。

    在他愣神间,傅书艺直接拿起刚才陆萌拿进来的水杯,用力地往地上砸去,玻璃做的器皿哪里经得起这样折腾,直接碎成了无数片,傅书艺努力将其最大的片拿在了手里。

    李志深倒是想阻止她,可是动作还没傅书艺来得快。

    用力握住玻璃的边缘,傅书艺的手立刻就被锋利的边缘给割裂了,伤口渗出了血,疼痛再次将她的理智拉回来,傅书艺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李志深,看也不看自己的伤口眼。

    李志深倒是被她的动作吓了跳,没想到她个女孩子竟然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时间站在那里没敢动。

    “你好好考虑我的话,而且我男朋友马上就到了,倒时候你就是想撇清关系也不能了。”

    因为药物的作用,傅书艺此刻脸色酡红,就像是打了腮红般,加上年轻,用娇艳欲滴来形容都不为过,手上鲜红的血液非但不会让人觉得可怕,还为她增添了分野性,李志深看的眼睛都直了,脑子混混沌沌的,哪里记得她说了什么。

    “人家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小美人,比起放你走,我更想得到你。”李志深嘿嘿笑,朝傅书艺靠近,边走,边将自己的衣服给脱了。

    傅书艺眼神变,眼底闪过慌乱,这样的场面她何曾见过,要是没有被下药,别说是个李志深,就是再来几个她都不怕,但现在她浑身无力,就连走路都困难,这样子还怎么对付李志深。

    李志深眼底的垂涎之色毫不掩饰,上半身的衣服脱完了,他的手放在皮带上,看着傅书艺的眼睛里满是色/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药的人是他呢。

    傅书艺不断往后退,她要退到卫生间去,只要将卫生间的门反锁了,她就能为自己争取点时间。

    李志深像是看出了她的意图,个健步,直接堵住了她去往卫生间的路,“小美人,你不要挣扎,我会很温柔的,我会让你欲仙欲死。”

    傅书艺听了只想作呕,将玻璃尖对准自己的颈部动脉,“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扎下去,我要是死了,你们全家都要给我陪葬。”

    李志深脸色变,定定地看着傅书艺,他肯定是不愿意搞出人命的。

    傅书艺头重脚轻,眼前重影越来越重,她玻璃尖转,直接插到了她的大腿上,她疼的闷哼声,李志深见状,立刻朝她扑了过来,傅书艺拔出玻璃,下意识地往他的方向次了过去,下刻,包厢里发出了声惨叫。

    **

    白俊楠刚刚走到包厢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惨叫声,听着是个男人的,他脸色十分难看,想开门,才发现门被反锁了,往后退了几步,抬脚就踹门。

    陆萌跟上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白俊楠将门给撞开,走进去的画面,她的脸色变,也不知道包厢里现在是什么情况,李志深到底成功了没有。

    她想离开这里,可想到李志深要是得手了,傅书艺现在的样子定很凄惨,脚步顿,忍不住往包厢走了过去。

    包厢里,李志深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下半身嚎叫,他的手上都是血,脸色惨白,而傅书艺则是愣愣地站在那里,脸色比之他好不了多少,她看着自己的手,似乎不敢相信她真的将玻璃插进了别人的身体里。

    白俊楠看了眼地上的人,又看看傅书艺的状态,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转身就要去关包厢的门,绝对不能让别人看见这幕,陆萌是跟着进来的,自然也看清楚了包厢里的情景,完全的出乎意料,没想到傅书艺都这样了,李志深今天还被整成这个样子。

    “杀……”人了。陆萌开口就想喊,白俊楠冷冷地看了过来,剩下的两个字就这样被卡在了喉咙里。

    傅书艺见到白俊楠来了,身子猛地松,下子跌坐在沙发上,白俊楠惊,连忙扶住她,“书艺,你还好吗?”

    傅书艺摇摇头,看了眼李志深的方向,她现在已经被吓得清醒了些,“俊楠哥,我伤人了。”语气慌乱。

    白俊楠安慰她,“人不是你伤的。乖,闭上眼睛。”

    傅书艺此刻脑子混混沌沌的,根本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只是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只见白俊楠把自己的领带解下来,缠在了傅书艺的掌心的伤口上,这才站了起来,朝着陆萌走了过去,陆萌脑子片空白,见他走过来,心忍不住害怕,“你想做什么?”

    白俊楠言不发,今天的事情,只要想想都知道肯定有眼前的这个人参与了笔,他握住陆萌的手腕,直接将她扯了过来,陆萌被他扯得踉跄,跌在了地上,手刚好落在了地上的血迹上。

    她惊,慌乱地将手拿起来,想擦去上面的血迹,可白俊楠却直接将那块伤人的玻璃放在了她的掌心,用力握,锋利的边缘立刻刺破了她的掌心。

    “你干什么?放开我。”陆萌尖叫。

    白俊楠却还嫌不够,又让她握住了整块玻璃,保证她的指纹全部留在了玻璃上,这才罢休。

    陆萌大力挣扎,可是她的力气哪里抵得上白俊楠。

    她用衣袖去擦玻璃,想将上面的指纹擦掉,可白俊楠哪里会让她这么做,直接个手刀将她给劈晕了。

    李志深还在哀嚎,白俊楠冷眼看着他,拿起桌上放着的另个杯子,直接打碎了,然后拿起陆萌的手,拿住最锋利的那块,对准李志深就插了好几下,下手狠厉,没有丝毫的犹豫,李志深的嘴巴里被他塞了衣服,就连惨叫都被堵在了嗓子眼里。

    他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额头上全是冷汗,吓的,也是疼的,他拼命摇头,生怕眼前的男人再刺他几下。

    白俊楠拍拍他的脸,眼神犹如从地狱来的使者,他看了眼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陆萌,“知道警察问话你该怎么说吗?”

    李志深智商不高,但是看着他的眼神,难得聪明了回,使劲点头。

    白俊楠将他嘴里的衣服拿出来,“说说看,今天是怎么回事儿?”

    李志深咬着牙,疼的,“陆萌……这个……该死的女人……想算计我……我不从……两人起了争执……我……我被刺伤。”

    白俊楠很满意,“地上有傅书艺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儿?”傅书艺受伤流血是事实,警察要是来查,肯定很难解释。

    “她是帮我的,想阻止陆萌行凶,结果不小心被弄伤了。”李志深咬牙说道,眼前的男人明显就是想将傅书艺摘干净,他已经彻底得罪了傅家,现在能做的,就是配合,他还不想死。

    他丝毫不怀疑,要是自己不配合,眼前的男人定会毫不犹豫的弄死自己。

    白俊楠满意了,“见到警察也要这么说,知道吗?”

    李志深连连点头,从来没有刻像现在这般希望人家报警的,警察要是再不来,他就算不疼死,也要流血过多死了。

    白俊楠起身,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先是打了120,然后才打了110报警,李志深虽然是人渣,可现在却不能死,即便是要死,也要等付出应有的代价之后再死。

    李志深听见他打了120,再也经不住身体的疼痛,眼前黑就晕了过去,白俊楠看都不看他眼,直接走到了傅书艺的身边。

    傅书艺还闭着眼睛,感觉到他的靠近,睁开了眼睛,“俊楠哥。”

    白俊楠瞬间换上张温柔脸,“嗯,我在,别怕。”

    他抱起傅书艺,“现在我们回家。”

    傅书艺揪着他胸前的衣服,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她残存的理智已经不多了,“他们……”

    “他们自有人来收拾。”白俊楠说道,眼神微顿,脸色冷了下来,他看到了傅书艺腿上的伤,今天傅书艺穿了深色的衣服,刚开始他没注意到。

    他看了眼地上的两人,脸色冰寒,这件事没完。

    ------题外话------

    我们大白的表现怎么样?

    PS:本想多写点的,但是昨晚回来的太晚了,只能多写了这么千字,总共七千,庆祝单身狗们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