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9.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宸轩脸色变,看都没看林静眼,直接跑向了自己的车子,开着车就离开了。林静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车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就连句话都来不及说,她的眼神担忧,是出事了吗?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不冷静的傅宸轩。

    她给傅宸轩打了个电话,但是没人接,想到他现在在开车,于是作罢,给他发了条微信,自己打车回家了。

    傅宸轩路狂奔,连他自己都忘记了闯了几个红灯,直到军区医院才停下来。

    跑到病房门口,匆忙的脚步猛然顿住,他看着那扇紧闭的病房门,忽然没有了推开的勇气,他的手伸在半空,正在犹豫间,病房的门开了,个护士走了出来,看了傅宸轩眼,眼闪过抹惊艳,“你是病人家属?”

    里面的病人不知道什么情况,都住院两天了,除了第天有几个警察来找过之外,就没人来看过她,就跟没有家人似的。

    傅宸轩愣,随即点头。

    护士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原来不是没有家人啊,估计是家人离得比较远,现在才赶到的,看这男人满头大汗的样子,想必对里面那个女人很在乎,眼底闪过丝艳羡,真是个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哪。

    “你进去吧,医生正在给她换药。”护士说了句,她还要去拿药。

    傅宸轩点点头,在护士的目光缓步走进了病房。

    空气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他的目光第时间落在了病床上的女子身上,跟上次相比又清瘦了些,说是皮包骨都不为了,脸色苍白,脸上都是伤口,穿着病号服,唯不变的就是那双依旧晶亮的眼睛。

    顾青竹!

    顾青竹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医生正在给她的伤口消毒,酒精刺激着伤口,顾青竹微微皱眉,却沉默不语,眼神依旧停留在傅宸轩的身上。

    “伤口愈合情况不错,注意休息,不要碰水。”医生打上结,叮嘱道。他早就知道病房里来了人,没有去管而已。

    直起腰,医生这才看向傅宸轩,“你是她的家属?”

    傅宸轩点点头,顾青竹眼神微闪。

    “医生,她的情况严重吗?”

    医生眼见着傅宸轩点头了,看向他的目光顿时就变了,不赞同地看着他,“受了重伤,半条命都没了,你说严重吗?”

    傅宸轩眸光微沉,医生还在念叨,“你们做家属的都是怎么做的,住院两三天了人才出现。”

    傅宸轩听着医生的话,眸色越来越沉。

    “陆医生,有病人找。”护士去而复返,解放了病房里的两人。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顾青竹,薄唇紧抿,倒是顾青竹先开口了,“傅宸轩。”她开口叫他的名字。

    傅宸轩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神情冰冷,“现在承认认识我了?”不是当做不认识吗,现在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是想让谁心疼?

    顾青竹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不发言,终究还是傅宸轩忍不住了,走了过去,站定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顾青竹,我需要个解释。”消失四年,音信全无。

    顾青竹抿唇,“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谁说我在等你。”傅宸轩嗤笑。

    顾青竹也不怒,她知道傅宸轩心必然有很多的怨愤,但是当时她也是没办法,“抱歉。”

    “顾青竹,你把我当成什么?是你的玩具吗?想玩的时候逗弄下,不需要了就踢到边?”傅宸轩的眼眶微红。

    顾青竹看着他的眼睛,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傅宸轩想甩开,视线看到她手上的挂针,顿了顿,没动。

    “傅宸轩,你要是实在生气的话,你就打我顿,我保证不还手。”顾青竹认真开口。

    傅宸轩瞪眼,别说她现在受了重伤,就是没受伤,自己会下下手吗?可真是说得出口。

    “顾青竹,你都不需要给我个解释吗?”

    “抱歉。”现在她还不能说,案件虽然结束了,但是关于她的身份还没恢复,她现在还是宋冰,是个DF。病房门外没人守着是因为还有最后的环,其实傅宸轩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谁知道这里是否有人在暗监视着。

    “你走吧,短时间内不要来找我。”顾青竹淡淡开口,等事情全部结束了,她会去找他。她不知道傅宸轩为何会找到这里,但是他现在在这里太危险了。

    傅宸轩冷笑,“顾青竹。”他的眼满是怒意,刚来就赶他走。

    顾青竹松开他的手,低头,“走吧,现在就走。”

    傅宸轩却屁股坐了下来,唇角轻勾,“你说走就走,说来就来,小爷就这么听话?”

    顾青竹眼神微变,“你非要在这个时候跟我犟吗?”

    傅宸轩稳稳地坐在那里,与之目光相对。

    **

    傅家,沈清澜看着放下手机的傅衡逸,挑眉,“现在就告诉宸轩真的没事儿?”

    傅衡逸开口,“已经收了,顾青竹的任务都结束了。”剩下的事情都是警方的事情,他的人自然是要撤回来了,都已经借给他们四年了。

    “他们不是在医院周围布了吗?”沈清澜听傅衡逸提过,警方这次的行动抓获了几条大鱼,只是有几条鱼没有参与这次的行动,还在外面游,所以大鱼落的消息没有对外公布,而是将宋冰落的消息公布了,就是想看看那几条鱼会不会来救“同伴。”

    “那些十有九是用不上的。”傅衡逸说道,顾青竹失踪的那几天就是被抓走了,受了些刑罚,他们的人找到她的时候,虽然没缺胳膊短腿,但是人也只剩下半条命了,想必他们要是再晚几天,这个世界上也就不存在个叫做顾青竹的人了。

    沈清澜只要想就明白了傅衡逸的话,心更担心的是傅宸轩对这件事的反应,虽然当初是顾青竹主动要求去做卧底的,但点头的人是傅衡逸,隐瞒了他四年的人也是傅衡逸,要是他钻了牛角尖,这父子之间的隔阂也就留下了。

    傅衡逸知道她的担心,安慰她,“宸轩不是这样的孩子,他能理解的。”

    沈清澜轻哼,理解是理解,但是理智跟感情是回事儿吗?这人可真的心大。

    不是傅衡逸心大,而是他对自己的手养大的儿子有信心。

    “这次任务结束之后,顾青竹就会回到部队了吧?”沈清澜问道。

    “嗯,不过正式归队还需要段时间。”毕竟是做了四年的卧底,该走的还是要走,心理状况评估也需要做,总之麻烦事儿不少。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兴味,“你对顾青竹怎么评价?”她很想知道丈夫对这个女孩子的看法。

    “努力、聪慧。”

    沈清澜眉头轻挑,“没了?”

    傅衡逸淡淡地看向她,“你还想听什么?”

    沈清澜耸耸肩,好吧,想想也是,顾青竹在军校的时候就被派去做卧底,根本算不上是傅衡逸的兵,他对她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改天我想亲自去医院看看她,合适吗?”

    傅衡逸点头,“想去就去吧,我跟你起去,不过要过几天。”起码要等到警方彻底收。

    沈清澜点点头,其的厉害关系她自然是明白的,不过……

    “你就这么让宸轩过去,你放心?”明知道警方还没彻底收就往傅宸轩过去,这算不算是将儿子往火坑里推?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沈清澜神情却十分淡定,点都没有儿子被推入“火坑”的担忧。

    “如果他连这点事情都搞不定,他就不是我傅衡逸的儿子。”傅衡逸淡淡开口,神情比沈清澜还淡定。

    沈清澜没好气地看了他眼,这人永远拥有谜般的自信,对自己是这样,对儿子也是这样。

    连三天,傅宸轩都没有回来,从顾青竹入院到现在已经过去周了,想等的人直都没出现,警方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那些人是不会来的,幸好是些不是特别重要的鱼,溜走了也不会太遗憾。

    沈清澜在这天来到了医院,站在病房门口,她先往里面看了眼,就看见傅宸轩站在病床前和顾青竹大眼瞪小眼。

    这气氛不太对啊,这是吵架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眼,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傅宸轩没好气。

    沈清澜挑眉,这火气还不少,推门进去,傅宸轩见到自己的父母,先是愣,随即收敛了表情,“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顾青竹也没想到傅宸轩的父母竟然会来,刚刚冷着脸的顾青竹顿时变得局促起来,看了眼傅衡逸,“傅司令。”看着沈清澜的神情倒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

    沈清澜微笑着开口,“你叫我阿姨就好。”

    “阿姨好。”顾青竹开口。

    “身体好点了吗?”沈清澜关心地问道,顾青竹点点头,身上的小伤口都已经痊愈了,严重的伤虽然没好,但是也已经在恢复当。

    “等出院以后就归队吧。到时候自会有人联系你。”傅衡逸淡淡开口,神情严肃,他对外人向严肃的。

    “是。”顾青竹应道。

    “爸妈,你们吃过了吗?”傅宸轩转移话题,已经快过午饭时间了。

    “我们是吃过来的,你们吃了吗?”沈清澜态度十分温和。

    傅宸轩摇头,之前光顾着跟顾青竹生气了,哪里有时间吃饭,“爸妈,我先下去买点吃的上来。”说着就走出了病房,也不问顾青竹喜欢吃什么。

    “傅司令,我的任务已经彻底结束了吗?”沈清澜和傅衡逸都不说话,让顾青竹有些尴尬,找了个话题。

    傅衡逸点点头,“已经结束了。”

    顾青竹轻舒口气,这四年她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现在终于能卸下肩上的包袱了。

    知道顾青竹看到他们不自在,沈清澜主动找了个话题跟她聊天,有了新的话题,顾青竹和沈清澜聊的倒是十分愉快。

    傅衡逸不参与他们的聊天,自己坐在边,手里拿着手机,看着军事新闻。

    傅宸轩回来的时候顾青竹和沈清澜正聊的欢呢,顾青竹是在新闻报道里见过沈清澜的照片的,以前也曾远远地看过眼,只以为她应该不是个好相处的人,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平易近人,而且懂得好多,她现在有些理解了为何当初跟傅宸轩在起时,傅宸轩会说自己最喜欢的人是自己的母亲,最佩服的人也是母亲。

    沈清澜看了眼傅宸轩买回来的饭菜,没几样是他爱吃的,那么想必是顾青竹喜欢吃的了。

    傅宸轩虽然面无表情,但却将顾青竹喜欢的饭菜放在了她的面前,沈清澜在边看着,对于儿子照顾别的女生倒是点不吃醋,反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沈清澜还有些想跟儿子说,所以等傅宸轩收拾垃圾出去的时候也跟着出去了,正好傅衡逸也有些话要问顾青竹。

    “宸轩,陪妈妈下去走走。”沈清澜对儿子说道。

    傅宸轩微微抿唇,“好。”

    “怪你父亲吗?”沈清澜柔声问道。

    傅宸轩知道母亲的话是什么意思,摇头,“从来没有怪我。”事情的经过顾青竹都已经跟他说了,这件事主要还是顾青竹自己愿意的。

    “现在想起来退出军校会后悔吗?”

    “没什么好后悔的。”傅宸轩就不是这样的性子,他退学的决定看似冲动,实际上也是考虑之后的决定,这就是他性格可怕的地方,无论多么失控,他都会保持着最后分的理智。

    傅衡逸曾断言他会是个很好的指挥官,只可惜,傅宸轩最终也没有走上父亲的希望的路,为此傅衡逸倒是有几分可惜。

    “顾青竹就是你心的那个女孩子吧?这次任务结束,她会回到部队,你是想继续跟她在起?”这件事关乎到儿子的终身大事,沈清澜作为他的母亲,不可能不过问。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沈清澜,“妈,若是我想跟她在起,你跟爸会同意吗?”

    “宸轩,顾青竹是个好姑娘,你妈妈我呢也不是封建迷信的家长,定要求你找个门当户对的,这是你自己的未来,你做好的决定就好,不过你跟她毕竟四年不见,这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彼此的人生必然发生了些改变,我希望你能花点时间去重新了解彼此,确认彼此是否依旧是那个想要陪伴终身的人,这是对你们自己的负责。”

    沈清澜的话傅宸轩是听进去了,至于该怎么做他心自有打算。陪着母亲在楼下走了好会儿,两人才返回病房。傅衡逸见妻子回来了就准备离开了,他跟顾青竹的事情奥就谈完了。

    等父母走了,傅宸轩在顾青竹的对面坐下来,拿出手机无聊地刷着微博,就是不跟顾青竹讲话。

    顾青竹静静地看着傅宸轩,心无奈,“你是要我下床去哄你吗?”

    傅宸轩不语。

    顾青竹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床,傅宸轩眼睛瞪,看着她,顾青竹回视,最后傅宸轩先妥协,走到了床边,“你就是想气死我。”

    顾青竹躺回去,拉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宸轩,不生气了好不好?”

    傅宸轩看着她,想到她浑身的伤,终究是舍不得继续生气,叹气,“青竹,下不为例。”再有下次,我就真的不要你了。

    顾青竹唇角轻扬,“好,下不为例。”以后她再也不会不告而别了,即便是事出突然。

    傅书艺几天没见到哥哥,打电话也是匆匆几句就挂断了,心难免好奇,缠着父亲,从傅衡逸的嘴里知道了顾青竹的存在,于是准备了点东西就屁颠屁颠地往医院去了。

    她打听清楚了顾青竹的病房,病房的门没有关,她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就是不进去,顾青竹早就察觉了门口有人,淡淡开口,“谁在外面,进来吧。”

    傅书艺推开门,走了进去,当看清楚了顾青竹的样子时,顿时惊讶地开口,“你是那天晚上那个姐姐。”

    顾青竹眼神微闪,“你好。”

    傅书艺笑了,原来她哥哥喜欢这款的,这个姐姐打架很厉害啊,身上有妈妈的影子。

    “你好,我是傅宸轩的妹妹,我叫傅书艺,我们见过的,就在酒吧条街的后巷。”

    顾青竹点头,“我知道。”她第次听到傅书艺的名字是从傅宸轩的口,她又长得那么像沈清澜,想要猜出她的身份并不是件难事。

    顾青竹眼珠子转,“我哥呢?”

    “他公司有些事情,回去处理了。”顾青竹开口。

    “哦。”傅书艺点点头,开始跟顾青竹东拉西扯,顾青竹也十分有耐心地陪着她聊,根本不问她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青竹姐,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吗?”傅书艺忽然开口问道。

    顾青竹怔,心想这大概就是傅书艺心最想知道的事情了,想了想,摇头,她跟傅宸轩现在可算不上是男女朋友,“我应该算是他的前女友。”

    傅书艺微愣,似乎是没料到她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笑了,眉眼弯弯,唔,这个姑娘很有趣,她喜欢有趣的人。

    “对了,青竹姐,你的家人呢,怎么没来医院陪你?”

    顾青竹的脸色忽然变得暗淡,“我没有家人,他们都走了。”

    她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因为难产死了,她的父亲是名军人,在她十六岁的时候也因为次任务而牺牲了,她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就在两年前,她的奶奶也因病去世,因为身份问题,她就连奶奶的最后的面都没有见到。

    “抱歉,青竹姐,我不是故意的。”傅书艺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有些无措地说道,她是真的没想要戳人家的伤口。

    顾青竹笑笑,“没关系,这本来就是事实,没什么不能说的。”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这些了,等她出院以后,她打算回老家趟,去看看爸爸妈妈还有奶奶,尤其是奶奶。

    大概是因为无意提到了人家的伤心事,傅书艺说话变得有些小心翼翼,生怕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顾青竹看着她那样子,眼闪过抹笑意。

    手机响,是傅书艺的,她看了眼号码,眼闪过喜意,“青竹姐,我去接个电话。”

    顾青竹点点头,傅书艺拿着手机走了出去,没多久又进来了,“青竹姐,我朋友约我看电影,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顾青竹微微笑,“好。”

    **

    另边,林静这几天都没有得到傅宸轩的回复,担心他出事了,直接找到了他的公司,并没有上去,而是给他打了个电话。

    “静静。”傅宸轩拍拍林静的肩膀,林静回神,“宸轩,你没事吧?”

    傅宸轩微愣,“我没事。”

    “我之前给你发信息,你没回,那天你走地又那样匆忙,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

    傅宸轩尴尬,“抱歉,我忘记回了。”他是看到了信息的,但是这几天全部的心神都在吧顾青竹的身上,就忘记了给林静打电话的事情。

    “你没出事就好。”林静宽容地笑笑,“晚上有时间吗,我们起吃个饭吧。”

    “静静,抱歉,晚上我有事情,个朋友住院了,我要去照顾她。”

    林静顿,朋友?男的还是女的?心猜测着,却没有问出口,“严重吗?”

    “已经没事了,谢谢关心。”傅宸轩微微笑。

    林静看着傅宸轩眼的柔光,心忽然紧,不知为何,竟生出些许慌乱,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在害怕些什么。

    “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改天联系。”林静匆匆茫茫地说道,不等傅宸轩说话就直接离开了。

    “静静,我送你吧。”傅宸轩在她的身后说道,他等下要去医院,正好可以顺路送林静回家。

    林静摆摆手,连头也没回,拦了辆出租车就走了,傅宸轩看的皱眉,今天的林静有些奇怪,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可是看着也不像是出事的样子。摇摇头,心想着等什么时候有空了好好问问她。

    ------题外话------

    电话是傅爷打的,想不到吧。(得意脸)

    **

    推荐基友凹凸蛮新《军爷宠妻之不擒自来》高能军旅宠:

    传闻联军第女教官林倾是个不会痛的怪物?

    别人生孩子鸡飞狗跳,她却问:“那玩意儿真的痛?”

    传闻帝国年少将军沈慕麟是个不能碰的怪物?

    导电、引电、控制电!

    然而某天却被个女人惦记上了。

    传闻沈家小三爷呼风唤雨,引雷导电,人人畏惧。

    却不料遇到了个不怕电的女人。

    传闻沈家小三爷性情冷淡,寡言少语,人人忌惮。

    未曾想到某天被个女人逼的狗急跳墙。

    林倾挡住他:“电我!”

    林倾抱住他:“电我!”

    林倾物尽其用,翻窗爬墙:“电我,电我,电我!”

    沈慕麟怒:“爷不是发电站。”

    我家真爱新正在PK,各位小可爱多多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