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4.谁求婚就嫁给谁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他的眼底闪过抹垂涎之色,这么漂亮的女人他还真的是没有尝过呢,而且既然能跟陆萌成为朋友,想必身份不是太高,这样的人自己睡了也就睡了,要是敢闹,给点钱聊事儿,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没干过,女人嘛,就那么回事儿。

    他眼底的神色太明显,傅书艺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冷哼声,心已经有了主意。

    李志深刚想着来硬的,结果没等他动作,傅书艺直接抬脚就是踹,他发出声杀猪般的嚎叫,手捂着某个部位,吼得那叫个撕心裂肺。

    陆萌愣怔地看着眼前的这幕,被傅书艺的动作惊呆了,没想到她下手竟然这么狠,看着李志深此刻的模样,她的心抖了抖,这不会给踢坏了吧?

    心隐隐浮现抹担忧,这要是真的给踢坏了那就完蛋了,李志深不会把傅书艺怎么样,但是自己呢,她爸爸呢?

    这么想,心难免生起了丝对傅书艺的怨怪,做事情真的是太冲动了,她做的是爽了,可是后果却要她来承担,果然是千金大小姐,点都不懂得为别人考虑。

    傅书艺不知道她心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话,指不定就扔下她走了。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哀嚎不止的李志深,眉眼弯弯,拉着陆萌就走了。

    李志深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眼底阴郁之色闪而过,这件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书艺,不会出事吧?”陆萌惴惴不安。

    傅书艺满不在乎,“能出什么事情,我下手有分寸的,保证废不了,顶多就是疼几天而已。”她倒是很想将这人渣给彻底废了,但魅色好歹是自己的地盘,要是真的将人给废了,指不定会给家里带去麻烦。

    虽然他们家并不怕什么麻烦,但是能避免还是避免吧。

    傅书艺带着陆萌去找白俊楠,白俊楠正打算去找人呢,结果人就回来了。

    “不是说去卫生间吗,怎么去了那么久?”

    傅书艺笑笑,“回来的时候遇上了我的同学,就聊了两句,俊楠哥,这是我的室友陆萌,萌,这是我哥哥的朋友,白俊楠。你们之前见过的。”

    白俊楠看了眼前的人眼,没什么印象,陆萌有些尴尬,她的存在感有这么弱吗,个个的都不将她放在眼里,好歹她也被称为声大美女吧?

    “上次我们去你店里吃烤肉,跟我哥起那次,想起来了吗?”傅书艺提醒他。

    这么说,白俊楠倒是有了些印象,好像确实有这么个人,不过今天这身打扮…。他的视线不着痕迹地在陆萌的身上停留了秒,随后移开,看向了傅书艺,“时间不早了,回去吗?”

    “再坐会儿吧,我们刚来没多久。”傅书艺现在还不想走,虽然刚刚才遇见个恶心人,不过心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她重新点了杯鸡尾酒,“萌,想喝什么随便点,让俊楠哥请客。”她没有问陆萌打扮成这样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她遇见不平事可以伸手帮把,却不该过度干涉人家的生活。

    陆萌点了杯跟傅书艺样的鸡尾酒,眼神时不时往白俊楠的身上扫去,她自以为做的隐秘,却不知这切都落在了白俊楠的眼底,眼神微凉。

    “白先生店里不忙吗?”陆萌没话找话。

    白俊楠喝了口水,神色淡淡,“店里不是只有我个人,要是事事都要我做老板的亲力亲为,那我请那么些人做什么?”

    傅书艺正在看钢管舞表演,并没有留意他们的谈话内容。

    “白先生喝得是开水?怎么不点杯饮料?”注意到他手的杯子,陆萌开口,她倒是不认为白俊楠是因为没钱才不点的,毕竟开着那么家生意火爆的烤肉店呢,而且能跟傅宸轩做朋友的,自然不可能是什么穷鬼,尽管他身上的衣服看不出是什么牌子。

    这就是陆萌眼拙了,白俊楠的身上穿的衣服不是众所周知的奢侈品品牌,而是私人订制款,要是对这方面有了解的就会知道这些衣服的设计者还不是有钱就能请到的。

    “我开车,不能喝酒。”白俊楠语气淡漠,显然没有谈话的兴致,他看了眼津津有味地欣赏着钢管舞表演的某人,眼底闪过抹无奈,这丫头到底还是单纯了些。

    陆萌察觉到白俊楠态度的冷淡,也歇了继续攀谈的心情。

    看完钢管舞表演,傅书艺也不在这里待了,太晚回家是要挨骂的,她爸可是给她设了门禁的。

    走出酒吧,陆萌就想跟傅书艺告辞,傅书艺拉着她,“我们送你程,这大晚上的打车不安全。”

    说着拉着她走向了辆白色的四座跑车,她的眼神微闪,这辆车正是上次来学校接傅书艺的那辆。看来眼前这个男人的经济实力比自己所想的要好些。

    “萌,你家住在哪里?”傅书艺问坐在后面的陆萌。

    陆萌报了个地址,白俊楠查了下导航,与傅书艺家是两个方向,不过既然傅书艺说了要送人家,他自然没有意见。

    等送完陆萌,傅书艺回到家已经过了门禁时间了,她爸正坐在沙发里等着她呢,看脸色,似乎心情不是很好。

    傅书艺扯了扯嘴角,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爸爸,我回来了。”

    傅衡逸的眼皮撩了撩,都没搭腔,这明显就是不悦了。

    傅书艺心抖了抖,笑嘻嘻地,“爸爸,我好困,先回房睡觉啦。”

    “站住。”傅衡逸冷声开口。

    傅书艺脚步顿,心叫苦不迭,来了来了,她哥呢,哥啊,救命啊。只可惜,傅宸轩此刻可听不到她的呼救,傅书艺只能苦着脸,转过身,“爸爸,有事吗?”

    “过来。”

    傅书艺挪着小碎步,短短几米的距离硬生生走了好几分钟,傅衡逸没有丝毫不耐烦,就坐在那里等着她,他换了身家居服,显然要不是为了等女儿回来,此刻他早就抱着老婆睡觉了。

    “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傅衡逸神情严肃。

    傅书艺翻了翻白眼,“知道。”

    傅衡逸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呵呵笑,“我让你几点回家?”

    傅书艺抖了抖肩膀,她爸这笑好可怕,站直了身体,也不敢嬉皮笑脸了,端正态度,“爸爸,我错了。”说完,可怜巴巴地看着傅衡逸。

    傅衡逸撩眼皮,“错在哪里了?”

    “我以后保证十点前到家。”傅书艺举手保证。

    “傅衡逸,你是打算在下面坐夜了?”沈清澜靠在二楼栏杆上,淡淡开口。

    傅衡逸抬头看了眼老婆,又看了眼女儿,眼神无奈,起身,“马上来。”

    傅书艺眼喜,还是她妈妈好,偷偷对沈清澜眨眨眼,傅衡逸经过她身边,抬手在她的额头上给了个爆栗。

    傅书艺额头红了小块,她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不带这么暴力的。

    沈清澜转身回房,全当没有看见女儿控诉的眼神。

    傅书艺见父母的房门关上了,这才慢悠悠地往楼上晃去,然后就看见她哥正靠在房门口,脸的看好戏的神情。

    傅书艺没好气,真是没有同胞爱的,就看着她被爸爸教育,“哥,你怎么也不下来帮帮我。”她嘟着嘴,明显不悦了。

    “谁让你晚归。”傅宸轩神情淡淡。

    “哼,我已经二十岁了,晚点回来怎么了?再说了现在才十点半,也不算很晚吧。”

    傅宸轩冷脸,“你还敢说,我问你,酒吧里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儿?”

    傅书艺眼神微闪,“什么怎么回事儿,我听不懂你说啥。”

    “需要我提醒你吗?还是我再去找爸说说你的光荣事迹?”

    傅书艺咬牙,没想到还真的被傅宸轩给知道了,肯定是酒吧经理告状的,哼,看她改天怎么收拾他。傅书艺心给酒吧经理记了笔。

    “哥,我又没吃亏,是我打别人。”傅书艺撇嘴,她并不后悔今天动手了,那样的人渣她见次打次。

    傅宸轩无奈,“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是没吃亏,那是因为你今天遇上的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要是遇上了会功夫的呢?”

    见她眼睛撩,傅宸轩就知道她要说什么,摆手,“你的身手遇上般人自然没问题,但要是遇上了高手呢?糖糖,人外有人,天外有人,不说别的,就咱们家,你就是最弱的。”

    “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吧,我做不到。”

    “没让你见死不救,我是让你量力而行,还有,三思而行,而且那是在自家地盘上,你就不会学聪明的,叫保安,非要自己动手,蠢不蠢?”

    傅书艺被傅宸轩训得没了脾气,锤头丧气的,“你就是嫌我笨的,你从小就嫌弃我笨,你点都不爱我。”

    傅宸轩:“……”他还不够疼她爱她?她动手是爽了,善后工作都是他来做,刚才见她被训,还特意去找母亲来救场,这个没良心的丫头。

    没好气地将她的头发揉成了鸡窝,“滚去睡觉。”

    傅书艺吐吐舌头,嫌弃地看了他眼,轻哼声,转头就走了,她还不想在这里待了呢。身子扭,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傅宸轩无奈摇头,这丫头啊。

    第二天,傅书艺特意起晚了些,想着她爸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去军区了,这样就不会遇见了,谁曾想,她下楼时,她爹就坐在客厅里,稳如泰山,她这时候才想起来,她爹已经休假了,毕竟再过五天就春节了。

    “爸爸,早上好。”傅书艺硬着头皮打招呼,傅衡逸嗯了声,神情淡淡,眼睛看着手里的报纸,就连个眼神都欠奉。傅书艺心发毛,难道昨晚她妈没将她爸给哄好?

    傅衡逸自然不至于现在还跟女儿生气,不过是想给这丫头个小小的教训,所以故意不理她罢了。

    傅书艺笑眯眯地走过去,在傅衡逸的身边坐下,身子靠了过去,“爸爸,在看什么呢?”

    傅衡逸的手里拿着份军事报纸,看的津津有味,傅书艺看了两眼,收回了视线,她对这些就真的是不感兴趣。

    “爸爸,今天天气真好,适合出去走走。”傅书艺没话找话。

    “昨晚野得还不够?这是太久没管你,让你将心都玩野了是吧?”傅衡逸声音微冷。

    傅书艺讪讪,“哪有啊,爸爸,我平时很乖的,昨天是特殊情况,我跟俊楠哥去魅色玩,恰好碰上了我室友,我们就先送她回家了,我这才回来晚了。”

    傅衡逸放下手的报纸,定定地看着女儿,“你刚才说跟谁去玩?”他听着可是个男人的名字。

    傅书艺暗叫声不好,刚才个不小心说漏嘴了,脸无辜,“没谁啊,就是个朋友。”

    “男的还是女的?”傅衡逸追问,眼睛落在女儿的脸上。

    “爸,男的女的又有什么关系,我都二十岁,就是交几个朋友而已,不用事事汇报吧?”傅书艺有点小小的不满,她爸爸和哥哥管她太严了,就连她交什么样的朋友都要过问,小时候没觉得,现在长大了,就觉得有些不开心了。

    傅衡逸难道还能看不出她那点事小心思,叹气,“糖糖,爸爸不是要干涉你的私生活,你现在还小,人心复杂,有些人你看着是好人,但是内里什么样你根本不清楚,爸爸是担心你被骗了。”

    傅书艺抱着他的胳膊,撒娇,“爸爸,我知道,不过我都成年了,有自己的判断是非的能力,有些事情我心清楚的。”

    她在想她爸想说的是不是陆萌的事情,之前她并没有觉得陆萌有什么问题,但是昨晚上在魅色遇见,总感觉怪怪的,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当时心升起的那种怪异感到了现在都没有散去。

    傅衡逸也知道这个女儿或许单纯了些,但并非蠢,话说到这里也就够了,全然忘记要质问女儿昨晚跟她起出去玩的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件事。

    拍拍她的手,傅衡逸温声开口,“赶紧去吃早饭,以后早上不许赖床了知道吗?”

    “知道了,爸爸,我先去吃饭,我爱你哟。”傅书艺比了个心,傅衡逸宠溺地看着她蹦蹦跳跳地往餐厅区。

    沈清澜经过他的身边,轻轻地嗤笑声,昨晚上还跟她说今天早上要好好问问女儿呢,结果三言两语就被女儿给哄住了,出息。

    傅衡逸摸摸鼻子,那有什么办法,看着那样张脸他就舍不得狠心收拾,舍不得打,舍不得骂,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沈清澜对子女的教育都是样的,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放养,尤其是成年之后,那就更是撒手不管了,她的还在自己知道,大方向上是不会出错的,只有小跟头,栽了也就栽了,他们现在还年轻,即便是栽了跟头也还有爬起来重新来过的精力和勇气。

    她直认为温室里的花朵是经不起风雨的摧残的,所以从小到大,傅书艺都觉得妈妈太严厉了,还是爸爸好,可要是没有沈清澜的严厉,按照傅衡逸宠女儿的程度,傅书艺十有九要被养成个娇滴滴的大小姐。

    傅书艺如今能长成今天这般讨人喜欢的模样,沈清澜是功不可没。

    **

    年三十,顾青竹再次登门,今年春节她是在傅家过的,也算是正式见过傅家的亲戚朋友,过了明面了。

    沈家人是早就见过顾青竹了,自然知道这姑娘的腿因为任务而受伤了,还在休养,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见顾青竹坐在轮椅上,心纷纷疑惑,这傅宸轩怎么找了个腿脚不灵便的姑娘?

    傅宸轩自然要跟人解释的,不过忽略她去做卧底的事情,只说是执行任务时受伤的,有傅衡逸在这里,这样的话可信度自然高。

    今年过年来的都是跟傅家走得近的亲戚,那些离得远的,自从老爷子去世之后也就渐渐不来往了。

    他们是舍不得傅家这棵大树,但奈何现在傅家当家做主的是傅衡逸,傅衡逸根本不愿意搭理他们。

    傅宸轩带着顾青竹去认亲戚,顾青竹全程保持笑脸,即便是对上对方打量的视线依旧从容不迫。

    圈下来,不说都记住了,也认了个七七。

    认了圈人,傅宸轩给顾青竹倒了杯水,“我们家的亲戚比较多,今年又是约好了起会老宅过年的日子,人就更多了,累了吧?”

    顾青竹笑笑,“嗯,人确实是多了点,有几个我都没记住。”

    “没关系,以后多见几次就记住了,等你做了傅家的儿媳妇,你就是记不住别人,别人也会记住你,不怕。”

    顾青竹拿眼横他,“谁是你媳妇,我答应了吗?”连求婚都没有,她才不嫁呢。

    傅宸轩眯眼,眸光有些危险,“你不嫁给我你想嫁给谁?”

    顾青竹神情淡定,“谁向我求婚我嫁给谁。”

    傅宸轩轻笑,“想要求婚啊,那还不简单。”说着,就要单膝跪地,幸好被顾青竹及时阻止了,“你疯了,家里这么多人呢。”大部分都是长辈,这要是让人给看见了,还不得被笑话啊。

    “不是你说的吗,谁求婚就嫁给谁,我要是不抓紧时间求婚,你被人给抢走了怎么办?”傅宸轩点都没有被人看到会被笑话的觉悟。

    顾青竹无语,“我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

    “我可是认真的,我活了二十五年了就遇上了这么个可心的媳妇,可得看紧了。”

    顾青竹拿手锤他,这个口无遮拦的,傅宸轩把握住了她的手,还在她的手上亲了口,顾青竹紧张四顾,生怕给人给看见了,幸好,大家都在忙着聊天,没人注意到这里。

    “你正经点。”顾青竹脸色微黑。

    傅宸轩神情淡定,“我要是对你正经了你就该哭了。”

    “还来?”顾青竹有些恼了。

    傅宸轩微微挑眉,“不来也行,你亲我口。”

    顾青竹的手还在傅宸轩的手里,她想抽回来,她现在想理他,这个没脸没皮的人是谁啊,她不认识的。

    只是奈何人家不愿意放手,她又不敢大力挣扎,于是就气呼呼地瞪着傅宸轩。傅宸轩只觉得她现在这个样子可爱极了,低头又在她的手上亲了口,于是就眼见着顾青竹的耳朵尖变成了煮熟的虾子。

    傅宸轩满眼笑意,这丫头就是太害羞了,动不动就脸红,跟平时的样子是大相径庭,直接就戳了他的萌点。

    “你要是不亲我口我就继续亲了。”傅宸轩挑眉看她。

    顾青竹神情恼怒,这家伙也是够了,今天家里这么多人,他真是闹哪出呢,当众秀恩爱这件事她实在是不想做。

    可她又拗不过傅宸轩,在跟他对视了半分钟后,终究是她败下阵来,小心地往四周看了看,见大家都没看这边,俯身,快速地在傅宸轩的脸上亲了口。

    “行了吧。”顾青竹没好气。

    傅宸轩刚要说话,就传来了傅书艺的声音,“哎哟,书宸,完了,还没开始吃饭呢,我就吃饱了。”

    傅宸轩和顾青竹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傅书艺和傅书宸二人正站在阳台上,笑看着他们。

    傅书艺抱着胳膊,脸的促狭,“哥,你就是再喜欢青竹姐,也要回房间去吧,这大庭广众之下撒狗粮不道德啊。”

    傅书宸虽然依旧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不过顾青竹总觉得那双无波的眼睛里暗含着笑意。

    这次真是丢人丢大了,她低着头,当自己是鸵鸟,刚才主动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她,绝对不是。

    傅宸轩倒是脸淡定,幽幽地看着傅书艺,“我刚才听见妈妈叫你呢,你不过去?”

    “哥,你这转移话题的能力忒差。”

    看了眼顾青竹那块烧起来的耳朵尖,想了想,拉着傅书宸走了,“不过我确实有事情要找妈妈,先走了。”

    “人走了,还不抬头?”傅宸轩满含笑意地说道。装鸵鸟的某人抬头狠狠瞪了他眼,都怪他,这下好了,她的老脸啊……

    傅宸轩闷笑。

    ------题外话------

    我觉得我都快成撒狗粮专业户了,明明我想做后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