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自由,傅爷的奶爸生活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布鲁斯和苏晴边逃边打,当到底只有两个人,很快两人就挂彩了。看着身后源源不断的追兵,苏晴的心有点凉,王牌军首领的行动力比她想的要高。

    “布鲁斯,你别管我了,赶紧走。”苏晴推了把布鲁斯,她身上的伤比他重,是他的拖累,要是没有她,布鲁斯定可以逃出去。

    “不行,要走起走。”布鲁斯头也没回,挡在苏晴的面前。

    “布鲁斯你是不是傻,你现在逃走了就自由了,劳伦斯死,他们接下来就会忙着争夺首领的位置,不会在意你的。”

    布鲁斯站在她的身前,连犹豫都不曾,“起走。”他是不会扔下自己的朋友逃命的。

    苏晴心感动,可嘴上却说道,“再不走,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

    “那就起死吧,起码黄泉路上不寂寞。”

    苏晴闻言,苦笑,怎么会有这么死心眼的人。

    “好吧,这次就看我们的运气了。”苏晴说道,拉着布鲁斯往基地里东北面而去,那边有片悬崖,高达百米,要是掉下去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不过那边有片树林可以隐藏身形,起码可以帮他们拖延点时间。

    苏晴不知道此时的伊登有没有收到她的求救信号,她只能在心祈祷伊登可以快点到来,并且能准确的找到她的位置。

    身后的追击还在继续布鲁斯和。苏晴路往树林的方向跑去,追击他们的王牌军首领见他们逃跑的方向,就明白了苏晴的打算,脸色冷,沉声说道,“快,在他们跑进树林之前,解决了他们。”

    话虽如此,可苏晴和布鲁斯到底是基地的佼佼者。尽管王牌军的动作够快,可这两个人的行动却也更加快速,很快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该死的!”王牌军首领暗骂了声,这两只狡猾的猴子。

    苏晴和布鲁斯靠在棵大树上喘着粗气,“太险了,刚才差点我俩就挂了。”苏晴说道。

    布鲁斯不言,他的手臂上被流弹擦过,此时正在流着血。他随手从衣服上割下块布来,随意的包扎了下,看向苏晴,“你的手不要紧吧?”

    苏晴看了眼垂在身侧的手臂,苦笑,“估计折了。”

    劳伦斯之前用尽了全力,她的手臂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能不能复原还是个问题。

    “先不管我的手了,我们赶紧想办法往基地的门口跑,跟伊登他们会合。”

    “好,不过他们的人不多,我们可能会跟我们错过。”才十六人的队伍,布鲁斯对能跟伊登他们汇合,并成功逃出基地并不太看好。来,不过他也不后悔今晚上跟苏晴起动手。

    而此时的布鲁斯并不知道那十六人只是伊登带来的小部分,大部队还在后面,毕竟人数多了,想要完美隐藏身形就难了,要是提前被劳伦斯发觉,那么想要救出苏晴就更是异想天开而伊登带来的人,有半是艾伦的人,就像彼得预料的样,艾伦是不可能全然不管的。

    “先不管了,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若是逃出去了,是我们运气;逃不出去,那就是我们的命。”苏晴冷声说道。

    布鲁斯点点头,十分赞同苏晴的说法,两人站起来。

    布鲁斯看着苏晴脆弱的左手,“要不,我还是先帮你把骨头矫正吧?”

    苏晴摇头,“先离开。”即便是把骨头矫正了,她的手时半会儿也好不了。

    亏得苏晴和布鲁斯今天穿的都是暗色的衣服,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他们隐藏了身形。

    林间有不少手电筒的光亮在晃动,那是追杀他们的人。

    “这帮龟孙子来的人还不少。这是打算让整个基地的人都来追杀我们吗?”苏晴暗骂,心也不解,现在他们不是应该去争夺基地首领的位置吗来追杀他们两个做什么?

    苏晴和布鲁斯猫着腰,躲过了片手电筒的扫视。“快,趁现在。”她推了把布鲁斯。

    时不时有流弹从他们的身边擦过。

    苏晴的脸很黑,这是要跟他们不死不休了,“这帮该死的混蛋,是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吗?”

    这样毫无目的的扫射,可不仅仅是浪费子弹那么简单,他们难道就不怕打到自己人身上?苏晴难以理解王牌军首领的做法。这简直就是杀敌千,自损百。不过现在却不是她关心这些的时候,保命要紧。

    另边,伊登还在等苏晴的消息,他不知道她从他手里拿了那些致幻剂要去做什么,但他知道,苏晴定是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并且很快就会行动,所以他直很留心手上带的信号接收器。

    看着信号接收器上出现的红点,伊登忽然站了起来,“快,跟我走。”

    众人闻言,纷纷站了起来,他们隶属于不同的组织,可是出发前,他们的首领都说了,这次让他们都听从伊登的指挥。

    “你去通知剩下的人,其他人跟我走。”伊登对其个人说道,那人点点头,掏出手机去联系剩下的大部队。

    这个信号接收器只能显示苏晴的位置却不能跟她进行通话。

    幸好伊登已经从布鲁斯的手里得到了基地的地形图,对照着地图,他很快就确认了苏晴的位置,“基地东北面那片树林。”他说道。

    伊登想要冲进基地去救苏晴,就必须突破基地正大门防线。幸好此时基地大部分人都被王牌军首领调去追击苏晴跟布鲁斯他们。平日里防守严密的基地却门口却显得异常的薄弱,伊登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基地。

    基地很大,想要赶到苏秦晴的身边还需要花费些时间。加上这些人都是第次合作,根本没有默契可言。伊登心着急,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光凭他自己是没有办法安全的带出苏晴的。所以他只能在心祈祷着苏晴能够坚持到他的到来。

    此时的苏晴和布鲁斯已经精疲力尽了,布鲁斯刚才为了救她身上还被打了枪。

    “布鲁斯,你还行吗?”苏晴问道。她只剩下只手可以动,行动不便,就连给布鲁斯包扎都困难,眼底不禁带上了份着急。

    布鲁斯摇头,“没关系,我还可以。先别管我的伤了。我们赶紧走。

    苏晴点点头,另只手扶着布鲁斯站起来,刚要走,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束手电筒的光,苏晴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睁开就见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们。

    王牌军首领缓缓走了出来,冷眼打量着二人,”你们已经无处可逃了。“

    苏晴定定地看着他,”劳伦斯已经死了,你就可以成为基地的新首领,为何要对我们赶尽杀绝?“

    男人笑,你们杀了首领,等于是背叛了基地。对于叛徒,人人得而诛之。我现在不过是要为首领报仇。”

    苏秦冷笑,笑意嘲讽,“没想到堂堂王牌军首领,竟然是这么重情重义的个人。可我怎么觉得你更像是在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手电筒的光将这片照的很亮,让苏晴清楚的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他的眼含笑,似讽刺,似得意。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杀了你们,我的威望自然会更高,坐上首领的位置才能更加名正言顺。”王牌军首领大概是笃定了他们已经逃不了,而身边的这些人又是自己的心腹,说话毫无顾忌。

    苏晴在基地这么多年,跟这任的王牌军首领并不熟,他们甚至没有打过交道。

    王牌军毕竟是劳伦斯的私人护卫队,大概也是为了防止他们互相勾结,所以劳伦斯从不允许自己的属下跟自己的王牌军交往过密。

    “我们两个只是想离开基地而已,你若放我们离开,那么以后我们将不再踏进基地步,不管你是不是基地的首领,都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但你若执意不肯让我们离开,那么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虽然我们俩现在被你们追杀,狼狈至极,可我跟布鲁斯毕竟是基地里名列前茅之人,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我们两个赶尽杀绝?”苏晴定定的看着王牌军首领,冷静地说道。

    王牌军首领皱眉,只听的苏晴继续说道,“还是你真的以为我在动手之前没有做任何的准备?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在自己的体内安装了微型炸弹,旦我无法逃出去,就会选择自尽,到时候你们这里的人都要给我陪葬。哦,对了。这个微型炸弹的启动装置就是我的心脏,旦我的心脏停止跳动,它就会爆炸。嗯,威力应该可以毁了整个基地,你可以想想是放我走还是留下我。”

    王牌军首领冷笑,“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

    苏晴脸的淡定从容,“你可以不信。大不了赌把,看看我们谁胜谁负。反正现在被你们包围着,我也逃不出去了。但是你们陪葬我也不亏。”

    王牌军首领不敢赌,劳伦斯死,他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坐上基地首领的位置,这样的权势,对于他来说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为了个死去的劳伦斯,而与眼前的两人同归于尽,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可就让两人这么离开,又不甘心。

    更重要的是,他不相信苏晴有这个魄力在自己的体内安装威力如此巨大的微型炸弹。

    苏晴看出了他的想法,轻笑,“不要怀疑我的话。你跟在劳伦斯身边这么久,应该知道我跟劳伦斯之间的关系。我恨透了他,恨不得他去死。而我若是无法摆脱他,到最后也不过就是个死这条路,那么我为什么不敢搏把?今天晚上行动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跟劳伦斯同归于尽的准备,只是我赌赢了,杀了他,所以现在我不想死了。我想对于唾手可得的权势,你应该比我更不想死。”

    “我也可以将你活捉了,然后再取出微型炸弹。”王牌军首领沉声说道。

    那我们就要赌赌看是你先将我活捉了,还是我先步将自己给解决了。“苏晴神情淡定,没有丝毫的害怕,仿佛死亡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像吃饭那样简单的事情。

    王牌军手里眼浮现抹犹豫。苏晴想要杀了他或许困难,可要想杀了她自己,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活捉苏晴。

    ”好,我可以答应放你离开。“王牌军首领选择了妥协。大不了他就学劳伦斯以后再派人追杀他们两个就是了。

    苏晴难道不知道他的打算吗?并不见得。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先离开基地,剩下的等她逃出去再说。

    苏晴扶着布鲁斯走出他们的包围圈,但是身体直处于备战状态,她不敢放松警惕。

    就在她走出包围圈的时候,身后忽然忽然响起了阵枪声,子弹破空而来,她还没来来得及动作,布鲁斯就抱着她滚到了地上,她只能听见布鲁斯的闷哼声,脸上是温热的液体,带着布鲁斯的体温还有铁锈的味道。

    她下意识地举枪就朝着王牌军首领的方向射击,颗子弹正王牌军首领的肩胛骨,他手上的枪支掉落在地上。

    正在这时,苏晴那枪的手也了枪,她这才发现刚才开枪的人根本不是王牌军首领,而是他的副手。

    只见副手抬起手就是枪,直接解决了王牌军首领,后者还来不及怒斥声,就死不瞑目了。随后又是连续的枪响,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跟随而来的王牌军就尽数倒地,树林里只有副手和苏晴,还有布鲁斯。

    苏晴冷笑,果然这个基地的人都是冷血无情的怪物。

    副手的手握着枪,看了眼曾经的首领,收回目光,看向了苏晴,”现在轮到你们了。“

    布鲁斯靠在苏晴的身上,他刚才替苏晴挡了致命击,已经受了重伤,”苏晴,你要想办法活下去。“

    苏晴眼闪过抹悲伤,刚才那枪正布鲁斯的心脏,”布鲁斯,我们说好起走的。“

    布鲁斯笑,”我是走不了,不过你还可以,苏晴,定要好好活下去,帮我看看这个世界的风景。“

    ”布鲁斯,不要说话了,你坚持下,伊登很快就来了,他的医术很好,定会有办法救你的,你再坚持下。“

    ”苏晴,我坚持不了了。“

    ”呵呵,不用舍不得,你们很快都会去见上帝的。“副手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晴和布鲁斯。

    苏晴抬头,看着他的眼神仿佛淬了毒,”你就不怕我选择跟你同归于尽吗?“

    副手呵呵笑,”这样的谎言你骗骗那个蠢货就好。“

    苏晴的心猛地沉,没想到这人根本不相信她。

    苏晴的手举了起来,她的手上满是鲜血,但依旧可以看出她的手上戴着枚戒指,”这是微型炸弹的遥控器,看见戒指上的红光了吗?只要我按下这个按钮,炸弹立刻就会爆炸。“

    这是苏晴刚刚才发现的,戒指上闪着微弱的红光,不明显。

    副手的视线落在苏晴的戒指上,在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下,那点红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却成功让他变了脸色,他眼满是怒气,对着苏晴的腿就是枪,”你这个贱人。“

    苏晴的脸色又苍白了分,额头上都是汗水,她定定地看着副手,轻笑,”有本事就杀了我,我们起去见上帝。“

    要不是她的手被劳伦斯折断了,还能这么憋屈地被压着打?即便是不能将他们全灭,也能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苏晴的眼角余光直注意着布鲁斯,见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心焦急,”布鲁斯,坚持下。“

    布鲁斯无力地笑笑,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活……下去。“

    ”砰。“伴随着布鲁斯的最后句话,苏晴的另条腿也了枪,副手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这幕,”没想到基地里还有这样的傻子。“

    ”不管你体内是真的炸弹还是假的有,我将你打成个残废然后再远远地扔到海里就好了。“副手嘴角高扬,丝毫不将苏晴的威胁放在心上,他依旧是不相信的,虽然刚才差点就信了。

    苏晴现在只恨自己没有真的在体内安装微型炸弹,不然她肯定要让眼前的人陪葬。

    ”砰砰砰。“连续的枪声在树林里响起,副手高大的身影就在倒在了苏晴的眼前,苏晴微愣,看向了副手的身后,伊登出现在她的视线,苏晴的眼眶热。

    她眨眨眼,”伊登,救他。“

    伊登迅速上前,查看了下,脸歉意地看着苏晴,”苏晴,他已经死了。“

    苏晴闻言,眼前黑,晕了过去。

    苏晴再次醒来是在个干净整洁的房间里,她想起身,才想起自己的身上都是伤,轻轻动就牵扯到了伤口。

    她打量了眼四周,很陌生的环境,她眨眨眼,昏迷过去之前的画面在脑海浮现,想起布鲁斯,她的眼闪过抹悲伤。

    房门打开,伊登走了进来,”你终于醒了。“

    ”我昏迷了多久?“苏晴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十分沙哑。

    ”三天。“

    苏晴的视线落在伊登的腿上,”你的腿怎么了?“

    ”种了枪,没大事,你身上的伤口我已经处理过了,除了你的左手其他的都不会有大问题,但是你的左手伤的比较严重,需要好好休养。“

    苏晴哦了声,殷切地看着伊登,”布鲁斯他……“

    ”我将他的遗体带回来了,等你处理。“

    苏晴眼的光瞬间湮灭,”能带我去看看他吗?“

    伊登点头,搬来了把轮椅,将苏晴抱到轮椅上,推着她去了另个房间,房间空空荡荡的,只有口棺材,苏晴看着躺在里面的人,眼底神色幽深,低着头,伊登看不清她的情绪。

    ”苏晴,逝者已逝。“他开口安慰她。

    ”伊登,帮我找个风景好的墓园吧,最好无人打扰的那种。“

    ”好。“

    个月后,苏晴站在布鲁斯的墓碑前,墓碑上没有照片,只有布鲁斯的名字,”布鲁斯,我要走了,今天是来跟你告别的,下次回来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她在墓碑前站了好久,直到天空飘起了细雨,她的头上出现了把伞,”苏晴,下雨了,走吧。“

    苏晴点点头,离开了这里。

    ”想好去哪里了吗?“伊登问道。

    苏晴笑笑,”我曾经的梦想是环游世界,但是直没有机会,这次终于自由了,是时候去实现我的梦想了。“

    ”环游世界很好,第站去哪里?“

    苏晴摇头,”不知道,先去机场吧,看看最近的航班飞往哪里。我去过很多地方,却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当地的风景,这次倒是能随心所欲了。“

    这是她渴望已久的自由,她以为她会很开心,但是事实并如此,因为这个自由是用她朋友的生命换来的。

    ”伊登,你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伊登微怔,继而笑,”继续我的医学研究。“

    ”你就打算跟你的医学研究过辈子?“苏晴挑眉。

    ”有什么不好吗?“

    ”伊登,你心若是还在想着清澜的话,就放下吧,她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的。“

    伊登笑,”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苏晴不解地看着他。

    ”早在看到清澜幸福的时候我就已经放下她了,现在她对于我来说就是最亲密的朋友,跟你样,我只是单纯的热爱医学而已。“

    苏晴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片坦然,苏晴微笑,”那很好,要是有天你遇上了个爱的女孩,想要跟她在起,记得定要通知我,我会送上我最真挚的祝福。“

    ”好,你也样,苏晴,要是在外面玩够了,累了,随时欢迎你回来。“

    ”好。“她张来双臂,看着伊登,脸的微笑,”不给我个离别的拥抱吗?“

    伊登抱住了她,”苏晴,保重。“

    苏晴拍拍他的背,”不用担心我,现在摆脱了他们,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我是谁,我是完全自由的。“

    从基地出来之后,伊登还是找到了金恩熙,拜托她将苏晴的档案从基地的资料库里删除,现在那个组织里已经没有了个叫做苏晴的人的任何资料,至于基地新任的首领是谁,他们并不关心。

    苏晴自己打车去了机场,没有伊登送,她想她对伊登升起的那点淡淡的情愫终究成不了爱情,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会被她淡忘。

    ”你好,我想请问下最近的班航班是飞往哪里的?“机场里,苏晴询问工作人员。

    ”Z国京城。“

    苏晴怔,笑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分了,”请给我张飞往京城的最近航班的票。

    “好的,小姐。”

    **

    生了双胞胎之后,沈清澜的奶水就不够喂养两个孩子了,傅家龙凤胎常常吃不饱,只好用奶粉凑。

    但是晨晨是个挑剔的孩子,不是母乳不吃,这点跟安安小时候模样,喂他吃奶粉就嚎得惊天动地,大有不将天嚎破个洞誓不罢休的意思,只要喂了母乳就立刻息声,看的傅衡逸直咬牙。

    “清澜,从明天开始就让他全部喝奶粉。”傅衡逸跟小儿子杠上了,就因为这个臭小子挑嘴,他女儿已经三天没有吃过母乳了,本来出生的时候女儿就瘦弱,现在大部分母乳都给了这小子吃,他倒是吃的膘肥体壮的,可怜他的女儿直接瘦成了豆芽菜,把傅衡逸心疼的呀。

    沈清澜黑线,“他要是哭起来你哄?”想起小儿子的哭功,沈清澜就头疼,就没见过这么会哭的孩子,肺活量那叫个惊人,安安小时候虽然也会哭,但是哭阵子也就停了,可是他不,他能给你哭上个小时不带休息的。

    沈清澜现在是听到小儿子的哭声就头皮发麻。

    “就让他哭,等他哭够了就不会再哭了。”傅衡逸是点都不心疼。

    “其实让糖糖吃奶粉也没事,现在的奶粉营养都很好,而且糖糖也喜欢。”糖糖是个十分乖巧的孩子,从出生之后除了饿了还有上厕所会哼唧两声之外基本没有哭过,也不挑嘴,给她吃什么就吃什么。

    “不行,奶粉的营养哪里比得上母乳,你看看糖糖瘦的,都成皮包骨了。”

    沈清澜无语,这就是夸张了,糖糖看着是比小儿子瘦小些,但是绝对没有傅衡逸说的那么夸张。

    傅衡逸偏疼女儿,这点就连安安都看出来了。

    “你要是能将小儿子哄好,不让他哭,我就同意让他吃奶粉。”沈清澜退了步。

    到了喂奶的时间,傅衡逸直接将女儿塞到沈清澜的怀里,然后抱着小儿子就去了楼下。他只手抱着孩子,另只手泡奶粉,动作娴熟。试了试温度并不烫,便将奶瓶放倒了小儿子的嘴边。

    晨晨看都不看眼,张着嘴就想嚎,傅衡逸见状,直接将奶嘴塞进他的嘴巴里,“你要是不吃你就给我饿着。”他说

    晨晨听不懂他说什么,用舌头将奶嘴顶了出来。

    嘹亮的哭声在傅宅响起。即便是不下楼,傅老爷子也知道,肯定是傅衡逸在喂小曾孙吃奶了。

    安安跟在傅老爷子的身边,捂着耳朵,“曾爷爷,弟弟又哭了。”他脸的愁容。

    他从来没有见过像他弟弟这么爱哭的小朋友。

    傅老爷子慈爱笑抱着安安,“没事儿,你爸爸在呢,让他哄。”

    安安越发愁了,就是因为他爸爸在才愁啊。他爸爸对妹妹十分有耐心,但是对弟弟……

    原本傅衡逸的假期只有个月,可是他放心不下女儿,硬生生地又请了个月的假。美其名曰他家生的是对龙凤胎,按理就该给双倍的假期。

    要不是他的军衔高,上级领导都想脚踹死他了,打电话跟傅老爷子告状,苦口婆心的劝着傅老爷子让傅恒毅赶紧回部队。

    可傅老爷子也做不了他的主呀,只能笑呵呵的听着,然后摸着胡子说句,“哎,这人老了就不用了,你说什么我也没听清,要不你自己打电话跟他讲?”

    上级领导苦哈哈,老爷子您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明明身体康健的,偏跟我装聋作哑,哪有这么纵容自己的孙子的。

    傅老爷子在那打太极,笑呵呵的挂了电话,转头对孙子虎了脸,“赶紧给老子滚回部队去。”

    傅恒逸闻言,风轻云淡,“休假前我已经将所有的训练计划都定好了。他们只要按照我的计划执行,就不会出差错。要是这样都能出错,那他们也可以现在就滚蛋了。”

    傅老爷子黑了脸,正想训孙子几句,却听到了糖糖小朋友的哭声,傅衡逸脸色变,瞬间就从傅老爷子的眼前消失了。如此几次,傅老爷子索性袖子甩,不管了。

    沈清澜不是没有劝过他,但这人压根不当回事儿,依旧是那套说辞。总而言之句话,任何事情都没有女儿重要。

    楼下,晨晨扯着嗓子嚎。嚎得傅衡逸脑子嗡嗡的响。他皱着眉,看着怀里的孩子。脸的木然。

    楼上,糖糖小朋友正在妈妈的怀里吃奶。双大眼睛眨吧眨吧。沈清澜仿佛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出笑意。她轻轻笑,伸手捏了捏女儿的小脸,“你猜你爸爸几分钟后会上来?妈妈赌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果然没过20分钟,傅衡逸就抱着孩子上来了,面无表情的将孩子递给了沈清澜。沈清澜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淡定地接过孩子继续喂奶。

    糖糖已经吃饱了,正躺在妈妈的身边手舞足蹈的,也不知道在乐些什么。傅衡逸看见女儿,瞬间春暖花开,温柔的将女儿抱了起来,“爸爸带你去消消食儿。”

    沈清澜料定了傅衡逸搞不定小儿子,所以刚才给糖糖喂奶的时候,只喂了半母乳,剩下的喂的是奶粉,此时小儿子的口粮十分充足。

    吃到了母乳,晨晨小朋友立刻化身成了贴心小棉袄,不哭不闹的,十分乖巧。

    傅衡逸抱着女儿出去散步,安安见弟弟不哭了,立刻下楼,刚好遇上了正要出门的傅衡逸。

    “爸爸,我也去。”

    傅衡逸低头看着他,“作业完成了吗?”

    安安点头,“已经做完了。”他仰头看着傅衡逸怀的妹妹,脸渴望,“爸爸,我能不能抱抱妹妹?”

    傅衡逸摇头,“不行,你太小了,抱不动她,万把妹妹摔了怎么办?”

    “爸爸,我不会摔着妹妹的。”安安竖着三根手指保证。

    傅衡逸不放心将女儿交给儿子,但见到儿子眼的渴望,又不忍心拒绝,于是便说道,“我抱着妹妹,你看。”他蹲下身来,以方便安安更清楚的看到妹妹。

    糖糖已经长开了,白白嫩嫩的,很是可爱,安安满脸欢喜,低头就想要亲亲她。

    傅衡逸阻止他,“安安,男女授受不亲,不可以亲妹妹。”

    安安傻眼,“那你刚才怎么亲了?”他都看见了刚才爸爸亲了妹妹。

    “我是爸爸,当然可以亲。”

    “那我是哥哥,我也可以。你要是不让我亲妹妹,我就去告诉妈妈说你欺负我。”

    傅衡逸脸色微黑,这个臭小子,不但学会跟他顶嘴了。而且还学会告状了。

    傅衡逸黑脸,想说儿子几句,眼角余光却看到傅老爷子从楼梯上下来了,顿时闭嘴。

    老爷子看到曾孙女那叫个眉开眼笑,糖糖长得跟沈青懒像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十分漂亮。别说是傅衡逸了,就是楚云蓉看见这个孩子,也是心肝宝贝的叫着。

    安安见到傅老爷子,立刻拉着他的手说道,“曾爷爷,爸爸不让我亲妹妹,说什么男女什么什么不亲?”

    傅老爷子闻言,怒瞪了眼傅衡逸,摸着孙子的头,笑眯眯,“别听你爸爸胡说,那是你亲妹妹,可以亲,不过长大了就不可以了知道吗?”

    安安点点头,转头看向傅衡逸,那叫个得意,哼,曾爷爷说了,他可以亲。

    傅衡逸脸的淡定,不跟小屁孩计较。

    “我带糖糖出去散步。”说完,抱着孩子就走了。安安见状,连忙迈着小短腿跟上,“爸爸,你等等我,我也要陪妹妹散步。”

    等沈青澜将晨晨喂饱之后,家里早已没有了父子俩的身影。只有老爷子人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报纸。

    “爷爷,安安呢?”没有看到大儿子,沈清澜不由问道。

    虽然有了二胎,但她对安安的关心并没有任何的减少。每天都会抽出时间陪安安说说话,或者玩会儿游戏。

    “跟他爸爸陪妹妹散步去了。晨晨睡着了?”

    沈清澜点头。

    既然安安不在,沈清澜所幸跟老爷子在客厅里下棋了。

    苏晴的电话进来的时候,她正往棋盘上落下最后颗棋子,“爷爷你输了。”

    傅老爷子看着棋盘上错落有致的棋子,瞪眼,“唉,怎么就输了?这局不算,重来,重来。”

    沈清澜微微笑,正打算答应,手机便响了,她看了眼号码,“爷爷,我先接个电话。”说着便走了出去。

    “清澜,我现在人在京城,我们见面吧。”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声音。

    沈清澜微微笑,“好。”她已经好久没有苏晴的消息了。

    ------题外话------

    阿离开新了,新名《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请大家继续爱我哟,收藏、评论走起!以下简介:

    她是夜家二小姐,洒脱随性,既当得了学霸,也做的了兵王,诠释了什么叫做低调的嚣张;

    他是名普通军医,芝兰玉树,风度翩翩,人前温尔雅,人后阴狠冷漠;

    她在军营里混的风生水起之时遇上了他。

    “想要我吗?”他问,笑容迷人。

    她被晃了眼,鬼使神差地点了头,从此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

    有人问她,你夜家二小姐要颜有颜,要权有权,为何看上了个“花瓶”?

    她嗤笑,花瓶?眼瞎的人类啊。

    她说:即便是全世界都背叛了我,但他绝对不会。

    他说: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我愿意为了你,尝试着去喜欢。

    (对军婚宠,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