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5.等我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果果再次遇见蒋晓月是在个星期之后,她跟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出来吃饭,结果就是那么巧,又遇上了蒋晓月和她的未婚夫。果果暗叹自己倒霉,她跟蒋晓月的缘分似乎特别深,总能碰到。

    蒋晓月遇见果果,微微挑眉,有些意外,对未婚夫说了两句,朝着她走了过来。果果倒是想装作没看见,但是从小的教养不允许她这么做。

    “蒋小姐,没想到我们又遇见了。”果果主动开口。

    蒋晓月的视线在她身边的朋友身上绕了圈,又回到果果的身上,“确实很巧,不过也是巧了,我本想这几天去找韩小姐聊聊的,在这里遇见了倒是省事了。”

    果果皱眉,“你找我聊天?”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果果并不认为自己有事情跟她说,就想拒绝,结果将要出口的话在蒋晓月的下句话咽了回去,她说,“是关于裴浩的,我想你应该会感兴趣,也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就几分钟。”

    果果看向朋友,朋友是个知情识趣的,见状,温声开口,“我去位置上等你。”

    果果点头,等人走了,这才看向蒋晓月,“你想跟我说什么?”

    蒋晓月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张脸,认真地看,果果遗传了她爸的好基因,长了张标准的美人脸,蒋晓月自认长得不差,但是跟果果还是没得比的,不过裴浩也不是那种光看脸的肤浅之人,既然喜欢眼前的这个人,想必她的身上必然有吸引裴浩的地方。

    抛开自己跟裴浩的关系,单单从个外人的角度来说,韩南烟长得漂亮,家世好,性格看着也是个温和的,还是从小起长大的,她要是裴浩,她也会选择眼前的这个人,这样想,其实自己输得也不冤。

    眼前的人盯着自己看,就是不说话,看的果果心发毛,这人什么毛病,叫住自己就是想这样看着自己?这是心对裴浩哥还有怨气,想在她的身上发泄?裴浩哥看上的人应该不会这样没品吧?

    “蒋小姐,你找我来不是为了观察我的吧?”果果忍不住开口。

    蒋晓月笑,果然是被保护地很好的千金小姐,性子单纯,这么会儿就忍不住了。她组织了下语言,缓声开口,“其实裴浩喜欢的人从来不是我,我当初答应跟他交往看上的就是他的条件,所以你要是觉得我抢了你的人,那么大可不必。”

    果果微愣,“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裴浩从来就不是她的,谈什么抢不抢的,而且裴浩喜欢谁那是他的自由,她无权干涉的。不过,听到裴浩不喜欢蒋晓月,果果的心还是有点小窃喜的,不多,就点点。

    “想没想过不重要,你想知道裴浩喜欢的人是谁吗?”

    果果闻言,定定地看着她,她是好奇的,如果裴浩喜欢的人不是蒋晓月,那么会是谁?既然心有喜欢的人,为什么不跟喜欢的人在起,而选择了个自己不爱的人?太多的疑问在果果的心。

    蒋晓月直在打量着她,眼前的人看就是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平日里在家里想必也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存在,都没有学会管理自己的情绪,有什么都写在自己的脸上。

    蒋晓月对裴浩也没什么恨意了,又得知他得了那样的病,没见到果果也就算了,今天遇上了,那就好心帮把,毕竟要是没有裴浩,自己也遇不到现在的未婚夫。

    这么想,自己还是挺善良的,蒋晓月淡淡地想到,“其实裴浩喜欢的人直都是你,不,不能说是喜欢,他爱你。”

    果果脸震惊地看着她,“不可能,裴浩哥从来都只当我是妹妹。”这是裴浩亲对她说的。

    蒋晓月轻笑,“信不信由你,至于他为什么不告诉你的理由,那就要你自己去问他了。”虽然相帮裴浩把,但是裴浩毕竟是伤害了她,也不能帮人帮到底不是,否则她岂不是成了圣母了。

    将要说的话说完了,蒋晓月就去找自己的未婚夫了,能说的她已经说了,裴浩,你不要太感激我。

    果果被蒋晓月的话刺激地不轻,更多的依旧是不可置信,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裴浩喜欢她,这怎么可能呢?

    “南烟,你怎么了?”朋友见她吃饭都是脸的心不在焉的样子,关心道。

    果果回神,啊了声,“你刚才说什么?”

    朋友无奈,“我说你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是这家餐厅的菜不好吃吗?”

    “挺好吃的。”果果说的很敷衍,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饭菜是什么味道,她的心早就飞走了。

    原本是打算饭后跟果果去逛街的朋友见她这样,也取消了计划,“南烟,十分抱歉,刚才公司的同事说让我下午帮个忙,我不能去逛街了,我们改天再约吧。”

    这个提议正合果果的心意,“好,改天约。”

    等朋友走了之后,果果就打了辆车,本来是想让司机来接的,但是她等不了了,她现在只想见到裴浩,立刻,马上。

    她没有去过裴浩的公司,但是地址是知道的,只是刚进了公司大门就被人拦住了,人家说了,总裁很忙,没有预约不能进去。

    “我是裴浩哥的朋友,你让我上去吧。”果果求着前台的小姐。

    “对不起,总裁现在正在开会,没有预约真的不能上去,也请您理解下我们的工作。”

    果果皱眉,她也不能开口责备人家,毕竟这是人家的工作。她从来没想过见裴浩是这么难的件事。

    “您要是总裁的朋友,可以给总裁打个电话。”前台小姐好心提醒。

    果果拍脑袋,她真是急糊涂了,是啊,直接给裴浩打个电话不就完了。掏出手机拨了号码。

    裴浩正在开会呢,看见来电显示,做了个暂停的动作,起身出去接电话,“果果,怎么了?”

    果果抿抿唇,“裴浩哥,我现在在你公司楼下,我能上来找你吗?”

    裴浩微微惊讶,“好,等下,我下来接你。”

    果果挂了电话,就站在那里等着,没几分钟,裴浩就下来了,果果没见到人前心各种急切,等真的见到了,急切却被紧张所替代,“裴浩哥。”她微微低着头,轻声开口。

    裴浩温和地笑笑,“今天怎么过来了?”边说着,边领着她上去。

    “刚好路过这边,就上来看看你。”果果没敢说是特意过来的。

    裴浩将人带到办公室,“我还有个会议,还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你等等我,行吗?”

    果果点头,“好,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裴浩哥,抱歉,我打扰你工作了。”

    裴浩抬手,摸摸她的头,“不耽误,你现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要是觉得无聊就玩会儿电脑,密码是你的生日。”说完,他就离开了。

    果果怔,他的开机密码竟然是她的生日,这是为什么?难道真的像蒋晓月说的,他喜欢的人是自己?

    她的心有点小激动,走到裴浩的办公椅上坐下,将电脑打开,果然密码是她的生日,她怔怔地看着裴浩的电脑桌面,他桌面上的图片是张照片,是今年过年时他们几个小辈出去爬山时在山上拍的,她站在正间,裴浩就站在她的身后,视线没有看向镜头,而是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张照片她曾经问裴浩要过,他当时说不小心删了,没想到竟然还留着。

    她的心扑通扑通地乱跳,视线转,落在了办公桌上的相框上,也是张合照,不过这次照片上只有三个人,她、裴浩和傅宸轩。

    果果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感受到越来越快的心跳,她努力说服自己要冷静,两张照片不能说明什么,要是误会了到时候就真的尴尬了。

    果果在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从相框上收回视线,随手拉开抽屉,想找点吃的,转移下注意力。

    因为她跟糖糖都爱吃零食,所以裴浩和傅宸轩已经养成了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点小零食的习惯,开始是为了哄他们两个,不想让他们哭,后来就真的成了习惯了,就像傅宸轩的办公桌抽屉里就会放点小饼干或者是糖果。

    果果也不敢肯定裴浩这里到底有没有,纯属碰运气,打开抽屉,还真的有几颗巧克力躺在那里,她拿起颗,结果就在抽屉的角落里看见了个药瓶子。

    微微皱眉,怎么好端端地会有瓶药在这里,裴浩身体不舒服吗?

    她拿起药瓶看了眼,松口气,原来是维生素,打开瓶盖闻了闻,咦,这是什么维生素,怎么味道闻起来怪怪的,闻着似乎……有点苦?

    不过果果也没有放在心上,拿了颗巧克力就将药瓶子给放了回去。

    裴浩推门进来的时候,果果还在神游天外,丝毫没有察觉办公室里有人进来了。裴浩对她的迟钝有些无奈,这要是进来的是个坏人呢?

    果果正托着腮看着窗外呢,裴浩的办公室在三十三楼,其实有些高,即便是看也看不到什么。

    裴浩加重了脚步,果果察觉到有人进来,转头看果然就是裴浩,站起来,“裴浩哥。”有些拘谨,“我吃了你颗巧克力。”

    裴浩笑笑,“想吃就吃吧,本来就是为你……和糖糖准备的。”尽管果果不曾来过他的公司,但是习惯养成了时半会儿也戒不掉,他不喜欢吃零食,但是抽屉里时常会准备零食,然后定期让秘书进行更换。

    经过半个小时的沉淀,果果的心情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她走到沙发上坐下,裴浩在她的身边坐下来,“今天过来有话跟我说?”这吞吞吐吐,愁眉苦脸的模样,看着可不像是路过。

    果果不是个会隐藏情绪的人,在熟悉的人面前更是如此。

    “裴浩哥,我午见到蒋晓月了,她跟我说了些话。”句话,果果说的吞吞吐吐的,放在腿上的手抓着衣服,衣服都被她捏皱了。

    裴浩的视线在她的手上滑过,声音温柔,“她跟你说什么了?”

    果果低着头,不敢去看裴浩的眼睛,这样她还有说话的勇气,要是看着他的眼睛,她就彻底说不出来了。

    “她……她跟我说……其实你……”果果说得磕磕巴巴的,最终也没有将话给说完整。

    裴浩的心直往下沉,只以为蒋晓月说了什么让她伤心的话,“果果,你看着我的眼睛。”

    果果哦了声,抬头,只是对上他那双仿若藏了星辰大海般的眼睛,顿时失了声,裴浩看着她的眼睛,声音微沉,“她欺负你了?”

    果果下意识地点头,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又使劲摇头,“没有,她没欺负我。”

    “那她跟你说了什么?”裴浩的眉头皱的很紧,今天的果果太反常了,这让他很担心。

    果果的耳朵尖红了,避开他的目光,“她跟我说你其实根本没有喜欢过她。”

    裴浩眼神微闪,“还有呢?”

    果果左顾右盼,就是不敢看裴浩的眼睛。

    “果果。”裴浩叫她的名字,果果哼哼唧唧,嘴里的话怎么也不敢出口,她觉得吧,她就不应该来这里找不裴浩求证,万蒋晓月就是在诓她呢,她还傻乎乎地凑上来。

    “没什么。”果果决定不问了,裴浩要是喜欢她,她肯定不会察觉不到,而且自己跟他表白也被拒绝了,估计就是蒋晓月骗她的,自己还是长点心吧,不能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

    裴浩没能从果果这里知道答案,但是也能猜到蒋晓月必然是跟她说了什么的。

    “果果,什么时候你跟我也不说实话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裴浩幽幽开口,似乎有些失望。

    果果没有跟着他的节奏走,而是说道,“裴浩哥,你还没告诉我,你不喜欢蒋晓月这件事是真的吗?”

    裴浩看着她,“很重要?”

    果果点头,神情认真,“嗯,很重要。”起码她很想知道。

    裴浩直直地看着她,良久,才缓缓点头,“是,我不喜欢她,我知道你定想问我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又要跟她在起,不过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能回答你,等到合适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好吗?”再给他点时间,很快了,只要他可以熬过即将到来的手术,他就能将自己的心事告诉眼前的女孩了。

    果果,你再等等我。

    果果是想继续问的,但是对上裴浩那双眼睛,就什么话都问不出来了,只是下意识地点点头。

    从裴浩的办公室里出来,果果看着前面那道高大的身影,心暗暗想着,真是男色误人啊,她刚才怎么就点头了呢,肯定是被裴浩哥那双眼睛给诱惑了。

    “想什么呢,走路都不专心。”眼看着果果就要撞上玻璃门了,裴浩不得不拉住她,这丫头,怎么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

    果果吐吐舌头,“刚才想到了点事情,裴浩哥,你这是带我去哪里啊?”她很好奇,刚才裴浩说要带她出去。

    “带你去吃东西,你不是饿了吗?”他刚才都看见这丫头揉着肚子了。

    果果确实饿了,午因为遇上了蒋晓月,心思都飞到了裴浩的身上,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啊,随便吃了两口就过来了,在等裴浩的过程也只吃了颗巧克力。

    “裴浩哥,你午吃了吗?”

    裴浩摇头,他午都在开会,什么都没吃。

    两人去了家餐厅,果果心情好了,胃口也跟着好了,吃到半,才反应过来裴浩没吃多少,停下了筷子,“裴浩哥,你怎么不吃,不是没吃饭吗?”

    “已经饿过劲儿了,就没胃口了。”这顿时间,他的胃口是直线下降,稍微吃的多点就会恶心呕吐,就算是不吃也感觉不到饿,所以裴浩最近很少吃饭,就算是吃,也是随便对付几口。

    他现在个人住,他爸妈也不知道他的身体情况。

    “对了,果果,过几天我要出国趟,会有段时间不在国内。”裴浩不经意地说道。

    果果刚想叮嘱裴浩好好吃饭就被他带跑了,“出差吗?”

    “算是吧。”他的手术时间已经定了,原本是想继续拖段时间的,但是现在已经拖不下去了,医生说了再拖下去就没办法了。

    “哦,那要去多久。”果果没在意,裴浩以前也出差过,过几天也就回来了。

    “这次会比较长,最少也需要个月吧。”裴浩说了最乐观的情况。

    果果怔,“怎么这次要这么久?”

    “那边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时半会儿回不来,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我给你带回来。”

    “那倒是没有,不过裴浩哥,工作固然重要,身体也很重要,你个人出去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裴浩笑,“我在你眼里是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吗?”

    “你跟宸轩哥都样,工作起来就不要命了,宸轩哥上次直接连续熬了三个通宵,眼睛都熬红了,怎么劝都不听,最后我没办法了就给澜姨打了电话。”

    那次傅宸轩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拼了命的工作,真的是在玩命啊,看得她是心肝乱颤。

    裴浩若有所思地问道,“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反正那段时间他的心情挺不好的,要么是拼命工作,要么是心不在焉的,整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问他也不说。”

    果果有点苦恼,她的身边个顶个都是隐藏情绪的高手,她从他们的脸上就看不出他们的想法。

    裴浩微笑,“宸轩的性子稳,既然还能工作就说明没什么大事儿,你放宽心。”

    “唉,不说了,还是吃饭吧。”果果叹口气,往裴浩的碗里夹了筷子菜,裴浩尽管没胃口,却还是吃了。

    **

    傅宸轩从件抬头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整个公司只有他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他抬手揉着太阳穴,工作的太投入,就忘记了时间。

    “果果。”他叫了声,没人应声,这才想起来果果今天请假了,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准备关电脑走人。

    将份相对重要的件放进保险柜里,就看见了个件袋,最上面放着张照片,不是顾青竹是谁。

    他拿起照片看了眼,“顾青竹,你到底在哪里?”

    自从上次在酒吧见过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酒吧里的人都说老板不在,去哪里也不清楚。

    他感觉很无力,这样茫然不知的感觉让他很暴躁,他只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昨天晚上,他做了个噩梦,梦见他找到了顾青竹,但是她却已经变成了具冰冷的尸体,躺在血泊,无论他怎么喊,她都没有睁开眼睛看过他。

    他从梦惊醒,就再也没有睡着,满脑子都是梦的景象,于是就只能继续用工作麻痹自己,只有全身心工作的时候他才能暂时忘记顾青竹的事情。

    将照片放回了保险箱,他锁上办公室的门,他办公室里有全公司最重要、最核心的件,别人轻易不能进来。

    走出公司大楼,时间已经很晚了,傅宸轩也不打算再回家,直接开车去了市心的公寓,这样他明天早上上班也近点。

    与此同时,边境。

    宋冰站在黑夜的丛林,穿着身皮衣,神色冰冷地看着前方,个矮个子的男人站在她的身边,落后她半步,恭敬的姿态,“二当家,切准备好了。”

    “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了吗?这次的交易是关键,要是出了纰漏,我们全部人都要陪葬。”

    “大当家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再过十分钟就会到,这次的交易知道的就我们几个,所以绝对不会有问题。”

    宋冰点点头,“那就好,对方的人还需要多久能到?”

    “也快了,估计大当家能赶在他们之前赶到。”

    宋冰的眼闪过抹幽光,嘴角隐隐上扬,“等大当家来了再说,让兄弟们注意警戒。”

    “是。”

    ------题外话------

    在这里说下更新的问题,阿离最近不仅是身体机能出现了问题,还经常性头疼,医生说绝对不能熬夜了,我需要去调理身体,所以最近阿离的更新都会在五千字到六千字之间,不再九千更了,希望大家能够谅解,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