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3.酒吧偶遇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谢谢你来看我。”林静说道,“你这样从公司里跑出来不要紧吗?”

    陆峰笑笑,“没关系,我已经请假了。你怎么样?严重吗?医生怎么说?”

    “不严重,等下输完液就能回去了。”

    “那就好,现在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我带了皮蛋瘦肉粥,还有几个小菜,都是清淡的,你要不先喝碗?”

    林静摇头,她现在没有任何的胃口,她怔怔地看着陆峰,眼前似乎出现了傅宸轩的脸,晃了晃脑袋。

    陆峰正在跟林静说话,但是说了半天也没有得到林静的回应,转头看就发现她看着自己发呆,眼神悲伤,他顿了顿,这根本不是在看自己,应该想起了谁吧?

    他很想知道她现在想的人是谁,但是又觉得不该问,直觉告诉他,现在林静想的这个人就是让她醉酒进医院的人。

    陆峰知道林静不是生病,他刚才在护士站询问的时候顺便问了护士林静的病情,他想开口问她为什么要喝这么多的酒,话在嘴边绕了绕,摇摇头,算了,时机不对。

    病房的门被推开,这是是简单回来了,简单看到病房里的人,愣了愣,实在是林静的交际圈很小,平时也不见她跟其他人联系过,这住院了竟然有人来看她,还是个男人,自然会引起她的注意。

    “静静,这位是?”

    “你好,我叫陆峰,是林静的同事,听说她生病了,就来看看她。”陆峰主动介绍自己。

    简单笑着点点头,“你好你好,那个……我叫简单,是林静的好朋友。”

    “林静,既然你朋友回来了我就先走了。”陆峰告辞。

    “好,谢谢你来看我。”林静道谢。

    简单目送他离开,然后看向林静,“这是你的追求者?”

    “不是,就是普通的同事。”林静神情淡淡。

    简单看了眼送的花束,还有那个保温桶,满脸的不相信,普通的同事会送这个?不过现在也不是调侃林静的时候,将买来的粥放到边,“我只买到了白粥,你要不要先喝点?”

    林静摇头,她现在真是点胃口都没有。

    简单也不勉强她,将东西放在边,“不想吃的话就等下吃。”她看了眼吊瓶,已经快挂完了,“你先闭上眼睛休息会儿,我看着。”

    “简单,你先回去休息吧。”林静估计简单守了她夜,她今天的更新量十有九还没写完。

    “已经快结束了,我等你,等下起回家,不然留你个人在亿元我也不放心。”简单说道,昨晚林静的样子真的是太吓人了,她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

    林静见她坚持,也不再开口,反正顶多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情。

    输完液,林静将简单买的白粥喝了,简单指了指陆峰送来的花和保温盒,“这些怎么办?”

    “保温盒带回去吧,我明天上班带回去给他,花就不要了。”

    “为什么不要,你不喜欢送我好了。”简单抱起花束,说道。

    林静神情淡淡,“你要喜欢就拿着。”

    回到家里,林静直接就回了房间,她的头很痛,想睡觉,只是依旧睡得不安稳,梦里都是光怪陆离的画面。

    简单时不时会进来看眼,自然看出了她睡得不安稳,但是她不是医生,更不是心理方面的医生,对于林静的情况是爱莫能助,从昨晚林静的情况来看,她其实是有定的心理疾病的,而最大的可能是来源于她的家庭。

    简单认识了林静很多年,但是极少听林静提起她的家,她不知道她的父母是做什么,只知道林静很不喜欢提起家人,而从昨晚的情况看,她跟家里的关系十分紧张,简单也是第次知道,原来林静竟然还有个弟弟,看情况,这个弟弟似乎是夭折了。

    林静睡的时间并不久,醒来时,简单正在厨房做饭,看见她出来,开口,“等下就能吃饭了,你先去坐会儿。”

    她早上就没吃,林静现在这样,午自然是不能吃外卖的,但是简单厨艺有限,做不出太多的好吃的,所以就下了点面条。

    林静点点头,不过却没出去,而是帮着简单拿了两个碗。

    两人相对而坐,沉默地吃着面,简单时不时看眼林静,从林静醒来之后脸上就没出现笑容。

    “有话对我说?”林静看了她眼。

    简单犹豫几秒,咬牙开口,“静静,傅宸轩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你打算怎么办?”

    林静眼神暗,这件事是她最不愿意想起来的事情,她宁愿昨天晚上没有去找傅宸轩,这样她就不会得知这样的事实。

    “静静,我知道你很喜欢傅宸轩,按理来说,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对错之分的,但是现在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你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吗?”简单十分纠结,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是真心为了她好,但要是林静坚持下去,十有九受伤的是她自己,若林静再做出些事情,那就更难收场了。

    林静抿唇。

    “静静,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怕你受到伤害。”

    “我知道,简单,做人的基本底线我还是有的。”林静神情淡淡,眼底的悲伤却浓重,她喜欢傅宸轩不假,要是傅宸轩没有喜欢的人,那么即便是追求辈子,她也会坚持,可是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那么她的喜欢就会对他造成困扰,她做不出破坏人家感情的事情,即便做不到祝福,那么试着放下她还是可以去学着做的。

    简单闻言,松了口气,幸好林静不执著,“吃面吃面,多吃点,锅里还有。”

    林静嗯了声,低头吃面,不过胃口不佳,吃了半就放下了。

    **

    B大女生宿舍。

    陆萌见傅书艺回来了,将包巧克力扔给她,“书艺,这是我朋友从国外给我带的巧克力,你尝尝。”

    傅书艺接过,“谢啦。萌,你还没回家吗?马上就要放寒假了。”其实算起来他们的寒假已经开始了,所有的考试已经于上周考完了,有些学生都走了,就比如他们寝室的另外两位。

    “明天就回去,你呢,什么时候走?”

    “今天就走了,我就是回来收拾东西的。”傅书艺说道。

    陆萌眼神微闪,“你哥哥来接你?”

    “不是,他忙着陪我未来嫂子呢,哪里有时间来接我,我的朋友会来接我。”傅书艺边收拾着东西,边说道,她平时回去很频繁,寝室里也不需要带很多的东西回去,收拾起来很方便。

    陆萌愣,“你未来嫂子?你哥哥不是单身吗?”

    “那是之前的事情了,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马上就要订婚了。”她上次回家的时候听母亲说起过这件事,虽然具体时间没定,不过也快了。

    “订婚?这么快?”陆萌嘴角的笑意很僵硬,只不过傅书艺现在忙着收拾东西,没注意而已。

    “也不算快了,他们早就认识,只是间分开了几年,现在我未来嫂子回来了,他们就重新在起了。”傅书艺说的随意,听见手机振动,拿起来看了眼,眼睛微亮,“萌,我朋友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陆萌点点头,等傅书艺走出了寝室,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走到阳台,面无表情地看着下面。

    傅书艺正走向辆白色的跑车,车里不知道坐着谁,傅书艺朝着那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坐了进去。

    陆萌眼睁睁看着跑车看不见了才回到自己的床位边,她静静地看着自己桌上的那盒巧克力,这是她找代购买的,花了她不少钱,颗就要四十多,专门买来讨好傅书艺的,结果竟然就得知了这样的个消息。

    “俊楠哥,你来接我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吧?”傅书艺笑眯眯地开口。

    白俊楠温和地笑笑,“能耽误什么事情,我本来就是闲人个。”

    昨天晚上傅书艺跟白俊楠在聊微信,就说到了这个事情,她今天本来想打车回家的,结果白俊楠主动说要送她回家,傅书艺跟他很熟了,自然不会跟他客气,就答应了。

    白俊楠将傅书艺送到军区大院门口,“俊楠哥,你跟我进去坐坐吧,我哥哥今天应该也会回家。”

    “不了,我等下要回家趟,改天再去。”白俊楠笑着说道,说着,俯身从后座上拿了个袋子出来,“这是上次去国外给你带你的礼物,直想给你,却总是忘记。”

    傅书艺好奇,“是什么?”

    “就是个小东西,当时看到了觉得挺适合你的,就买了,你拿回去玩玩。”

    傅书艺也没有当场拆开,“谢谢俊楠哥,那我先走了。改天起看电影啊。”

    “好。”白俊楠笑着点头,直到傅书艺走进了大门才离开。

    家里除了阿姨就没人了,沈清澜今天跟于晓萱还有方彤约好了起聚聚,要晚点回来,傅宸轩也要等到公司的事情做完了才会回来,至于她爸爸嘛,这周都不会回来,据说是其他军区交流去了。

    傅书艺回了房间,打开白俊楠送的礼物,是对耳钉,用碎钻镶嵌着樱桃的形状,还是挺精致的,她戴了戴,很喜欢。

    ——【谢谢俊楠哥,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白俊楠趁着等红绿灯的间隙看了眼,笑了笑,神情温柔。

    ——【喜欢就好。】

    晚上,傅宸轩是带着顾青竹起回来的,这算是顾青竹第次登门。

    “青竹姐,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傅书艺从沙发上站起来,跑向顾青竹。

    顾青竹笑眯眯,“想我什么?”

    “当然是想你的英姿飒爽啊。”傅书艺毫不犹豫地说道,并附赠个俏皮的眼神。将她的哥哥挤开,自己来推顾青竹的轮椅。

    她有好多悄悄话想跟顾青竹说。

    没有见过顾青竹以前,她想象过无数次她哥哥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人,是温柔小意的还是活泼可爱的,就是没想过顾青竹这款,但是在得知自家哥哥喜欢顾青竹的时候,她就觉得确实应该是这样,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上她的哥哥。

    这也算是另类的爱屋及乌了。

    沈清澜已经回来了,未来儿媳妇第次登门,傅衡逸因为工作问题没办法,她这个做婆婆的必须要在。

    “阿姨好。”顾青竹笑着叫人。

    沈清澜微微笑,视线在她依旧绑着石膏的腿上扫了眼,“腿好些了吗?”

    “已经好多了,本来都可以拆线了,不过宸轩不放心,不让拆。”她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没有致命伤。当时她是卧底的身份不知道怎么就被组织里的人知道了,被围捕之后,他们想的也是如何折磨的她生不如死,自然不会让她那么快死去,也存着要拿她换被抓住的大当家的心思。

    沈清澜点点头,“这就好,晚上我让家里的阿姨给你炖了大骨汤,你多喝点。”

    “谢谢阿姨。”

    沈清澜笑笑。

    **

    寒假开始了,傅书艺不用上学了,每天待在家里不是沈清澜闲聊就是看电视打发时间吗,日子过得十分无聊,于是约了白俊楠起去看电影,是部贺岁档,很好笑,她是从头笑到尾,笑得肚子都疼了。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傅书艺揉着肚子,脸的纠结,白俊楠好笑地看着她,“还是不舒服?”

    傅书艺叹气,“我的笑点是不是太低了,我看人家也不会跟我似的。”

    白俊楠安慰她,“爱笑的女孩都是运气都很好。”

    傅书艺笑眯眯,“还是听俊楠哥说话舒服,不像傅书宸,总是讽刺我。俊楠哥,你等下要回家吗?”

    白俊楠挑眉,“想去哪里?”

    傅书艺对他竖起大拇指,真是太上道了,大眼睛弯成月牙,“我们去魅色吧?”

    白俊楠打开车门,“上车。”

    魅色的晚上是热闹非凡的,他们到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白俊楠将钥匙交给门童,“想去哪层?”

    “去酒吧吧。”傅书艺说道,她不喜欢喝酒,但是很喜欢看调酒师调酒。

    “走吧。”白俊楠揽着她的肩膀,傅书艺看了眼,倒是没有在意。

    “喜欢看调酒?”白俊楠见傅书艺到了吧台之后就直盯着调酒师看,好笑地问道。

    傅书艺点点头,“你不觉得他们很神奇吗?明明是很普通的酒眨眼间就变成了杯颜色绚丽的鸡尾酒,还能调出不同的味道。”大概是遗传了沈清澜的好基因,她对颜色很敏感,虽然绘画天赋没有母亲那么高,但在同龄人也算是佼佼者。

    白俊楠想了想,站起来跟调酒师说了几句,调酒师看了傅书艺眼,点点头,然后白俊楠就在傅书艺好奇的目光走了进去。

    他拿起杯子,随手拿起瓶瓶酒,开始调酒,他的动作点都不炫酷,却神情认真,傅书艺盯着他的手,他的手骨节分明,很漂亮。

    没多久,杯颜色绚丽的鸡尾酒就被放在了傅书艺的面前,“冬夜夏语,请品尝。”

    傅书艺看着眼前的这杯鸡尾酒,眼底是闪过抹惊艳,为它的好颜色。

    傅书艺尝了口,带着淡淡的甜味和果香味,酒的味道反而很淡,“这杯酒酒精度数不高,后劲也不足,你可以放心喝。”白俊楠说道。

    傅书艺笑眯眯,“其实我的酒量还可以的。”即便是几杯烈酒她也没那么容易醉。

    白俊楠没有喝酒,他今晚要开车,傅书艺并没有慢慢品着,视线在酒吧里的男男女女身上扫过,然后看向了舞池的方向,今晚有钢管舞表演。

    魅色的钢管舞表演并不媚俗,毕竟来这里的人身份非富即贵,没必要用那些艳俗的手段来吸引客户,这里的钢管舞表演更像是种舞蹈艺术,起码傅书艺是这样评定的。

    视线微微转,她的眸光轻闪,她刚才好像看到了陆萌,只是转眼人就不见了,她眨眨眼,找了找,人又不见了,应该是她看错了吧。

    “俊楠哥,我去个洗手间。”傅书艺说道。

    白俊楠点点头。

    傅书艺从洗手间里出来,就听见了低低的哭泣声,还有哀求声,她的脚步顿,犹豫了下,往声音传出的方向走了过去。

    “李少爷,我真的不是干那行的,你放过我吧。”女生祈求着

    被称为李少爷的人冷哼,“不是你穿的这么暴露是想勾引谁?劳资要不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你以为我会看上你?”

    傅书艺眼就认出了说话的女生正是陆萌,看来刚才还真的不是她眼花了,那个男人她并不认识,不过看穿着,应该是圈子里的人,估计是哪家的富二代吧。

    陆萌被那人困在墙壁与身体之间,那人的手放在陆萌的腰上,动作不是很规矩。她今晚穿的很暴露,开叉长裙,直接开到了大腿根部,上身也是露背的衣服,脸上画着浓妆,如果不是傅书艺跟她朝夕相处还真的是认不出她。

    她的眼神微闪,陆萌打扮成这样来这里做什么?还有她是怎么进来的。魅色是会员制,没有定的经济能力是进不来了,每年的会费就是笔庞大的数字。

    就算是陆萌家的条件好,也不至于好到这个地步。

    陆萌没有察觉到有人在暗看着他们,她的注意力都在李少放在她腰上的那只显著手上,她很想将那只手给剁了,却又不敢得罪眼前的人,毕竟这人的父亲是他爸公司的老总,要是得罪了他,她爸的工作就完了。

    “李少,按照您的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您何必跟我较劲呢,我这人无趣又呆板,定会让你扫兴的。”

    李少轻笑,“鲍鱼海参吃多了爷现在就想吃点清粥小菜,怎么,跟着爷让你觉得丢份?”

    “不是,李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不方便。”陆萌脸的为难。

    “少拿那个当借口,爷不介意亲自检查检查,若是你敢骗我…。”后面的话直接冷了脸,而手也顺着腰部的曲线来到了她的臀部。

    陆萌吓得脸色白,按住他的手,哀求,“李少,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适合。”她是想钓金龟婿没错,但是没想跟眼前这种将女人当成是玩具的花花公子搞在起。她的身体是她的资本,她不能让这样的人将她的资本糟蹋了。

    李少眼闪过怒气,心情好的时候他还能耐心哄两句,结果这女人给脸不要脸,把捏住她的下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爷的耐心有限,你们家要是不想在京城混了,你尽管走。”

    下巴被捏的生疼,陆萌眼底积蓄了泪水,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捏着她下巴的手忽然松开了,随即,李少传出了声痛呼。

    李少正想看看哪个王蛋给多管闲事,结果就对上了傅书艺冰冷的双眸,他呆,眼底满是惊艳,真是个漂亮姑娘。

    “哟,这是哪里的美女。”李少笑眯眯,根本就忘记了手腕上的疼痛。

    陆萌见到傅书艺,也是呆,“书艺。”

    李少闻言,笑了,“原来是萌的朋友啊,你好,我叫李志深。”

    傅书艺看着眼前这张脸,眼底的眸色更冷,将陆萌拉过来,“你没事吧?”

    陆萌摇头,“没事。”眼底浮现抹难堪,被傅书艺撞见这幕,她真的是丢死人了。

    李志深见傅书艺不理他,也不生气,美女嘛,能原谅的。

    “这位美女,既然都是认识的,又在这里遇见了,这就是缘分,起玩吧。”

    陆萌拉着傅书艺的衣角,拼命给傅书艺使眼色,傅书艺给了她个放心的眼神,看向李志深的时候,眼底又恢复了冰冷,“想跟我玩儿,你够格吗?”

    李志深不悦,就算是再漂亮的女人,那也就是个女人,是绝对不能凌驾在他之上的,眼前的这个女人而再再而三的不给他面子,简直就是欠收拾。

    他的眼底闪过抹垂涎之色,刚想着来硬的,结果没等他动作,傅书艺直接抬脚就是踹,李志深发出声杀猪般的嚎叫。

    ------题外话------

    虽然林静的性格不讨人喜欢,但是她真的不算是个坏女人,她或许负能量多了些,可说到底还有自己的原则与底线,而她的性格大部分也是家庭环境造成的,也算是种无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