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2.她是我的执念(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午,傅宸轩想起早上父亲从书房里出来的样子,想了想,给他打了个电话。

    “爸。”

    傅衡逸神色淡淡,“有事?”

    “爸,你做了什么事情惹得我妈生气了?”傅宸轩十分好奇,从小到大,他母亲几乎没有生气过,更不要说是生他爸的气了,这次竟然被赶去睡书房了,傅宸轩觉得他这个做儿子的必须好好关心下父母。

    不提这事还好,提到这事儿,傅衡逸就忍不住黑脸,这罪魁祸首还敢来问他,冷哼声,没有说话。

    即便是隔着电话,傅宸轩都能感受到他爸身上浓浓的冷意,试探性地开口,“爸,你在外面有人了?”说完,恨不得打自己巴掌,这样没脑子的话真的是他说出来的?

    傅衡逸身上的冷意更浓,“傅宸轩,你应该庆幸你现在不在我面前。”不然,非得好好操练下这个臭小子不可,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傅宸轩尴尬地笑笑,聪明地转移了话题,“爸,其实我妈那人很好哄,我可以给你支招。”

    傅衡逸原本是想挂电话的,听了这话,又将手机移到了耳边,“要是没用,你就给我滚出去。”省的他看见他眼睛疼。

    傅宸轩点也不介意他爸对他的冷言冷语,给傅衡逸出了几个主意。

    “爸,晚上我会出去跟朋友吃饭,很晚才会回来,要是时间不太晚了,我就不回来了,你跟我妈好好享受下二人世界,放心,书艺我会让她在学校的。等下我就给我妈打电话,约她出来喝下午茶。”傅宸轩笑眯眯开口,真心觉得自己是个贴心儿子,看看他给安排的这些,他就不信了,明天他妈还会生气。

    傅衡逸勉强表示满意,就暂时不跟日子计较早上的事情了,叮嘱了几句,挂了电话,开始想着晚上要早点回去准备。

    所以兢兢业业的傅爷下午翘班了,早早从部队离开,回到家时,家里空空荡荡的,连阿姨都被打发了,傅衡逸难得对儿子表示满意,先将家里布置了番,然后才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

    咖啡厅里,沈清澜看着儿子,“有话跟我说?”

    傅宸轩全程笑眯眯,“没有,想着好久没跟您出来喝杯咖啡了,妈,这家的咖啡不错,我之前来过。”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儿子,傅宸轩任由她打量,过了会儿,沈清澜收回视线,喝了杯咖啡,“唔,味道不错。”

    “妈,你跟我爸结婚了也有二十多年了吧?”

    “你想说什么?”沈清澜隐约意识到儿子想说什么。

    “我今天早上看到我爸从书房里走出来,他惹您生气了?”他本想说吵架的,不过想想他爸那宠妻的样子,吵架的是绝对不可能的。

    “算是吧。”沈清澜想听听儿子说什么,于是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妈,虽然我爸他这人严肃刻板,为人也不浪漫,但是吧,对您绝对是心意,他是我见过的对老婆最好的男人了。”就连他干妈于晓萱,跟韩奕干爸都会吵架呢。

    沈清澜微微向后靠,好整以暇地看着儿子,“所以你这是来给你爸当说客来了?”这个傻儿子。

    “妈,不是说客,你跟我爸,我肯定是站在您这边的,但是我觉得吧,不管我爸做了啥,您给他个机会让他哄哄您呗。”

    沈清澜挑眉,还是来做说客的,“我知道了,你带我出来就这件事?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可就走了。”

    “别啊,妈,我们好久没有起聊天了,正好坐下来聊聊吧。”现在时间还早,他爸肯定还没准备好,他要给他爸多争取点时间。

    沈清澜又坐下来,“行,那我们来聊聊顾青竹。”

    傅宸轩神色僵,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怎么会知道她?”

    “你跟我说的,宸轩,她就是你当初执意离开军校的原因?”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次问他原因。

    当年他要退学,沈清澜问过他为什么,可他不愿意说,之后这么多年沈清澜就真的没有再问过。现在猝不及防地提及顾青竹,让傅宸轩有些不知所措。

    “妈……”傅宸轩觉得嘴巴很干涩,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口。

    “宸轩,你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人,也很聪明,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在你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很少替你做决定,放手让你去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我直以为我做的是对的,但是那天晚上我看着你喝醉酒抱着我哭的样子,我忽然有些后悔,要是当初我劝着点是不是会好点?”

    傅宸轩眼神微暗,“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没有关系,我也从来没后悔过我做的每个决定,妈,从军校退学,我不后悔。虽然做个像爸爸那样的军人是我从小的梦想,但是我真的不后悔。”

    “那顾青竹呢?”

    话题又绕回了顾青竹,傅宸轩眼闪过抹痛意,“妈,她是我的执念。”这是第次,傅宸轩对沈清澜提起顾青竹这个人。

    “她和我是同个军校的,跟我届,我们是在军训的时候认识的……”

    沈清澜静静地听着,随着傅宸轩的叙述,有些事情在心渐渐有了轮廓。

    “妈,我半个月前见到她了,换了名字,换了身份,但是我知道那就是她,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我想问她,可她又失踪了,我甚至都不敢大张旗鼓地去找她。”傅宸轩眼满是着急与痛苦,在自己的母亲面前,他不想再去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情绪。

    要是倾尽全力去找,他有把握找到顾青竹,但是他担心这么大的动静会给她带来危险,所以只能让人暗打探。

    “宸轩,你爱她爱到非她不可了吗?”沈清澜开口,神情严肃认真。

    傅宸轩滞,随后用比她更认真的口吻说道,“是。”

    沈清澜点点头,“那就相信自己的直觉,继续等她吧,我相信能让我儿子这么深爱的人定是个十分优秀的人。”

    不知为何,傅宸轩听到沈清澜这么说,颗心忽然就沉淀了下来,他的母亲就是有这样的神器力量,能够三言两语就安抚他的心。

    “妈,谢谢你。”原本是想帮着他爸哄哄他妈的,结果变成了他妈妈安慰他,想想自己的年纪,傅宸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沈清澜淡笑,温柔开口,“不管你长多大,你在我眼里都是我儿子,是个孩子,所以不需要说谢谢。”

    母子俩相视而笑,沈清澜嘴角忽然扬起抹玩味的笑意,“现在我可以回家了吗?”

    傅宸轩看了眼时间,十分认真地说道,“嗯,可以了,妈,祝您今天晚上有个愉快的夜晚。”

    沈清澜闻言失笑,这个孩子,却也不再多言,起身走出了咖啡厅。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但是家里漆黑片,沈清澜皱眉,按照傅宸轩的表现,傅衡逸应该是在家的。

    掏出钥匙打开门,才发现餐厅的方向有微弱的灯光,她想伸手开灯,黑暗传来傅衡逸的身影,“别开灯。”

    沈清澜挑眉,顺着他的意抹黑走向了餐厅,餐桌上点着蜡烛,她刚才看到的灯光其实是蜡烛的光芒。

    借助着蜡烛的光,沈清澜看向了餐桌,红酒、牛排,烛光晚餐的标配。

    傅衡逸走到她的身边,将束花递到她的眼前,“老婆,不生气了好不好?”

    沈清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但是眼睛里却闪过抹笑意,她其实是心疼儿子而已,哪里是真的生这个男人的气啊。

    傅衡逸只以为是沈清澜还在生气,低声说道,“你是我眼最美的风景,不管是你风华正茂时,还是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时,我都爱你。”傅衡逸早已过了随口说爱的年纪,尤其是这几年他几乎没有再跟她说过个爱字,今晚这般模样,倒是像回到了他们年轻的时候。

    沈清澜忽然笑了,伸手拿过鲜花,低头嗅了嗅,“很好闻。”

    傅衡逸嘴角轻勾,知道她不生气了,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请夫人用餐。”

    俩人对着烛光吃完了这顿饭,算起来,这还是傅衡逸第次跟她吃烛光晚餐。

    “宸轩教你的吧?”饭后,沈清澜看向正在收拾餐桌的傅衡逸。

    傅衡逸倒是没有丝不好意思,“我是因为他才会惹你生气的,他自然要出份力。”

    沈清澜失笑,这个男人啊,“顾青竹的事情跟你有关吧?”

    傅衡逸微顿,无辜地看向她,沈清澜脸笃定,“我知道军人保密协议,有些事情你不方便告诉我,那么我来猜,你姑且听听。”

    傅衡逸饶有兴趣地看向她,显然对她的分析很感兴趣,他将碗碟扔到了厨房里,然后切了盘水果出来,两人坐在沙发上,各占据着角。

    “你说,我听。”

    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沈清澜到也不用担心有人偷听,于是很放心地开口。只是越听,傅衡逸的脸色越古怪,果然,老婆要是太聪明了,有些事情根本瞒不住。

    ------题外话------

    说好的二更

    顾青竹的身份你们应该都猜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