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 3.我已长发及腰,娶我可好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顾阳,三个月不见,我想你了。”她的声音清浅而温柔,床上的人不出所料地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陶然的心却下子落在了实处,尽管顾阳依旧处于昏迷之,但是这个人现在是实实在在出现在她的面前的,而不是像之前样找不到人,让她无法确定他的情况。

    陶然握着顾阳的手,将脸贴在他的掌心,微笑着说道,“哎,我跟你表白呢,你怎么也不应我声,难道这么久不见,你点也不想我?”她微微嘟着嘴,带着丝俏皮,“你要是敢说不想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顾阳,我们公司最近接了个项目,领导直在压榨我们,每天都要加班,好累啊,万恩的资本主义,等你好了,定要带我去吃顿好的,好好犒劳我下。”

    “好。”沙哑的嗓音在陶然的的头顶上方响起,陶然惊,豁然抬头,就见到顾阳正睁着眼睛看她,眼神温柔。

    陶然满脸的惊喜,“顾阳,你醒了。”

    顾阳微笑,故作嫌弃地说道,“本来还想继续睡几天的,但是听到你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吵得我脑仁疼,而且看你说的那么可怜,我就想啊,我要是再不醒,你万哭了可咋办,于是我就醒了。”

    陶然眼睛瞪,抬手就想锤他,但是想到他胸口上包着的纱布,将手松开,抬手就去捏他的脸,“都伤残了,还这么油嘴滑舌的。”她力道很轻,而且避开了他脸上的伤口。

    顾阳笑眯眯,“还是我媳妇儿心疼我,都舍不得我疼。”

    陶然轻哼声,“谁是你媳妇儿。”

    顾阳握住她的手,轻轻摇了摇,“是你,直都是你,也只能是你。”

    见顾阳醒了,陶然的心彻底放下了,顿时想起了他隐瞒自己的事情,脸沉了下来,“连你受伤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还是从别人的口得到的消息,我看我在你心也不怎么重要。”

    顾阳闻言,讪讪,连忙指天发誓,“我发誓,在我心,你的绝对是第位的。”

    陶然哼哼,“你就是嘴上说的好听。”

    顾阳见陶然生气了,就想起身哄她,结果这动就扯到了身上的伤口,脸色顿时就白了,陶然见,哪里顾得上跟他生气,赶紧让他躺好,“别动啊,谁让你动的,快躺好,我去叫医生,也不知道伤口裂开了没有。”

    她要去找医生,被顾阳拉住了手。“然然,别紧张,我没事,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不生气了。”

    陶然没好气,“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顾阳严肃了表情,“这个比医生重要。然然,别生气,我就是不想让你担心而已。”

    陶然哪里还顾得上生气,见他神情认真,也不由地认真了起来,“顾阳,我生气的是你隐瞒了我你的伤势,我知道是你为了我好,不想让我担心,但是你知道吗,得不到你的消息,我就会胡思乱想,反而更加担心,以后不要再瞒着我了好吗?”

    “好,我答应你,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顾阳保证道。

    “好了,我不生气了,我现在去给你找医生,也不知道伤口裂开了没有。”陶然起身,碎碎念地走出了病房,顾阳直目送着她离开。

    傅靖婷和沈清澜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见陶然出来了,还步履匆匆的,以为是顾阳不好了,傅靖婷当即就慌了,“顾阳他怎么了?”

    “顾阳醒了,我去叫医生。”陶然匆匆说了句,转眼就没人了。

    傅靖婷愣愣地看着沈清澜,“她刚才说顾阳醒了?”

    沈清澜微笑着点头,“是的,姑姑。”

    傅靖婷赶紧跑进了病房,果然就看见顾阳已经醒了,眼巴巴地看着病房的门口,见她进来了,叫了声,“妈,嫂子。”

    傅靖婷欣慰地笑了,“醒了就好,你可吓死妈妈了。”

    顾阳抱歉地说道,“是我不好,让大家为我担心了。”

    医生进来给顾阳检查身体,情况十分来良好,“醒了就好,好好养伤,等身上的伤口痊愈了就没事了。”

    得到了主治医生的回答,群人顿时就放心了,傅靖婷将医生送出去,顺便问问接下来的注意事项。

    沈清澜见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就打算回家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嫂子,外公还不知道这件事吧?”顾阳有些担心傅老爷子。

    沈清澜摇头,“不知道,我们没告诉他。”

    顾阳顿时就放心了,“嫂子,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

    沈清澜嗯了声,直接离开医院,也不问陶然是否要跟自己回去,现在她是肯定不会走的。

    顾阳醒了,陶然也放心了,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心情十分好,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她原本是想请假照顾顾阳的,但是顾阳和傅靖婷都不同意,加上她这段时间工作确实也很多,要请假比较麻烦,就跟顾阳约好下班后再去看她。

    “然然,你过来,跟你说点事儿。”陶然刚坐下来准备开始工作,坐在她身边的同事小周就悄声跟她说道。

    陶然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小周扯扯她的袖子,“你跟我出来下,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陶然见她神情认真,点点头,两人前后走出了办公室。

    小周特意去了楼梯间,还朝着四周张望了下,确保周围没人,这郑重的模样看的陶然都跟着紧张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小周没好气地看了她眼,“你这几天怎么回事儿?”

    陶然被她问的发蒙,“我没事儿啊?”

    “你难道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见她确实不知道,小周就跟她说了来龙去脉,“这几天不是天天有豪车来接你下班嘛,然后就有人说你被富商包养,做了人家的情妇,昨天下午你在办公室里又跟陆明华闹了矛盾,这件事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就有人说你拒绝陆明华就是因为他没钱,你看不上人家,还羞辱人家。”

    陶然的脸有些黑,才不过天,这流言还越演越烈了?

    “然然,我们在起工作也有三年了,你的为人我是清楚的,什么包养的传闻肯定是假的,但是这几天来接你的人是谁啊,你赶紧跟大家解释解释,要是万让领导误会了,对你的影响不好。”

    陶然抿唇,“前几天来接我的是我男朋友的妈妈,前天和昨天是我男朋友的嫂子。”

    小周闻言,顿时就松了口气,“我就说嘛,你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你男朋友家这么有钱,你竟然直瞒着不说,然然,你隐藏得够深的。”小周是知道陶然有男朋友的,而且是个当兵的,其他的信息倒是知道的不多。

    陶然无奈,“我跟我男朋友认识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家庭情况,而且我看上的是他的人,也不是他的家庭,到处去说算怎么回事儿?”

    小周想也是,“不过这件事你也要早点跟大家解释清楚,有些人相信了这些谣言,背地里说了你不少的话。”

    陶然虽然也不爽这样的谣言,但是却不准备去解释,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描越黑,“谣言止于,我解释了也没用。”

    “然然,你是不是傻,你要是不解释,人家只会以为你是心虚,等到流言传遍个整个公司的时候,你就是想解释都来不及了。”小周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她平日里和陶然的关系最好,两人也是工作上的好搭档,她是真心为陶然着急。

    陶然笑笑,“我要是解释了,人家也会说我是狡辩,何必浪费口水。”

    小周见她这样,皱眉,叹气,“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因为陆明华,这个新人以前看着还不错,现在再来看,简直就不是个男人。”

    “行了,为了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我们先回去工作吧,不然被经理看到,我们两个就要挨批了。”陶然倒是点都不放在心上,她现在就想早点完成工作,然后下班去医院看顾阳。

    小周打量她,“然然,你今天的心情不是般的好啊,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发生?”要是平日里,遇上这样的事情,陶然就算是不在意也不会这么不放在心上。

    陶然笑眯眯,“哪有什么喜事,只是我男朋友回来了而已。”

    小周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我说你怎么笑容满面的呢,行行行,我们赶紧回去工作,争取让你早点回去见你男朋友。”

    两人若无其事地回到办公室,只是刚坐下来没有多久,陶然就被经理叫进了办公室,小周担心地看着她,陶然给了她个安抚的眼神,这件事她问心无愧,不管是谁来问都是样的。

    经理姓米,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十分刻板严厉,但对有有本事的人还是很宽容的。

    他打量了眼陶然,扶了扶眼睛,那张本就刻板的脸越发刻板了,指了指椅子,“坐。”

    陶然在椅子上坐下,“经理,今天找我是问项目的事情吗?”

    “不是项目的事情,我是有点其他的事情要问你。”米经理脸严肃地说道,陶然就心顿时就有数了,看来还是公司里那些谣言的事情。

    果然,只听下秒米经理就问道,“公司关于你被包养的说辞是怎么回事?”

    因为陶然有能力,米经理平时对陶然还算不错,对她的关注自然会比般的同事多些,即便不是个卦的人,但是能听到这些消息也不奇怪。

    陶然将与小周说的话又跟米经理说了遍,米经理严肃的脸上出现了抹放松,“既然是这样就找个机会跟大家解释解释,不要影响了工作。”

    “是,经理,我会注意的。”她没说谣言就是陆明华传出去的,毕竟这件事她没有证据,说了反倒是像是她在给人泼脏水,到时候也许还会给经理留下不好的印象。

    陶然从经理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特意看了眼陆明华,此人倒是脸镇定,专心埋头工作呢,陶然不得不佩服他的心理素质,这样伤个女人,心竟然也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情。

    不过现在顾阳住院,她的精力都在顾阳的身上,也没有时间再来调查这件事,等过段时间的。

    知道公司里现在对她“另眼相看”的人很多,不想接受人家的眼神洗礼,午陶然索性就没下去吃饭,而是让小周帮她带上来,她也好趁着午的时间抓紧时间工作。

    整天下来,除了上厕所的时间,陶然几乎没有出过办公室,总算是在下班前将工作全部搞定,接下去几天她就可以稍微轻松点了,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五点半了,赶紧收拾了东西走人。

    这个时候是下班时间,路上她还是迎来了波或好奇,或鄙夷的目光,陶然神情不变,淡定地走出公司。

    她去了趟超市,买了菜,做好饭赶紧就去医院了,她已经提前给顾阳打过电话,顾阳会等她起吃饭。

    顾阳的右手骨折了,行动不便,陶然亲自喂他吃的,“味道怎么样?”陶然脸期待地问道,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下厨了,手艺有些生疏。

    顾阳竖起大拇指,“我媳妇儿的手艺自然没的说,个字,赞。”

    陶然没好气地看了他眼,“我现在还不是你媳妇儿呢,别瞎叫。”

    顾阳笑眯眯,“早晚的事情,然然,等我伤好了,我就跟你回家见你父母吧,我们交往这么多年了,都没跟你回过家,岳父岳母该对我有意见了。”

    这件事还是今天傅靖婷提醒他的,想想也是他神经大条了,他早早就带着陶然见了家长,却没有想到去她家看望她的父母。

    “好啊。”陶然口答应,这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她本来就想跟顾阳说这件事,只是直没有找到机会而已,现在顾阳主动提出了,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不过定要等你伤好了才行,我要带个帅帅的男朋友回去。”陶然说道,她不想让父母知道顾阳受伤的事情,本来他们就对顾阳当兵经常不回来这件事有点意见,要是知道了他这份工作还有危险,恐怕顾阳就更加过不了他们这关了。

    顾阳自然是满口答应,吃完了饭,陶然去洗碗,然后就在病房里陪顾阳说话。

    “叔叔阿姨今天没来看你吗?”陶然来了这么久都没看到顾博和傅靖婷,有些奇怪地问道。

    “我让他们回去了,我好不容易有点时间跟我媳妇儿独处。”顾阳说得随意,听得陶然俏脸红,没好气地瞪了眼口无遮拦的顾阳,但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顾阳这次受的伤很重,头上的那些伤都不算什么,最重的是胸口和腹部的两枪,差点要了他的命,加上右手骨折,这次他起码要在家里休养三四个月。

    陶然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就会来医院陪顾阳,有时候就在病房的沙发上将就夜,顾阳看的心疼,就让人在病房里加了张床,方便陶然休息。陶然索性就将医院当家了,收拾了几件自己的衣服,直接就住在了医院里。

    傅靖婷请了专门的护工,帮顾阳擦身这种事情也轮不到陶然来做,她顶多就是帮顾阳做顿饭,陪着顾阳聊聊天,有时候她有工作,两人就个工作,个看书,互不打扰,养病的日子倒是过得十分充实。

    傅靖婷晚上来看过两次,见二人之间和谐的气氛,压根儿就不希望人打扰,索性晚上就不过来了,将时间全留给二人。

    经过半个月的休养,顾阳脸上的擦伤好的七七了,头上的绷带也已经拆了。

    这段时间,公司里依旧流传着关于陶然的流言,不过换了个版本,从她被包养换成了她拜金,贪慕虚荣,找了个富二代男友。

    不过说这些话的人,有艳羡的,也有嫉妒的,毕竟富二代男友不是谁想找就能找的。

    陶然对于这些流言听过就算了,并不打算去解释,不过有个令她啼笑皆非的版本是,她甩了她那当兵的男朋友,投入了个富二代的怀抱,甚至还有人私底下询问过她这件事的真假,言语颇有些不客气,被她几句话顶了回去,对方黑着脸走了,之后看到陶然都绕道走。

    从此,大家都知道技术部的陶然脾气火爆,不好惹,张嘴更是利索,骂人都不带脏字的,这样唯的好处就是没人敢当面说陶然的坏话。

    至于背后的流言,陶然可没时间也没兴趣去理会,她最近正在忙其他的事情呢。

    这日,离下班还有五分钟时间,小周本想请教陶然个技术上的问题,结果抬头,这人就已经消失无踪了,她叹气,这女人啊,旦坠入看爱河,就再也没有冷静的模样了。

    陶然下班之后直奔商场,先去商店里给自己买了套新衣服,随后又回家洗了澡,换上新衣服之后又给自己仔仔细细的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拿着包包就打算出门。

    潘莹莹下班回家,看到她这身打扮,顿时惊了,“然然,你这是打算去约会吗?把自己打扮的这么漂亮。”

    陶然笑眯眯,“我今天要做件大事儿。”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陶然就忍不住有些兴奋。

    潘莹莹顿时来了兴致,“哦,什么大事儿?说给我听听。”

    陶然继续笑眯眯,“秘密。”

    潘莹莹切了声,“德行,话说,你那男朋友不是住院了吗?应该还没出院吧,你这打扮的这么漂亮是打算跟谁约会呢?”

    “别想套我的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等我这件事办成了我再跟你讲,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

    “嘿,你这重色轻友的。”

    自从顾阳住院以后,陶然基本就抛弃了这个家,即便是回来也是行色匆匆。有时候潘莹莹能连续好几天见不到她的人。要不是每天都会在微信上聊两句,潘莹莹都怀疑陶然失踪了。

    陶然才不搭理潘莹莹的调侃,踩着高跟鞋就出门了,半路上去了趟花店,买了束鲜花,这才打车去了医院。

    只是刚走到病房,就听到病房里传来的嬉笑声,她脚步顿,将鲜花背在身后,走了进去,这才发现病房里多了几张陌生面孔。

    顾阳看见她眼睛亮,眼闪过抹惊艳,朝她招招手,“然然,过来,我给你介绍下,这几位是我的战友,特意过来看我的。”

    带头的赫然就是穆连成,他现在依旧是尖刀队的队长,也是顾阳的直属上司。

    顾阳负伤,他本该早点过来,只是间他又带着人出了趟任务,这两天才回来,刚回来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京城来看顾阳了。

    陶然依旧背着手,微笑着看着众人,顾阳给她介绍,注意到她直背在身后的手,“然然,你手上拿着什么呢?”

    陶然眼闪过抹不自在,看了众人眼,想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咬咬牙,将鲜花拿了出来,是束热烈的红玫瑰,点缀着满天星,包装得十分精致。

    众人哦了声,看着顾阳眼神戏谑。

    顾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也没想到陶然拿的竟然是鲜花。这本该是男生送给女生的,现在陶然来送,倒是让顾阳有些不好意思。

    顾阳正打算接过鲜花,却见陶然突然单膝跪地,另只手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了枚戒指,r她定定地看着顾阳,开口,“顾阳,我已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

    这戏剧性的幕惊呆了众人,众人面面相觑,又目光致地转向了顾阳。

    顾阳也被陶然这出弄懵了,呆愣愣的看着陶然。陶然定定的看着顾阳,等着他作出反应。

    还是其个战友最先反应了过来,推了顾阳把,“人家姑娘还等着你表态呢,你发什么愣?”

    顾阳回过神,在陶然紧张又期待的目光,摇了摇头,陶然眼的亮光瞬间就灭了,愣愣的看着顾阳,神情尴尬。

    顾阳却掀开被子,艰难的下了床,然后用没受伤的左手将陶然从地上拉起来,“傻丫头,这样的事情该男人来做。”

    说完,他扑通声就跪在了地上,因为突然的动作扯到了腹部的伤口,他疼得皱了皱眉,却转瞬间舒展开来,握着陶然的手。

    “然然,今天我没有来得及准备戒指,也没有来得及准备鲜花,给你布置个浪漫的求婚现场,可我还是还是说,我想跟你结婚,你可愿嫁我?”

    他深情的凝视着陶然,说这话时神情认真。陶然怔怔的看着眼前穿着病号服,跪在地上的男人,忽然湿了眼眶,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点了点头,“我愿意。”

    顾阳笑,想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刚才用力过猛,现在站不起来了,顿时有些尴尬,旁的战友见状连忙将他扶起来。

    顾阳把抱住了陶然,“然然,我定会辈子对你好的。”

    陶然回抱着他,脸羞涩。

    顾阳拿过陶然手的戒指,才发现她买的是对戒,“你的呢?”

    陶然从口袋掏出枚女士对戒,顾阳接过,将戒指戴进了陶然的无名指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媳妇了。”他咧开嘴,露出了大白牙,笑的像个傻子。陶然轻笑,将另枚戒指拿出来,戴在了他的左手上。

    等到战友们都离开了之后,病房里只剩下了陶然与顾阳二人。

    陶然直低着头,不敢去看顾阳。顾阳看得好笑,调侃她,“刚刚当着众人的面求婚时那么有勇气,现在知道害羞了?”

    “别说了,我哪知道你战友来了。”陶然小声的说道,她本来是想私下里求婚的,哪里知道好巧不巧的被他战友撞上了。他现在想起,自己刚刚做的事儿,脸上还发烫了。

    顾阳将她过来,抱着她,“傻丫头,以后这样的事情,交给我来做知道吗?”

    陶然轻哼,要不是这人总是磨磨唧唧的,她至于主动求婚吗?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笑眯眯,嗯,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总算令她满意。

    傅靖婷知道儿子求婚成功了,十分高兴,带着陶然去商场里进行了番大采购,给陶然买了不少东西,从衣服到鞋子,再到包包,陶然就是想拒绝都拒绝不了,只好收下了傅靖婷的番心意。

    傅靖婷本想给他们换对新的戒指,只是却被陶然拒绝了,她觉得这戒指挺好的。

    傅靖婷想着却毕竟不是婚戒,倒也没啥关系,大不了等到结婚的时候再重新定制对,于是也就随了陶然的意。

    两个月后,顾阳终于出院了,除了右手还有些不灵活之外,其他的伤口已基本痊愈。

    出院以后,二人就将去陶然家拜访的事情提上了日程。

    选了个周末,顾阳和陶然开车回了她的老家。

    因为顾阳的手臂还没好,所以由陶然来开车,路上顾阳都在紧张地拿着陶然的化妆镜整理着仪容。

    “然然,你看我现在的发型可以吗?没有乱吧?”

    “然然,我今天穿的这身没问题吗?”

    陶然无奈的扫了他眼,“顾阳,你别紧张,我父母很好说话的。”

    顾阳怎么能不紧张?他紧张的双手都出汗了,“然然,要是叔叔阿姨不喜欢我怎么办?早知道我应该早点跟你回去见父母的。”

    这段时间,傅靖婷直在他耳边念念叨叨的,顾阳才意识到曾经自己有多疏忽?

    陶然安慰他,“你是我选的人,我父母最疼我,肯定会喜欢你的,爱屋及乌嘛。”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陶然心也没底,虽然早两天她就给父母打过电话,报备了今天要回家的事情,可是顾阳跟她求婚,并且她已经答应了的事情却没有跟父母说,估计他爸知道了,又该有意见了。

    虽然陶然这样说了,可顾阳却并没有觉得安慰,反而越发紧张了。

    到了陶然人家门口,顾阳手心的汗越出越多,迟迟没有解开安全带,“然然,我好紧张。”就算是执行任务,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陶然帮他解开安全带,扫了他眼,才发现顾阳的额头上都是细汗,不由好笑,“你就把我父母当作般的长辈就好了,别紧张,他们不会吃了你的,而且还有我呢,我肯定站在你这边。”

    “你说我准备的东西,是不是太少了,我该多准备点的。”顾阳又起了另层担心。

    陶然抚额,他们后备箱都已经塞满了,就连车后座上都是顾阳买给她父母的礼物。

    “够多了,你难不成还想把整个商场搬到家里来不成,赶紧下车,别磨磨唧唧的。”她催促。

    顾阳打开车门,直奔后备箱,将给陶然父母的礼物拿出来。

    知道今天女儿要带男朋友回来,陶然的父母都在家等着呢。陶然家就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住的房子也是般小区。不过家里打扫的却很干净。

    顾阳进门的时候,陶母还在厨房做饭。

    “爸,我回来了。”陶然笑眯眯的,朝父亲打招呼,“这是顾阳,我男朋友。”

    顾阳放下手的东西,立正,给陶父敬了个军礼,大声喊道,“叔叔好。”声音大得连在厨房里做饭的陶母都听见了。

    时间瞬间静止。

    陶然没想到顾阳刚见面就整了这么出,时间也不知该做何反应,顾阳也意识到自己紧张过度了。

    陶父摆摆手,“行了,先进来吧。”

    “叔叔,车上还有东西没拿上来,我先把东西搬上来。”说完转身就下了楼。

    陶父看了女儿眼,说道,“你这男朋友看着怎么呆头呆脑的?”

    陶然尴尬,“他平时不这样,估计是紧张的。”

    顾阳就是个人精,跟呆头呆脑绝对扯不上关系。

    陶父心本来对顾阳存了极大的不满的,只是被顾阳刚才那出闹的,心的怒气莫名就散了大半。

    等顾阳再次上来时,陶父看着顾阳的眼神倒是温和了不少,只是这毕竟是顾阳第次登门,所以也没有对他笑脸相迎,直板着脸。

    “你跟我女儿在起也四五年了,我倒是第次见你。”陶父像是闲话家常般的说道。

    句话说的顾阳汗涔涔,“那个,叔叔,这件事是我不对,原本早该来拜访的,但是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常年不着家,直找不到机会,是我的错,我跟您在这儿说声对不起!”

    态度倒是不错,陶父心暗想。

    “你现在还在部队里服役?”

    “是的。”

    “那你是打算就这么在部队里待辈子?”

    “爸,今天我跟顾阳好不容易回来趟,您就不能跟他聊点别的?”陶然打马虎眼儿。她父母不想顾阳继续在部队里呆着。可顾阳热爱部队,并不想离开,这个她是知道的,也是支持的。

    陶父虎的脸,瞪了眼女儿,“我在跟他说话,你插什么嘴,去,到厨房里帮你妈妈端菜去。”

    “我就在这陪着你,你这么久没见我,难道就不想我吗?”陶然不放心将顾阳个人留在这儿,不想走。

    “赶紧去厨房去,你妈个人忙不过来的。”陶父想将陶然打发走。

    “然然,你先去帮阿姨,我陪叔叔聊会儿天。”顾洋开口。

    陶然不放心地看着他,顾阳阳摇头,示意自己能应付。

    “行吧,爸,那我就先去帮我妈了。顾阳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男朋友,你可不能给我吓跑了,要不然我嫁不出去,你就该养我辈子了。”

    陶父瞪了眼女儿,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说的是什么胡话,赶紧去帮忙。”

    陶然吐吐舌头,转身去了厨房。

    见女儿走了,陶父这才看向顾阳,“我这个女儿被我宠坏了,口没遮拦的。”

    顾阳笑眯眯,“然然那是真性情,我就喜欢她这点。”

    陶父就是客气客气,也不是真的是说自己女儿不好,顾阳这回答自然令他满意。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打算在部队里呆辈子吗?”

    顾阳抿唇,严肃了神情,“叔叔,我不想说谎话骗您,如果可以的话,我是打算在部队里干辈子的。我也不瞒您说,我外公是个军人,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长大的。而我外公也直希望我能去当兵,但其实开始我并不喜欢当兵,也直拒绝我外公给我安排的路,但是在部队里呆的这些年,让我逐渐爱上了那个地方,我离不开它。我知道您问这话是担心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然然,这点上,我只能说声抱歉,因为我的工作原因我确实没有办法像别的人样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但我能做到的就是,这辈子我只会爱然然个,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在我有生之年里,尽我所能地去呵护她,爱护她,给她最大的幸福。”

    ------题外话------

    明天还有张顾阳和陶然的番外,之后就是安安的了。

    **

    推荐好友潇湘宝宝的新《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此对、爽、虐渣、发家致富,无虐!】

    人前淡漠清冷的长官大人,在人后却是个十足的衣冠禽兽。

    “爸爸,爸爸,为什么我叫六儿,妹妹叫九儿?”

    “因为你们是六九的产物啊。”

    “爸爸,什么是六九啊?”

    向清冷的韩非深,此时低头,唇角泛起温柔的笑,“乖宝贝,那是你妈妈最喜欢的,种姿势……不,知识!”

    龙凤胎:“(⊙o⊙)”

    远处的宋相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