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因为她是沈清澜最在乎的人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伊登晕过去的最后眼看到的是苏晴的脸,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歉意。

    苏晴把接住他,防止他摔在地上,她带着他去了附近的酒店。

    苏晴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伊登,眼带着不舍,“谢谢你直陪着我,但是对不起,这次不能让你跟我起去。”这次九死生,或许她就回不来了,伊登跟她起去,也不过是多条人命,何必呢。

    她的手轻轻地落在伊登的脸上,“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她确认自己是喜欢伊登的,淡淡的喜欢,远达不到爱的程度,或许以后也不会达到。她不知道其他人喜欢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但她不想伊登为她继续冒险。

    她倒了杯水,又往水里放了颗安眠药,然后将水喂给了伊登,这样短时间之内伊登绝对醒不过来。

    她最后看了眼伊登,决绝地离开了酒店的房间。

    苏晴回到了MD的贫民区,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苏晴停了下来。

    她停下来,身后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苏晴嘴角轻勾,转身看向来人,“布鲁斯,果然是你。”

    从酒店出来她就知道自己被跟踪了,只是因为察觉到跟踪她的人并无恶意所以才装作不知道,将人引到了这里。

    布鲁斯定定地看着苏晴,“为什么要这么做?”之前直将踪迹隐藏得那么好,他们每次都要花费定的时间才能找到她,但这次很快就找到了,说她不是故意的都没人信。

    “因为不想再躲了。”苏晴轻笑,“这样躲躲藏藏的生活我过够了。”

    “苏晴,你会死的。”布鲁斯皱眉,眼底深处满含担忧。

    如果说基地里还有什么人是不希望苏晴死的话,那么这个人定是布鲁斯。

    苏晴笑看着布鲁斯,“我若是怕死,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她早已做好了死的准备。

    “苏晴,你走吧,我今天就当没有看见过你。”布鲁斯依旧不想她回去送死,那个男人早已没有了耐心,从次比次更多的追杀的人手就能看出来,苏晴若是回去,即便不死,也只能剩下口气,苟延残喘的活着。与其生不如死,不如现在就逃,只要苏晴真心想逃,短时间内,那个男人并不能拿她如何。

    “布鲁斯,你知道我若走了,你会如何?”苏晴皱眉,眼神幽深。

    “苏晴,或许我说这话有些虚伪,但在我心里,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着你送死,至于首领,我对他还有用,他不会杀了我。”

    “不,布鲁斯,你太不了解他了,那个男人就是恶魔,他的手里最不缺的就是下属,你若真的放我走,就是背叛他,对于背叛他的人,你以为他会放过你?”

    话虽这么说,但苏晴心对布鲁斯愿意放她走的行为却感到温暖。起码这个世界上,她还有个朋友存在。

    布鲁斯自然知道,可让他带苏晴回去他也做不到。

    “这次来的应该不止你个吧?”苏晴微笑。

    “是,共十人,都是王牌军的人。”王牌军是那人的护卫队,总共才三十人,个个都是精英,那帮人不善于情报收集,却身手了得,专门负责保护那个男人的安全。

    苏晴嗤笑,看来这次那个男人是真的想杀了她,就连自己的王牌军都派出来了。

    之前那么多次追杀,派的人都是般角色,她都可以应付,那个男人与其说追杀她,不如说是在逗她玩儿。

    可是这次是真的不样了,王牌军,单打独斗她不怕,没有个是她的对手,可是十人……她的胜算不到成。

    不过这样也好,早点了断,对于她也是种解脱。

    “我的同伴……”苏晴开口,只说了半句,布鲁斯立刻就明白了,点点头,“他很好,王牌军并不知道他在何处。”他也是因为跟苏晴合作久了,对她有所了解才能比那些人早步找到她的。

    苏晴放心了,她的耳朵动了动,眼神微凝,手忽然出现了把匕首,抬手朝布鲁斯攻击,布鲁斯本能地躲避。

    “布鲁斯他们来了,伤了我。”苏晴借着打斗的间隙,压低嗓音说到。

    布鲁斯也察觉到了有人在快速接近,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眼闪过抹狠意,对着苏晴就是狠狠手肘。

    王牌军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布鲁斯被苏晴压着打的场面,领头的手里拿着枪,指着正在打斗的两人。

    “苏晴,你已经被包围了,逃不掉了,放弃吧。”

    苏晴冷冷地扫了他们眼,对他手的枪支视而不见,妖娆笑,“想要让带走我苏晴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手上的动作却越发凌厉,布鲁斯被她个手肘顶在胸口,忍不住闷咳了几声,苏晴下手太狠了,完全没有手下留情。

    ”砰。“声枪响,苏晴闷哼声,跪了下来,她的腿部了枪,她个侧身,颗子弹从她的手枪里射出,刚才冲着她开枪的人瞬间倒地。

    又是声闷哼,苏晴手上的枪落地,鲜血顺着手臂落到地上。

    ”够了,首领说要留住她的命,你们是想打死她吗?“布鲁斯捂住胸口,厉声说道。

    王牌军的领头人闻言,冷哼声,看着苏晴的神情冰冷,刚才苏晴杀了他个兄弟,但是首领的命令确实是将苏晴活着带回去,要是真的将她弄死了,首领那里无法交代。

    苏晴被废了只手和条腿,行动已经受到了影响,他们很轻松地就带走了她,地上只留下了片血迹。

    离开前,苏晴深深地看了眼布鲁斯,布鲁斯就不可见地点点头,苏晴的心顿时松了口气。

    幽暗的地牢里,苏晴躺在冰凉的地上,她身体里的子弹已经被取了出来,但是身上却添了更多的伤口,除了脸上,到处都是被鞭子抽打过的痕迹。

    她咳了几声,整个胸腔都在疼痛,她轻轻扯了扯嘴角,这个男人果然够狠,不过她也赌对了,那人根本不会杀了她,甚至都没有废了她,她虽然浑身是伤,但是致命伤处也没有,都是些皮外伤,只要好好养养就好。

    房间很昏暗,苏晴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但是这对她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分别,她现在已经被带回了基地,那么伊登就安全了,而伊登现在应该已经醒了,行动自如的伊登自然更加不会有危险。

    哎,可惜了,自己难得对个男人有了心动的感觉。

    伊登只是在苏晴的脑闪而过,画面很快被沈清澜所替代,在离开南城之后,其实她曾去过趟京城,远远地看过沈清澜眼,当时沈清澜正好出院,浑身包裹地严严实实,身边是傅衡逸,他们的手里分别抱着个孩子,沈清澜的大儿子安安则是牵着沈清澜的衣角,不知道安安说了什么,沈清澜脸的温柔笑意,浑身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她只是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可就是这样还是差点被沈清澜给发现了,她轻笑,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沈清澜的感觉依旧敏锐,难怪当初能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第杀手。

    她想起了与沈清澜第次见面时的样子,唔,那么乖巧、那么漂亮,就像是个洋娃娃。尤其是那双眼睛,恐惧,却干净透彻,看就是在很幸福的家庭环境成长的,她想她对沈清澜的好感或许就是因为她眼的那份干净,她想守住那份干净,虽然她也知道在那样的地方,那份干净根本不可能存在多久。

    但是人生总要有点希望不是吗?而且苏晴也想知道,自己给予别人的这点点温暖,是否可以让这个姑娘在地狱保留分希望,心向光明。

    而沈清澜也确实没有让她失望。

    人家都说心存善良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或许是对的吧,沈清澜是幸运的那个,遇上了艾伦,艾伦虽然变态无人性,却对沈清澜情有独钟,甚至愿意用整个基地来换取沈清澜的自由。

    黑暗,想起了哒哒哒的脚步声,不轻不重,不急不缓,苏晴将思绪拉回来,听着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她的眼闪过道冷光,脸上面无表情。

    地牢的门被打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苏晴,知道自己错了吗?“

    苏晴不说话,转过了头。

    男人见状,蹲下身,用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四目相对,”出去野了圈,果然是把心都玩儿野了,就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苏晴下巴被捏的很疼,她却仿佛没有任何的感觉,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你知道的,要是有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唔,我当然知道,你很早就想杀了我,但是这么多年,你成功过吗?苏晴,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对自己最有利,当然,你要是能杀了我,随时欢迎,死在你的手上,我还会很高兴。“

    ”劳伦斯,相信我,你现在要是不杀了我,以后死的人定是你。“苏晴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陈述个事实。

    劳伦斯微笑,手上的力却加重了分,”什么时候学会放狠话了?苏晴宝贝儿,你要是不听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晴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抹厌恶,”不要叫我宝贝儿,我怕我会吐出来。“

    劳伦斯眼睛微眯,嘴角的笑意更浓,另只手摸到了她腿上的枪伤处,狠狠按,苏晴的脸色更是更加苍白了分,”苏晴,不要试图惹怒我,代价你付不起。“

    鲜血瞬间流出,劳伦斯将手收回,他的手指上沾着苏晴的血,他看了眼,放到嘴边,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微微眯着眼睛,脸的享受,”唔,味道不错。“

    苏晴厌恶地转过头,这个男人绝对是她见过的最恶心的男人,没有之。

    劳伦斯脸色微冷,忽而轻笑,”我怎么忘记了,你不喜欢我这样,好吧,刚才是我不对,苏晴,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乖乖听话,我会给你想要的切。“他誘哄道。

    苏晴丝毫不受他的影响,冷眼看着他,”我宁愿你杀了我。“

    劳伦斯摇摇手指,”我怎么舍得杀你,我费了那么大的心力才将你培养得如此优秀,你是这样的让我着迷这样的,让我想要占为己有,杀你那不是在挖我的心吗?苏晴,你记住,你是我的。即便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的身下。“

    苏晴做呕,”别再恶心我了,滚吧。“

    劳伦斯却没有离开,拍了拍手,外面有人走进来,手上拎着个医药箱,目不斜视,放下箱子就离开了。

    劳伦斯慢条斯理地从箱子里拿出纱布跟酒精,”你受伤了,我先帮你包扎,包扎好了我就离开。“

    苏晴动了动身子,挪远了些,”不需要。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劳伦斯脸色冷,眼闪过抹怒气”苏晴,不要试图惹怒我,我不会杀你,但不代表我不会杀布鲁斯和那个跟你在起的男人。让我想想他叫什么名字呢?“

    劳伦斯作沉思状,想了半天,吐出个名字,”伊登,好像是这个名字吧?“

    苏晴眼神微变,”你若是敢伤害他们,我现在就自尽。你想要切便也没有了。“

    ”苏晴,不要用你的死来威胁我。你若自尽,那么他们下秒就会去地狱里陪你。“劳伦斯的手在苏晴的脸上温柔地抚摸着,这张脸真是百看不厌啊。

    苏晴心只觉得庆幸,幸好劳伦斯不知道她跟沈清澜的关系。若是让劳伦斯知道了沈清澜的存在那么势必会给沈清澜带去很大的麻烦。

    现在不是人怒劳伦斯的好时候,所以苏晴闭了嘴,任由劳伦斯给她上药。

    衣服被劳伦斯扯开,扔在了边,苏秦的眼闪过抹厌恶,闭上眼睛,可是看不见之后,身上的触觉却越发灵敏,感觉到那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拂过,她只觉得胃在剧烈的翻滚。她想吐,她想剁了那双手,更想将这个手的主人碎尸万段。

    酒精触碰伤口,带来阵阵刺痛,苏晴却像是毫无痛觉般,面无表情地躺在那里。

    劳伦斯看着苏晴的身体,眼神迷离,真是件完美的艺术品。

    好不容易上完了药,劳伦斯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在苏晴的身上,”在你伤好之前,好好想想应该怎么选择?我等你答案,苏晴,这是最后次,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不然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劳伦斯离开了,地牢里只有她个人,苏晴拽着身上的衣服,眼神厌恶,却又不得不穿着。或许真的只剩下条路可走了,她想。

    她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抚摸着,她厌恶自己的这张脸,就是这张脸才让劳伦斯如此疯狂,他不知道劳伦斯为何要将她整成这个模样,只知道拥有这样张脸的女人对劳伦斯很重要。

    她曾想过要毁了这张脸,可是劳伦斯说了,要是她敢伤了这张脸,那么就要所有跟她有关系的人陪葬,这其包括布鲁斯,这个他的得力干将。劳伦斯是个比艾伦更加冷血无情的存在,因为他没有弱点。人若是没有了弱点,那就不能在称之为人了。

    不知道伊登现在怎么样了,苏晴淡淡地想着,她重新躺在了地上,冰凉的触感让她身体的怒火压下了些。

    又有阵脚步声传来,比刚才的略轻些,也更急促些。苏晴睁开眼睛,看清楚来人,身体瞬间放松,”你怎么过来了?不怕被他发现?“

    布鲁斯定定地看着苏晴,”你还好吗?“

    苏晴无所谓地的笑笑,”你看我现在像是有事的样子吗?他不会杀我,你知道的。倒是你,他没有为难你吧。“

    布鲁斯在苏晴的对面坐下来,”没有为难我。“

    苏晴的鼻翼动了动,皱眉,”你受伤了?“布鲁斯的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

    ”没多大伤,养养就好了,我已经上过药了,倒是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苏晴被打的时候,他就站在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他要是敢有任何动作,迎接他的不过是顿惩罚,而苏晴却只会被惩罚的更重。

    ”劳伦斯刚走。“苏晴说道。

    布鲁斯立刻就明白了,苏晴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苏晴微微垂眸,遮住了眼底的神色,”能怎么办?做阶下囚呗,等劳伦斯什么时候心情好了,放我出去,然后再继续替他效命,这不就是我的命运吗?“

    ”苏晴,我是认真地问你,我也不是他的探子,你不要用这样的回答敷衍我,我知道你定有自己的计划。我只是想帮你。“

    苏晴抬眼看着他,嘴角的笑意清浅,”布鲁斯,其实我直想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我?或者说,你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什么?“

    她不相信基地里的每个人,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让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基地里的人都是机器,没有点的人性。每个人都是冷血无情的存在,他们的心只有利用与利益。哦,也不是完全不信,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是个例外,只是这点点的小心思,被她隐藏的极好。

    这是对布鲁斯的保护,起码他不会因为这个而被劳伦斯针对。

    布鲁斯神色微黯,”如果我说,我将你当做朋友,所以才想帮你,你信吗?“

    苏晴轻笑,”在这里有朋友吗?“

    ”苏晴,想得到你的份信任,就这么难吗?我真的只是把你当做朋友而已。因为你曾次次的救过我的命。“

    ”那是任务。布鲁斯相信我,若你不是我的搭档,即便你死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救你。“苏芩说的无情,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由她个人完成,多个人参与便多份危险,她不想布鲁斯参与进来,他们即便是朋友,也没有亲密到这个地步。

    布鲁斯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受伤。这是他第个当做朋友的人,却将他拒于千里之外。

    ”布鲁斯,走吧。你知道的,劳伦斯不喜欢任何人跟我关系太近,你私下接触我的事情若是被他知道了,只会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我现在浑身是伤,可不想再挨揍了。“

    布鲁斯身子僵,视线落在苏晴的脸上,试图从上面寻找到丝说谎的痕迹,可最终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他垂眸,”好,我会离开,但是苏晴,不管你是否将我当做朋友,我都会把你当做是我唯的朋友。你若是有任何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开口,即便是搭上我的命,也没有关系。“

    不等苏晴回答,他就起身离开了。

    苏晴听着耳边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定定地看着天花板,深深的叹了口气,嘴角的笑容温和。

    接下去的几天,除了给她送饭,还有给她换药的女佣之外,谁也没有接触过苏晴。

    七天后,苏晴身上的皮肉伤终于好的差不多了,她对给她送饭的女佣说道,”给劳伦斯传句话,我要见他。“

    女佣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将吃食放下就离开了。

    没多久,劳伦斯就出现在地牢。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晴,”想清楚了?“

    苏晴点点头,示意劳伦斯坐下,”我们谈谈。“

    劳伦斯轻声笑,坐在了苏晴的对面,手撑着下巴,看着她,眼神含笑,”说罢,想谈什么?不过今天我心情还不错,你若是想说些破坏我心情的话,那么我劝你还是别开口。“

    苏晴咬着面包,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她都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肚子。将面包吃完,她才开口说道,”我想清楚了,我可以答应继续为你效命,并且保证不再想着离开,但是我想知道件事。“

    ”什么事,你说。“劳伦斯好脾气,他对苏晴的回答很满意,也不介意答应她的些小要求。

    ”我想知道我的这张脸到底是谁的?那个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劳伦斯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冷冷地看着苏晴,”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而你也不需要知道。“

    苏晴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倒,反而笑了,”现在这张脸是我的,我总权利知道她的原主人是谁吧?万有天有人跑过来跟我说他认识我,那我多尴尬。“她信口胡诌,却只见劳伦斯越来越阴沉,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冷。

    苏晴笑得欢畅,”反应这么大,看来这个人对你确实很重要,唔,让我来猜猜她是谁。是你的初恋情人,因病去世了,或者因为爱上别人而背叛了你,你即爱她,又恨她,所以才将我整成了她的样子,来慰藉你那颗爱而不得的心。又或者,她是你很重要的亲人,死了,而你又不甘心她的死去,才整了这么张假脸放在自己的身边,用以怀念。我说的对不对?“

    不知何时,苏晴已经走到了劳伦斯的身边,手放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抚摸着,语气轻柔。

    劳伦斯却把扣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拉到自己的眼前,眼神阴沉,”不要试图挑衅我,更不要瞎猜,苏晴,我喜欢听话的女人,更讨厌别人试探我的底线,而你千万不要触及我的底线,不然即便是你顶着这么张脸,我也会杀了你。“

    苏晴对于他的威胁丝毫不惧,她就是在试探他的底线又如何,轻轻笑,”你若舍得,你便杀吧,反正我的这条命也是你救你,还给你也无所谓。不过看你的反应,我刚才的猜测应该是对的吧,只是不知道是你的亲人,还是你的爱人?“

    劳伦斯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得阴沉,看着苏晴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个死人,他的手不断收紧,苏晴也不挣扎,只是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眼神讥诮。

    就在苏晴以外,劳伦斯会这么掐死她的时候,劳伦斯却把将她摔在地上,松开了手。”苏晴,别再自作聪明。“身上的气息瞬间收敛,仿佛刚才暴怒的人根本不是他。

    苏晴趴在地上,猛烈的咳了几声,看着他,”劳伦斯,你说我若是毁了这张脸,你会如何?会不会直接被气死?“大概是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苏晴笑了起来。

    劳伦斯闻言,眼怒气升腾,个翻身直接将苏晴压在了身下,捏住她的下巴,吻了上去,苏晴厌恶的皱眉,抬起脚,踢向劳伦斯,却被他扣住了脚。

    手抬,她直击劳伦斯的太阳穴,劳伦斯不得不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来抵挡她的攻击,两人瞬间在地牢里打作了团。只是苏晴的手上和腿上毕竟受了枪伤,伤口没有那么快复原,很快就落入了下风。个回旋踢,苏晴被劳伦斯狠狠的踢得撞在了墙上,那瞬间,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她单腿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腹部,刚才劳伦斯那脚,可是丝毫没有留情。

    苏晴的嘴角挂着血迹,让她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劳伦斯把抓起苏晴的头发,迫使她抬头,”苏晴,这是最后次,别再挑衅我,也别激怒我,再有下次,你就去死吧。“

    苏晴被他甩在了地上,吐出了几口血,她敢保证,她的内脏绝对是出血了,这个劳伦斯简直就是疯子,不过今天的试探也不是无所获,从他刚才的反应,苏晴还是看出了些东西。

    劳伦斯看着苏晴吐血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不过离开之后还是很快就有医生进来帮她处理伤势,随后她被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布鲁斯知道苏晴从地牢里出来之后本想找个机会去见她,却发现苏晴的房间四周都有人守着,他根本进不去,别说见面了,就算是偷偷传信都很难。

    苏晴被软禁了,除了送饭的女佣和医生她谁也见不到,就连劳伦斯也好久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的内脏确实被劳伦斯打出了血,只是情况不算太过严重,经过段时间的治疗也算是好的差不多了,就连枪伤都好了。

    苏晴依旧被软禁着,劳伦斯仿佛人间蒸发了般,她又出不去,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

    伊登从酒店房间里醒来之后,没有见到苏晴,而她的手机也打不通,就知道她肯定是回了基地。

    这个该死的女人,真的是点也不将自己的命当成命,竟然真的孤身去犯险。伊登心焦急,但他只听苏晴说过那个组织的存在,却并不知道它基地的位置,就算是想找也无从找起。

    他没有想过去找沈清澜和金恩熙他们,他们现在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且生活幸福,他不想再将他们牵扯到这些事情当。

    伊登想了想,脑浮现个人名,或许现在也只能去找他了。

    艾伦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伊登,神情淡漠,”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找人?“他有些不可思议,伊登竟然会求助到他的身上,还是找个跟沈清澜毫无关系的人。

    伊登看出了他的想法,缓声说道,”如果她是沈清澜最在乎的人呢?“

    艾伦挑眉,”继续说,你要是能说服我,我就帮你。“

    ”苏晴就是当年死去的秦沐,当年她并没有死,而是被人救走了,后来出现在清澜的身边,多次帮助清澜。“

    苏晴是秦沐?艾伦皱眉,他对秦沐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毕竟是沈清澜放在心上的人,他自然会有印象。

    ”苏晴是秦沐,证据呢?“要让他相信个死了二十年的人竟然还活着,没有充足的证据很难让他相信。

    ”这件事还是清澜先猜出来的,不然你认为按照清澜的性子能那么轻易地相信个人?上次去秦妍那里救颜夕,苏晴也是出了很大的力的。“

    艾伦皱眉,确实就如伊登说的,苏晴跟沈清澜的接触虽然不多,但是两人之间却有种无言的默契,这点在那次救人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就算苏晴不是秦沐,但是苏晴是清澜的朋友,帮了清澜很多次,之前清澜感染了病毒,也是她冒死陪我起进原始森林寻找药材,这点是不争的事实。而我先要的只是那个基地的位置,剩下的我会自己想办法救人。

    “你成功地说服了我,但是我有个条件,这件事你不能告诉小七,个字都不许透露,能做到吗?”

    伊登本来也没打算告诉沈清澜,自然满口答应,“好。”

    艾伦虽然同意帮他查那个组织的本部位置,但是毕竟是个隐藏在暗处多年的组织,又是搞情报这块儿的,想要查到不是那么容易的。

    伊登倒是想从道上买消息,可又担心会被对方察觉,事先做了防范,只能干等着。

    苏晴,你可定要撑住啊,起码要等到我来救你。

    “艾伦,你不该蹚这趟浑水,你知道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吗?要是得罪了他,按照我们的现在的实力,我们会惹上无穷无尽的麻烦的。”彼得有些烦躁,只要牵扯上沈清澜的事情,艾伦就会失去理智。

    艾伦神情淡淡,“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或许会有些小麻烦,但是该怎么做我心清楚。”

    彼得吐血,你清楚个P,还小麻烦,呵呵,只要是扯上沈清澜的,就算是天大的麻烦在你眼里也只是小麻烦。

    他敢保证,现在艾伦虽然没说会派人去帮忙救人,但后面肯定是会去的。

    彼得知道这件事说的再多也没用,索性就不浪费这个口水了,只是说道,“这次你要是敢亲身犯险,我肯定不会再救你。”每次不把自己折腾去半条命这个人就不会罢休,他作为他的医生兼朋友也是很心累的。

    “她还不值得我这么做。”艾伦冷漠地说道。

    听他这么说,彼得顿时就放心了,至于那些麻烦,以后再说吧。

    伊登等了三天依旧没有等到消息,他就知道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查到,与其这样干等着,不如先做点其他的准备。

    这些年他救过不少人,其不乏些道上的大佬,这些人情他直没讨,这次倒是可以用上了,想到这里,伊登开始个个打电话。

    伊登是个天才医生,医术高超,这样的人那些道上的人是不会轻易得罪的,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保证自己永远不生病,交好个医生有时候就是给自己多争取了条命,所以当伊登请求帮助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拒绝,但是也有个别拒绝的,这些人伊登虽然当场没有说什么,却也被他拉入了黑名单,以后想要让他出手相救,基本上是没可能了。

    “查到了吗?”艾伦问,都已经过去个多星期了,要是再查不到,这帮人也可以回炉重造了。

    “已经查到了。”

    “那就知道通知伊登吧。”

    伊登得知位置已经找到了,提着的心放下了半。苏晴,我马上就来救你,你定要活着。

    ------题外话------

    鼻塞、头疼、拉肚子,还把手给割伤了,我昨天定是犯小人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