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 感情这回事儿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哎,然然,沈清澜竟然在电视节目公开表白她老公哎,太幸福了有木有。”个齐耳短发的女生拿着平板激动地对陶然说道。

    陶然正在写代码呢,听到这话,顿时电脑屏幕抬头,看向看说话之人的平板,这人是她的室友,名叫潘莹莹。他们大学的时候就是同班同学,毕业之后起留在京城工作,就合租了套公寓。

    “这是什么节目?”陶然好奇地问道。

    潘莹莹翻白眼,“我说陶然,你别整天跟你这堆代码过日子行不行?好歹关心下外界的大事,前几个月沈清澜不是获得了个什么国际大奖嘛,媒体上直都在宣传,很多节目组都向她发出了邀请,虽然都想邀请她来上节目,但是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谁知道竟然她竟然真的接受了邀请,我开始还在奇怪呢,没想到节目直播那天竟然是她老公的生日,我猜啊,她会接受邀请就是因为这个节目播出的时间,你说这是不是她送给她老公的生日礼物啊。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公开表白,啧啧啧,想想就浪漫,难道说这就是女艺术家的浪漫吗?”潘莹莹星星眼。

    陶然看的好笑,“要不是知道你性取向正常,我都怀疑你爱上了沈清澜。”那脸的花痴样,活脱脱就是枚脑残粉。

    “沈清澜那是我女神好吧,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不仅如此,还有长相好,家世好,性格好,尤其是那身清冷的气质,明明该是天仙,可笑起来的样子又像是冬日里暖阳,啊啊啊啊,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人,我要是男人我定会疯狂地爱上她。”

    “呵呵,我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差不多了,真想把这幕拍下来发给你的男朋友,我倒是想知道他看到你这副花痴相会不会嫌弃你。”陶然脸嫌弃。

    潘莹莹轻哼,“你这就叫嫉妒。而且他才不敢嫌弃我,要是敢,看我不揍扁他。”潘莹莹握着拳头,故作凶狠地说道。

    陶然嗤笑,“也就他能忍受你这母老虎般的性格。”

    “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个愿打个愿挨,我跟他可是真爱,真爱懂吗?”潘莹莹脸得意,她跟她男朋友从大就开始交往了,至今已经六七年了,感情十分稳定,明年上半年他们就准备结婚了。最近他们已经在看房子,只是京城的房价实在是太高了,按照他们两人的存款,就是买个厕所都买不起,所以他们打算去男朋友的老家买房。索性男朋友的老家离京城并不远,坐高铁只要半个小时,房价也在他们承受的范围之内。

    陶然只看到了直播的最后幕,见没有沈清澜的节目了,低下头,继续研究自己的代码,潘莹莹在那里说半天,没得到陶然的回应,回头看,果然她又开始研究她那堆代码了。

    潘莹莹虽然和陶然是同班同学,学的也是编程,但是大学四年她光顾着谈恋爱了,对课本上的知识的掌握几乎为零,而她也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每次考试都是靠作弊取得的及格成绩,她十分清楚自己的斤两,所以毕业后没有选择这个行业,而是选择了做名服装导购。

    别看潘莹莹家境般,但是对各个时尚品牌却知之甚详,加上有张巧嘴,业绩十分不错。

    “然然,你别光顾着码代码啊,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陶然回了她句,“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跟你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男朋友怎么样了?”

    “挺好的呀。”

    “挺好是什么样啊,你跟他交往也有三四年了吧,对于未来你们什么打算啊,还是你就打算这么等着他?我跟你说,女孩子的青春可就这么几年,女人旦过了二十五可就开始贬值了,你可得想清楚了。”潘莹莹其实对陶然的男朋友很不满,交往这么多年了,她见过她男朋友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连看他们两个打电话的机会都不多。

    陶然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他最近很忙,等他忙过这段再说吧。”

    潘莹莹不争气地瞪着她,“忙忙忙,能有多忙,就算再忙也该抽出时间陪女朋友吧,你是他正牌女友,又不是小三,也不是小猫小狗,有时间就逗逗,没时间就扔在边不管了。”

    陶然皱眉,对潘盈盈这样说顾阳有些不高兴,但是也知道潘莹莹只是关心自己,“莹莹,顾阳不是这样的人。”顾阳是真的很忙,但是他有时间就会联系她。

    “然然,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但是你能确定他跟你喜欢他样喜欢你吗?我现在说这些你或许会不爱听,但是你想想,你今年都多大了?他要是真的喜欢你就不该让你这么无止境地等下去,哪怕是先订婚也成啊,起码是个承诺,结果这什么都没有,就让你个人在这里苦等,他是什么意思?想等到你人老珠黄了就跟你分手吗?”

    陶然的脸沉了沉,“莹莹,别说了,我跟顾阳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他是个军人,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从我选择他的那天起我就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也做好了这样的准备,现在这些都是我甘愿的。”

    “然然,我就问你个问题,你们上次联系是什么时候,是个月前还是两个月前?”

    陶然闻言,眼神微暗,仔细算算,她跟顾阳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联系了,她发给顾阳的消息也石沉大海。

    潘莹莹见她这表情就知道不好,叹了口气,“然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肯定希望你可以幸福的,你相信顾阳,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然然,我还是想多嘴句,部队里不止有男兵,还有女兵,那些女兵或许没有你漂亮,但是他们常年在部队,朝夕相处,难免......”

    “莹莹,顾阳不会。”没等潘莹莹说完,陶然就打断了她的话,她相信顾阳,就像她相信自己样。

    “行吧行吧,我知道你不爱听我说顾阳的坏话,我就不在这里讨嫌了,我走了。不过你真的要认真想想我说的话,多为自己打算,你毕竟是个女孩子。”她是真的不看好陶然和顾阳这段感情,在这段感情里,陶然直是付出的那位,也是直等待的那方,她作为朋友,她心疼。

    房间里,陶然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代码,怎么也敲不下去了,合上电脑,她怔怔地看着地面,良久,才拿过了边的手机,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安安静静的,什么也没有。

    “唉。”她叹了口气,编辑了条微信,发了出去——【顾阳,我想你了。】

    她放下手机,又拿起了本书架上的书,随意地翻看着,可是上面的字每个她都认识,就是无法将他们输入脑,她将书放下,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头发,直接将头发揉成了个鸟窝。

    “还是先去洗个澡吧。”陶然自言自语。

    经过潘莹莹的房间的时候,从她没有关紧的房门陆陆续续传出她打电话的声音,温柔小意,显然是在跟她的男朋友打电话,每天晚上他们都会煲电话粥,她的脚步微微顿,眼闪过抹艳羡,抬脚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回到房间,她先拿起电话看了看,没有看到任何的信息,在心深深地叹了口气,开始吹头发。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熟悉的旋律响起,陶然的眼睛亮,只是当看清楚上面的名字时,她的眸光却瞬间暗了下去。

    “妈。”陶然按下了通话。

    “然然啊,最近忙吗?”

    陶然打起精神跟母亲通话,“妈,我还好,你跟爸爸的身体好吗?”

    “我跟你爸不用你操心,我们好着呢,倒是你,个人在外要多注意身体,平时吃的好点,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要是钱不够啊,就跟爸爸妈妈说,我给你打钱。”

    “妈,我有工资,能养活我自己,而且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啊,怎么可能亏待了我的胃呢,我对自己好着呢,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陶然笑眯眯,跟母亲说话的时还带着丝小女儿的娇嗔。

    陶然母亲笑,“听你这么说妈妈就放心了,然然啊,其实今天妈妈打电话给你是有件事想问问你。”

    “妈,你问呗,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陶然皮。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你常叔叔吗?”

    “记得,他是爸爸的同事,我见过几次,怎么了妈?”

    “你常叔叔有个儿子,跟你般大,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就想着.....”

    “妈。”陶然打断她,“我有男朋友,你知道的。”

    “这个妈妈知道,可是然然,你听妈妈说,你的那个男朋友不靠谱,你赶紧分了,这件事我跟你爸已经商量过了,我们都觉得他不适合你。”

    陶然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妈,适合不适合应该是我说了算的。”

    “然然,你直觉得这个男孩子适合你,可是妈妈问你,你跟他交往了这么多年,他有来见过我跟你爸吗?我们只是听你提起过他,见过他几张照片,可是他人呢?平常过年过节的也不见他打个电话来问候声,他明显是对你不上心啊。爸爸妈妈也不求你找个多大富大贵的人,只是想让你找个对你好的人,跟你踏踏实实的过辈子。这个男人连这点都做不到,你让我跟你爸怎么放心?”

    陶然红唇微抿,“妈,他是军人,常年在部队,联系不方便也很正常,我们要理解。而且我们两家都还没有正式见过家长,他给你们打电话算是怎么回事儿?”陶然替顾阳解释,她不想让父母对顾阳留下坏印象。

    “然然,他有考虑过退伍吗?若是他这两年内能退伍转业到地方来,那我觉得你们还能继续交往,可若是他想在军营里干辈子,那么这门婚事妈妈不同意。”陶然的母亲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妈,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当初我跟顾阳恋爱的时候,您可是同意的。”陶然有些急。

    “是,当初你们在起妈妈是同意的,可我以为他只是去服兵役,在部队里呆个两年就回来了,可是你看看这都多少年过去了。然然,你年纪不小了。你总不能直这么等着他。”

    天之内听到两次这样的话让陶然心越发烦躁,“妈,您别说了,顾阳他其实对我很好,他有空就会给我打电话,有假期也会来见我,他真的对我很好。”

    陶然其实能感觉到顾阳对她的用心,只是限于时间跟自由,顾阳不能经常陪她而已,但这些她不在意呀,她在乎的只是顾阳心有没有她。

    陶然母亲听了这话,不置可否,却也不在,说固阳的不是,担心引起女儿的逆反心理,退了步,说道,“然然,那我们这样好不好,你先见见常叔叔的儿子,就当是交个朋友。”

    “我不管什么常叔叔,李叔叔的,我现在有男朋友,我不想相亲,也不会去相亲,至于交朋友这套说辞,您就别说给我听了。”陶然直接拒绝,她是个对感情很专,也很认真的人,很反感这样的做法。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固执?妈妈又不是让你脚踏两条船,只是让你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点选择的机会。”陶然的母亲听见陶然这强硬的态度,也有些急了。

    她跟丈夫只要想起陶然的这段恋爱就长吁短叹。就没见过这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伙子。原本他们对于陶然交的是什么职业的男朋友并不在意,只要人好、踏实本分就行,可现在他们对于军人这个职业倒是有了点意见。

    现在恋爱就这样了,若是以后结婚还这样,那还得了,他们是想找个对女儿好的人,而不是让女儿默默付出,干等着对方。

    陶然缓了语气,尽量平静的说道,“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跟顾阳是真心相爱的,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当初我选择这个人的时候,我就知道将来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是妈妈,我们难道不应该以他为荣吗?他牺牲了自己,是因为他在保家卫国,为了大家呀。”

    “这话说的好听,他牺牲的是自己吗?他牺牲的是你的青春啊,然然,妈妈心疼你。”

    “妈,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会跟顾阳好好谈谈这个问题,要是可能的话,我们会尽快将婚期确定下来,你看这样行吗?”

    “然然,你明知道妈妈不是这个意思,妈妈是想让你跟他分手,我跟你爸不希望你嫁给个军人,做军嫂太辛苦了,我们舍不得你受这份苦。是,军人很伟大。他们牺牲了小家,保卫了大家,作为个普通人,我也很感激他们的付出,可是然然,你别忘记了,我是你的母亲。为了你,我可以自私,我只想让你获得份普通人的幸福。我不需要你做军嫂的光荣。”

    陶然红了眼眶,再开口,声音里已然带了哭腔,“可是妈,我只爱他,我这辈子只想跟他在起。哪怕他要在部队里待辈子,常年不回家,我也只想嫁给他,我觉得这就是幸福。”

    陶然的母亲听见女儿哭了,心酸涩,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继续劝女儿,“然然,你别哭,妈妈不说了,这件事你好好考虑考虑,等考虑清楚了我们再谈,好吗?”

    挂了电话,陶然趴在桌子上,泪流满面,她看着手机里,她跟顾阳仅有的几张合影,轻声呢喃,顾阳,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顾阳,我好想你。”

    *

    第二天,陶然去上班的时候,扫前天晚上的伤心,依旧是元气满满的。

    “陶然,早餐。”

    份早餐放在陶然的面前,她抬头,就看到同事陆明华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陆明华是今年新招进来的同事,比她小两岁。

    “谢谢,我已经吃过了。”陶然婉拒。

    陆明华看了眼她放在桌子上的牛奶,“就杯牛奶?你这样会营养不良的。日之计在于晨,早餐对人来说更为重要,不能不吃。放心,这不是特意买给你的,是我今天早上买多了,又吃不完,你就当帮我个忙,帮我解决下。”

    陶然为难,看了眼四周,“陆明华,我真的吃过了,吃不下了,要不你把早餐给别人吧。”

    陆明华摊手,“大家都吃过了,就你没吃。陶然,你就算拒绝我,也不至于连份早餐都不接受吧?”他脸的“你若真的拒绝,那你就太小气了”的表情。

    陆明华喜欢陶然,这点,公司上下都知道,他还公开表白过陶然,只是被陶然拒绝了而已。

    陶然不喜欢跟人搞暧昧,在她的感情世界里,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存在任何的暧昧。在知道陆明华喜欢她之后,她就自觉地跟此人保持了距离,就是为了断绝他的念想。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早餐就算了,我早上胃口小,喝点牛奶就饱了,谢谢!”陶然道谢,又将早餐塞到了陆明华的手里,打开电脑就开始工作。

    陆明华站在原地,定定地看了她几眼,笑笑,“好吧,那我就只能自己解决喽,哎,下次不买这么多了。”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大概是被拒绝的次数多了,他的脸皮都变厚了。

    陆明华坐下,他的位置就在陶然的旁边,跟她隔了个过道的距离而已。

    临近午的时候,陶然的肚子有些不舒服,甚至隐隐作痛,她就知道肯定是例假来了,她拿了包去了厕所,果然,大姨妈来访。

    她暗叹声倒霉,这两天她手头上的工作非常繁多,可偏偏每次大姨妈都会被折腾的死去活来,极影响工作效率。

    “大概我最近真是水逆了。”她苦笑声,回到座位上。

    昨天晚上她没有睡好,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脑子里都是些乱七糟的画面,加上大姨妈来访,她的精神厌厌的,不想去吃饭,索性趴在桌子上休息会儿。

    “陶然,吃饭去。”陆明华开口。

    陶然摇头,“我不饿,你们去吧。”

    陆明华打量了她几眼,“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我看你的脸都白了。”

    “没有,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我趴会儿就好了,你跟他们起去吃饭吧。”陶然现在只想趴在桌子上小憩会儿,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陆明华看出了她的拒绝之意,也没有多说,只是点点头说道,“行,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陶然胡乱的点点头,趴在桌上,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间,她睡了觉,醒来时办公室里没有什么人,大家吃饭都还没回来。本想泡杯姜汁红糖茶来喝,可是却发现没有了,于是便只能起身去给自己接了杯热水。

    办公室里逐渐热闹起来,去吃饭的同事,慢慢陆续回来了。

    “不知道你午想吃什么,就随便给你带了点儿,你将就着吃。”陆明华将打包盒放在陶然的面前,担心她会拒绝,又加了句,“可别告诉我你又吃过了。就算你吃过了,你多少也吃点,我买都买了,你总不能让我就这么把它扔了吧,多浪费呀。”

    陶然拒绝的话被他堵在嗓子眼儿里,她接了过来,“谢谢,多少钱,我转给你。”

    “没几块钱,食堂里打的菜。不用给了。”陆明华说这话时,心有些无奈,他想拉近跟陶然之间的关系,可陶然在他面前竖起了堵高墙,不仅高还厚,他怎么也捅不破。而越是努力,陶然就离他越远,想想也是挺心酸的。

    他对陶然算得上是见钟情,再见倾心。按理来说,他也算是高大帅枚,挺招小姑娘喜欢的,可就是攻不下陶然这座高山。

    陶然最后还是将钱转给了陆明华,她不想欠眼前的这个男人。

    快下班的时候,陶然接到了傅靖婷的电话。

    “然然,快下班了吗?”傅靖婷亲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语气温和。

    陶然看了眼时间,这才发现离下班时间只有五分钟了,“阿姨。我马上就下班了,有什么事情吗?”

    “晚上若是没什么安排的话,就到家里来吃顿饭吧。”

    今天陶然的身体不太舒服,加上又工作了天,人实在是累,就想拒绝,可是没等她拒绝的话说出口,傅靖婷下句话就来了,“我就在你公司附近,正好接你起回家。”

    陶然将到嘴边的拒绝咽了回去,说道,“好,阿姨,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下来。”

    “不着急,慢慢来,我还有几分钟才能到。”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陶然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东西。

    “陶然,要下班了吗?晚上起吃个饭吧,我请客。”陆明华见陶然开始收拾东西了,依旧忍不住开口邀请,尽管知道十有九是要被拒绝的。

    “不了,我晚上有约了,谢谢!”陶然收拾好了东西,直接走出了办公室,陆明华看着她的背影,唉声叹气,他是真的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明华,算了吧,你是攻不下陶然的。”坐在陆明华后面的同事,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陆明华闻言,转过头去,对他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万成功了呢。”

    “怎么可能成功?你难道不知道陶然是有男朋友的吗?”

    这个陆明华还真的不知道,他到公司才不过三个月的时间。从追求陶然被拒绝到现在也不过个月。他对陶然的感情生活还真的是不了解。

    “她男朋友是做什么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

    “别说是你没见过,就连我们都没见过,她有男朋友的事情,还是她自己说的,据说她男朋友是个军人,不太回来。”

    陆明华挑眉,“所以,她其实是在跟她男朋友异地恋?”

    同事点点头,“是啊,据说她男朋友好像还挺忙的,平时他们两个就连打电话的时间都少,当然这些消息我也是道听途说的,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不过,陶然这座高山不好攻克是真的。”

    陶然长相漂亮,性格开朗,能力又强,公司里喜欢她的男生绝对不止陆明华个,她刚进公司的时候,也不是没人追过她,只是都被她拒绝了。

    后来大家才渐渐知道,原来这朵娇花是有主的。只是这个主人却迟迟没有出现,所以大家对陶然对外的说法又产生了怀疑,普遍认为是她拒绝别人的种借口,所以当初陆明华追陶然的时候,才没有人将这个情况告诉过他,导致陆明华直被蒙在鼓里。

    陆明华眼闪着精光。对于他来说,这既是个坏消息,却也是个好消息。

    虽然陶然已经有了男朋友这点让他有些不爽,可是异地恋却又是个绝佳的好消息,而且她男朋友又是部队里的,经常不能回来陪她,这时间久女人难免会寂寞,这时候若身边有个人对她关怀备至,嘘寒问暖的,这感情自然而然就变了。

    陆明华不觉得自己这是在趁人之危。他只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已。毕竟陶然现在又没有跟别人结婚,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追求的权利。

    “阿姨,你今天怎么过来了?”陶然笑眯眯地看着傅靖婷。

    傅靖婷微微笑,从后座拿了个袋子递给她,“今天跟朋友去逛商场,正好看见了这件衣服很适合你,就买了。码子应该没错,你回家试试,若是不合适我明天拿去换。”

    陶然为难,“阿姨,我有衣服。”

    “阿姨知道你有衣服,但是女人嘛,衣柜里永远少件衣服。我觉得这件衣服挺适合你的,你回家先试试,要是实在不喜欢,我们就拿去退了,好吗?”

    傅靖婷给的理由让陶然无法拒绝,“谢谢阿姨。”

    “不用客气,都是家人,谈什么谢谢!我见你今天脸色不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最近工作有些累。没有休息好。”

    “你呀就是太拼了,平时多注意休息,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别仗着自己年轻就可劲儿的熬夜加班,上经常有报道熬夜加班导致身体机能下降的新闻。”

    “我平时也挺注意的,就这两天,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就稍微熬了下,熬过这两天就好了。”

    傅靖婷闻言,也不再说什么,陶然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有些话点到即止即可。

    到了家,阿姨已经做好了饭,傅靖婷去了厨房,出来时手里拿着个杯子,递给陶然,“先把这个喝了。”

    陶然接过,竟然是姜汁红糖茶,她看向附近停。

    “之前是我疏忽了,到家门口才想起来,你的小日子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关于陶然会痛经这事儿还是顾阳告诉傅靖婷的。因为常年在部队,没法照顾陶然,所以顾阳就拜托了他母亲。在陶然小日子的时候,提醒她泡杯姜汁红糖茶。今天刚见到陶然的时候,见她脸色苍白,傅靖婷还没有想起来这事儿,刚刚才反应过来。

    陶然俏脸红,没想到,傅靖婷竟然直记得这点小事。

    “谢谢阿姨。”陶然小声开口,想起顾阳,心微暖,小口小口的喝着姜汁红糖茶。冰凉的小腹顿时暖了起来,她觉得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吃饭的时候,傅靖婷又加碗汤端到了她的面前,“这个是乌鸡汤,女孩子喝尤其好,你多喝点。”

    “谢谢阿姨,我自己来就好。”陶然道谢,“今天叔叔怎么不在家?”

    “F国的分公司出了点事情,他跟顾凯起去处理了,这几天都不在家。”傅靖婷随口说道。

    这几年,顾博虽然将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了顾凯,但他依旧是公司的董事长,公司若是有事,还是需要他回去主持大局的,这次F国分公司那边的事情比较严重,光靠顾凯个人搞不定,所以顾博只能亲自跑趟。

    顾家的饭桌上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定,所以陶然跟傅靖婷边吃边聊,倒也算得上愉快。

    傅靖婷是个做事干脆利落、性子直爽的人,恰好陶然也是。所以,当初顾阳将陶然带回家的时候,傅靖婷对陶然这个姑娘很是满意。

    而这几年,尤其是陶然大学毕业工作了以后,她经常会邀请陶然到家里来吃饭,或者周末约上陶然起逛街。俩人相处的不像是未来的婆媳,倒像是朋友。

    “最近这段时间顾阳有跟你联系过吗?”吃完饭,俩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傅靖婷问道。

    陶然摇摇头,“没有,大概是在忙吧。”

    傅靖婷嗔怪,“这孩子也是,再忙也该给你打个电话。太不像话了,下次等他回来,我定要好好说说他。”

    “阿姨,您别说他。我跟他现在挺好的,他有空就会给我打电话。”

    傅靖婷拉着陶然的手,“就是委屈你了,遇上了这么个混账小子,点儿也不知道心疼媳妇。”

    “阿姨,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陶然笑眯眯。脸上看不出丝毫委屈的神情,她是真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如果说昨天晚上还有那么些难过的话,在今天这碗姜汁红糖茶后,那点小难过也消失无踪了。

    “你呀,就是太纵着他,所以他才这么肆无忌惮。然然,男人是不能惯的,知道吗?越惯越来劲儿。”傅靖婷教陶然怎么管教儿子的方法。

    陶然听着,心好笑。别人家都希望儿媳妇听儿子的话,结果她找的这位可好,婆婆未来婆婆可劲儿的撺掇她管着顾阳。

    陶然不知道,这是因为傅靖婷喜欢他,若不是喜欢她,她才不会管这档子事儿呢。

    “阿姨,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就先回去了。”

    “要不就在家里住下吧,家里有房间,明天早我送你去上班。”傅靖婷挽留

    “不了阿姨,我还剩下最后点工作没有完成,晚上花个半个小时的时间将它做完了明天也好交差”

    “你这孩子,有工作怎么不早说?这样我就早点送你回家了,走,我现在送你回家。”傅靖婷起身。

    “阿姨不用了,我自己打个车回去就好,这么晚了,您来回太麻烦。”

    “不麻烦,反正我天到晚的也没事情做,而且是大晚上的你个女孩子打车也不安全。”

    傅靖婷坚持要开车送她回家,陶然也无法拒绝。只是车子开到她租住的公寓楼下的时候,却在门口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不是陆明华是谁?

    陶然推开车门下车,陆明华见她从辆跑车上下来,往跑车的驾驶座上看了眼,见是个女人,便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是陶然的朋友。

    傅靖婷见大晚上的竟然有个男人在等着陶然,便开门下车,走到她的身边,笑着问道,“然然,这位是谁?”

    ------题外话------

    先更顾阳和陶然的番外,其他人物的番外会陆续更新,亲们想看谁的也可以留言,我会选几个写,不过主要的还是安安的番外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