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7.不强求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良久,他才缓声开口,“我会为她扫清切障碍,护她生无忧。”他喜欢傅书艺,并不是说说的,这些日子他已经跟母亲说了要回到白氏集团,下个月他就会重新担任集团的总经理。

    曾经他放弃是因为他并不在乎那些名利,现在有了目标,而想要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撑起片天,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足够强大。

    “那就等你扫清了再说吧。”傅宸轩神色淡淡,说的再好听也不如做的。不将白家清理干净了,他就别想娶傅书艺。

    “那个冯倩跟你什么关系?”傅宸轩没忘记在餐厅里遇见他们吃饭的幕,俩人谈的还挺愉快。

    “合作伙伴。”确切地说,跟冯氏的合作是他回到白氏集团的筹码,有了这个合作案,他就能堵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嘴。

    “不是商业联姻?”傅宸轩挑眉反问。

    白俊楠失笑,“想什么,冯倩知道我有女朋友,我跟她算得上是朋友。”

    傅宸轩不置可否,朋友不朋友的,不是你单方面说了算的,“俊楠,咱们朋友归朋友,你要是跟背着我妹妹做什么,咱们连兄弟都没得做。”若是和平分手,他没什么好说的,但白俊楠要是敢对不起傅书艺,他的拳头也不是摆设。

    “宸轩,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白俊楠送给他枚白眼,拿起酒瓶子跟他碰了下,“喝酒。”

    桌子上的酒瓶子虽然多,但二人也没有喝多少,喝了瓶,傅宸轩就接到了顾青竹的电话,顾青竹担心他为难白俊楠,特意打了个电话关心关心。

    “我们这边快结束了,等下就回去了,你早点睡。”傅宸轩叮嘱,声音温柔。

    “嗯,直接回我爸妈那边……不会,我叫了代驾。”

    挂了电话,傅宸轩将手机收好,拿起自己的外套,“今天就到这儿,不喝了。”

    白俊楠似笑非笑,“这还没结婚就成了老婆奴了?”

    傅宸轩十分坦然,“老婆奴是对个男人的最高赞美。”

    白俊楠:……这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吗?还说的脸自豪的。后来当他自己也沦为老婆奴最后他才知道,这真的是件十分值得骄傲的事情。

    傅宸轩没有直接回傅家,而是去了顾青竹那里,在那儿待了挺久。

    他放开顾青竹,此时她的俏脸微红,气息不匀,红唇饱满娇艳,明显是副被滋润的过的样子,傅宸轩的头埋在她的颈间,等到着身体的那波欲/望过去。

    “等你的脚伤好了我们就订婚吧。”傅宸轩缓声开口。

    顾青竹微怔,微微笑,“好。”其实她的脚伤现在就好的差不多了,石膏也已经拆了,只是走路暂时不太利索而已。

    “你该走了。”顾青竹轻声说道,拍拍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这人的手不老实,总是动来动去的。

    傅宸轩感受着手掌下的光滑细腻,恋恋不舍,“我今晚留下来吧。”

    顾青竹推开他,“赶紧回家去。”

    手下的触感消失,傅宸轩遗憾地看着自己的手,随后感叹了句,“真想现在就将你娶进门。”这样他就不用在压抑着对她的欢喜了。

    顾青竹回应他的是个白眼。

    傅宸轩也没有多待,很快就离开了。

    **

    翌日午,傅宸轩结束了上午的工作,就打算去接顾青竹共进午餐了,刚走出办公室,就接到了林静的电话。

    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还愣了下,仔细想想,他们已经好久不联系了,过年时倒是收到了林静发的祝福信息,两人聊了两句。

    “静静。”

    林静听着熟悉的声音,眼睛里弥漫着淡淡的悲伤,“宸轩,午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静静,抱歉,午我约了人,明天可以吗?”

    “约了女朋友?”林静试探着问道。

    傅宸轩应声,“嗯。”

    林静只觉得嘴巴发苦,笑了笑,“那就明日午吧,我过来找你,我们就在你公司附近找家餐厅,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好。”傅宸轩答应,他没问林静找他是什么事情,既然要当面谈,想必是不太适合在电话里说的。

    第二天午,林静到公司的时候傅宸轩还在开会。

    傅宸轩从会议室里出来时看了眼时间,已经离约定的时间过去半个多小时了,“静静,抱歉,让你久等了。”

    林静笑笑,“也没有等多久,你工作结束了吗?要是没有结束我可以再等等,正好我现在不是很饿。”

    “已经结束了,我放个件,我们就可以走了。”

    林静点点头,将手里拿着的个袋子递给他,“这是我爸爸给你带的特产,本来早就想给你了,但是直抽不出时间。”

    傅宸轩微顿,接过来,“下次让叔叔不要带了,你个人过来带着也挺重的。”

    “也没有多重,我爸送我到车站,到了这边又是打车,根本不需要我自己拿,我记得你上次说这个味道不错。”

    “那帮我跟叔叔说声谢谢。”

    傅宸轩将东西拿进办公室,人家都带来了,没有让人家拿回去的道理,林静也没有进去,就在办公室外等着他。

    两人选了家附近的餐厅,人不算多,林静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点了菜,傅宸轩这才看向她,“段时间不见,怎么感觉你又瘦了?”林静本来就瘦,现在又瘦了圈,看着就跟皮包骨似的。

    林静笑笑,“最近工作太忙了,吃饭不定时。”

    “工作再重要也要注意身体,尤其是女孩子,年纪轻轻,别将身体熬坏了。”

    “嗯,我知道的。”林静应声。

    菜上来,傅宸轩也没问林静今天找他有什么事情,等到饭快吃完了,林静才脸犹豫的看着傅宸轩。

    傅宸轩放下筷子,“静静,你有话就说吧。”

    林静脸的踌躇,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静静,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让我帮忙?”傅宸轩猜测。

    林静点点头,咬咬牙,哑声开口,“我是请你帮我个忙。”

    “你说吧,要是我能帮上的,我定帮你。”

    林静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这张脸,自从知道他有了女朋友之后,她就刻意疏远了傅宸轩,就是想让自己早点放下对他的感情,来找他之前,她犹豫了差不多个星期,才打了那通电话。

    “宸轩,过几天我爸要来京城。”

    “那是好事啊,叔叔什么时候来,我做东,请叔叔吃饭。”

    “我之前跟我爸爸撒了谎,我说我们两个在交往,现在我爸爸要来看看你,我想请你帮我演场戏,让我爸爸放心。”林静终究是说出了今天的目的。

    傅宸轩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定定地看着低着头不敢看他的林静,林静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眼睫毛颤了颤,“宸轩,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谎言,但是那时候我妈妈希望我回家工作,可我想留在京城,我们之间争吵得很厉害,我冲动之下就说了我们在交往,我爸妈这才同意我继续留在京城,宸轩,对不起。”

    “静静,你应该知道,个谎言是要用无数的谎言去圆的,这次我帮你去骗你父亲,那下次呢,总不能直隐瞒他。”

    “放心,不会太久的,这次应付完我爸,过段时间我就会跟我爸说我们两个分手了,因为我喜欢上别人了,绝对不会继续麻烦你。”林静连忙说到。要不是她妈妈逼得急,而她又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她不会开这个口。

    傅宸轩神色幽幽,林静忐忑地坐在那里,手绞着自己的衣摆,低着头,直不敢去看傅宸轩的眼睛。

    良久,傅宸轩才缓声开口,“静静,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了,不过我可以帮你去跟叔叔解释,我相信实话实说的话叔叔会理解的。”

    林静眼底的光瞬间黯淡,眼泪积蓄在眼底,闻言,摇头,“不用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无礼请求,是我打扰了,对不起。”她起身要走。

    傅宸轩把拉住她的胳膊,“静静,你等等。”

    林静低着头,傅宸轩抿唇,“你跟我来。”说着,拉着林静离开了餐厅。

    傅宸轩拉着林静到了车上,“静静,你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问题傅宸轩早就想问了,直没问就是怕个不小心戳到了林静的痛处,现在想想,从见到林静开始,她身上的感觉就与小时候完全不同,他知道她的弟弟去世了,那么除此之外呢?

    “没有。”林静否认。

    “静静,你是我的朋友,你要是遇上了困难我能帮的我定会帮你。”

    林静摇头,她家的问题不是傅宸轩可以帮忙解决的,“宸轩,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我没说过,我下午还要下班,我就先走了。”

    林静说着,就推开了车门,傅宸轩没有追上去,定定地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得很紧。

    办公室里,林静坐在位置上,神情呆呆的,眉眼间具是忧愁,傅宸轩不愿意帮忙,她爸爸后天就到了,当初说的谎言终究到了要被揭穿的时候,林静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失望的目光。

    妈妈因为弟弟的死而憎恨她,家里唯的温暖就是父亲,林静在乎父亲的感受,也不想让父亲失望,从小到大,她也没对父亲说过谎,唯的谎言就是傅宸轩。

    现在该怎么办?想起过年时母亲说的那些话,林静心就涌起股悲伤,

    “林静,喝杯水。”陆峰将杯开水放在她的面前,唤回了林静的注意力。

    林静看到他,微微怔,“谢谢。”

    “林静,你怎么了,刚才叫你好几声都不答应?”陆峰眼底含着担忧。

    林静摇头,“大概是昨晚没睡好。”

    陆峰看着她眼下的青黑,并没有怀疑,“你今天工作完成了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帮你吧。”就她现在这个状态,工作上极容易出错,万被骂就不好了。

    林静扯扯嘴角,想笑,但实在是笑不出来,“不用,我能搞定。”说着,她低头开始工作。

    陆峰看了她好几眼,见她没有搭理的意思,叹口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下班之后,林静慢吞吞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走出公司,她看着人来车往的街道,眼神迷茫。

    “小心。”手臂被人扯,林静被扯地往后退了几步,直接跌进了个怀抱,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看见辆黑色的小轿车从眼前疾驰而过。

    “你的到底在想什么呢,走路都不专心,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陆峰吼她,脸的惊魂未定,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快,林静就要被撞了。

    林静怔怔,“对不起。”

    陆峰叹气,“林静,你到底怎么了?”今天午出去了趟,回来就魂不守舍的,问她什么都不说,这样的林静让陆峰很无力。

    “没事儿,你刚才没事儿吧?”

    陆峰不答反问,“林静,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我可以帮你。我们就算是做不成情侣也可以做朋友,我自认不是个小气的人,不会因为你拒绝了我的表白而记恨你。”

    “陆峰,谢谢你,不过我真的没事儿,刚才就是想事情想得太投入了。”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等下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家。这次可不许再拒绝我了,这个点不管是公交还是地铁都是人,打车也不好打,今天正好我也要去城北办事情,顺路送你,不是特意。”

    “好,谢谢。”林静没有拒绝,礼貌道谢。

    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很堵,车子走到半路的时候,林静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爸爸。”

    “静静,我现在已经到了京城机场了,你家在哪里,我打个车过去。”电话那端传来林父温和的嗓音。

    林静愣,“您现在在机场?不是说后天来吗?”

    “提前来了,这次要来京城军区汇报工作,正好也来看看你,你现在还在公司?”

    “没有,在回家的路上,爸爸,你在机场等我,我现在就打车过来。”

    “不用,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他舍不得女儿来回跑。

    “爸爸,现在这个点很难打车,我现在的位置距离机场不远,你等我,我很快就到。”林静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看向陆峰,“陆峰,你靠边停车吧。”

    陆峰已经听到了电话内容,没有停车,“直接去机场吧,你现在就是下车了也难打车,不要让叔叔等太久。”

    林静抿唇,“不用了,你不是还有事情吗?”

    “那件事不急,什么时候办都行,林静,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不过是帮你点小忙而已。”陆峰笑眯眯。

    林静想了想,开口,“谢谢你,陆峰,改天你请你吃饭吧。”

    “好啊。”陆峰求之不得。

    去机场的路相对畅通些,他们很快就到了机场,林静找到父亲,“爸爸。”

    林父穿着身军装,看见女儿,笑了,林静上前,主动给了父亲个拥抱,“爸爸,等很久了吧?”

    林父摸摸女儿的头,“没有,怎么感觉比离家时又瘦了些,你啊,总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他是个人来的,妻子留在西北。

    林静微笑,“我在减肥呢。爸爸快走吧。”

    陆峰等在车旁边,见到林静带着个年男人走过来,心了然,想必这就是林静的父亲了,只是等到他看清了林父身上的那身军装时,眼底闪过抹讶异,没想到林静的父亲竟然是个军人。

    他看了眼他的肩章,两杠两星,虽然不懂军衔等级,但也能看出林静的父亲等级应该不低。

    “叔叔好。”陆峰礼貌问好,主动接过了他手上的行李。

    林父微愣,看向林静,林静解释,“爸爸,这是我的同事陆峰,今天他送我回家,正好你给我打电话,他就直接送我来机场了。”

    林父脸色缓和下来,笑道,“谢谢你,小陆同志。”

    陆峰微笑,“小事桩,叔叔不用这么客气,快上车吧。”

    按照林父的军衔,其实来京城汇报工作部队里都是有车接车送的,就连住的地方都是安排好的,不过被林父给拒绝了,他想多点时间跟女儿相处。

    “林静,现在是要回你家吗?”车子驶上车道,陆峰开口问道。

    林静则是看向父亲,“爸爸,我们先去吃饭吧。”

    林父没有意见,林静直接邀请了陆峰起,陆峰自然是欣然答应。

    说好的林静请客,最后结账的人是陆峰,林静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只是想着改天将钱转给他。

    陆峰将林父送到了预定的酒店,这才离开。

    酒店房间里,林父看着女儿,“静静,宸轩呢?”

    林静身子僵,低着头帮父亲收拾着行李,“宸轩他今晚加班。”

    “那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明天晚上有没有空,爸爸请他吃饭。”

    “爸爸,这几天宸轩很忙,明天早就要去外地出差,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本来是打算等他出差回来再安排你们见面的。”林静扯了个谎。

    林父定定看着女儿,“那就现在给他打电话,让他到酒店来,我跟他聊几句,这总可以吧?”

    林静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爸爸,还是改天吧,他都工作了天了,明天又要出差,就别折腾他了。”

    林父看着女儿,眼神幽幽,“静静,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爸爸,我能有什么事情隐瞒你,你想多了。”

    “静静,你从小就不擅长说谎,你看着我的眼睛,将你刚才的话再说次。”林父声音微沉。

    林静转身看着父亲,对上那双慈爱泛着威严的眸子,想好的谎言怎么也说不出口,林父原本只是猜测,现在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静静,你跟宸轩吵架了?”

    林静摇头,“没有。”她连跟人家吵架的资格都没有。

    “那你告诉爸爸,你跟宸轩怎么了?静静,爸爸要听实话。”

    林静站在原地,低着头,犹豫片刻,终究缓缓开口,“爸爸,我骗了你,我跟宸轩其实从来没有交往过,那些都是我为了留在京城编的谎言。对不起,辜负了您对我的信任。”

    林父听了这话,并未动怒,仿佛早就料到了般,“静静,过来。”

    林静走到父亲的身边,低着头,等着林父教训她。

    林父拉着女儿坐下,看着女儿消瘦的侧脸,深深地叹口气,“这件事困扰你很久了吧?”

    林静微怔,抬头看向父亲,就对上了他慈爱的目光,“爸爸。”

    林父微笑,摸摸女儿的头发,“你是我亲手带大的,你的性子我还能不了解?”自从知道林静跟傅宸轩在起之后,林父曾经多次要求跟傅宸轩通过电话,但每次林静都会找理由推脱,林父早就看出了端倪,这次过来除了工作之外,也是想证实下自己的猜测。

    “静静,爸爸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你这些年过得很苦,是爸爸不好,无法协调好你跟你妈妈的关系,也无法解开你妈妈的心结。”

    林静眼眶湿了,“爸爸,这不是你的错。”

    “静静,爸爸直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个疼你爱你的男人,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爸爸给你的压力太大了,才逼得你这么做。”

    林静靠在林父的怀里,“爸爸,你不怪我吗?”

    林父拍拍她的肩,“怪你什么?”

    林静沉默,她欺骗了他,就算是父亲怪她都是应该的。

    “静静,爸爸理解你。”按照林静的性子,维持个谎言这么长时间想必也十分煎熬,“好了,现在事情说开了就没事儿了,至于你妈妈那边,交给爸爸。”

    “爸爸,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静静,你跟宸轩点可能都没有了吗?”

    林静心泛着苦涩,“他有喜欢的人。”

    林父顿,“静静,爸爸知道你喜欢傅宸轩,但是人家不喜欢你的话,咱就不强求了吧”虽然很想女儿能跟自己爱的人在起,可单方面的爱恋太辛苦,林父舍不得。

    林静轻轻点头,“嗯。”

    ------题外话------

    其实林静再怎么不好,也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她不会死缠烂打,也没有有得不到就毁掉的想法,这样说来她人其实不错的。

    **

    推荐好友新:《错婚上线:久宠成瘾》古幸铃

    脸盲症非常严重的后果,便是好不容易相亲次却认错人,牵手死对头,还闪婚!

    上官常乐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相亲了,现在上了贼船,咋办?

    离婚呗!

    她有时间就追着展东阳跑,只为了离婚。

    她说:“我们的婚姻是错误的,求你与我离婚。”

    展东阳神色深深却坚定地说:“证已领,你便是我合法妻子,这婚,终生不离!”

    ……

    (简介无能,精彩在正。反正就是认错人,闪错婚,却嫁对人的爱情故事,绝对的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