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3.别怕,我在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客厅是沈清澜清浅的嗓音,不急不缓地说着自己的猜测,“四年前,顾青竹忽然消失,其实是被你派去出任务了去吧?我听宸轩说她现在的名字叫宋冰,是京城个组织的二当家,所以是去做卧底了?”

    傅衡逸眼神幽幽,保持沉默,算是默认。

    “我不问你她的任务是什么,我就想知道她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任务。”沈清澜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她可以知道的。

    傅衡逸想了想,开口,“清澜,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实上,顾青竹并不是他挑选的,当时警方那边想向军方借人,他给出了份名单,顾青竹并不在上面,毕竟她当时只是个军校生,但是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找到了当时正去他们学校找他们校长谈事情的他,主动要求加入卧底名单,鉴于她当时在校时的优异表现以及她本人强烈的愿望,傅衡逸点了这个头。

    到底是二十多年的夫妻,沈清澜从他的神情里也能看出几分,沉了声,“傅衡逸,你当时就知道宸轩跟她在交往是不是?”

    “不是,我是事后才知道的。”军校里不准学生谈恋爱,所以傅宸轩和顾青竹的恋情隐瞒地很好,他其实也是等到傅宸轩要退学才察觉到蛛丝马迹,但当时顾青竹已经顺利潜伏进去,就算是撤回都来不及了,而且这是两个孩子自己的选择,他也只能当做不知道。

    “你隐瞒了我四年时间。”沈清澜语调很平静,平静地让傅衡逸的心猛地颤,他尴尬地开口,“清澜,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不能说,而且我并不是直接负责人。”这些是警方的事情,他是军方的,并不是个体系,这件事不归他管。

    沈清澜自然是清楚的,她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她只是心疼儿子,“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宸轩,你就不怕他以后知道了真相后悔吗?”

    “清澜,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你是如此,我是如此,傅宸轩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他现在也做的很好。”傅衡逸对大儿子充满了自信,虽然平日里难免有些嫌弃,但在他心,傅宸轩是他的骄傲,即便他因为个女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曾让他有过点小失望,但总体来说,这个儿子令他骄傲。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丈夫,不知道该说他是心狠呢还是用心良苦,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只求有天傅宸轩知道了真相之后,不会对傅衡逸产生误解。

    “能保证顾青竹的安全吗?”沈清澜问。

    傅衡逸摇头,“这件事我无法插手管。”事实上,因为这个任务,他们军方借出去的人不是牺牲了,就是被发现了只好撤离了,只剩下三个人,而这些人,顾青竹是潜伏最成功的,所以即便是他不插手,警方也会尽量保护她的安全,当然,为了不让她的身份暴露,肯定不会靠的太近,甚至都不会经常联系她。

    沈清澜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她现在人在京城吗?”

    “应该不在了。”傅宸轩既然已经见过她,那么她肯定会离开京城。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忧虑,但愿顾青竹能平安无事地回来,不然她儿子恐怕......

    “清澜,很抱歉,隐瞒你这么久。”傅衡逸也不想隐瞒妻子,但是这件事涉及到保密条例,他确实不能说,今年晚上这些谈话其实已经是违规了。

    “我会忘记今晚的谈话。”沈清澜主动说道,今晚上跟傅衡逸说的每字,她都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儿子。

    第二天,当傅宸轩回家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父母已经和好如初了,傅宸轩坐在傅衡逸的身边,低声问道,“爸,你昨晚上没有睡书房吧?”

    傅衡逸淡淡地扫了他眼,见他眼底有些青黑,淡了眸色,“你似乎很想看到我继续睡书房?”

    傅宸轩无辜脸,“怎么可能,您可是我亲爹,我怎么舍得,我昨天还不是给你出谋划策呢嘛。”

    傅衡逸看在他昨天确实有功的份上,就跟他计较他话的幸灾乐祸了,“昨天晚上熬夜了?”

    傅宸轩没有否认,“半夜睡不着,有了个很不错的灵感,就爬起来写代码了。”其实是心被顾青竹的事情缠绕着,直睡不着。

    “虽然你还年轻,熬两天没事,但是尽量还是少熬夜,伤身。”傅衡逸难得叮嘱了句。

    傅宸轩诧异地看向自己的亲爹,受宠若惊地说道,“爸,最晚上我妈给你喂糖了?”这大早的这么好说话。

    傅衡逸听明白了儿子话的意思,脸色微黑,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心疼的,哼。

    ***********

    果果见傅宸轩最近的心情直很低落,还经常魂不守舍的,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说,心难免有些担心,就想着约他出去玩玩儿,散散心。

    傅宸轩不想辜负她番美意,而他也确实不想让自己沉浸在负面情绪当,于是便欣然应允。

    两人去了游乐园。

    从小到大,果果心情不好的时候,傅宸轩和裴浩就会带她来游乐园,将游乐园里的项目统统玩遍,她的心情便好了。

    只是到了游乐园门口,果果却见到了另个人,不是裴浩是谁。

    裴浩的手里拿着三张门票就站在门口等着,不知道等了多久了,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见到他们过来,还笑着朝他们挥挥手。

    果果幽怨地看着傅宸轩,“宸轩哥,你怎么将裴浩哥也叫来了?”

    傅宸轩解释,“我上午跟他打电话,不小心说漏嘴了,索性就让浩哥起来了,我们从小就在起玩儿,没事儿,放松点。”

    果果深呼吸,告诉自己这就是自己的哥哥,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不能因为他不喜欢自己就辈子不见面了吧。

    做好了心理建设,果果跟在傅宸轩的身后朝裴浩走去。

    “浩哥,你等很久了吗?”

    裴浩摇头,“没有,我也是刚到没有多久,票已经买好了,我们走吧。”

    傅宸轩点了点头,拉着直装鸵鸟躲在他身后的果果跟上,“瞧你这点出息。”

    果果白了他眼,她还没说他呢,说好了是她来陪他玩儿,散心的,但是这人却叫来了裴浩,真是猪队友。

    只是很快,果果的这番怨念就在各种游戏项目消失殆尽了,说好了是陪傅宸轩玩儿,但是最后玩疯的人却是果果。

    “来,喝口水。”裴浩看着果果满头大汗的样子,有些好笑地说道。

    果果十分自然地接过裴浩的水,仰头喝了几口,“呼,玩的太过瘾了,果然还是跟你们来游乐场最好玩儿。”

    傅宸轩侧目,“你还跟谁来过?”

    “跟我爸呗,你是不知道我爸这人多墨迹,每次来游乐园都不去我玩刺激项目,就让我在木马上晃悠,点意思都没有。”

    傅宸轩能想象那个画面,韩奕十分宝贝这个女儿,平日里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会让果果玩那些项目才怪。

    “宸轩哥,我想试试那个蹦极。”果果的视线看向了蹦极的高塔上,“我从来没有玩过,我想试试。”

    “上次让你玩儿你不是说怕,不敢玩儿吗?”傅宸轩鄙视她,这人上次死活不肯上去,现在倒是想玩儿了。

    “那我之前不是怕吗。”

    “现在就不怕了?”

    “现在也怕,所以我想让你陪我上去。”

    傅宸轩送给她个白眼,“别想,我可不去。”

    “宸轩哥,你就跟我上去呗,我上次看你玩儿的可帅了。”果果拉着傅宸轩的手撒娇。

    裴浩看着这幕,眼神微暗,“我陪你去吧。”

    果果愣,看向了裴浩,“裴浩哥,你不是很久不玩这些项目了吗?”似乎从几年前开始,裴浩就不再玩这些项目了,只会玩些不太刺激的,很多时候他都是看着他们两个玩。

    裴浩微笑,“就是因为很久不玩才想试试,起吗?”

    “果果,你跟浩哥去玩吧,我在下面等你们。”

    果果神情犹豫,她是想玩的,蹦极这个项目她想玩很久了,但是跟裴浩......

    裴浩眼底的黯淡之色渐浓,就在他想主动说不去之时,果果终于点了头,“好啊,我们走。”

    来到高塔上,果果的腿有些颤抖,她甚至不敢往下看,手紧紧地抓着裴浩的衣摆,“裴浩哥,我怕。”

    裴浩脸的淡定,见她紧张,主动握住了她的手,“别怕,我在。”

    他的手心干燥而温暖,果果垂眸看着二人交握的手,心奇迹般地平静下来,她微微抬头,他比她高了大半个头,从她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见他的下巴。

    等了会儿才轮到他们,裴浩直接将果果抱在怀里,手放在她的腰上,果果看着下方渺小的人影,仿佛蚂蚁般,咽了咽口水,犹豫着说道,“裴浩哥,我们要不还是下去吧。”这个高度让她害怕,她不想玩了。

    裴浩附在她的耳边,温柔开口,“别怕,我会陪着你。”

    “准备好了吗?”工作人员在旁边问道。

    裴浩点点头,果果使劲摇头,“等等,等下。”

    她紧张地抓着裴浩的手,“裴浩哥,我们真的要下去吗?”

    裴浩轻笑,“果果,相信我吗?”

    果果看不到他的神情,但是听到他的声音,还是下意识地点点头,裴浩笑了,眼里星光灿烂,“那就抓紧我。”

    说着,他朝旁的工作人员点点头,背后猛地被人推了把,二人直接掉下了高台。

    突然的失重感让果果忍不住尖叫出声,“啊啊啊啊。”

    裴浩紧紧地抱着她,脸色猛地白,他附在果果的耳边,轻声说了句话,只是此时果果的心被恐惧填满,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离地面越来越近,就在果果以为自己要被摔死时,身子被勒紧,然后又被扯了回去,如此反复了几次,他们才被慢慢拉上去。

    站在高台上,果果的腿都是软的,只能无力地靠在裴浩的怀里,但是眼睛却闪着光,“裴浩哥,我竟然完成了。”

    裴浩的脸色依旧有些发白,却像是个没事儿般,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发,“嗯,你很勇敢。”

    “呼,刚才我以为自己要死了。”那样的失重感让她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真有些想不通安歇跳楼自杀的人是怎么想的,这样的感觉多可怕啊,我真心觉得以后谁想要跳楼自杀,先来玩次蹦极,等他体验过这样的感觉,我想他应该不会想死了。”换做是她,她是肯定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的。

    裴浩好笑,“小脑瓜子在想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这思维的跳跃度也太大了。

    果果是被裴浩给扶下来的,直到到了地面,果果的心才落到了实处,她抬头看向高高的铁塔,摇摇头,“以后我是肯定不会再玩蹦极了,虽然刺激,但是太刺激了,我的老心脏受不了。”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到现在,她的心脏还扑通扑通跳的飞快呢。

    傅宸轩闻言,好笑地看着她,“你是老心脏,那我跟浩哥成什么了?”

    果果哼哼,“那就是个比喻,你懂不懂啊。”

    傅宸轩的视线落在裴浩身上,察觉到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刚才问他,就被果果打断了,“对了,裴浩哥,你刚才在上面跟我说什么?就是跳下去的时候。”她知道裴浩跟她说话了,但是说了什么却没有听清。

    裴浩微笑,“就是跟你说别害怕。”

    “哦。”果果应了声,心有些小失落。

    “还想玩什么项目吗?”傅宸轩问道。

    果果摇头,她现在只想坐下来好好休息休息。

    “那我们就走吧,找个地方吃饭,我饿了。”

    “好。”

    走到游乐场门口,裴浩停下了脚步,“我等下还有其他事情,就不跟你们起吃饭了,你们去吧。”

    果果皱眉,“裴浩哥,有什么事情可以等到吃完饭再去做啊。”

    “很急的事情,我必须走了,改天再跟你没吃饭。”

    见他执意要走,果果也不好挽留,于是说道,“那裴浩哥,你路上开车小心点。

    “好。”裴浩目送着他们离开,然后给司机打了个电话。

    “去医院。”他说道,然后闭上了眼睛,抬手揉着太阳穴。

    餐厅里,果果点了大堆吃的,傅宸轩看着她,“这么多,你吃得下吗?”

    “当然吃得下,我都快饿死了,我感觉我现在可以吃得下头牛。”

    傅宸轩摇头失笑,果果点完了才菜,细细地打量着他,傅宸轩莫名,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脏东西?”

    果果摇头,“宸轩哥,你心情好点了吗?”

    “我心情没有不好。”他只是担心顾青竹而已。

    果果哦了声,没有说话,视线转,看向了餐厅的另个角落,久久没有回神,傅宸轩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了蒋晓月,她的对面坐着个男人,俩人正在姿态亲密地互相喂食,关系目了然。

    果果收回视线,看向傅宸轩,“宸轩哥,你说人是不是真的特别善变,还没分手多久呢,怎么就另有新欢了呢?”

    傅宸轩淡笑,“既然已经分手了,你总不能要求人家单身辈子吧。”

    “可是难道不该过段时间吗?他们分手不到三个月啊。”平复悲伤也该有段时间吧?这刻,果果忽然为裴浩感到不值,这是他曾经决定共度生的女人,虽然最后分手了,可是却这样薄情,她有些接受不了。

    傅宸轩好笑,“傻丫头,这有什么,分手了,爱上了别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难过什么?”

    果果也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或许是她太矫情了。

    菜上来,果果直接化悲愤为食欲,大吃特吃,桌上大部分食物都是被她解决的,傅宸轩看着她,担心地说道,“果果,少吃点,当心吃撑了。”

    果果愁眉苦脸,“宸轩哥,你说晚了,我已经吃撑了。”吃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吃完了才发现自己撑着了。

    傅宸轩无奈,“等着,我去给你买消食片。”他起身离开餐厅,没多久,果果的眼前就落下了道黑影,她正在低头玩手机,见状,头也没抬,“宸轩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耳边传来道轻笑,果果看去,才发现站在面前的人是蒋晓月,眉头轻蹙,“你有事吗?”

    蒋晓月直接在傅宸轩的位置上坐下来,“想找你聊聊。”

    果果放下手机,定定地看着她,“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吗?”

    “其他的或许没有,所以就只能跟你聊聊裴浩了。”蒋晓月的脸上直挂着淡笑。

    “你跟裴浩哥都已经分手了。”

    “是啊,就是分手了才找你聊聊,你跟裴浩是起长大的吧?”

    果果不解她为何会问这个,但还是应声,“是。”

    “裴浩直跟我说他有三个妹妹,有两个十分活泼可爱,另个则是最像他的小姨,性子清冷,而他跟我说的最多的人就是你。”

    果果意外,“我?”

    “唔,他经常会提起你,我还曾度吃醋,只是这人说将你当做妹妹。”而可笑的是,她竟然还真的相信了。

    果果眼神微暗,“我知道他将我当妹妹,不用你刻意提醒。”

    “其实你是喜欢裴浩的吧?不是哥哥那种喜欢,而是男女之间那种喜欢。”蒋晓月说道,眼神落在果果的身上,满含探究。

    果果大大方方承认,“是啊,我喜欢他。”反正他们两个也已经分手了,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蒋晓月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挺好。”她现在忽然无法理解裴浩了,既然这两人彼此喜欢,为何不在起?

    是的,她知道裴浩喜欢的人不是她,在跟他交往了段时间之后,她就察觉了,而且裴浩对她,不像是女朋友,太绅士了,他们之间除了牵手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的亲密举止了,裴浩对她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蒋晓月是挺喜欢裴浩的,毕竟裴浩长得帅气,又温柔绅士,条件也好,即便是不爱,但嫁给这样的男人起码衣食无忧,虽然最后因为她的父母的原因婚事没成,让蒋晓月心颇为遗憾。

    “你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你跟裴浩哥已经分手了,我是不是喜欢他跟你也没关系吧?”果果不解。

    蒋晓月笑笑,“确实没关系,我就是过来确认下。”确认下自己输给了个什么样的人而已。现在看来,眼前的人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裴浩喜欢她,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没想到裴浩竟然隐瞒地这么好,她心十分好奇,裴浩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甚至不惜找自己做挡箭牌。

    “对了,忘记告诉你,那是我的男朋友,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蒋晓月指了指不远处的男人,“他对我很好,对我的父母也很好。”

    果果早就看到了那个男人,见她主动提起,不禁问道,“你跟裴浩哥才分手不到三个月,竟然很快就要跟其他人结婚了,你是真心爱裴浩哥的吗?”

    果果看着她的目光就想是在看个背叛者。

    蒋晓月轻笑,“小姑娘,你还真的是天真,按照你的意思,我跟裴浩分手了,我就要为他守身如玉辈子?”

    果果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觉得这个女人这么快就投入他人的怀抱,未免薄情了些。

    “小姑娘,我跟裴浩已经结束了,我今天过来也不是跟你争论谁更无情这点的,只是想过来看看你。”原本是想问问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但是果果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没有问的必要了,当然,她也没有那么好心去提醒果果裴浩喜欢的人是她这件事。

    裴浩主动跟她分手是不争的事实,对她造成了伤害也是不争的事实,虽然他给的钱不少,但是这也无法弥补她受到的委屈,所以活雷锋她是不会做的。

    蒋晓月说完就走了,留下果果脸莫名地看着她的背影。

    ------题外话------

    裴浩为何不告诉果果自己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