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1.哄人的正确打开方式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吻结束,傅宸轩才放开顾青竹,拇指在她的嘴角划过,带出丝暧昧的银丝,傅宸轩轻笑,“这才是哄人的正确打开方式。”

    顾青竹脸蛋微红,不知是羞的还是呼吸不畅憋的。

    佯装淡定地坐好,拿起书,摆明了副“我要开始看书了,你可以走了”的态度,但那眼神却只是停留在书页上,至于上面的内容,顾青竹表示不知道。

    傅宸轩也不揭穿她,而是说道,“我等下要回公司趟,晚上再过来看你。”

    顾青竹胡乱点头,“嗯嗯,知道了。”

    傅宸轩抬手揉揉她的脸,起身走了。顾青竹从书本抬头,摸摸自己依旧有些发烫的脸,轻笑。

    傅宸轩现在在公司的时间天也就两三个小时,有时候甚至整天都不会出现,若非他有个很好的合作团队,即便是没有他,公司也能正常运转,不然就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的甩手掌柜的态度,公司非关门不可。

    威廉正跟李蒙讨论技术上的问题,这个问题他已经研究了三四天了,直理不出头绪,程序直提示错误,正犯难呢,就看见傅宸轩来公司呢,眼睛亮,立刻将傅宸轩抓了过来,“你来的正好,快帮我看看这几行代码。”

    于是,傅宸轩就连自己办公室的门都没有进去就被拉去工作了,这待就是三个小时。

    威廉就看着傅宸轩的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会儿皱眉,会儿又恍然大悟的模样,表情生动极了。

    敲下最后行代码,傅宸轩的手从键盘上移开,“好了,你再测试下,这次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威廉深情款款地看着傅宸轩,就像是看着自己心爱的恋人,看得傅宸轩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脸嫌弃,“你干嘛?”

    威廉嘿嘿笑,“宸轩,你说你做什么管理,直接做我们开发部的老大多好,简直就是浪费你的才能。”

    傅宸轩似笑非笑,“那你来管公司的未来发展?”要是可以安心写代码,他是很愿意的。

    威廉脸僵,呵呵笑,“还是你来吧,我还是适合专心搞开发。”

    他们几个人擅长的都是技术方面的工作,对公司管理与发展向都是傅宸轩负责的,谁让他的脑子好用呢。

    李蒙鄙视地看了他眼,德性。

    傅宸轩回到办公室,李蒙跟着他进来,傅宸轩看了他眼,“老大,那个,南烟呢?”果果已经好几天不上班了,给她打电话也没人接。

    “在国外呢。”

    “她去国外做什么?旅游?”李蒙追问。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他,“你觉得呢?”

    李蒙被傅宸轩看的有些不自在,不过知道傅宸轩将果果当妹妹,也就坦然了,“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你了。”

    傅宸轩看出李蒙的心思,想了想,开口,“她男朋友住院了,她在照顾她男朋友。”

    李蒙神色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没听她说过啊。”

    “她低调。”傅宸轩没有多说,只要打消了李蒙的念头就好了。

    李蒙有些失落,他刚察觉自己喜欢果果,想等着果果回来上班之后就追求她,结果人家就有了男朋友,这人生第次心动就这样还没来得及开始生长就被扼杀在萌芽里了,李蒙说不伤心是假的。

    傅宸轩拍拍朋友的肩膀,“天涯何处无芳草。”

    李蒙笑的比哭的还难看,“老大,我还有工作,就先出去了。”

    傅宸轩摇摇头,同情地看了眼李蒙的背影,不过知道李蒙的性格,倒是点也不担心。将剩下的琐事都处理好了就离开了公司。他还要回家趟,已经好几天不回家了。

    今天正好傅书艺在家,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跟谁聊天呢,直在那傻笑,见他回来了,就打了声招呼,“哟,哥,舍得离开青竹姐了?”语气调侃。

    傅宸轩没有理会她这话,而是问道,“妈呢?”

    傅书艺指了指外面,“在花房呢。哥,你就将青竹姐个人扔在医院了?”

    “你跟谁在聊天呢?”傅宸轩不答反问,这笑的就跟小花痴似的。

    傅书艺不清楚他的想法,随口说道,“我同学。”

    “最近俊楠联系过你吗?”傅宸轩不经意问道。

    傅书艺微顿,“没啊,他没事联系我干嘛。”

    傅宸轩放心了,去花房找沈清澜,沈清澜正在修剪花枝呢,花房比起以前大了些,花草的种类也多了不少,这些很多都是傅老爷子生前留下来的,少部分是她后期添置的。

    “妈。”傅宸轩叫人,沈清澜嗯了声,连头都没抬,“青竹好些了?”

    “已经好多了,我回来拿几件换洗的衣服。”

    “哦。”沈清澜没意见,或许换做其他人,自己的儿子对未来儿媳好心会有些不好受,觉得自己的儿子被其他人抢走了,心里更加不平衡些的呢,或许还会在人家姑娘进门之后为难她,不过这样的情况在她这里是不存在的。

    儿子愿意疼媳妇就疼着,想怎么宠就宠着,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伤害他人,她都是没意见的。

    “妈。我想等青竹出院之后就带她回来正式跟家里人吃个饭,你看成吗?”虽然顾青竹还没这么快出院,不过傅宸轩希望先取得父母的同意。

    “行啊,什么时候来提前给家里来个电话,她喜欢吃什么也跟阿姨说清楚,让阿姨提早准备点她喜欢的。”沈清澜答应得爽快,只要儿子考虑清楚了,她是不会反对的,这毕竟是陪儿子度过辈子的人,不是跟她。

    傅宸轩笑,上前搂着沈清澜的肩膀,“妈,有你真好。”他母亲真的是个十分尊重孩子意愿的母亲,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是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会适当给出点意见,却不会过度干涉,甚至有时候在他人看来,沈清澜有些过分纵容他了。

    沈清澜拍拍儿子的手,“少在这里肉麻,去拿把剪刀帮我把活干了。”家里的花草多了,照顾起来就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好。”傅宸轩笑眯眯,转身去拿剪刀,跟母亲起修剪枝叶。

    **

    “林静,咖啡。”杯咖啡放在林静的面前,林静抬头,就看到了陆峰,她的同事。

    陆峰见林静看着他,笑着解释,“我见你今天精神不是很好,刚才下去买咖啡的时候就顺便给你带了杯,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选了焦糖玛奇朵。”

    “谢谢。”林静道谢。

    陆峰笑,“不用客气,对了,晚上你有时间吗?想约你起吃个饭,晚上我爸妈出去看电影去了,家里没人做饭,个人吃饭挺无聊的。”

    林静歉意地笑笑,“抱歉,我晚上已经跟朋友约好了起吃饭。”

    陆峰有些小尴尬,“没事没事,是我临时起意,下次有机会再约。”

    “好。”林静说道。

    “那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陆峰说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神情挫败。

    林静长的漂亮,虽然沉默寡言了些,但脾气温和,刚进公司就被很多人盯上了,不过平日里她不太喜欢与众人交流,大家都不知道从何处下手而已。

    陆峰是林静的爱慕者之,性格外向,不过在林静这里却不知如何下手,林静就是像是座城堡,城门紧闭,城墙高筑,根本无法打动她。

    “邀约失败了?”同事小声在陆峰的耳边嘀咕,陆峰点点头,这虽然是第次邀约,但是被拒绝了,也挺丢脸的,他好不容易才想到这么完美的个借口。

    同事拍拍他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你继续努力。”

    陆峰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得对,只要人家天没有男朋友,那么自己就还有机会,不就是被拒绝嘛,有啥大不了的,自己是男人,脸皮厚点就是了,不都说烈女怕缠郎嘛。

    陆峰抹了把脸,又振作精神。

    林静下班,陆峰开着车在她的面前停下,“林静,去哪儿,我送你吧。”

    “不用了,这里打车很方便,我自己打车就好。”林静拒绝,她知道陆峰对自己的心思,但她不喜欢人家,也不想跟谁暧昧不清,倒不如开始就不要给人家接近自己的机会。

    陆峰笑笑,“反正我等下也没其他的事情,就顺道送你程,你就当我是打发无聊时间好了。”

    林静倒是很想不理会直接走人,但是人家多次盛情相邀了,直接走了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就算是拒绝也不能闹的太难看,于是开了车门,坐了进去,“谢谢。”

    陆峰往后看了眼,“不客气,你去哪儿?”

    林静报了个地址,是在她家附近,都跟人说了晚上有约,总不能直接报家里的地址,这样也太不给面子了。

    路上陆峰都在试图找林静说话,大多数时候林静都是沉默的,偶尔会回两句,即便是这样,陆峰也十分开心了,个人在那里说的起劲儿。

    到了目的地,林静解开安全带,“谢谢你今天送我。”

    陆峰摆手,“不用客气,顺道的事情,以后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

    林静点点头,下车离开,看这方向,是街边的家餐厅,陆峰等人进去了才开车离开。林静点了几个菜,直接打包带走,这样她和简单的晚餐就有着落了。

    回到家,简单果然在家呢,她过的就是蜗居生活,很少出门,除非是卡了,需要外出找灵感。

    “简单,出来吃饭了。”林静将饭菜摆好,冲着里面喊了声。

    简单出来,头发披散着,身上还穿着睡衣,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林静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简单有气无力,“饿的,我已经三顿没吃了。”

    林静摇头,“你这生活太不规律了,身体会垮的。”

    简单摆摆手,“我知道,最近我在存稿,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她的视线落在餐桌上的饭菜上,眼睛亮,“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竟然准备地这么丰盛?”

    平时虽然他们也会打包的外面的饭菜,但很少会买这么贵的。

    林静笑笑,“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就是想吃这家的饭菜了,就去打包了点,快洗手吃饭,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简单点点头,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去洗手,林静看着她这状态,无语地摇头。

    简单吃完饭又钻进了房间,她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林静本来想跟她说说话的,但是见到她这样,顿时就打消了主意。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林静就看到自己桌上放着份早餐,看了眼四周,就看见陆峰朝着自己笑笑,又指了指那份早餐,这份早餐是谁送的显而易见。

    林静抿唇,很想拒绝,不过这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有不少同事,公然拒绝似乎也不好,于是直接给陆峰的支付宝转了账,算是他帮自己买的早餐。

    幸好之前陆峰帮自己带过东西,林静给他转过账,知道他的支付宝账号,她担心不够,还特意多转了些。

    陆峰见到到账信息,看了林静眼,眼神暗。这献殷勤被拒绝的感觉真特么难受。

    同事小樊则是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你说她不会是有男朋友了吧?”

    陆峰怔,“不会吧?”这个他还真的没考虑过,这万要是人家是有男朋友的,自己这行为就真的尴尬了,想到这里,陆峰看着同事,“帮我去打听打听?”

    同事点点头,“包在我身上。”

    午去吃饭,林静跟同事起去公司食堂,“林静,你今年二十五了吧?”同事小李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她是小樊的女朋友,受男朋友所托打听下林静的交友状况。

    林静点点头,“嗯,怎么了?”

    “有男朋友了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帮你介绍个啊,我跟你说,我认识不少优秀的单身青年,什么类型的都有。”

    林静汗,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媒婆说的,摇摇头,“没有,目前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小李心喜,没有就好啊,“二十五不小了,该谈个男朋友了,谈个两三年再结婚也来得及啊。还是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林静握着筷子的手顿,眼神微变,小李本来只是随口说,却没想到竟然真相了,惊讶,“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林静只是低头吃饭,并没有否认。

    小李只当她是默认了,遗憾地摇摇头,可惜了,陆峰挺好的个男孩子。

    陆峰得知林静竟然有喜欢的人了,心的失落可想而知,不过心也松了口气,知道了自己被拒绝的原因总比瞎猜好。

    他喜欢林静没错,却也不会去做人家感情的第三者,若是林静单身,无论如何他都会努力去追求林静,但既然林静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那么他自然不会再继续死缠烂打。

    接下去的日子,林静见陆峰没有再在她面前刷存在感,心也是跟着松了口气,她实在是无法应付这样的事情。现在人家知难而退,自然是最好的。

    **

    时间晃而过,转眼又过了半个月,顾青竹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剩下的那些都是需要时间来恢复的,在家里就可以,所以这天傅宸轩来给顾青竹办理了出院手续。

    “你现在暂时先住在我市心的公寓里,我给你请了个阿姨,她会照顾你的起居。”傅宸轩边给顾青竹收拾着行李,边说道,他倒是想搬过去跟她起住,但是某人是不会同意的。

    顾青竹愣,抿唇,“不用,我可以先住酒店,过几天租个房子就好。”她在京城没有房产,宋冰倒是有不少,但是宋冰的资产不是顾青竹的,在她恢复顾青竹的身份时,属于宋冰的资产就已经全部上交了。

    而顾青竹现在就是普通的军官,拿着部队的那点死工资,怎么可能买得起京城的房子。

    傅宸轩冷眼看着她,神情不满,“你确定要跟我分得那么清楚?”他们是男女朋友,只是住在他的房子里,这也不行?

    顾青竹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人是自己的男朋友,住个房子而已,没必要矫情,“行,听你的。”

    傅宸轩原本以为要花点时间说服她,没想到这人态度转变得这么快,愣了愣,满意了。

    房子是天天有人来打扫的,毕竟他偶尔也会住在这里,生活用品很齐全,早就想好了要让顾青竹住在这里,所以连生活用品都准备妥当了。

    傅宸轩直接将东西拿进了主卧,顾青竹皱眉,“我睡客房就好。”

    “让你住就住。”傅宸轩没好气,真心不喜欢这人跟自己分的那么清楚的样子。

    顾青竹坐在轮椅上,抬头看着他,“我发现四年不见,你脾气可真是越来越大了。”以前多温和个人。

    “还不是被你给气的。”傅宸轩冷哼,这人有些方面脾气很轴,非要自己发火了才会妥协。

    顾青竹轻哼,自己脾气差就承认差呗,她又不会嫌弃他。

    读懂了她的眼神的某人恨恨地哼了声,傲娇地转过头去,却将她的衣服件件挂在了衣柜里。

    衣柜很大,半是他没来得及拿走的衣服,另半这是挂满了女装,都是未拆封的,这是他提前给准备的。

    顾青竹看到衣柜里的衣服,微微愣,“我伤好之后就会回部队了。”平时在部队里都要穿军装,没什么机会穿便服的。

    “你现在还在养伤期间,而且你的假期还有三个月。”

    傅衡逸体恤她做卧底四年辛苦,所以除了养伤的三个月假期之外,还另外给了她个月的假期,这里面自然也有让两人多点时间相处的私心。

    轮嘴皮子,顾青竹绝对是说不过傅宸轩的,所以顾青竹十分明智地选择闭嘴。

    “明天我要回部队趟。”顾青竹说道,是去报道,这第二嘛,也是接受部队的审查,原本这件事在她住院期间就该做了,但傅衡逸帮她挡回去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未来儿媳妇,这点小忙不过是举手之劳。

    “好,我送你到部队门口。”傅宸轩也知道这是必须要走的流程,即便他父亲已经是京城军区的司令也不能徇私。

    晚饭依旧是傅宸轩做的,很平常的味道,顾青竹却很喜欢吃,每次只要是傅宸轩做的,她的胃口总比平时好几分。

    “喝点汤,我家阿姨说这个大骨汤对骨折的人十分好。”傅宸轩将碗大骨汤放在顾青竹的面前,为了给她加强营养,傅宸轩这段时间没少跟家里的阿姨讨教如何做菜。

    汤炖了好几个小时,味道十分好,顾青竹连喝了两碗,她将碗放下,摸摸自己的肚子,“我吃撑了。”

    “等下我们下去散步消食。”

    顾青竹:……她现在还不能走,这消食的人也不是她啊,不过傅宸轩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今年过年跟我回家吧。”给顾青竹包裹好,傅宸轩推着她下楼的时候说道。

    顾青竹的亲人都去世了,就算是回家也是个人,而且过年的时候她的伤还没好,也需要人照顾。

    顾青竹微顿,“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爸妈你已经见过,我妹妹来过了,我还有个弟弟,想必你也见过了。”

    顾青竹想起酒吧后巷的那个晚上遇见的傅书艺和傅书宸,笑了,“你弟弟的性格倒是与傅司令很像。”样的不苟言笑。

    “他是最像我父亲的,不仅是长相还有性格。”就是因为这样,每次艾伦叔叔看到书宸都会脸的嫌弃,看的他们几个是忍俊不禁。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今年过年顾青竹回以傅宸轩女朋友的身份跟他回家过年,也算是正式带她回家见家长吧。

    冬季的晚上还是很冷的,所以傅宸轩和顾青竹逛了小半圈之后就打道回府了,结果就在自家的楼下遇见了林静。

    ------题外话------

    推荐卷卷泪《国民女神:老公是只妖》

    佛系冷淡沉稳vs高冷傲慢妖孽,后期忠犬

    江姿婳在踏上降妖伏魔的路途上,不小心被只大妖勾走了心,从此,她的人生又多了个目标,攻略他!

    大家知道后,谁都不看。

    “姿婳,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喜欢上妖,还是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妖孽,跨种族的恋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赶紧放弃吧。”

    “其实放不放弃无所谓啦,姿婳又追不到。”

    “那也是。”

    “···”

    江姿婳微笑不语。

    直到某日,他们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

    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妖孽寸步不离缠着江姿婳。

    “时渊,你天天抱我你不腻吗。”

    时渊不说话,除了想抱她,他还想亲亲她,想···

    停!

    不能再想了。

    “时渊,你怎么流鼻血了?”

    众人:女神,请收下我们的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