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2.她是我女朋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林静站在楼底下,大概是因为冷的,跺着脚,手放在嘴边哈着气,傅宸轩隔着老远就认出了她。

    “静静。”傅宸轩喊了声,林静听见傅宸轩的声音,转过身,看见他,脸上扬起抹笑,只是这笑在看到顾青竹时僵在了脸上。

    傅宸轩推着顾青竹走进,林静的视线直在打量着顾青竹。

    “静静,你是来找我的?”

    林静点点头,“给你打电话你没接。”

    傅宸轩摸了摸上衣口袋,确实没有摸到手机,“应该是落在家里了,我没接电话你怎么不回家?大冬天的在楼下等,你是不是傻?”

    林静笑笑,“我看你家里的灯亮着,就想着你是不是在洗澡没听见,正想着等下再打个。”

    傅宸轩无语,“你这么晚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林静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顾青竹,“这位是?”

    傅宸轩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为二人做自我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顾青竹,青竹,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林静。”

    林静脸上的笑意彻底僵在了脸上,怔怔地看着傅宸轩,“你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了?”

    大概是她眼的情绪太过明显,傅宸轩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什么,眼神微闪,微微笑,“青竹之前离开了几年,最近刚回来。”

    听到这话,林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傅宸轩不是没有喜欢的人,而是爱惨了眼前的女子,所以直在等她回来。

    林静说不出现在自己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她能肯定,自己现在的脸色定很难看,她想笑,可此刻嘴角根本不听她的话,她只觉得鼻尖酸酸涩涩的,只要她眨眨眼,眼泪就能喷涌而出。

    “静静,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傅宸轩再次问道。

    林静摇摇头,“没事儿,时间太晚了,我先走了,再见。”她转身,挺直了脊梁,即便此刻在他人眼她是狼狈的,她也不能狼狈到底,她是林静,是坚强的林静。

    等人走远了,顾青竹才似笑非笑地看着傅宸轩,“你的小青梅哭了,不去哄哄?”

    傅宸轩叹气,“你就唯恐天下不乱。”

    顾青竹耸耸肩,她是说认真的,现在这么晚了,人家个女孩子就这样走了,万出点事该怎么办?现在独身女子深夜外出出事的新闻还少吗?

    “你跟上去看看,可别真的出事了。”顾青竹说道。

    傅宸轩低头看着她,“不吃醋?”

    “赶紧去。”顾青竹推了他把,再废话人都走远了。

    傅宸轩追了上去,顾青竹就在原地等着他。

    林静转身的那刹那眼泪就下来了,她抬手摸摸眼角,将眼泪擦去,但是新的眼泪又落下来,就像坏了的水龙头开关,根本不受她控制。

    傅宸轩远远地跟在她的身后,看见她蹲在地上哭,心不忍,却终究没有上前,既然无法给人家想要的,就不要付出不该有的关心。

    他从未想过林静对他竟然抱有这样的想法,原本傅书艺说起的时候,他总觉得是傅书艺想多了,现在见到林静这样,傅宸轩说不自责是假的,要是他能早点发现林静的异常,是否林静现在就不会这样难过?

    傅宸轩直等到林静坐上了公交车才返回,顾青竹已经自己回到家了,这套公寓装了电梯,上下也没有台阶,出入还是很方便的。

    “人安全到家了?”顾青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见到她上了公交我就回来了。”傅宸轩说道。

    顾青竹啧啧,“这样做会不会太心狠了?”这个女孩子看着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人有喜欢的人。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与其日后纠缠不清,不如现在这样,她知道了也好。”毕竟没有点破,只要林静愿意的话,他们以后还是朋友,有什么事情他还是会帮她的。

    顾青竹摇摇头,感情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纠缠不清,傅宸轩这样做虽然无情了些,倒不失为最好的解决方法。

    家里有阿姨在,傅宸轩倒也不用担心顾青竹生活上会没有人照料,于是便打算离开了。

    “你这是要回家了?”顾青竹问他。

    傅宸轩脚步顿,笑望着她,“你要是舍不得我,我也可以留下来。”他是非常乐意的。

    顾青竹送给他枚白眼,满脸嫌弃,“赶紧走。”

    傅宸轩轻笑,俯身在她的唇上亲了亲,“晚安。”

    顾青竹嫌弃地摆手,嘴角却轻轻上扬。

    **

    “静静,你这是怎么了?”简单听见敲门声,起身去开门,结果就看见了林静瘫坐在门口,身上是浓浓的酒味。

    “静静,醒醒。”简单拍着她通红的小脸,这是喝了多少酒才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她想将林静给扶起来,但是变成酒鬼的林静太重了,她个人弄不动她,晃了晃她,“林静,醒醒。”

    林静睁开眼睛,认出是简单,笑了,“简单,是你啊。”

    “是我,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喝这么多酒?你不是跟傅宸轩表白去了吗?”简单皱眉,这是被拒绝了?

    林静笑得欢畅,“简单,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高兴了就该喝酒,对,我的酒呢?”她低头在地上寻摸酒瓶子。

    简单按住她,“别喝了,先进去。”

    “不,不进去,我要喝酒,今天是值得庆祝的日子,我要喝她个三天三夜。”

    简单黑脸,还三天三夜呢,就你现在这样,我就很想将你扔出去。她默默地想到,不过现在不是跟醉鬼计较的时候,将人弄进去是正经,于是耐下性子说道,“对对对,今天是值得高兴的日子,我们要醉方休,不过这里没酒,我们进去,家里有酒,我陪你起喝,我们起庆祝。”

    简单不知道林静这是发生了高兴的事情要喝酒庆祝,只是下意识地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难道是表白成功了?所以高兴成这样?不过她看着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啊?

    简单想不明白。

    林静听要继续喝酒,顿时顺着简单的力道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家里,直奔冰箱,简单拉都拉不住。

    冰箱里只有啤酒,还是前几天简单的朋友来家里吃饭买的。

    林静打开啤酒直接就往嘴里灌。简单抓着她的手腕,“林静,你先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也就罢了,回来之后竟然还要继续喝酒,这根本就不是林静的作风。

    林静醉眼朦胧的看着她,笑眯眯的,“简单,我今天好开心,好开心,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简单微愣,“你跟傅宸轩表白了?你们已经在起了?”她实在想不通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林静如此高兴的。

    林静摇头,开始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却笑出了眼泪,“我没有跟他表白,他有女朋友了,很漂亮的女朋友,我看见了。我最好的朋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我难道不应该替他感到开心吗?简单,我好开心。”

    简单彻底愣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原本她还以为是林静表白被拒绝了,结果竟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注定了失败的结局,“静静,咱别喝了,你要是难过你就哭出来吧。”

    林静呵呵笑,“我为什么要哭?我应该高兴啊,简单,我是真的开心。”难道她现在连开心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林静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嘴角笑眯眯的,可眼泪却像是不要钱似的往外流。

    看着这样的宁静,简单的心只觉得像是被针扎了样,钝钝的疼,“静静,咱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她开始后悔,要是自己不撺掇林静去表白,是否就不会有今天这切的发生?

    简单抱住了她,“静静,你要是难过就哭吧,我肩膀借你。”不管怎样都好,不要闷在心里,她知道林静有多喜欢傅宸轩,而自己深爱的人有了爱人却不是她,这样的打击换做任何个人都难以承受。

    林静怔怔的看着对面的墙壁,眼神涣散,简单直在她的耳边说话,她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她只觉得好累,心好痛,明明身体很疲惫,却睡不着。

    “简单,我想唱歌,你要不要听我唱歌?”林静怔怔的开口,声音空洞而无力。简单微愣,良久,点点头,“好,你唱,我听。”

    林静轻笑。唤声开口。

    “你陪我步入蝉夏

    越过城市喧嚣

    歌声还在游走

    你榴花般的双眸

    不见你的温柔

    丢失花间欢笑

    岁月无法停留

    流云的等候

    我真的好想你

    在每个雨季

    你选择遗忘的

    是我最不舍的

    纸短情长啊

    道不尽太多涟漪

    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呀……”

    轻快的曲调流淌出的歌词落在简单的耳却化为了世间最悲伤的乐谱。简单鼻尖发酸,眼眶微红,她宁愿林静歇斯底里地哭场,也不想看见她此番模样。或许她是真的错了,她就不该撺掇林静去跟傅宸轩表什么劳什子的白。

    林静唱完曲,再次长久的沉默。她靠在墙上,怔怔的看着天花板。

    简单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于是便在她旁边陪着。

    “简单,我想喝酒。”林静开口,声音微哑。

    简单点点头,主动将啤酒塞进了她的手,若是醉场能好受点,那么便醉吧。

    家里的几罐啤酒,几乎都进了林静的肚子。她的眼神越发迷离。

    “简单,我见到了他的女朋友,长得真漂亮,跟他很配。我从来没有在傅宸轩的眼看见那么温柔的眼神,仿佛那个人就是他的全世界。”

    或许傅宸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叫顾青竹的名字时,那不自觉放柔的嗓音与眼神。那是只有深爱的人,才会有的呀。

    “静静,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了傅宸轩,我们还有其他人。”简单说着,尽管知道这句话太过苍白无力。

    林静笑笑,是啊,这个世界上不止傅宸轩个男人,可她爱的人,只有傅宸轩个呀。

    傅宸轩等了他女朋友几年,而她呢,却等了傅宸轩十多年。在情窦初开的最初,那个少年便印在了她的心间,从此再也未曾离开过。

    “简单,你说我若是早回来几年,是否会不样?”若是在他的女朋友认识他之前便回来找他,那么是否他深爱的人便是她林静了?

    这个问题简单无法回答,在她看来,感情是部分先来后到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是你认识地更早,相处的时间更多就会喜欢。

    “简单,你说啊。”林静拉着简单,看着她,眼眶通红。

    简单抿唇,“林静,我们去睡觉吧,睡醒了就好了。”哭场,睡觉,情绪发泄出来了,事情也就过去了。

    “呵呵,简单,其实你也觉得他不会喜欢我,所以不敢说是不是?”林静见简单不正面回答问题,笑了。

    简单心生疼生疼的,要是可以,她真的想冲到傅宸轩的面前去质问他为何要这么伤害个喜欢他的女孩子,但是她知道她根本没有这样的立场。

    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林静扶进房间里。简单又跑去厨房给她泡了杯蜂蜜水,回来时林静已经睡着了,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皱,眼角挂着泪珠。

    她叹气,上前帮她把被子盖好,然后才起身离开。

    “妈妈,不是我,弟弟的死跟我没关系,不是我,爸爸,我好痛,好痛……”林静的嘴里轻声呢喃着,浑身都开始抽搐。

    简单半夜醒来上厕所,顺便去林静的房间里看了眼,结果就看见了这幕,吓得她顿时就醒了,“林静,林静。”

    她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林静毫无反应,她似乎是梦魇了,怎么喊都醒不过来。

    “妈妈,别恨我。呜呜呜呜,宸轩,宸轩……”

    简单听得心酸,不自觉眼泪就下来了,“林静,你醒醒。”

    **

    林静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个地方是哪里,不是自己家?空气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这是医院?

    转头就看见简单趴在她的床头,已经睡着了,林静动了动,发现自己的手上挂着水,“简单。”她轻轻喊了声。

    简单立刻就醒了,睁开眼睛看向林静,眼睛微亮,“静静,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昨天晚上,林静直在抽搐,怎么喊都不醒,简单怕出事,就打了120。

    林静想想都知道大概是自己喝多了酒,酒精毒了,“简单,抱歉。”她不愿意麻烦你别人,但是这次却让简单跟着担心了。

    简单摇头,“只要你人没事就好。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口渴。”林静说道,简单起身给她倒了杯水,试了试水温,是温的。

    “静静,公司那边我已经帮你请假了,我说你发烧了,帮你请了天假,等下输完液你就回家好好休息天。”

    “谢谢你,简单。”

    简单摆手,“不要跟我这么客气,我们是朋友。”说起来这件事跟她也有关系,要不是她怂恿林静去表白,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

    “对了,静静,今天早上你爸爸来了电话,是我接的,我跟他说你有点不舒服,正在睡觉,你醒了就给他回个电话吧。”简单想起来早上的那通电话,说道。

    昨天晚上林静说了夜的梦话,虽然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但是也能看出来她跟家里似乎有些矛盾。

    林静过得很压抑,这是简单看出来的,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又怕不小心触及到林静的伤口。

    “你先给你父亲回个电话,我下去给你买点白粥。”简单说道。

    林静点点头。

    等简单离开之后,林静才拿起手机给父亲打电话。

    “爸爸,是我。”

    “静静,身体好些了吗?”

    “已经好多了,就是个小感冒,吃了感冒药后就舒服多了。”她的嗓音嘶哑,听着倒是符合感冒的症状。

    林父也没有怀疑,而是叮嘱道,“要是不舒服就及时去医院,千万不要忍着。”

    “爸爸,我知道的,您不要为我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林父叹气,女儿独在异乡,他怎么能放心呢,“宸轩呢?他来照顾你了吗?”

    林静滞,笑笑,“他给我买粥去了。”

    林父闻言,顿时就放心了,“你们都要好好的。”

    “嗯,我会的,爸爸。”

    林静挂了电话,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她知道她跟傅宸轩是不可能了,傅宸轩爱那个女孩子,她能看的出来。

    等了这么多年,就换来这样个结果,林静苦笑,她算不算是全世界最傻的人?

    病房的门被敲响,她以为是简单回来了,没想到来的人是陆峰。

    “林静,我听说你生病了,所以过来看看你。”陆峰的手上还拿着束鲜花和个保温盒。

    “我给你煮了点粥,你尝尝?”他早上去公司,都到了上班时间了还没看到林静,就问了同事,这才知道林静生病住院了,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医院,就赶了过来。

    林静怔怔地看着他,没想到第个来看她的人竟然是陆峰。

    ------题外话------

    昨天跟朋友出去了天,回来晚了,今天更新也晚了,抱歉。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芩安

    【对宠,双强双洁】

    这是个霸道老男人把自家小媳妇诱拐回家宠宠宠的故事。

    她是杀人于无形的暗夜王者,是身份神秘的王牌狙击。

    她行踪不定,她狡诈多疑。

    陆终年:陆家嫡系子孙,B市翻云覆雨的顶端人物,人称“枭爷”,亦是道上嗜血狠辣的“孤狼”。

    当嚣张对上狂妄。

    绝对力量的压制,不过是胜者为王,败者暖床。

    顾安宁,有种你试试,让老子宠你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