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双胞胎,转学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韩奕是如何说服果果的,于晓萱并不清楚,不过韩奕找果果谈过之后,果果对于晓萱怀孕这事儿并没有表现地很排斥,反而时常好奇地看着于晓萱的肚子,问她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于晓萱也是第次知道,自己女儿的脑洞大无边际。

    有些问题于晓萱解答了,有些实在是不清楚的,直接甩锅给韩奕,“问你爸爸去,你爸爸懂得可多了,什么都知道。”

    韩奕看着甩锅甩地相当心安理得的某人,认命地给女儿解答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相对于即便是怀孕了依旧将日子过得鸡飞狗跳的于晓萱,沈清澜的日子则是要平静多了,傅衡逸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问问沈清澜这天的生活,大到做了什么,小到今天吃了多少饭食都要过问。

    “傅衡逸,不要将我当做个丝毫没有自理能力的小孩。”沈清澜无奈地说道。

    傅衡逸理所当然地说道,“安安都比你省心。”沈清澜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过几天她就要去做第二次产检。

    “这次产检我会回来,我陪你去。”傅衡逸说道。

    “好。”要是不答应,这个男人指不定要多担心呢,沈清澜自然是口应允了。

    傅衡逸依旧是半夜回来的,闻到熟悉的气息,熟睡的沈清澜忽然睁开了眼睛,“你回来了。”

    傅衡逸微微笑,“吵醒你了?”

    “没有。”沈清澜想要坐起来,傅衡逸连忙上前,“想要什么,我帮你拿。”

    沈清澜的动作顿了顿,“我就是想上个厕所。”

    傅衡逸快速地洗了个战斗澡,很快回到床上,将沈清澜抱在怀里,“孩子没有折腾你吧?”

    沈清澜摇头,这个还真的没有,大概是知道妈妈怀孕辛苦,肚子里的孩子这次很乖巧,就连孕吐都没有,好吃好睡的,有时候沈清澜都怀疑自己怀孕是个假象。

    “那就好,还算这个孩子听话。”

    “我听说在肚子里越闹腾的,出生以后反而越听话。”沈清澜笑眯眯。

    傅衡逸眸色淡淡,“他出生以后要是不听话,就揍到听话为止。”

    “如果是女儿呢,你舍得打?”沈清澜才不信他这话,上次安安挨打,这个人还心疼了好几天。

    “女儿定是个听话的。”傅衡逸说的肯定。

    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个女儿奴,沈清澜也不跟他争辩,“我困了。先睡了。”

    傅衡逸静静地看了她两眼,微微笑,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安安早上起床后,就去找沈清澜,发现房门竟然打不开,顿时就知道肯定是傅衡逸回来了,只要傅衡逸回来,房门准保是上锁的。

    傅衡逸听到敲门声,看了眼还在熟睡的沈清澜,轻手轻脚地起床,果然是自己的儿子,居高临下地看了眼安安,压低了嗓音,“不去吃早饭?”

    安安伸着脖子往房间里看了眼,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于是看向傅衡逸,“爸爸,妈妈醒了吗?”

    “妈妈还在睡觉,你先下去吃饭,等下爸爸送你去幼儿园。”

    “好吧,爸爸,那我先下去了。”安安乖巧地说道,自从知道沈清澜怀孕以后,安安似乎下子就长大了,很多事情都学会自己做,就连以前每天晚上都要听的睡前故事都省略了。

    “回来。”见安安要走,傅衡逸将人给叫回来,蹲下身给安安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安安扣错了扣子。

    “好了,去吃饭吧,爸爸马上下来。”

    “嗯嗯。”安安点点头,蹑手蹑脚地下楼。

    “安安起来了?”沈清澜已经醒了,傅衡逸见她眼神迷蒙,就知道她肯定还没清醒,“嗯,等下我送他去上学,你继续睡吧,我回来陪你去医院检查。”

    “不用,我跟医生约好了时间,迟到了不好,你等我下,将安安送到幼儿园我们就去医院。”沈清澜摇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清醒。

    要说怀孕后唯的变化,就是她变得爱睡了,甚至比怀安安的时候更爱睡觉。

    **

    “医生,你刚才说什么,我老婆怀的是双胞胎?”傅衡逸不可置信地看着医生,向情绪不外露的男人此时满脸的震惊。

    不管是沈家还是傅家的都没有双胞胎的基因,沈清澜能怀上双胞胎的概率其实是很低的,在此之前,傅衡逸根本没有想过沈清澜会怀双胞胎。

    “是的,恭喜傅先生,傅太太。”

    沈清澜清冷的眸子盛满了惊讶,听到医生的话,微微笑,“谢谢医生,不过医生,胎儿健康吗?”

    “很健康,发育良好,不过双胎的风险比单胎要大,所有傅太太你低你定要定期来做产检。”

    “好的。”

    过了好会儿傅衡逸才从震惊回过神来,结果刚回神就听到了医生说双胎风险大的话,眼底黑沉沉的,沉声开口,“医生,平时需要注意些什么?”

    “傅太太已经是二胎了,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不过平时的营养定要跟上,却也不能补得太过,免得生产遭罪。”

    “医生,我们可以选择剖腹产吗?”傅衡逸比沈清澜还紧张,上次生个孩子都折腾成那样了,要是生两个,岂不是痛苦加倍。

    “傅先生,这个现在还不能确定,要等到后期才能知道,要是产妇身体状况还可以的话,我们还是建议顺产的,毕竟顺产不管是对胎儿也好,还是对产妇后期的恢复也好,都很有帮助。”像傅衡逸这样紧张妻子的男人医生也见得多了,知道他的担心,于是安慰他,“傅先生,你也别太担心,傅太太的身体素质极好,又是二胎,般来说是不会有问题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傅衡逸点也不放心,将注意事项仔仔细细地问了个遍,沈清澜听得都开始打哈欠了,他还在跟医生“虚心求教”。

    最后沈清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傅衡逸说道,“傅衡逸,我饿了。”

    傅衡逸的话顿时戛然而止,“医生,那我们先走了。”

    “我给傅太太开了点叶酸,你记得去拿药。”

    “好的。”

    “要是有任何的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医生说道。

    沈清澜率先走出了病房,她要是不走,估计傅衡逸还能在里面继续磨蹭。

    “清澜,你走慢点。”傅衡逸看着她健步如飞的模样,眉头都快打结了。

    “傅衡逸,我现在才两个月,你这么紧张,剩下的个月你怎么过?”她严重怀疑再这么下去,傅衡逸非得的产前忧郁症不可。

    “你不想我紧张,那你就照顾好自己。”傅衡逸说道,说着,小心翼翼地搀着她,“尤其是楼梯,定要小心,等下我们去商场给你买几双防滑的鞋子。”

    沈清澜看了眼自己胳膊上的手臂,想了想,终究是没有再开口说服傅衡逸,这个男人估计还没从刚才的震惊回过神来,还是由着他去吧,不然他更紧张。

    从医院离开,傅衡逸就真的带沈清澜去了商场,将车子的后备箱和后座都装满了,傅衡逸才不舍地离开了商场,沈清澜往后看了眼满车子的袋子,看向傅衡逸的眼神有些怪异,这后面的袋子除了给她买的些鞋子还有孕妇装之外,大部分都是婴儿用品,都是双份的,而且都是女装。

    沈清澜实在是不忍心提醒他万两个都是男孩怎么办?这种假设对于傅衡逸来说太可怕了,沈清澜强行压下了这个念头,嗯,两个孩子,应该都是女孩吧,就算不是,男女也好啊。

    “什么,清澜怀的是双胞胎?!”傅老爷子听了这话,惊得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震惊地看着沈清澜的小腹,“清澜丫头,衡逸没骗我吧?”

    沈清澜闻言,好笑,“爷爷,是真的,医生说我这次怀的是双胞胎。”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傅老爷子喜极而泣,傅家向人丁单薄,傅衡逸的父母走了之后,傅家的人气就更少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孙满堂,原本以为自己能有两个曾孙已经是件极其幸运的事情了,没想到沈清澜怀的竟然是双胞胎。

    “快,清澜丫头,你赶紧坐下,站着累。衡逸,还杵着干什么呢,赶紧扶你媳妇坐下。”傅老爷子伸手抹抹眼角,激动地说道。

    “爷爷,您别激动,医生说了,您不能激动。”

    “爷爷这是高兴的。”傅老爷子乐呵呵地说道,随后冲着赵姨喊道,“小赵啊,赶紧将给清澜准备的汤端上来,她这出去老半天了,肯定饿了,先喝点汤垫垫肚子。”

    “爷爷,从医院出来之后傅衡逸已经带我去吃过东西了。”

    “你现在情况不样,双胞胎消耗大,你多吃点,这样你跟孩子才能有营养,以后我让小赵给你准备点心,想吃什么就说。”

    傅老爷子激动地坐不住,“你先喝汤,我去找你爷爷。”他迫不及待想跟老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沈清澜目送着老爷子的背影,轻笑,“傅衡逸,我好久没见到爷爷这么高兴了。”

    傅衡逸嗯了声,“清澜,谢谢你,这些年家里都是你在照顾。”爷爷那里都是沈清澜在替他尽孝,而这些年,爷爷脸上的笑容比他过去二十几年见过的都要多。

    “你我夫妻体,你跟我说谢谢,傅衡逸,我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

    “老婆,是我错了。”傅衡逸从善如流,笑着说道。

    傅衡逸主动接过了接安安放学的任务,安安这个星期的课程结束就正式开始放暑假了,沈清澜这几天正打算给他报个夏令营,不过这件事还没跟安安说过,打算先选好了范围再给安安看。

    安安刚进家门,就冲着沈清澜扑了过来,“傅宸轩。”身后响起了傅衡逸严肃的声音。

    安安及时地在沈清澜的面前急刹车,并没有扑到沈清澜的面前,丝毫不顾身后的傅衡逸,安安的眼睛亮晶晶的,紧紧的看着沈清澜的肚子,“妈妈,爸爸说你怀了两个宝宝对吗?”

    沈清澜捏捏儿子嫩白的小脸,“是啊,高兴吗?”

    安安先是点点头,随即皱起了小眉头,“高兴是高兴,但是妈妈,这样你是不是会很辛苦?”

    沈清澜为儿子的贴心感到高兴,“妈妈不辛苦。”

    “不过妈妈放心,我以后会更加听你的话,帮你带妹妹,让你不那么辛苦。”

    “好,真是妈妈的好儿子。”沈清澜忍不住抱住安安,安安却推推沈清澜,“妈妈,你别抱我,我很重,会压坏妹妹的。”

    沈清澜好笑,看了眼傅衡逸,这些话该不是这个男人教他的吧?傅衡逸无辜地耸耸肩,这些还真的不是他教的,也不知道这个臭小子平时哪里学来的,嘴巴这么甜。

    安安自己在沈清澜的沈清澜的身边坐下,看到沙发上放着的图册,有些好奇地问道,“妈妈,这是什么?”

    沈清澜想起来了,“这是妈妈选的几个夏令营,你马上要放假了,妈妈想给你报名参加夏令营,你想参加吗?”

    沈清澜拿过图册,问安安,这件事她早就跟傅衡逸商量过了,这些图册就是傅衡逸收集的。

    “妈妈,什么是夏令营?”安安从来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对这些不是很明白。

    沈清澜给他解释清楚了,然后问道,“你想参加吗?你要是想参加,妈妈就给你报名,要是不想参加,那我们就在家里。”她给安安选择的都是些益智类的,或者是锻炼小朋友动手能力的,离家都不太远,时间也不长,就周到半个月左右。

    “妈妈,我想试试。”安安对这种新鲜的事物很有探索精神,而且因为时间短,他也不害怕。

    “那你想要哪个?”沈清澜将图册递给他,让他自己选,因为安安识字有限,所以沈清澜就给他轻声讲解着每个夏令营的不同。

    “妈妈,我要这个。”安安指着个标题为“我要做小小标兵”的图片说道,图片上是小朋友穿着军装的照片,这让安安想起了曾经在京城军区看见的那群兵叔叔。

    沈清澜看了眼年龄要求——四至周岁,安安刚好达标。

    傅衡逸看见儿子的选择,眼底闪过道满意之色,虽然从来没有想过安安会子承父业,但是他要是想当兵,傅衡逸绝对是支持的。

    沈清澜没想到他会选这个,她首先排除的也是这个,“这个要去半个月哦,你要十五天见不到爸爸妈妈,而且会很辛苦,你能坚持吗?”

    安安使劲点头,“妈妈,我可以的。”

    “你要是去了那里,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要你自己做,要自己吃饭,自己穿衣服,就算是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也要吃下去,不能挑食,这些你都可以吗?”沈清澜其实不太想儿子选择这个,到底是年龄太小了,要是再大几岁,她也就不反对了。

    “妈妈,我想去。”安安毫不犹豫地说道。

    “清澜,那就这个吧。”傅衡逸拍板。

    沈清澜想了想,点头,“好吧,不过你要是去了就不能后悔,要坚持到最后天才能回来,知道吗?”她给了安安最后犹豫的机会。

    “好。”安安口答应。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沈清澜打算第二天给安安报名。

    “妈妈,你说果果妹妹和静静可以起参加吗?”安安忽然问道。

    “果果妹妹太小了,不能参加了,静静的话你要去问她。”

    “果果妹妹不能参加啊,好可惜。”安安惋惜地说道,不过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那我明天去问静静好了,静静肯定愿意跟我起参加的。”

    第二天早,安安就兴高采烈的去幼儿园了,只是回来的时候却有些垂头丧气,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沈清澜看向傅衡逸,“这是怎么了?”

    傅衡逸摇头,他也不清楚,接回来就是这样的,路上也不怎么说话,问他也不回答。

    安安进门,叫了声妈妈就自己趴在沙发上了,无精打采的,沈清澜在他的身边坐下,“安安,怎么了?”

    “妈妈。”安安有气无力地叫了声。

    “发生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跟妈妈说说。”

    “妈妈,静静要转学了。”

    沈清澜微愣,“静静要转学了?这件事谁告诉你的?”

    “静静自己说的,她说她爸爸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她和她的妈妈要跟着起去,所以她要离开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安安难过地说道。

    今天他兴冲冲地跑去跟静静说夏令营的事情,然后静静就跟他说自己要走了,安安得知这个消息,难过了整天。

    沈清澜看了傅衡逸眼,傅衡逸摇头,他和静静的父亲并不是同个部队的,对他的情况并不清楚,而他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去关注个军官的升迁情况,沈清澜只好作罢。

    “安安,静静只是暂时离开了,以后还会回来的。”沈清澜见儿子难过,柔声安慰道。

    “可是妈妈,静静说她不回来了。”安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静静是他在幼儿园里第个朋友,也是最好的个朋友。

    “不会的,京城才是静静的家,她以后定会回来的,要不这样,明天妈妈去问静静的妈妈好不好?”

    安安眨巴眨巴眼睛,“真的吗,妈妈?”

    “真的,妈妈明天送你去学校,然后问问静静的妈妈。”

    “好。”安安点点头。

    晚上,等哄睡了安安,沈清澜看向傅衡逸,“你能打听下静静的父亲是这么回事吗?”般京城军区的军官很少会往外调的,尤其是高级军官。

    “小孩子而已,过几天就忘记了,你不用太过在意。”傅衡逸不以为意,孩子都是健忘的,现在惦记着,过几天有了新的玩伴儿,保准忘得干干净净。

    “你就帮忙打听下,看看具体怎么回事。”沈清澜开口。

    老婆再三要求了,傅衡逸自然不会拒绝,打了通电话,只是挂电话的时候,脸色有些沉,“静静的外公被请进去了,渎职、受贿,罪名已经确认,静静的父亲虽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显示他参与了,不过也受了牵连,被调到西北边境去了。”

    戍边是很艰苦的,这样的安排就是降职了,而又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傅衡逸摇头,“这两年,上面重点抓这个,已经抓了好几只大老虎,而他只是去戍边,没有被开除军籍,想必也是因为他的手上确实干净,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就是可怜静静那个孩子。”从小娇生惯养的,现在这么小就要跟父母去边境,那边条件艰苦,还不知道能不能适应。

    跟静静妈认识了这么长时间,沈清澜对她家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静静的爸爸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成年后就去了部队当兵,被分到了静静外公的部队里,逐渐从个小兵成了静静外公身边的人,因为经常出入领导家,于是就认识了静静的母亲,久而久之,两人就相爱了。静静的外公不是个看门第的人,见女儿喜欢就同意了,不过条件只有个,那就是静静的爸爸必须入赘他们家。

    静静爸爸喜欢静静妈,而他反正就是个孤儿,于是便同意了,这些年有岳父家的支持,加上他自己的努力,前途帆风顺,谁曾想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世事无常。”傅衡逸说了句,平静无波,他跟静静家并不熟,只是从儿子的嘴里知道有静静这么个人而已。

    次日早,沈清澜亲自送安安上学,特意在幼儿园门口等了会儿,就等到了静静妈。

    “你这是在等我?”静静妈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走走?”

    静静妈眼神微闪,点点头。

    沈清澜侧头打量了她眼,果然是憔悴了很多,“听安安说,静静要转学了。”

    “你都知道了?”静静妈目视着前方,双眼无神。

    “你是指静静转学的事情还是你们家的事情?”沈清澜开口,语气不咸不淡。

    静静妈苦笑,“事情发生到现在,我还不相信我爸会做那样的事情,可是证据就摆在我面前,而我爸也亲口承认了,由不得我不信。”她跟沈清澜的关系还算不错,而且这些事情对沈清澜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她也就不隐瞒了。

    “清澜,你要是想安慰我的话就不要说了,其实现在这样的结果已经算好了,起码我们家人还能在起。”静静妈见沈清澜想开口,打断她。

    “要去多久?”沈清澜问道。

    静静妈摇头,“不清楚,或许过几年就能回来,或许这辈子也回不来。”当然最快的办法估计就是静静的父亲退伍,这样就可以留在京城,但是静静的父亲当了半辈子的兵,除了当兵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啥,而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即便是转业到地方,也不会有很好的位置留给他,与其这样,不如去边境拼拼。

    “我倒是无所谓,主要是心疼静静,怕她无法适应那边的生活。”静静妈心疼地说道,她父亲进去了,她家的亲戚顿时树倒猢狲散,不落井下石就算是好的,更不要说是替她照顾女儿了,而她丈夫是孤儿,没有亲戚,最重要的是,她也不舍得跟女儿分开。

    “孩子的适应能力比大人好,静静是个坚强的孩子,会好起来的。”沈清澜安慰她,却显得苍白无力。

    “清澜谢谢你。”这个时候还愿意跟他们家走近的不多了。

    “打算什么时候走?”

    “等静静这学期结束吧,她爸已经先走步了,要去给静静联系新的学校,还有家人的吃住。”静静妈说道。

    “清澜,听说你马上又要做妈妈了。我先在这里恭喜你。”

    “谢谢,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难处记得给我打电话。”沈清澜认真地说道。

    静静妈微微笑,“好,谢谢你。”经过这次的事情,她也看清楚了身边的很多人,对于沈清澜这时候给予的善意很是感动。

    “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我也要回家继续收拾行李了。”

    “好,等到了那边给我打个电话。”

    静静妈点点头。

    沈清澜看着这个女人瘦弱却坚强的背影,眸色沉沉,转身回家。

    **

    “妈妈,静静真的要走了吗?”放学后,安安问沈清澜。

    沈清澜点点头,“是的,静静的爸爸要去远方工作,静静家人都要跟着过去,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他爸爸不能在这里工作呢?”安安不理解。

    沈清澜也不能跟个四岁的孩子说政治上的事情你,于是只好说道,“因为她爸爸是个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就跟爸爸样,爸爸有时候也会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经常不能回家。”

    “可是妈妈,我喜欢静静,不想跟静静分开。”安安的小脸上有些难过。

    “安安,我们人的这生呢,总是要面对别离的,而且静静也不是不回来了,等你们长大了她就会回来了,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起玩儿了。”

    “那要长到多大呢?”

    “跟妈妈样大。”

    “那要好久好久。”安安脸的失落。

    沈清澜微微笑,“不会很久。静静再过几天就要走了,你要去送送她吗?”

    “妈妈,可以吗?”

    “当然可以。”

    “那我还可以送静静礼物吗?”

    “自然,你想送什么都可以。”

    安安听,来了精神,“那我想想给静静送什么好。”说着,就迈着小短腿上楼了,沈清澜笑了笑,这孩子的情绪来的快,去的更快。

    几天后,京城火车站。

    安安看着静静,将手里的个精致的盒子递给了她,“静静,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静静结果盒子,盒子不大,刚好抱在怀里,“谢谢安安,安安我会想你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也会想你的,静静,你长大之后会回来看我吗?”

    静静郑重点头,小脸认真,“会的,我定会回来看你的。安安,你不要忘记我。”

    “我定不会忘记的。”安安说的认真。

    沈清澜和静静妈看着这幕,静静妈心微酸,“谢谢你能来送我。”

    “到了那边安顿下来之后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常联系。”

    “好。”

    二人相顾无言。

    时间差不多了,静静妈先开口,“那我就先走了。”

    “保重。”

    “静静,我们该走了。”静静妈上前拉着静静的手,静静依依不舍地看着安安,“安安,你定不要忘记我。”

    “呜呜呜,静静,我定会想你的,你要给我打电话。”安安哭了。

    “好。”静静的小脸上也满是金豆豆。

    静静妈牵着女儿的手,头也不回地进了火车站。

    “妈妈,我能不能不走?”火车上,静静抱着安安送给她的盒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静静妈摸摸女儿的脑袋,“静静,爸爸还在那边等着我们,我们要是不过去,就见不到爸爸了。”

    静静舍不得爸爸,也舍不得安安,低着头使劲掉着金豆子。

    “静静不哭,妈妈答应你,以后带你回来看安安,好不好?”

    “真的吗?”静静泪汪汪地看着她母亲。

    静静妈点头,“是真的,妈妈说话算话。好孩子不哭了,你不看看安安给你送了什么礼物吗?”

    静静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打开了手里直抱着的盒子,里面是个发夹,蓝色的水晶蝴蝶,十分漂亮,“哇,好漂亮的蝴蝶。”静静脸的惊喜。

    静静妈温柔地笑笑,“你喜欢吗?”

    静静点着小脑袋,“喜欢,安安没有骗我,他真的送了我个发夹。”

    闻言,静静妈眼有些疑惑,询问了女儿怎么回事,却原来是之前上学的时候,安安不小心弄坏了静静的个发夹,就承诺静静以后送她个更漂亮的。

    “妈妈,你帮我戴上。”静静拿出那枚水晶蝴蝶发夹。

    静静妈微微笑,给女儿戴上。

    静静转了圈,期待地问道,“妈妈,好看吗?”

    静静妈点头,“嗯,很好看。”

    “我应该也给安安准备份礼物的。”静静突然说道。

    “没关系,以后你们再见的时候,你送他份礼物。”

    “嗯嗯,妈妈说得对,等我长大了,我定要回来看安安,然后送他份礼物。”

    静静妈摸着女儿的脑袋,没有说话,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眼底满是怅然。

    **

    “妈妈,你说静静会喜欢我送的礼物吗?”安安趴在沈清澜的腿上,有些无精打采。

    “会喜欢的。”沈清澜柔声说道。

    那天安安上楼去玩具房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称心的礼物,于是沈清澜就带着他去了商场,安安眼就看了那个水晶蝴蝶发夹,说是曾经答应了静静要送她个发夹。

    “妈妈,我想静静了。”刚分开,他就开始想念了。

    沈清澜揉揉儿子的小脑袋,不说话。安安继续说道,“妈妈,你说静静他们到哪里了?”

    这个沈清澜还真的不知道,“应该已经离开京城了。”

    安安脸的难过,“妈妈,你说人为什么定要分开呢,艾伦叔叔是这样,静静也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不住在京城呢?”安安想不通,他喜欢的人为什么都要离开呢?

    “安安,他们并没有离开你,他们只是去其他的地方居住而已,你看艾伦叔叔不是经常给你寄礼物吗?你也会给他打电话。”

    “可是不样啊,我见不到他们。”安安有些认死理。

    沈清澜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怎么跟个四岁的孩子解释离别这个话题,想了想,说道,“安安,静静以后会回来的,相信妈妈。”

    安安还是提不起精神,最好的小伙伴离开了,对他来说是件十分悲伤的事情,他还没从那个情绪走出来。

    不过很快,安安就顾不上伤心难过了,因为沈清澜给他报名的夏令营开始了。

    沈清澜给他收拾好东西,安安拖着小行李箱,对沈清澜挥手,“妈妈,我走了,你不要想我哦。”

    沈清澜看着她兴奋的模样,失笑,“到了那里要听老师的话,不许哭鼻子。”

    “妈妈,我是小男子汉,才不会哭呢。”安安皱眉,对妈妈不信任自己有着小小的不满。

    沈清澜伸手捏捏他的鼻子,“好吧,我的小男子汉,要是有事情让老师给妈妈打电话。”

    “嗯嗯,妈妈,我走了。”安安有些迫不及待,沈清澜看的好笑,将他送上来接他的校车。

    “老师,安安的年纪小,希望你能多看顾些,拜托了。”安安是整个夏令营里年纪最小的孩子。

    “傅太太放心。”老师笑着说道。

    安安在车上跟沈清澜挥手,沈清澜也挥了挥手,目送着校车离开,心里忽然生出了种送儿子去当兵的感觉,笑了笑,转身回家。

    ------题外话------

    静静走了,你们期待的“安静”CP木有了,哈哈(咋有种恶毒后妈的感觉,捂脸)

    **

    推荐友:《穿越莽荒: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福星儿

    简介:穿越古代算什么,穿越蛮荒驯野人,找个首领做老公,没羞没臊才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