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不怕我爱上了你?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伊登淡了眸色,定定地看着苏晴,“我以为我们至少是朋友。”

    闻言,苏晴微愣,“我们确实是朋友。”就是因为是朋友,苏晴才不能告诉他,“伊登,知道了太多,你就无法置身事外了,这趟浑水,你真的没有必要蹚进来。”他们有类似的经历,所以苏晴知道伊登他们得到自由是多么的难得。

    苏晴语重心长,伊登却面无表情,“你以为我现在还有机会置身事外?”他们被那帮人追杀了路,那帮人估计都已经将他的底细摸清楚了,在那帮人眼,他跟苏晴是伙的,撇清关系根本不可能的。

    “苏晴,你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对我了如指掌,而我对他们无所知,这样我反而更加危险。”伊登说道。

    苏晴神情犹豫,她所在的组织跟艾伦可不样,艾伦看似没人性,可到底因为沈清澜,存了两分底线,而那帮人,尤其是那个男人,那是真正的魔鬼。

    被个魔鬼盯上,想要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伊登知道的越多,那个男人只会越加紧追不舍,到时候,伊登只有死路条,就连给男人当下属的机会都没有。

    可也正像伊登所说,他们已经被盯上了,伊登跟她的关系已经撇不清,其实男人已经不可能放过伊登。苏晴心忽然后悔,当初她就不应该跟伊等扯上关系。

    “伊登,很抱歉,将你拖入这场浑水。”苏晴歉意的说道,真心诚意。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苏晴,我需要知道他们的底细。”伊登严肃的脸庞。

    苏晴犹豫了良久,咬咬牙,终究开口,细细地代了那帮人的底细,伊登听完,眼神凝重,这帮人比起艾伦更加危险。其实在魔鬼基地的时候,他听过这个组织的名号,但是这个组织素来低调,跟他们也没有任何的交集,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特意去打听什么。

    “所以你当初就是被这个组织的头子救了?”伊登问道。虽然沈清澜从来没有说过,但是伊登已经猜出了苏晴的身份,最好的证明就是她胸口的那道伤疤。

    苏晴沉默,算是默认了伊登的话。

    “苏晴,你有没有想过毁了它?”

    苏晴苦笑,“伊登,不可能的。”若是能毁了那个组织,她早就这么干了。

    “你们当初能成功,也是因为艾伦有意放水,不然你真的以为凭你们几个人就能捣毁魔鬼基地?”魔鬼基地不是艾伦建立的,而是艾伦的家族,经历了几代人上百年的时间。详细这段时间里想要毁了魔鬼基地的人大有人在,可是它依旧屹立不倒,足见其实力,如果不是艾伦故意放水,沈清澜几人根本不可能成功。

    当初想不明白的事情经过了这么些年,伊登也早就想明白了,确实就如苏晴所说,他们能离开魔鬼基地,纯粹是因为艾伦有意放沈清澜离开,而沈清澜又在乎他们几个人的命,不然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伊登皱眉,“可这样无休止的追杀,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我们两个死。就算他们不杀你,将你带回了基地,你以为那个男人会冰释前嫌放过你?”

    苏晴当然知道若是自己被带回了基地,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

    “伊登,你听我的,走吧。我相信以你的本事,只要我们两个分开,你肯定有办法脱身的。”苏晴说道,虽然那帮人也会去追杀伊登,可是他们的目标是她,只要离开了她,伊登的危险系数就会大大降低,到时候伊登脱身并不难,这是苏晴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那你呢?”伊登问她。

    苏晴脸上浮现抹无奈,“这大概就是我的命吧。”命注定了她今生不得自由。

    “所以你这是打算认命了?清澜口的秦沐可不是这样的个性。”

    苏晴凝眸,“伊登我是苏晴,不叫秦沐。”

    伊登耸耸肩,“好吧,苏晴。既然我们两个人不行,那么花钱吧,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不相信没人对付得了他们?”他并不缺钱。

    “伊登你太天真了。他们是以贩卖情报为主的组织,跟全球各个地方的权力机构多多少少都有牵扯,不等我们罗到足够的人去对付他们,他们就会先步得到消息,到时候追杀我们的人恐怕会是现在的十倍。”若是这个方法可行,苏晴早就这么干了,何必要被人追的如此狼狈。

    伊登沉默。

    能够想到的路都走不通,似乎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忍气吞声,继续被追杀这条,哦,不,还有条,那就是他们死。他们死了,切便也结束了。

    “所以你走吧。明天我就会离开这里,我们后会无期。”苏晴似是已下定了决心,不等伊登说什么,反身关上了房门。

    她靠在房门上,怔怔的看着天花板,眼神放空。其实这样的日子她也已经厌倦了,永无休止的追杀,无穷无尽的任务。那个男人就像是抓着猫的老鼠,遍遍的逗着她。

    苏晴心清楚,那个男人是想让她知道,她永远逃不开他的掌心,只有乖乖听话,听他摆布才能活的更久。可苏晴到底不是傀儡,她怎么甘心呢?

    与其这样,不如殊死搏,大不了鱼死破。苏晴的眼神逐渐坚定。

    第二天早,当苏晴走出房间的时候,却见伊登正站在她的房间门口,抬手敲门的姿势。苏晴微微挑眉,“有事儿?”

    伊登点点头,“是。我昨天考虑了夜,我已经想清楚了。你是清澜的朋友?你若死了,清澜必定会伤心,而我见不得她伤心。所以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伊登,这不该是你的选择。”

    “那什么样才是我的选择?”伊登轻声反问,“苏晴,我并不怕死。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牵挂的东西,生与死,没有本质的区别。”

    “那清澜呢?”苏晴反问。伊登爱沈清澜,苏晴早就知道,只是这个男人将这份爱意深深的埋在心底。

    闻言,伊登轻笑,并不否认自己爱着沈清澜,“她的身边有爱她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她现在很幸福。”

    “如果你是为了沈清澜才这么做,那么大可不必,伊登,我谢谢你将我当做朋友,并且多次救了我,但是这是我的路,我不需要别人陪我起走。”苏晴淡了眸色,神情淡淡。

    “不止是因为清澜,也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你救了我不止次。”伊登说道。

    “你也救了我,我们之间早就扯平了,伊登,你是聪明人,走吧。”苏晴神情已经变得淡漠,所有的情绪瞬间收敛。

    伊登定定地看着她,“你就这么希望我走?”

    苏晴点头,“是。说真的,我们两个在起,其实直是你在拖累我,你的身手比我差,关键时候都需要我去救你,继续下去,我们定会死,而要是我个人,那么我或许还有机会避开他们,起码短时间内,他们拿我没有任何办法。”

    伊登眼神幽幽,“苏晴,你成功的说服了我。好,我现在就走。”

    听了这话,苏晴心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以前她不是没有过搭档,他们起出生入死,共同完成件件任务,但是那些人跟伊登不样,他们顶多能被称为搭档,却不是朋友。他们的出生入死很多时候是因为任务需要。

    可是伊登不同,这几个月来,他们直在起,在雨林里他们遇到了很多危险,相互安慰,也曾彼此相救,从雨林里出来之后,伊登也直在帮她,这是真正的友谊,尽管伊登最初是为了沈清澜。

    伊登转身回了房间,很快就拿着个背包出来了,“苏晴,我走了,你......保重。”

    苏晴点头,目送伊登离开,只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开口叫住了他,“伊登,我会定期给你报平安,若是有天,你再也收不到我的消息了,那么就证明我已经死了,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将我的消息告诉清澜,她若是问起,你就说我在周游世界,然后找到了个可靠的男人将自己给嫁了,生活很幸福。”

    伊登眸色幽深,面无表情,“我会的。这里已经不安全了,那帮人随时都会找到这里,你也早点离开吧。”说完,毫不犹豫地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了苏晴个人,她在原地站了好会儿,这才将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离开了。

    苏晴没有目的地,走在街上,看着身边经过的人,他们的眼神或平静、或悲伤、或喜悦,各种情绪都有,唯独没有迷茫,因为他们都有地方可去,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可是她呢,世界之大,竟然连个容身之处都找不到。

    她想起了颜安邦,她的父亲,还有颜夕,她的妹妹,曾经她羡慕并嫉妒着颜夕的无忧无虑,她得到了颜安邦所有的宠爱,是颜家的公主,被家人捧在手心,而她呢,却被亲生母亲送进了地狱。

    可是后来,因为秦妍的疯狂,颜夕成了最无辜的那个人,她又开始同情并心疼这个妹妹。她想颜家的女儿大抵都是受了诅咒的,所以才不得善果,她是如此,颜夕亦是如此。

    想到这里,苏晴忽然想去看看颜夕和颜安邦了。她从来没有以苏晴的身份跟他们接触过。除了救颜夕那次,只是当时颜安邦的注意力都在颜夕身上,并没有留意到她。

    天后,秦妍出现在雪梨市机场,换了个装扮,就连身份都换了,不熟悉的人眼还真的认不出她,她并不担心会被那帮人发现自己的踪迹,短时间内,那帮人想要找到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直接打车来到了庄园,别问她是怎么知道颜夕住在这里的。个住址而已,她想要知也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庄园门口并没有人,她坐在车里,犹豫了下,并没有下车,司机奇怪地看了她眼,“小姐,已经到了。”他提醒她。

    苏晴从包里抽出几张纸币,“先等等。”

    司机接过钱,顿时就不说话了,眼前的这个是有钱的主,给的钱比他跑天都多。

    苏晴并不知道颜夕什么时候会出来,所以只能在门口干等着,不过她的运气很好,没多久,庄园的门就开了,辆红色的车子开了出来,驾驶座上只有个女人,不是颜夕是谁。

    “跟上那辆车。”苏晴对司机说道。

    颜夕今天是出去采风的,道格斯给她定了条规矩,周至少有天要出去走走,刚开始是由道格斯陪着,现在基本上都是她个人。

    车子开出庄园的时候,颜夕注意到庄园门口多了辆出租车,扫了眼,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开出去段路之后却发现那辆出租车竟然跟在她的后面,她有些慌了,些不好的记忆顿时在她的脑海浮现,她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额头都是细汗,就连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苏晴见到颜夕的车开得歪歪扭扭的,忽然意识到颜夕应该是发现被跟踪了,心不禁有些懊恼自己考虑不周,颜夕本来就有心里阴影,自己这样做,估计是吓着她了。

    “超过前面那辆车。”苏晴淡淡开口。

    出租车司机闻言,脚踩下油门,车子很快就超过了颜夕的车。颜夕眼睁睁看着那辆出租车开远了,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她才长长舒了口气,刚才应该是她想多了。

    颜夕摇头苦笑,道格斯说得对,自己太过草木皆兵了,也难怪他要让自己出门跟人群接触。

    但是颜夕依旧不喜欢跟人群接触,即便是出来采风,她去的也是人相对较少的地方。车子在处公园门口停下,颜夕下车。这里是她今天的目的地,她的手里拎着单反。

    苏晴随后也进了公园,刚才她让司机超过颜夕之后就找了另辆车跟着颜夕,她原本只是想远远地看她眼,只是在见到颜夕之后,她却改变了主意。

    颜夕正在拍照,个女人忽然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戴着墨镜,看不清长相,她没有在意,看了眼便收回了视线,她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而那个女人却直直朝着她走来,径直坐在了她的身边。

    颜夕皱眉,看了眼那个女人,却也没有多想,毕竟这里是公园,是公共地方,她能坐在这里休息,人家也可以。只是默默地挪了挪屁股,离那个女人更远了些。

    苏晴的注意力都在颜夕的身上,自然注意到了自从自己坐下之后颜夕的身子就下意识地紧绷起来,她的眸光轻轻闪,她的病还没好吗?

    她拿下了墨镜,对着颜夕微微笑,“颜夕,好久不见。”

    颜夕愣愣地看着她,有些意外,“你认识我?”

    苏晴笑,“是,我认识你,我是沈清澜的朋友,我们曾经有过面之缘。”

    颜夕皱眉,仔细想了想,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很漂亮,自己要是见过,肯定是有印象的,可她在脑海搜寻了圈也没有想没又想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对方,但是对方说话笃定的样子也不像是骗她的。

    “我见你的时候,你正在昏睡着,估计你并不认识我,但我却认识你。”苏晴解释。

    颜夕听,顿时就明白了,这就解释地通了,“刚才是你在跟踪我?”她问。

    苏晴点点头,坦坦荡荡,“很抱歉,给你造成了恐慌。”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颜夕不喜。

    “我知道清澜有个很在乎的妹妹,这次刚好来雪梨市办点事情,我听曾清澜说起你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唔,你可以这么理解,我是替清澜来看你的。”

    “你跟姐姐很熟?”颜夕听到她而再再而三地提到沈清澜,心里的警戒并没有放松。

    苏晴眼底漾开了抹温柔,笑着点点头,“嗯,很熟,她是我生命最重要的......朋友。当然,你如果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清澜确认下我的身份。”看出了颜夕的紧张,苏晴加了句。

    闻言,颜夕反而放松了下来,看来这人确实是沈清澜的朋友,与她有过面之缘。

    “姐姐还好吗?”问这话的时候,颜夕的眼底带着丝怀念与歉意,她知道自己的拒而不见定是让沈清澜难过了。

    苏晴微微笑,“这么关心她为什么不亲自给她打电话,或者回去看看她?”

    颜夕沉默,苏晴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她会坐在这里跟苏晴聊天也是想从苏晴的嘴里知道些沈清澜的近况而已。

    苏晴也不等她说话,继续说道,“清澜很好,又做妈妈了,这次是双胞胎。”她也是决定来看颜夕之前去了解了下沈清澜的近况,才知道原来她已经生了。”

    颜夕闻言,眼睛亮了,“两个女儿吗?“

    “不是,是男女龙凤胎。”

    颜夕终于笑了,“真好。”

    “颜夕,清澜其实很担心你。”苏晴说了句,她不知道沈清澜为什么这么喜欢颜夕,但是颜夕对沈清澜必然是个重要的存在,不然当初也不会亲身犯险去秦妍那里救颜夕。

    “你要是见到姐姐,帮我跟她说句,我很好,请她不要担心。”

    “你什么不自己去跟她说?”

    颜夕再次沉默,她能说每次看到沈清澜,就会想起过去那些不好的事情吗?旧人旧事,终究容易触景生情。

    “颜夕,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个人最不幸,别人比你过得更加不幸,只是他们没有表现出来而已。”苏晴看着颜夕这个样子,忽然生出了怒气。

    颜夕忽然抬眼看向她,眼含看了怒气,“你不是我,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凭什么这么说我?”

    苏晴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我知道。”

    颜夕脸色忽而白,苏晴继续说道,“不是清澜跟我说的,是我自己查到的。”

    “你凭什么调查我。”颜夕怒了,像是只受伤的小兽,在愤怒的嘶吼。

    苏晴按住了颜夕的肩膀,颜夕的身子猛地僵,她不喜欢人家触碰她的身体,这会让她很恶心。

    “颜夕,你醒醒吧,你想自我逃避到什么时候?!”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没资格管我。”颜夕想要拂开苏晴的手,却被苏晴死死按住,“你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想要我放开你,你就给我冷静下来。不然我就直接打晕了将你带走。”

    颜夕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不是姐姐的朋友,你到底是谁?”沈清澜的朋友不会这么对她的。

    苏晴依言放开了颜夕,颜夕也没有动,“我是清澜的朋友,这点我没有骗你,至于我是谁,你只要记住我叫苏晴。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

    颜夕抿唇。

    苏晴却没有去管她的反应,继续开口,“曾经有个小女孩,她的爸爸很疼爱她,但是她的妈妈却却不喜欢她,虽然她的妈妈从来不会打她也不会骂她,但她就是知道她的母亲不喜欢她,甚至是讨厌她,她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敢去问母亲。她本想着,没有妈妈的疼爱,起码还有爸爸,但是这切都在她岁那年被改变了。那天她的母亲说要带她出去买衣服,说话温温柔柔的,她想她的妈妈终于想起她了,她很高兴,穿了自己最漂亮的衣服跟着妈妈出门,却没想到妈妈带她去的不是商场,而是个破旧的房子,里面是两个男人,陌生的男人,她将她交给了他们,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然后呢?”颜夕忍不住问,脸色苍白,声音颤抖,她想到了很可怕的画面。

    苏晴眼底微凉,嘴角的笑意透着嘲讽,“小女孩挣扎着,哭着叫妈妈,想要让妈妈带她回家,嗓子都喊哑了,她的母亲也没有出现,然后她被带到了座小岛上,那里有很多像她般大的孩子,他们每天都要训练,要是不听话,就会有人用鞭子抽他们。”

    “训练什么?”颜夕下意识地问道。

    “杀人。”红唇吐出两个字,成功让颜夕的脸色越发苍白。

    苏晴笑笑,“那是个杀手组织,那些小孩都是要被训练成杀手的,在那里,只有弱肉强食,你不努力杀了别人,那么死的人就是你,就是这么残酷。”

    “那后来呢?那个女孩子活下来了吗?”

    “活了,也死了。”

    颜夕不解。

    苏晴继续说道,“在次试炼,她和个同伴被其他人追杀,为了救她的同伴,她被人捅了刀,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被人救了,只是醒来时又进入了另个狼窝,她依旧逃不开被人训练成棋子的命运,迎接她的依旧是数不清的试炼和任务,她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与死神擦身而过,身上又有多少伤口,她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她想逃,可是那种地方又岂是她想走就能走的,除非死。”

    “所以她最后死了吗?”颜夕颤抖着问道,苏晴所说的事情太过震惊,就跟电影样的不真实,她不想相信,可是心却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这切都是真的,有个人,被自己的亲生母亲送进了地狱,并且在地狱苦苦挣扎。

    “还没有,她依旧在寻找摆脱的方法,但说不准哪天她就死了,但即便是死了,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人记得她。”

    “她的父亲呢?”颜夕忽然问道,“不是说她的父亲很爱她吗?”

    苏晴嘴角的笑意越发凉薄,“因为她的父亲还有另个孩子。在她失踪以后,她的父亲寻找了段时间,就将她给忘了。他将那个孩子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宠成了公主。全然不知他的另个女儿在他享受幸福生活的时候,正在经历些什么?”

    颜夕的心猛的颤抖起来,她看着苏晴,“那个孩子的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亲生的吗?怎么舍得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进那样的地方?颜夕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心狠的母亲。

    “因为仇恨。她的母亲恨她的父亲,来到她父亲的身边就是为了报仇,她的母亲从来没有爱过她的父亲,更没有爱过她,她的出生注定了就是场悲剧。”

    “那个小女孩是你吗?”颜夕轻声问。

    苏晴摇摇头,“不是我,是我的个朋友。这个故事就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所以你也是那个组织里的人吗?”

    “是。”苏晴给了她肯定回答,“但这件事无人知道,就连清澜也不清楚,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颜夕本以为自己会害怕的,毕竟眼前的人或许是个杀人如麻的杀手,但不知为何,她对这个人却升不起点点害怕的感觉,似乎认定了她不会伤害她。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颜夕不解,这些事情为什么要告诉她个还不相干的人呢?

    “颜夕,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世界上比你惨的人大有人在。可她们没有放弃希望,依旧在努力生活,努力靠近自己想要的幸福,而你的幸福触手可及,为什么要关闭心门,让爱你的人伤心呢?”苏晴严肃了表情。

    “你没有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你不知道那些记忆对我来说有多可怕,我的人生就是场悲剧。”颜夕哭了,第次在个对她来说算得上陌生的人面前流了泪。

    “你再怎么悲惨,你的身边依然有爱你的人。你的父亲,哥哥,沈清澜,还有那个直陪在你身边的那个医生。他们都在爱着你,全心全意。而在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前,你也有个幸福的家,有爱你的爸爸妈妈,从小无忧无虑,像个公主样快乐长大,难道这些对你来说都不值得你去珍惜吗?颜夕啊,人不能只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

    “我也想走出来,可是我真的做不到。”颜夕的身子轻轻的颤抖,哭的不能自已。她努力过了,她真的在努力。

    苏晴轻轻地抱住了她,声音温柔,“颜夕,为了那些爱你的人,珍惜自己吧。这个世界其实很美好,你现在所拥有的,是有些人渴望了辈子也得不到的。不要放弃他们,也不要放弃自己。”此时的颜夕并没有看到苏晴眼那深切的悲伤。

    只是苏晴的话就像是记重锤,重重地敲击在颜夕的身上,她只觉得眼前黑,便没了知觉。

    颜夕醒来时是在医院,身边只有道格斯人,她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久,才看向道格斯,轻声问道,“她人呢?”

    道格斯微愣,“谁?”

    “个女人,很漂亮,有着头棕黄色的卷发。叫苏晴。”

    道格斯摇头,“我来的时候病房里只有你个人。颜夕,你今天出门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晕倒?你口的苏晴又是谁?”道格斯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就赶来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颜夕摇头,“没事,就是突然间头晕了下,然后晕了。那个苏晴是送我来医院的人。”

    道格斯自然不相信她的这番说辞,可是颜夕不愿意说,他也不想逼她,“别想那么多了,你好好休息。”

    颜夕却没有闭上眼睛休息,她的脑海盘旋着苏晴对她说过的话,她转头,对上道格斯关切又担心的眼睛,心微酸,她轻声开口,“我的手机呢?我想给姐姐打个电话。”

    道格斯眼睛亮,这是将近年来,颜夕第次提出要给沈清澜打电话。

    颜夕接过手机,拨通了沈清澜的电话,“姐姐,我是颜夕。”

    *******

    苏晴将颜夕送到医院之后就离开了,买了张飞往南城的机票。

    她来到颜家大门前,看着眼前的这栋房子,却没有进去。

    这栋房子只存在于她的记忆。小时候她曾经问过那个她叫着爸爸的那个男人,为什么她不跟她们住在起,为什么他不带着她跟妈妈住在这栋漂亮的房子里。当时的颜安邦只是微笑着看着她,眼满含的歉意。曾经不懂的看,早已明白。

    她对颜安邦没有恨,她记忆关于童年的所有温暖,都是颜安邦给予的。曾多少次在她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就是靠着这些记忆活了下来。

    颜家的大门打开,苏晴闪身躲在了边,只见颜安邦走了出来,穿着件大衣,头发花白,与记忆神采飞扬,脸上时常挂着温和笑意的父亲不同,此时的他神情木然,脊背微弯,就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而明明他才六十不到。

    苏晴知道颜安邦因为秦妍早已众叛亲离,他的儿子不肯原谅他,他的女儿也不愿意见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便是颜安邦的晚年。

    苏晴看向颜安邦的目光十分复杂。她曾经以为颜安邦是忘记了她的。可后来却从沈清澜的口知道,颜安邦直留着她小时候的照片,而也正是如此,沈清澜才知道,她原来是颜家的女儿。

    颜安邦去了超市,出来时手上拎着袋子,里面装的都是些方便面或者面包之类的简易食品。

    苏晴跟了他路,直到他回家了,她才转身离开去了机场。她并没有跟他相认的打算。甚至都没有打算上前跟他说句话。

    秦沐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叫苏晴,秦沐是颜安邦的女儿,而苏晴是个孤儿。

    苏晴再次出现是在MD的街头,这里是那个男人的主要活动范围。她没有对自己的身份做任何的掩饰,她相信那个男人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并且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已经想好了,与其这样躲躲藏藏、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不如殊死搏,或许还能为自己谋得线生机。

    只是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伊登。

    苏晴愣愣地看着伊登,“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又回来?”

    伊登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说道,“我说过,你去哪儿,我去哪儿。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陪你。虽然我的身手确实不如你,但好歹关键时刻我能为你挡枪。”

    苏晴定定地看着伊登,“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知道这去意味着什么?”

    伊登点头,“我知道。”

    “那你还去?”

    “我们是朋友,我不可能让你独自人去面对危险。”

    朋友,苏晴的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忽而笑了,“伊登,你难道就不怕我爱上你?”

    伊登摇头,肯定地说道,“你不会。”

    苏晴跟着笑,鼻尖却有些酸涩。

    你凭什么认定我不会呢?她淡淡的想着。

    “好,既然你想跟我起去,那就走吧,这件事终究是要有个了结的。”

    伊登微微笑,跟在苏晴的身边,只是在拐过个街角的时候,他只觉得后颈痛,最后看见是苏晴脸,抱歉地看着他。

    ------题外话------

    感冒了,昨天有些低烧,吃了药便早早睡了,早上才起来码字,抱歉,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