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7.我爱你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果果正在和韩奕聊天呢,韩奕的脸上笑眯眯的,女儿自从去傅宸轩的公司上班以后就很少回家吃饭,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想让女儿回到自己公司吧,她说公司没劲儿,体现不出她的价值。

    跟于晓萱说吧,于晓萱直接个白眼翻过来,附赠句,“跟着宸轩总比在你的公司里当个混吃等死的大小姐强。”

    韩奕就只能干瞪眼,在他的公司怎么就成了混吃等死的了,奈何这些年于晓萱的地位越发高涨,而韩奕的地位则是直线下降,算上家里养的两只狗,他排行老六。

    今天难得女儿在家里陪他,韩奕能不高兴吗?

    果果说了个笑话逗父亲开心呢,就听到了熟悉的手机铃声,是傅宸轩打来的。

    “宸轩哥。”果果心情很好。

    傅宸轩的心情很沉重,“果果。”

    韩奕在边听到了果果喊的名字,脸色微黑,这小子大周末的找自己女儿想干嘛,他脸的警惕,这女儿好不容易有点时间陪陪他,可不能让这个小子给破坏了。正想着要是傅宸轩让果果大周末的去加班的话,自己就喷死他。

    结果就看见女儿站起来走了,“果果,你干嘛去?”

    果果指了指手机,“我去接电话。”

    韩奕不高兴,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他的面说,非要把人叫出去的?

    “宸轩哥,我现在在院子里,你可以说了。”刚才傅宸轩让她找个安静的地方,有事情要跟她说,他搞得神神秘秘的,果果自然是要配合的。

    “果果,浩哥生病了。”傅宸轩沉声说道。

    果果脸色微变,但是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是普通的小感冒,冬季嘛,感冒了很正常。

    “感冒了吗?情况严重吗?要是严重的话就去医院看看吧。”果果说道,语气平静。

    傅宸轩微顿,直接将事情给讲清楚了,果果的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她踉跄了两步,要不是及时扶住了旁边的盆栽,恐怕就要摔倒地上去了,但脚边的花盆却因为她的动作直接被她踢倒了。

    “果果,你怎么了?”隔着电话听到这边动静的傅宸轩担心地问道。

    果果摇头,“我没事。”但是眼泪却不自觉落了下来,“宸轩哥,你等我,我马上赶过来。”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身上就真的点力气都没有,努力了很久就是站不起来,她心着急,握着手机的手指节发白。

    “爸,爸爸。”她大声喊韩奕,她现在需要帮助,她没有力气了,但是她要去机场。

    韩奕在屋子里听到女儿慌乱的喊声,只以为女儿是出事了,走出来看,就看见女儿坐在地上,脸色变,快步走了过来,“果果,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接了个电话就哭了呢?

    果果死命地抓着韩奕的手,“爸爸,送我去机场,我要去机场。”

    “果果,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去机场坐什么?”

    果果摇着头,“爸爸,求你,现在送我去机场。”她泪流满面,吓了韩奕跳,“好好好,爸爸送你去机场,现在就送你去机场。”将女儿从地上扶起来。

    “护照,我的护照。”果果此时难得还记得护照,韩奕又跑上去给她拿护照。

    路上,果果都拿着手机默默流泪,她这个样子,韩奕能放心让她个人离开才怪,买了张机票跟她起飞走。

    明天上午是公司年度的股东大会,他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其实是不应该缺席的,但是对于他来说,女儿更加重要。

    傅宸轩亲自来接机,看见陪同而来的韩奕时微微怔,什么都没说,带着他们就去了医院。

    韩奕看着医院的大门,心升起不好的预感,这是谁进医院了?

    果果已经恢复了力气,安静地跟在傅宸轩的身后,虽然看着是平静了,但是她的指尖却在轻轻颤抖着,越靠近病房,她的心跳就越乱。

    病房里,只有江晨希在陪着裴浩,裴宁已经熬了好几天了,再熬下去江晨希担心她受不住,让医生给扎了针镇定剂,现在就在隔壁病房里睡觉呢。

    裴浩见到果果,还有些意外,看了眼傅宸轩,眼神责备,不是说好了要替他隐瞒果果的吗?

    傅宸轩权当没看见,这件事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从病房门口到病床的短短几米,对于果果来说像是生那么长,她挪着步子,眼神落在那人的脸上,你看,从脸色上来看,他就跟健康人无异,但是怎么就得了这么严重的病了呢,肿瘤加血块,呵呵,这定是在跟她开玩笑。

    仿佛用了个世纪那么长,果果终于走到了裴浩的身边,扯出抹笑,“裴浩哥。”她的脸上毫无血色,看着比裴浩更像是病号。

    韩奕已经拉着江晨希出去,这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还没搞清楚呢。

    “哭丧着脸做什么,不过就是个小手术,死不了人的。”裴浩笑着安慰她。

    这不说还好,说,果果的眼泪瞬间决堤了,裴浩心疼,拉住了她的手,“别哭。”看着她哭,他的心也跟着抽抽地疼。

    果果哽咽,“裴浩哥,你不要瞒我了,宸轩哥都已经说了,你这次手术很危险,很有可能去了就回不来了。”

    裴浩瞪傅宸轩,你吓她做什么。

    傅宸轩淡定回视,他说的都是实话。知道这俩人定有话说,傅宸轩很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果果和裴浩二人,果果依旧看着裴浩默默流泪,没有抽噎声,就那么无声地看着他流泪,她有太多的话想说,在来的路上她甚至想过在见到人的时候要狠狠给他巴掌,质问他为什么要隐瞒她,但是在看到这个人之后,这切的想法都不存在了,唯的想法就是这个人定要好好的,健健康康的。

    裴浩叹气,将果果拉到床边,让她坐下,伸手替她抹着眼泪,“再哭下去,我这里就要成为泪海了。”

    果果忽然就扑到了裴浩的身上,幸好他身后枕头垫着,要不然就这下,估计他的头又要伤着了。

    裴浩没有推开果果,而是抱紧了她,“傻姑娘,我现在没事儿,别哭。”

    果果依旧哭泣着,抓着他胸前的衣服,肩膀耸动,她不想哭的,但是她忍不住,她甚至不敢去想裴浩的病情,想就难受,总觉得傅宸轩口说的那个人不是裴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果果才停下来,不用看,裴浩都知道胸前的衣服已经全湿了。

    “为什么要瞒着我?”刚刚哭过,果果的话带着浓重的鼻音。

    “不想你担心。”裴浩轻声说道,这是真的,他是真的不希望果果为他担心受怕。

    “裴浩,在你心里我是什么?真的只是妹妹吗?”果果忽然坐了起来,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

    问题来的猝不及防,就连裴浩都被她问懵了,怔怔地看着她。

    “你告诉你,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你对我真的只有兄妹之情吗?”果果眼神直勾勾的,她的眼睛红肿,鼻尖也是红的,加上脸上的泪水,其实看着有些狼狈,但是裴浩却很心疼,他是最看不得她哭的,从小就是,可现在他却让她哭了。

    “果果……”他嘴唇干涩。

    “裴浩,我要你说真话,你心里对我是不是只有兄妹之情?你要是敢说假话,那么就祝我生得不到幸福,孤独终老,悲惨生。”

    裴浩眼神微变,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果果丝毫不惧,定定地看着他,她今天是定要得到个答案的。

    “果果,我……”

    “裴浩,要说真话。”果果提醒他,想想我刚才发的誓,你说假话我可是会遭报应的。

    裴浩心升起淡淡的无奈,这个丫头真是会打七寸,即便知道誓言这玩意儿根本就不可能成真,但他依旧不敢拿她去冒险。

    “我爱你。”他说,“就像我爸爱我妈那样。”

    他说他爱她。

    果果怔怔地看着裴浩,神情愣怔。不是哥哥对妹妹的爱,而是男人对女人的爱,是她所期待的那般,她爱的人正好也爱着她。

    裴浩见果果直没有反应,向淡定从容的心不禁开始忐忑,这丫头不会是被自己吓傻了吧?

    果果的眼睛聚焦在他的脸上,手下意识地掐了自己把,嗯,很痛,说明不是做梦,所以裴浩是真的爱她。

    她回过神,然后就在裴浩震惊的目光忽然吻住了他的唇,他的唇软软的,带着他的体温。

    裴浩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有想到果果竟然会来这出,浑身都僵在了原地。

    果果离开他的唇,低下头,脸色爆红,她也是第次做这样的事情,刚才就是情不自禁地做了,听从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愿望。

    “你为什么从来不肯告诉我,是因为你的病吗?”果果的声音很轻,要不是病房里足够安静,裴浩是肯定听不见的。

    裴浩回神,定定地看着眼前这颗快低到胸前的脑袋,唇角缓缓上扬,只是想到马上就要进行的手术,嘴角的弧度又慢慢落了下来,归于平静,“果果,你不该来。”

    果果豁然抬头,“什么叫我不该来,那我该什么时候来?等你手术失败了,再也无法从手术台上醒来之后吗?”

    她的眼含着火,就像是藏了座火山,随时都会爆发。裴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果果,她向是个活泼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即便是生气也不会如此。

    他想这次的隐瞒终究是伤了她,宸轩说得对,他以为的为她好,也不过是他以为的而已。

    “果果,对不起。”

    果果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滴落下来,“裴浩哥,你难道从来没想过我会恨你吗?”这样隐瞒着自己,要是他没有活下来,自己真的会恨他辈子的。

    裴浩抿唇,他当然想过,但是感情这个东西,不管曾经多痛,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逐渐淡忘了,或者有了段新的感情之后,也就放下了。

    世间男女多是如此,果果自然不例外,但是他却忘记了,果果开朗,但是她同样也敏感。

    “果果,我想等到手术结束之后告诉你的。”只要手术成功了,那么他就会将心声告诉眼前的女孩,不管她是恨他也好,怨他也罢,他都会努力取得她的原谅,然后辈子陪在她的身边,永远不离开。

    “那如果你回不来了呢?”果果含泪问他。

    裴浩沉默。若是回不来,那么果果永远不必知道曾有个人爱她至深。

    “裴浩,你就是自私鬼,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你以为你是我的谁?”果果愤怒,抬手就打向了裴浩,裴浩不躲,就任由她打。

    果果打了几下就自己停手了,她趴在裴浩的怀,哭泣,不同于刚刚的默默流泪,这次她哭得歇斯底里,就连病房外的韩奕都听到了,刚想进去就被傅宸轩给拦了下来,“干爹,我有事情想跟你说,你跟我走。”他揽着韩奕的肩膀,强行将韩奕给带走了。

    韩奕倒是不想走,奈何力气没有人家大。

    江晨希则是静静地站在外面,靠着墙壁,裴浩喜欢果果这件事,他也是最近才察觉到点苗头的,起因还是因为次半夜上厕所,经过裴浩的书房时,看见他正在被跟果果打电话,眼神温柔,那样的眼神他太熟悉了。他就是这样看裴宁的。

    原本只是猜测,今天就得到了证实。

    裴宁从隔壁病房出来,就直奔儿子的病房,却等在外面的江晨希拦住了,江晨希指了指里面,摇摇头,裴宁很快心领神会,离开了病房门口。

    果果很快就停了下来,她的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人也冷静了下来。

    哑声开口,“裴浩哥,等你手术成功,我就跟我爸说我要嫁给你,你若是失败了,我就随便上街拉个男人将自己嫁了,或者找个尼姑庵落发为尼,辈子青灯古佛。”她说的很平静,可裴浩知道她并不是在开玩笑。

    他伸手抚摸她的头发,眼神温柔,“好,我定努力活下来。”就算是为了他怀里的这个姑娘,他也要努力活下来。

    这刻,裴浩的求生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第二天早,裴浩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灯亮,群人站在手术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

    果果坐在椅子上,靠着傅宸轩,眼睛盯着那盏红灯,神情木然,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她的神魂以及随着裴浩起进了手术室了。

    傅宸轩握着她的手,想给她力量,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像是刚从冰库里捞出来般。傅宸轩没有开口安慰她,现在任何言语上的安慰都是无用的,只能等。

    裴宁坐在另边,她也没有任何的心思讲话,怔怔地看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这几天,医院里的切几乎都是沈清澜手包办的,她的心神整个都乱了,做不了任何事情。

    江晨希的电话振动,是他跟裴宁的儿子打来的,他这才想起来,他忘记告诉儿子裴浩生病的事情了,这几日光是担心裴浩和裴宁就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哪里还顾及得了自己的儿子。

    他没有接,只是回了个信息给儿子,说他跟裴宁正在国外度假,随后电话就安静了。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每分每秒都像是个世纪那么长,他们从早上等到午,又到下午,直到晚上九点,手术室的门才缓缓打开,彼得脸疲惫地走了进来,这次的手术幸亏是将伊登拉进来了,不然光靠他个人,百分百是要失败的。

    手术进行到半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裴浩的情况比他们检查出来的更加复杂,手术所花费的时间也比他们预计地要多得多,手术几度凶险这就不提了。

    见到彼得出来,沈清澜看向他,彼得点点头,沈清澜憋在心的那口气总算是松了,可算是没事了。

    裴宁当时就站不住了,紧紧地抓着江晨希,眼是惊人的亮光。

    “他没事了。”果果喃喃低语,眼泪像是不要钱般滴落下来。

    没多久,裴浩就被推了出来,他昏迷着,头上缠着纱布,跟进去时相比,他的脸色很苍白。

    果果直接跑过去握住了裴浩的手,低声在他的耳边说了句,“裴浩,谢谢你活了下来。”

    这次主刀的是伊登,彼得个副手都累的够呛,更不要说是伊登了,两人从手术室出来时,整个后背都是湿的,手术的过程太过凶险,险些就失败了,他们也是精疲力竭。

    “辛苦了。”沈清澜开口。

    伊登摆手,“安,我现在需要休息,先走了,等我休息好了再过来。”

    沈清澜点点头,见他脚步有些虚浮,伸手扶了把,“还好吗?”

    伊登晃晃脑袋,“没事儿,放开我吧。”

    彼得已经跟着去病房了,他需要去确定下情况。

    果果也跟着去了病房,韩奕要是这个时候还不能看出点什么他就不叫韩奕了,只是现在裴浩躺在病床上,他没心思说其他的而已。

    裴浩是两天之后醒来的,这两天,伊登时不时会过来看眼,至于彼得,在手术当天确定裴浩没问题了就走人了,剩下的事情反正有伊登在,不需要他。

    裴浩醒来时,伊登刚好在给他检查身体,见他醒来,于是问道,“感觉如何?”

    裴浩张张嘴,“还好。”嗓音嘶哑。

    “哪里不舒服吗?”

    “头疼。”

    刚做过开颅手术,能不疼吗?

    “除了这个呢?”

    “没了。”

    伊登点点头,看来情况还不错,“头疼会持续段时间,要是实在受不了就吃止疼片,但是我的建议是尽量不吃。”

    “好。”

    裴浩应了声,眼珠子转,就看到了守在病床前的果果和自己的母亲。沈清澜原本也在的,不过这次毕竟是麻烦了彼得,总要登门道谢的,于是就跟傅宸轩两人去找彼得了。

    果果的视线直就落在裴浩的身上,见他醒来,眼眶含了泪,却没有掉下来,裴浩不喜欢看见她哭的。

    伊登问完情况就走了,裴宁也跟着走了,知道儿子手术成功之后她又恢复了那个冷静的裴宁。

    裴浩静静地看着果果,他现在其实很累,对着果果招招手,果果在病床边坐下,“裴浩哥。”

    裴浩微微笑,“我信守承诺回来了。”

    果果也笑,俯身,低头在裴浩的唇上轻轻吻了下,“嗯,我直都知道你是信守承诺的人。”

    她靠在裴浩的胸前,嘴角轻扬,真好,他没事。

    韩奕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幅画面,当即脸就黑成了锅底,果果慌乱起身,忽然想到这件事迟早是要说的,于是又淡定了,“爸爸。”

    韩奕嗯了声,语气不算很好,看着裴浩,缓了缓,开口,“身体好点了吗?”

    “谢谢韩叔,已经好多了。”

    韩奕点点头,“果果,你跟我出来下,我有话跟你说。”

    “哦。”

    果果看了眼裴浩,给了他个放心的眼神,跟在韩奕的身后走出了病房,裴浩目送着她,心无奈,其实这些事应该是他去做的。

    韩奕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果果吃力地跟在身后,声不吭,直到走到医院的个安静的角落,韩奕才停下了脚步。

    他定定地看着女儿的脸,脸的痛惜,自己捧在手心的宝贝什么时候就被狼给叼了呢。

    “果果啊。”韩奕开口。

    “爸爸,我喜欢裴浩哥,我想嫁给他。”果果几乎是同时开口。

    韩奕怔,“果果啊,你还年轻,不要着急嫁人。”他女儿才二十四岁,不能这么早嫁人。

    “已经不年轻了,妈妈在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生下我了。”果果淡定回了句。

    韩奕脸黑,那能样吗?

    “果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说你有大把的青春,干嘛要早早走入坟墓呢,你应该多体验下恋爱的美好啊。”

    果果就知道韩奕会是这样的反应,笑眯眯开口,“爸爸,那我先跟裴浩哥谈恋爱总可以了吧?”

    韩奕黑脸,感情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他觉得女儿学坏了,至于学坏的原因,那还用想嘛,肯定是裴浩给带坏的。心暗暗想着等裴浩出院了定要好好收拾这个臭小子!

    ------题外话------

    韩奕手里拿着菜刀,边磨,边念叨着: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我家精心养大的好白菜竟然让猪给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