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6.终究知晓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宸轩接到彼得的电话是在裴浩的手术前两天。

    “彼得叔叔,你在跟我开玩笑?”傅宸轩对彼得说的那些不相信,裴浩的身体好端端的,怎么就要做手术了呢。

    彼得在电话那端翻白眼,“我像是会跟你开这样玩笑的人吗?信不信由你,反正这件事我是告诉你了。”要不是知道这人是傅宸轩的朋友,他才懒得费这番功夫呢。彼得跟艾伦其实是类人,冷血的很,艾伦在乎的是沈清澜以及沈清澜的几个子女,而彼得,真正能让他放在心上的大概也就艾伦和他的那些医学研究了,其次的话,傅宸轩算个,毕竟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这点情谊还是有的。

    “他的情况如何?”傅宸轩沉声问道,这件事太突然了,他至今没有回国神来。

    “不怎么好,拖得太久了,要是刚刚发现的时候就手术,早就康复了,当初也不知道是哪个庸医给看的,竟然说不能手术,只能靠药物治疗,这么耽误两三年的,现在才来治,啧啧啧……”这后半句话没说完,但傅宸轩能懂得他是什么意思。

    彼得会知道裴浩的病情那纯属就是个巧合,两年前,彼得给人做过个脑部肿瘤的手术,当时就在裴浩现在所在的这家医院,超高的医术让那些医生那叫个叹为观止,将彼得当神样崇拜,只是可惜彼得此人不愿意教人,也不愿意跟他们多接触,这次还是因为裴浩的主治医生想起了彼得这个人,于是打电话试着请教。

    彼得原本也不打算理会的吗,毕竟他们之间连朋友都算不上,但是在看到对方发来的患者病历时看了眼,认出了这人是傅宸轩的亲戚,还是关系很好的那种,这才给傅宸轩打了这通电话。

    “彼得叔叔,他的病要是你出手,你有把握吗?”傅宸轩声音很沉,他的心已经沉到谷底了。

    “宸轩,我也不跟你说虚的,我没把握,他的病历我自己看过,肿瘤原本长的位置就很特殊,而且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他近年内头部应该是受到过撞击,才会导致病情忽然加重,就算是我亲自出手,我的把握也不足成。”

    不足成,傅宸轩的脸色有些发白,他还记得很多年前,艾伦叔叔也曾患过类似的病,彼得叔叔的也就回来了。

    “彼得叔叔,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彼得眼珠子转,“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傅宸轩眼睛微亮,“什么办法。”

    “将伊登找来,我俩起出手,应该会有四成的把握。”

    四成的把握听着不高,但是却是很大的希望,不过伊登已经四五年没消息了,现在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彼得叔叔,其他人选不行?”他不能保证短时间内可以找到伊登,也不清楚裴浩的病是否可以等到他找到伊登为止。

    “宸轩,我给你的肯定是我认为的最佳的方案,其他人不是不行,只是我跟他们之间没有默契,我跟伊登吧,虽然不算是亲密战友,但是到底合作过几次,这样精密的手术,医生与医生之间的配合度是很重要的,而且其他人的医术能跟伊登相提并论?”

    是了,这二十年多年,伊登直满世界跑,各种疑难杂症他都去研究,医术可是比彼得还要好。

    “彼得叔叔,我哥的病大概还能托多久?”他需要知道他还有多少时间去找人。

    “个月吧,具体的我也不敢多说,毕竟我没有见到人,切的结论都是从病历上看出来的。”

    “好的,我明白了,彼得叔叔,我哥那里还请你帮我多费心,我现在就去找伊登叔叔。”

    彼得就知道最后自己肯定逃不掉,要是换个人,你看他帮不帮,但是傅宸轩开口了,他不帮都不行,这是自己看大的孩子,也算是自己的半个孩子了,“行了,这人我会给你照顾好,明天我就飞去M国。”

    傅宸轩挂了电话,依旧是脸的愁容,他试着给伊登打电话,但是号码就真的是没人接,大多数情况下就是这样的,伊登的这个手机号呢,就是个摆设,打十次九次半是不通的。

    伊登绝对就是自己见过的最随性的人了,生未婚,无儿无女的,几乎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医学事业去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全世界各地跑。

    傅宸轩想了想,给裴浩打了电话,裴浩人在M国呢,接到傅宸轩的电话,刚开始还不明白,在傅宸轩说了几句之后就明白了。

    “浩哥,你为什么不告诉家里?”这么眼的事情,他为什么要瞒着家里,要是万手术失败,他没能从手术台上下来,你让他妈妈怎么办,裴宁非得崩溃不可。

    “宸轩,我上手术台是九死生,我不想我的父母为了我担心。”

    “你太自私了,浩哥,你谁也不告诉,这次要不是我意外得知,你是不是打算上了手术台都不会告诉别人?”

    裴浩沉默,他真的就是这样打算的。

    傅宸轩见电话那端的人沉默,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眸色微凉,“浩哥,你这样做考虑过我们大家的感受吗?要是你真的出了意外,你以为我们会好过?从小我就特别崇拜你,因为你聪明,你做什么事情都很沉稳,但是浩哥,这次你办的这个事情,我无法赞同,也无法理解。”

    裴浩直沉默,只能从他微弱的呼吸声能听出来他是在听的。

    “浩哥,手术先延后吧,我已经问过彼得叔叔了,只要再找到伊登叔叔,手术的成功率就能提高到四成,你等等。”

    裴浩眼睛猛地亮,他其实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也是种赌徒心理,这次的手术就是场博弈,赢了呢,他可以安安稳稳地过下半生,输了他,就是抔黄土了。在来之前他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遗嘱什么的也都立好了。

    “宸轩,你说的是真的吗?”裴浩是不想死的,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他怎么会想死呢,当初刚刚检查出来的时候他也是不相信医生的判断的,想着是不是检查错了呢,为此换了好几家医院,结果得到的结论都差不多,不过当时也没有那么严重,虽然不利于手术,但吃药也是能控制的,而且这几年他吃药病情也确实没有恶化,尽管治疗的效果不显著。

    谁知道年前那场意外的车祸竟然让病情恶化了。

    “浩哥,这样的事情我会跟你开玩笑吗?”傅宸轩不悦,他还在为裴浩隐瞒病情的事情生气呢。要不是裴浩现在病重,人也在国外,他准保能跟人干起来。

    他突然就想起来了,上次他爸生日,裴浩躲在厨房里吃药,这人还骗他说是维生素,呵,他竟然也傻乎乎地相信了。

    裴浩知道这件事自己做的不对,傅宸轩生气也是应该,也不去计较他说的话。

    “宸轩,这件事我还希望你能……”

    “你别想,这件事我不会替你隐瞒的。表姨那边我是定会说。”傅宸轩打断了他的话,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裴浩的这个手术风险太高,不小心就回不来了,隐瞒了家里人,手术成功还好,手术要是不成功,那他傅宸轩就是千古罪人。这样的责任他担不起,也不想担。

    裴浩闻言,沉默片刻,缓声开口,“我妈那里我亲自打电话去说,我是想让你替我隐瞒果果。我不想她担心。”

    傅宸轩怔,“浩哥,其实你是喜欢果果的吧。”他想裴浩拒绝果果的原因,应该就是因为这个。

    裴浩没否认,只是说道,“若是我手术成功了,我会亲口告诉她。”

    “那要是没成功呢?你是打算瞒她辈子吗?浩哥,你可想过?若是以后果果知道你是喜欢她的,却因为这个病而不敢跟她在起,她知道后她该有多后悔?就算那时候她已经结婚了,这件事也会成为她这辈子的遗憾。”

    更严重点的,或许将成为果果心道难以愈合的伤口。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但不能愈合,反而会发炎溃烂。

    “浩哥,果果的性子看着开朗,没心没肺,可实则细腻敏感,忧思过重。我知道你隐瞒她是善意的谎言,是为了她好,可这只是你以为的为她好。你可问过果果本人是否愿意被你欺骗?”

    “宸轩,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她不知道,我死了,她伤心段时间便也过去了。”裴浩是这么想的。

    “浩哥,那是你的想法,你不该替果果做决定。”

    傅宸轩心怒火高涨,实在是没有心情再跟裴浩掰扯下去,于是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听又给伊登打了次,依旧是处于关机状态。他在办公室里坐了很久,透过办公室的玻璃门可以看到果果正埋头工作。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头看他眼,冲着他微微笑。傅宸轩想了想,起身拿着钥匙就走了。

    “果果,我有事回家趟,要是没事儿,你就早点下班吧。”

    果果点点头,也不问他回家做什么。

    傅宸轩回家找了他母亲,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沈清澜,沈清澜的脸色很难看,她从来未想过裴浩竟然会得了这样的病,“他怎么会?”

    她依旧无法相信,难道这就是老人们常说的慧极必伤吗?

    傅宸轩脸色黑沉沉的,“妈,彼得叔叔说了,要找到伊登叔叔他才能有把握将手术的成功率控制在四成,可是我找不到伊登叔叔。”

    沈清澜闻言,二话不说,直接将电话打给了金恩熙。他们几个人之间有套特殊的联系方式,她虽然也能联系上伊登,但绝对没有金恩熙来的快,按照傅宸轩说的,裴浩的病情已经刻不容缓,能早日找到,便多分把握。

    这几年他们几个很少有联系,甚至都没有聚在起,但彼此间的感情却依旧深厚,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与地域的间隔而有所减淡。

    金恩熙接到电话,立刻表了态,“安,我会在三天之内找到伊登,你放心。”

    金恩熙办事,她是放心的,沈清澜挂了电话x这才看向傅宸轩,“这件事,给你表姨说了吗?”

    傅宸轩摇头,“浩哥说他会亲自跟表姨说。”

    沈清澜点点头,这些事情确实应该让裴浩亲口告诉裴宁。

    裴浩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给裴宁打了电话。裴宁当场就坐不住了,从椅子上直接滑到了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吓了江晨希跳。

    虽然裴浩现在不是她唯的孩子,可他依旧是她最疼爱的儿子,结果自己心尖上的宝贝却告诉她他了很严重的病,上了手术台很有可能就下不来了,你让她如何能够承受?明明前几天还看着这个人在自己的眼前活蹦乱跳呢。

    裴宁浑身都发软,她没有力气了,站不起来了,裴浩的话抽干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

    “宁。你怎么了?”江晨希紧张,这人怎么好端端的就突然就这样了呢?裴宁像是突然回了神般,抓着江晨希的胳膊,没有控制好力道,抓的有些疼,江晨希却顾不上这些,“晨希,救救昊昊,求你救救他。”

    江晨希头雾水,“这是怎么了?昊昊怎么了?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他着急。

    裴宁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她说不清楚。她从地上爬起来,她要去见她的儿子,现在,立刻,马上。

    她这样的状态,江晨希怎么放心让她出门,把拉住了她,“宁,你先告诉我昊昊怎么了?”

    裴宁看着江晨希流泪,嘴唇哆嗦着,磕磕巴巴的将事情说了,江晨希二话不说,跑回房间拿上二人的护照,直奔机场,“别急,我们现在就去M国。”

    路上,江晨希都在安慰她,会有办法的,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肯定会有办法救孩子的。

    可是裴宁句话都听不进去,她现在只想见到她儿子,刻也不能耽误。

    飞机在机场落地,裴宁直接奔向了医院,裴浩正在病房里睡觉呢,结果就被裴宁抱了个满怀,从梦惊醒。

    裴宁抱着儿子就开始哭,裴浩叹气,他就是怕这样才不肯告诉家里人的,l,拍拍母亲的肩膀,“妈,别难过,我没事儿。”

    裴宁锤他,“没事儿,没事儿,你总说没事儿,你现在这样能叫没事吗?你什么事儿都瞒着我,什么事儿都不肯告诉我,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还瞒着我,昊昊就是在剜妈妈的心呐!”

    裴浩无奈,看向江晨希,想让他帮他说句话,可这次江晨希也不帮他了,这孩子主意太大了,这样的事情竟然都敢隐瞒家里人。

    裴宁哭了阵,冷静下来,擦擦眼泪,将裴浩的病情里里外外了解了个透,只是越了解她的脸色越苍白,抓着裴浩的那只手越发用力,满心眼的都是苦涩,她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命途多舛呢?因为自己未婚生子,从小就背上了私生子的名声,生出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磕磕绊绊,好不容易将他养得健康了。遇到了待他如亲生的江辰希,可眼看着就能看到他结婚生子了,却又闹出这样的事情。

    裴宁的心痛啊,就像有人拿着刀,刀刀的在捅她的心,捅成筛子了还不够,千疮百孔,鲜血淋漓的。她浑身都在颤抖着,握着裴浩的那只手,冰凉冰凉的,没有丝的热度。

    病房里陷入死般的沉默,谁也没有开口。最后,还是裴浩看不下去了,拍着母亲的手,“妈,会有办法的,你相信我。”

    裴宁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决堤,“你总是让我相信你,可是昊昊,这次你让妈妈怎么相信你?”

    医生都说了,这次的手术风险不足成,这不等于是让她看着自己的孩子去送死吗?做母亲的面对不了这样的画面。

    裴浩将傅宸轩说的话说给裴宁听,“宸轩已经在帮我找专家了,只要找到那个专家,手术的成功率就会提高到四成。从小我的运气就好,我定会平安无事的。”裴浩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温声安慰着母亲。

    江晨希抿唇站在边,不发语,待了片刻,直接走出了病房给沈清澜打了电话,彼时沈清澜正跟金恩熙通完话,她知道江晨希的目的,也就实话实说了。

    人她是定会帮忙找到的。

    江晨希要的就是这句话,听沈清澜这样说,心的担忧多少减轻了分。

    “谢谢。”他说,真心实意。

    “不用。”裴浩从小就与她亲近,相当于是她的半个儿子,她做这事儿也是应当应分的。

    伊登是天以后主动联系的沈清澜,当时沈清澜人已经在M国了。

    伊登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最迟晚上就能到。

    病房里只有沈清澜和裴浩在,裴浩躺在病床上,若是看脸色,就真的看不出他生病了,脸色十分正常。

    “小姨,很抱歉没有告诉你们。”裴浩主动开口。

    沈清澜心疼他,但是该说的话她依旧会说,她握着裴浩的手,“昊昊,你从小就是个懂事贴心的孩子,办的事情也叫人放心,我经常羡慕你妈妈能有你这样个儿子,但是这次你的做法我无法苟同。”

    “我知道,小姨,这次是我自私了,没有考虑你们的感受,对不起。”被说了,裴浩点也不恼,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意,他的错他认,他从来不是个会推卸责任的人。

    沈清澜见他态度良好,也说不出其他责备的话,想到裴浩的病,她的心就隐隐作痛,裴宁已经病倒了,来的当天就发起了高烧,但是怕裴浩当心,就没告诉他,从这点上来说,母子俩是惊人的相似。

    “昊昊,小姨定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定会让你活着走下手术台。”沈清澜握着裴浩的手,他还这样的年轻,不应该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裴浩笑意温柔,对于生死他是真的看开了,刚开始得知的时候他都没有歇斯底里,而是有条不紊地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现在更加不会。

    “小姨,有你真好。”

    沈清澜不是个感性的人,也说不出更多感性的话,只是拍拍他的手。

    彼得先伊登步到的医院,他来了,艾伦就不可能不来,沈清澜看见艾伦,主动打的招呼,艾伦温和的笑笑,跟江晨希待在病房外等着,不过艾伦跟江晨希没话讲,保持着沉默,江晨希是有心想跟艾伦说说话,但是想到里面裴浩的情况,又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病房里,伊登亲自给裴浩做了检查,得出的结论就跟电话里说的样。裴浩的情况跟当初的艾伦相似却比艾伦更加凶险,他的脑部不仅有肿瘤还有块小血块,运气也是真的不好,两个所在的位置都很敏感,裴浩能坚持到现在也算得上奇迹了。

    等伊登赶到医院以后,两人就将所有人赶出了病房,待在里面研究裴浩的病情。

    “我有种新的治疗方案,是我前不久研究出来的,但我只在小白鼠身上验证过,在人的身上还没试过,你敢试吗?”伊登检查完之后,对裴浩说道。

    裴浩神情淡淡,只是问道,“能提高成功率吗?”

    “成。”只是保守说法,毕竟人体跟小白鼠的结构还是不样的。

    “好,我试。”裴浩毫不犹豫。他原以为只有半成,只要能让他多点机会活下去,无论什么他都愿意尝试。

    伊登点点头,跟彼得对视眼,就在病房里当着裴浩的面开始讨论手术方案,裴浩虽然听不懂,但是眼底的亮光却惊人,要是能活着,谁愿意去死,他虽然看淡了生死,但并不代表他不在乎生死。

    傅宸轩犹豫了三天,还是给果果打了电话,“果果……”

    ------题外话------

    昨天相亲去了,和人家看了电影《后来的我们》,全程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