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4.他们的故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宸轩看着她,心微疼,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现在见到她这么伤心的模样,他心也不好过,要是她喜欢的是其他人,那么他定会去问问对方为什么要伤害这样个无辜的女孩子,但是对方是裴浩,是他最敬爱的大哥,这样的话,无论如何他都说不出口。

    “果果,切都过去了,以后你定会遇到个更加爱你,疼你,愿意对你好辈子的人的,相信我。”傅宸轩柔声安慰她。

    果果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宸轩哥,他们都不是裴浩,都不是我喜欢的裴浩,呜呜呜呜。”

    傅宸轩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傻瓜,他们不是裴浩,但是他们爱你啊,在他们眼里,你是唯的,裴浩有什么好,除了长得好看点,能力强点,脾气好点之外,没有点好的。”说这话的时候,傅宸轩心忍不住有些心虚,默默地对不在这里的裴浩说声对不起,他是为了安慰果果才这样说的。

    “不许你这样说他,裴浩哥可好了,他救过我,是我心目的英雄。”果果皱眉,满脸不悦,酒劲上来了,她的脸红彤彤的,眼睛因为刚哭过,湿漉漉的,倒有几分可爱。

    傅宸轩眼眸轻闪,“他救过你,什么时候?”

    “就是大二暑假啊。”果果已经喝醉了,在傅宸轩三两句话就将来龙去脉给套出来了。

    裴浩从小就很聪明,才岁就已经上了初,他读完博士的时候才堪堪二十三岁,听了江晨希的建议留校任教,就在A大,果果也正好考取了A大。

    只是裴浩并不教他们,除了节公共课程,二人并无其他的交集,不过果果跟裴浩从小就认识,即便不是师生关系,他们也是朋友,裴浩也直将果果当做妹妹,平时在学校里没少照顾她。

    原本这样的关系或许会持续辈子,但就在果果大二那边,发生件事,让果果对裴浩的感情发生了质的变化。

    那年暑假,学校组织了课外调研,还分成了好几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有个老师带领,而果果所在的第三组就是裴浩带领的。

    调研围绕着爱国主义展开,他们小组经过讨论决定,去拜访些红色革命根据地,而选取的几个地点有个是在深山老林里的。

    原本裴浩是想换个地点的,毕竟那里离京城远不说,地形也不熟悉,这么多人去万出点什么事情很难办,但是这些都是年轻的是大学生,那里有那么听话,大家就想去那里,就算是裴浩也阻止不了他们,最终只能同意了他们的方案。

    山路难行,果果开始还能跟上,结果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她忽然想上厕所,又不好意思跟裴浩开口,就打算自己悄悄去解决下,然后跟上大部队,结果等她方便完,大部队人都走远了。

    她想给裴浩打电话,可是手机却没有信号,无奈之下,她只能按照记忆的方向走,结果想当然地她迷路了。

    裴浩发觉果果不见了,第时间往回找,却没有找到,当时果果已经沿着另个方向走了。

    这里的山路难行,裴浩心急如焚,就担心果果出事了,发动同学们结伴找人,而他则是沿着其个方向找人,走了差不多将近两公里,才找到了果果。

    当时果果已经不小心掉在了猎人设置的陷阱里,扭伤了脚,根本动不了,正坐在地上哭呢。

    裴浩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哭成了个小花猫。

    因为脚扭了,裴浩是路背着她返回去跟大部队汇合的。

    “宸轩哥,你不知道,当他出现的那刻,我仿佛看到了电影说的披着五彩祥云的英雄。”果果声音还带着丝哭过之后的沙哑。

    傅宸轩是知道这件事的,因为果果的脚扭伤了,她在医院里住了两天,他们视频的时候他刚好得知了这件事,却没有想到间竟然还发生了这样件事。

    “你就是因为这样喜欢上他的?”傅宸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果果点点头,“刚开始也只是淡淡的喜欢,但是后来就渐渐地爱上了。”当感情变质的那刻起,她就将这份感情藏在了心里,想着等到她毕业之后再跟他表白。

    毕竟师生恋的传闻传出去对裴浩的影响不好。

    只是不等她毕业,裴浩就从学校离职了,然后就进了他生父的公司,他们虽然时常有联系,但是见面的次数却很少,后期因为裴浩忙于熟悉公司的业务,经常加班,她发给他的信息,十条里或许他只会回条。

    傅宸轩若有所思,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裴浩辞职这件事跟果果有关系。

    “宸轩哥,他要结婚了,我好难受。”果果拉着傅宸轩的衣袖,可怜巴巴的说道。

    傅宸轩看着她眼眶通红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走,我们先回家。”

    “我头好晕,走不动了。”

    傅宸轩直接将果果从地上抱起来,塞进了车里,又帮她扣上安全带。

    果果就乖乖的靠在椅背上,言不发,傅宸轩绕到另边上车,看了她眼,才发现,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她竟然已经睡着了。

    将果果带回自己位于市心的公寓,把她放在床上,刚打算给她弄条毛巾洗把脸,手就被果果给拉住了。

    “宸轩哥,我想吐。”她捂着自己的嘴,眉头皱得很紧。

    傅宸轩脸色变,连忙扶起她,将她带到了卫生间。等到果果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她的神智已经清醒了些。

    等傅宸轩收拾完卫生间出来,就见果果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坐在窗台上,双手抱着膝盖,偏着头,静静地看着窗外。

    傅宸轩走过去,特意放轻了脚步,“不睡觉坐在这里做什么?”

    果果转过头,怔怔地看着他,眼神带着丝迷茫,“宸轩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感情上的事情傅宸轩还真的没有什么经验,面对果果的问题,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果果,非他不可吗?”

    果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他在我心里很重要。听到他打算订婚的消息,我只觉得自己的心好痛,痛的无法呼吸。”这是她第次这么喜欢个人。

    “傻姑娘,求而不得的感情是很辛苦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放下。”

    “我也想放下,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我先遇见他的。”

    “果果,感情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先来后到,你懂吗?”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宸轩哥,你说我是不是哪里不好,不够优秀,所以,他才不喜欢我。”果果默默流着眼泪,大概是压抑久了,情绪旦决堤就控制不住了。

    “不,你很好,在我眼里,你很优秀。”

    “那你喜欢我吗?”果果定定的看着他。

    傅宸轩微微笑,“当然,在我心里,你跟糖糖样,都是我最疼爱的妹妹。”

    “你看,你们都把我当妹妹。他当初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是宸轩哥,我不想做他的妹妹。”

    傅宸轩摸摸她的脑袋,也不知该说什么话来安慰此时伤心的姑娘。

    “宸轩哥,我好累,能不能借你的肩膀靠靠?”

    傅宸轩欣然应允,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果果搂着他的腰,闭上眼睛,轻声呢喃,“宸轩哥,要是我爱上的人是你,多好。”

    闻言,傅宸轩眼神暗,脑海忽然浮现张稚嫩的面孔,冷冷地看着他。

    他微微晃了晃头,收回飘远的思绪,摸摸果果的脑袋,没有说话。

    等到果果彻底睡着了,他将她抱到了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然后才离开公寓。

    第二天早,当果果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人,她找了圈也没有找到傅宸轩。刚想去找自己的手机给他打电话,就听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傅宸轩回来了。

    “宸轩哥,大早你去哪儿了?”

    “给你买了早餐,你先去洗漱,等下出来吃饭。”

    “哦。”果果听话的应了声。

    “等下。”

    果果转头看向他,傅宸轩将个袋子递给她,“这里面是给你买的新衣服,拿去换了。”

    果果接过来,转身去了卧室,等她洗漱好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还有杯蜂蜜水。

    “先把蜂蜜水喝了。”

    果果依言照做。

    吃饭的时候,果果看着傅宸轩,欲言又止。

    后者好笑的看着她,“有话就说。”

    “宸轩哥,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傅宸轩挑眉,“你昨天晚上说了什么自己不记得了?”

    果果摇头,“记得不完全,我隐约记得好像跟你说我好难受,我有告诉你我难受的原因吗?”

    傅宸轩看着她的眼睛,见她脸无辜,似乎是真的已经忘记了,笑笑,“没,你昨天就只是拉着我的手,直反反复复的跟我说你难受,问你哪里难受,却死活不肯说。嗯,后来吐了次,然后你就睡着了。”

    闻言,果果暗暗松了口气。幸亏什么都没说。

    傅宸轩看着她如释重负的样子,心好笑。

    “昨天晚上我已经给干妈打过电话,跟她说了你在我家留宿,我也已经跟我妈打过招呼,所以,你回家之后可千万不要说漏嘴了。”

    “你跟我清姨说了我喝醉的事儿了?”果果尴尬。

    “我不说,怎么让我妈帮你圆谎?”

    果果捂着脸,“完了完了,下次见到清姨,肯定要被说了,宸轩哥,你怎么能出卖我呢?”

    “这怎么能叫出卖?我是帮你拉到了个盟友。放心,我妈肯定会帮你圆谎的。”傅宸轩说道,“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头有点晕。”

    “谁让你没事儿喝那么多酒,以后,你要是再敢喝那么醉。我就告诉干妈去。还有,你今天就别跟我去接机了,在家里休息吧。”

    “我没事儿,我还是跟你起去吧,我在家里呆着也没事儿干。”果果不想在家呆着,她怕自己个人呆着会胡思乱想,手头上有点事情干,起码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

    傅宸轩大概也是想到了这点,所以很爽快地同意了。

    这次来的是傅宸轩团队的核心成员,共四人。

    “这是李蒙,这是赵晓明,这是涂磊,这是威廉,他们都是我的小伙伴,这位是我的妹妹韩南烟。”机场,接到人的傅宸轩给果果介绍到。

    果果笑眯眯地跟他们打招呼,前面三人都是Z国人,威廉则是地道说的Y国人。

    “美丽的小姐,你好。”威廉绅士地跟果果打招呼。

    果果微微笑,“你好,威廉先生。”

    “行了,都是自己人,别酸了,赶紧走吧。”李蒙开口,看得出李蒙是个急性子。

    几人相视而笑,上车。

    先去了傅宸轩给他们找的房子,将行李放下之后自然是聚餐。

    聚餐结束后,傅宸轩送果果回家,路上,果果笑着说道,“宸轩哥,你的团队的人真的太好玩儿了,平时在起工作是不是很开心?”

    傅宸轩笑笑,“难是你没见过他们工作的样子,工作时他们可没有现在这么好说话,等你跟他们相处久了就知道了。不过总体来说这几个人都是很好相处的。”

    “宸轩哥,你不是说总共是六人吗?还有两个呢?”

    “Y国那边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完,他们要等到全部处理完了才会过来。”

    他给他们准备的房子是套跃层,房间足够多,切生活设施也是齐全的,就连冰箱里都塞满了食物,可以说是非常贴心了。

    果果似乎完全忘记了昨晚上的不愉快,依旧开开心心的,“宸轩哥,那我明天开始是不是就要去你公司上班了?”

    “对,上午九点,不许迟到。”

    “保证不迟到,你会来接我吗?”

    “明天上午我有其他的事情,你让家里的司机送你,还有,我前几天给你的那些资料都看完了吗?”

    为了帮助果果尽快适应和熟悉公司,傅宸轩特意准备了些资料。

    果果点头,“早就已经看完了,我已经记在脑子里了,不过宸轩哥,你们公司那些软件我还是不太懂。”

    “这个不急,以后给你慢慢解释。”果果学的不是这方面的,不懂也正常,傅宸轩也不是让她做技术类的工作,即便是不懂也无所谓。

    公司在国内刚刚起步,生活总是忙碌的,虽然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但是忙碌的生活让果果十分充实,而失恋的事情似乎也在忙碌的生活被遗忘了。

    “宸轩,晚上起出来喝杯。”周末,裴浩打通了傅宸轩的电话。

    “行,晚上见。”

    傅宸轩答应。

    “哥,你要去找裴浩哥吗?”旁的傅书艺听到他的电话内容,好奇地问了句。

    傅宸轩点头。

    “那我跟你起去呗,我好久不见他了。”

    “你晚上不是约了朋友起吃饭吗?”

    傅书艺顿,“是哦,我差点忘记了,那好吧,那就下次再说了,对了,你去见裴浩哥的事情可不要告诉果果姐。”

    傅宸轩挑眉,“怎么了?”

    “果果姐喜欢裴浩,但是裴浩哥不是有女朋友了嘛,所以就想着不要让他们接触太频繁,不然果果姐放不下怎么办。”傅书艺随意地说道。

    傅宸轩微愣,“你怎么知道果果喜欢浩哥?”

    “看出来的呗,你当我傻啊。”傅书艺翻白眼,“不过其他人应该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毕竟果果姐掩饰的还是挺好的,我也是无意知道的,反正你别让他们两个见面就是了。”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他直都是知道的,这个妹妹看着傻傻的,其实聪明的紧,只是这个丫头不喜欢麻烦,更不喜欢管别人的事情,今天说这几句,估计也是担心果果。

    “还有哪些是我不知道的,你跟我说说。”

    傅书艺呵呵笑,开始装傻,“我就知道这个啊,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傅宸轩看着她,“真的不知道?”

    傅书艺眼珠子动了动,摇头,“不知道。”她总不能说她知道她哥哥喜欢个人吧,她要是说了,估计傅宸轩就想“灭口”了,毕竟这件事是真的没有人知道。

    “哥,今天下午你反正没事,陪我去看电影呗。”周末的时光有些无聊,傅书艺不想待在家里。

    傅宸轩想了想,点头答应,“走吧。”

    “哥,你知道吗,你成了我们学校的新晋男神了,好多人跟我打听你的消息。”傅书艺玩着手机,开口说道。

    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她笑了,“哈哈,你是不知道,这些人知道你是我哥之后,对我有多巴结,因为你,我起码三个月不用买零食了。”

    傅宸轩皱眉,“你这丫头没有出卖我吧?”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亲哥,我出卖谁也不会出卖你啊,而且我是很有原则的,几包零食就想收买我,做梦呢。”

    傅宸轩闻言,十分满意,“算你这丫头还有点良心。”

    “哥,你这话就不对了昂,我对你向是很有良心的,我的心日月可鉴。”傅书艺神情夸张。

    傅宸轩瞥了她眼,“上次追你的那个男孩子呢?你不是说看着人还不错,打算考量下吗?”

    听到这话,傅书艺的表情顿时就变了,像是吃了苍蝇般,“别提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渣,看着人模狗样的,结果竟然是个渣男,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就算了,竟然还让人去打了,要不是那个姑娘找上我,我估计就要被骗了。”

    傅宸轩神情微冷,“怎么回事儿?”

    “我不是跟你说这人对我还不错嘛,我就想着要不给人家次机会,交往试试,万我也喜欢呢,结果我还没答应呢,就跑来个女人,哭着求我将她男朋友还给她,当时我们正在上大课,好多人都看见了,人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要不是大家都知道我跟那个男的没啥关系,估计我个小三的名声是脱不掉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男人在追求我的同时还在跟外校的另个女孩子交往,这件事可把我恶心坏了。”

    傅宸轩的脸沉了下来,“你就这样简单放过了那个男的?”

    “怎么可能,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将他打了顿,直接将人打进医院了,后来是爸爸出面解决的,不知道爸爸跟人家说了什么,反正那之后人家再也没有来找我麻烦。”

    他们兄妹三人从小就学过功夫,别看傅书艺外表看着娇娇弱弱的,但是身手却很不错,般的三五个大汉还真不是她的对手,听到她将人打进了医院,傅宸轩忽然同情起那个男人。

    “哥,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就没有像爸爸那样的好男人呢,唉!”傅书艺想起自家老爸对老妈几十年如日的感情,心就羡慕的不行,唉,其实也不能怪她二十岁了还没有过男朋友,实在是自家老爹太优秀,其他男人往她老爹这里比,总觉得差了点味道。

    “像老爸那样大醋桶?”傅宸轩嫌弃地说道,想起自家老爹的醋劲儿,他就想吐槽。

    傅书艺大概也是想到了这点,乐不可支,“你要体谅爸爸,你看看他三十多了才娶到了我们漂亮温柔的妈妈,能不宝贝着吗,要是换做我是男人,我也宝贝我妈那样的。”

    傅宸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敢不敢将你刚才吐槽爸的话当着他的面说遍?”

    傅书艺闻言,身子抖了抖,“哥,你就饶了我吧,尤其是妈妈那里,你可千万不能说漏嘴了。”她爸知道了倒是没啥,反正她爸疼她,顶多说她两句,但是换做她妈那就不样了,指不定就要找她“切磋”了。

    傅书艺想起从小到大,因为不听话而被老妈拉去“切磋”的经历,就特别心疼自己。

    “我觉得我要是按照爸爸的标准去找男人,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傅书艺脸忧伤地说道。

    傅宸轩淡淡地开口,“那我就养你辈子。”他的妹妹,怎么可以将就?虽然有时候傅宸轩十分嫌弃自己父亲的醋桶性子,但是他对自己的母亲的感情是刻在他脑海里的,他的妹妹就应该找个这样的男人,疼她宠她辈子。

    “唉,哥,你这样说我更加有恃无恐了,万没有找到那样的男人我就真的要单身了,你可别现在说的好听,等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就嫌弃我了。”傅书艺可怜巴巴地说道。

    傅宸轩呵呵笑,“需要我立字据吗?”

    “要是有的话当然好啦。”傅书艺笑眯眯。

    傅宸轩幽幽地看她眼,傅书艺正经了脸色,“开玩笑,像我哥这样顶天立地的男人会说话不算话嘛。”

    傅宸轩对看电影的兴趣并不大,只是陪妹妹出来打发时间而已,结果这丫头比他还不靠谱,电影看到半就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傅宸轩听着电影院里低低的抽泣声,又看了眼大屏幕,神情木然,他是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情节有啥好感动的。

    殊不知在其他人眼里,眼前的这对才是怪咖,不认真看电影就算了,竟然还睡觉,简直就是辜负了这么好的片子。

    傅书艺直接睡到了电影结束,要不是傅宸轩将她叫醒,她其实还可以继续睡下去。她伸了个懒腰,“咦,结束了?”

    周围还没走的人听到这话,控诉地看着她,傅书艺全当没看到,将头转,施施然地走出了电影院。

    “唉,我果然不适合看这样的艺爱情片,早知道还不如去听音乐会呢,对了哥,下个月小睿有场钢琴演奏会,你定要去。这是他第次开个人演奏会,必须支持。”

    “什么时候?”这件事傅宸轩还真的不知道,之前见到沈睿的是以后他也没说。

    傅书艺说了个时间,“我查过了,那天是周六,你肯定有时间的。”

    “行,不过你记得提醒我下,免得忘记了。”

    二人边走边说,俨然将刚才的那场电影忘得干二净。

    “你和朋友约了哪里,我先送你过去。”傅宸轩看了眼时间,离晚饭时间已经很接近了。

    “新华路,哥,反正你跟裴浩哥哥约的是晚上,晚饭不如跟我们起吃啊,陆萌,你也认识的。”

    陆萌是她的室友,也是她的好友,两人周末经常起出来玩。

    傅宸轩皱眉,显然对这人已经没了印象,傅书艺看他这样就知道他忘记了,撇嘴,嫌弃地说道,“哥,你对异性这样不上心,是会注孤生的。”

    傅宸轩把勾住她的脖子,“小丫头片子胡说什么呢,再胡说就让你自己坐公交过去。”

    傅书艺默默地看了眼从眼前开过的人挤人的公交车,呵呵笑,“哥,你都知道我胡说了,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呗。”

    他们兄妹三人,弟弟傅书宸长得最像父亲,性格也最像父亲,小小年纪冷冰冰的,沉默寡言,妹妹傅书艺性子开朗活泼,是个小话痨,倒是与果果相似。

    “哥,你真的不跟我起吃饭吗?”餐厅门口,傅书艺看着傅宸轩。

    “不了,你们吃吧。”他没有跟小姑娘吃饭的兴趣。

    “那就太遗憾了,我的室友可是个大美女呢。”

    “我有事先走了。”傅宸轩对所谓的大美女没有兴趣。

    傅书艺遗憾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是真心想让傅宸轩多多认识其他的女人,好放下他心的那个人。虽然她不知道他心的那个人是谁,但是既然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在她哥的身边出现过,而且傅宸轩对此人也是脸的讳莫如深的样子,想必两人之间也没有可能了,总不能让她哥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而单身辈子吧。

    傅书艺叹气,深深地觉得自己这个做妹妹的不容易,还要操心自己哥哥的婚事。

    “书艺,刚才那人是你哥哥吧?”刚走到餐厅,陆萌就开口问道。

    傅书艺挑眉,“你看到了?”

    “嗯,刚才远远地看了眼,不过见你们在说话,就没有过去打招呼。”陆萌倒也实诚。

    傅书艺神情遗憾,“你都看到我们了怎么不过来打声招呼,我哥哥可是大帅哥。”刚才她要是过来了,不就有机会认识了嘛。

    陆萌笑笑,“下次会有机会的。”

    **

    傅宸轩将妹妹送到餐厅之后,就随便找了家面馆吃了碗炸酱面,然后窝在车里处理了些件,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去了魅色。

    去的时候裴浩还没到,说是半路上堵车了会迟点来,傅宸轩就自己点了杯酒,坐在吧台上慢慢喝着,眼睛时不时在酒吧里的客人身上晃过。

    他容貌出色,穿着也很有品味,刚走近酒吧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尤其是些女性,眼睛就像是长在了他的身上。

    有些跟女伴起来的男人们,见到自家女伴花痴的眼神,看向傅宸轩的视线顿时带了不满,不过却没有人因此而上来找事儿。

    个独身又出色的男人在酒吧里总是耀眼的,所以没过多久,就有人按捺不住了。

    “嗨,帅哥,我注意你好久了,你个人吗?”道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傅宸轩看去,就见到个漂亮女人正含笑看着他,与酒吧里大部分女人不同的是,此人并没有浓妆艳抹,只化了淡妆,身上穿着件及膝的白色连衣裙,看着很清纯,披肩的卷发给她增添了分女人味。虽然是主动搭讪的,但是看向他的眼神却很干净。

    傅宸轩微微笑,“不是,在等个朋友。”

    “哦?看来你朋友迟到了。”女人说话的语气也是温温柔柔的。

    “是啊,京城的交通太拥堵,路上耽搁了。”

    “那在你朋友来之前,不介意我在这里坐会儿吧?”女人指了指他身边的位置。

    傅宸轩摇摇头,“当然,请坐。”他看向酒保,示意他给这位女士来杯酒,“喜欢喝什么?”

    “仲夏夜之梦,谢谢。”女人礼貌道谢。

    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起码不像其他人那样看向他的目光带有太过明确的目的性,虽然不知她是真的毫无目的,还是隐藏的太好,但是不可否认,偶尔跟这样的人聊聊还是有几分乐趣的。

    “我叫简单。简简单单的简单,你叫什么?”女人轻轻抿了口酒,柔声问道。

    “傅宸轩。”傅宸轩打量了她眼,“你好像不经常来酒吧?”

    简单微笑,“很明显吗?就因为我的打扮?”

    傅宸轩轻笑摇头,“当然不是,而是直觉,有时候男人的直觉也是挺准的。”

    “其实这是我第次来酒吧,我是个络作家,嗯,通俗点说就是写言情的,这次来酒吧算是体验生活。”

    傅宸轩挑眉,“没想到你不仅是个美女,还是个才女。”

    简单笑,“才女谈不上,养家糊口罢了,以前我写的是古言,这次想换个风格,正好最近要写到酒吧的片段,今晚就过来体验下。”

    “你个人来的?”傅宸轩问道。

    “嗯,本来是约了朋友起来的,但是被爽约了。”

    “你个人来这种地方也不担心出事儿?”

    “所以我选的是魅色,不是说魅色是京城最好的酒吧吗?”简单笑着说道,压低了声音加了句,“我就是听说这是京城最安全的酒吧才进来的,没想到里面的东西这么贵。”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眨了眨,带了几分俏皮的味道。

    傅宸轩轻笑,眼前的女人还挺会聊天的,两人有句没句地聊着,倒也聊的十分投机,最后两人还交换了联系方式。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去码字,就先撤了,今天很高兴认识你。”点,简单提出告辞。

    傅宸轩笑笑,“好,再见。”

    “对了,以后要是有时间我们也可以见见。”简单笑眯眯地说道,眼睛干净,不带任何的目的。

    傅宸轩微笑点头,“好。大作家,晚上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简单离开之后,傅宸轩就将这个人给抛到了脑后,又给裴浩打了个电话,知道他最多十分钟就到了,于是让酒保重新上了杯酒。

    他的视线在酒吧众人的身上轻轻扫过,忽然,他的目光微凝,看向了某个方向,随后站起身,就往那个方向跑,他刚才看到了道似曾相识的背影,只是追到门口时,拿到人影却不见了,他站在原地,神情怅然,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握紧,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的嘴角轻轻勾起,嘲讽的弧度,“傅宸轩,你就是个傻子。”他低语,转身走进了酒吧。

    等他离开之后,暗处走出来个女人,长发披肩,身材消瘦,怔怔地看着傅宸轩离开的方向,清冷的眸闪过道幽光,嘴角轻扬,“傅宸轩,好久不见。”

    她看了酒吧眼,转身离开。

    ------题外话------

    我知道你们定对这个“她”很好奇,但是我是不会告诉你们她是谁的,哼哼,就让你们心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