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安安挨打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君泽神情淡淡,“妈,其实我有个问题直想问你。”

    “什么?”卢雅琴不解。

    “在你心,我到底算什么?曾经卢进才那样对我,你让我忍,让我不要跟他计较,让我跟他相亲相爱,现在他咎由自取,自尝恶果,你又让我帮他,是不是在你心里,他才是你的血脉至亲?”

    “不是的,君泽,你听妈妈解释,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对你的爱分不少。”

    “我并不这样觉得,妈,你知道嘛,现在看到你,我很能理解爷爷当年的做法,反倒是不解我爸的选择,妈,你让我害怕。”沈君泽眼瞳幽深,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落在卢雅琴的耳却仿佛是记重击。

    她往后退了两步,愣愣地看着沈君泽,“君泽。”

    沈君泽眼底闪过抹悲伤,转瞬即逝,很快恢复淡漠,“律师我会帮他找,但这是最后次,就当是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以后没事你就别来找我了。”

    “君泽,妈妈……”卢雅琴想解释,可是沈君泽已经不想再听了,她嘴上说的好听,可是做的事情却每每让他伤心。他是个人,是个有血有肉的人,颗心被伤的多了也会疼,会累,即便这个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君泽,不要这样对待妈妈,妈妈只有你个孩子啊。”卢雅琴伤心欲绝,她没有想到只是让沈君泽帮忙,竟然会引起沈君泽这么大的反应。此时的她根本没有站在沈君泽的立场上替他想过,她但凡多想点点,她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你可以再生个,至于我,你就当没生过。”沈君泽面无表情。

    卢雅琴脸色苍白,“君泽。”

    “我还有很多工作,要是没事的话你就走吧,生活费我会按时打在你的卡上,以后我们能不见面就不要见面了。你骂我白眼儿狼也好,忘恩负义也罢,我们的母子情分算是尽了。”这是沈君泽第二次说这样的话,相比上次的愤怒,这次他显得更为平静,可也正是这样的平静,让卢雅琴知道,这次的沈君泽是说的伤心了。

    “君泽,妈妈知道错了,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卢雅琴抓着沈君泽衣袖,眼泪下子就落了下来。

    沈君泽对她的眼泪无动于衷,“我让人送你回去。”说着,叫秘书进来。

    卢雅琴泪眼婆娑地看着沈君泽,沈君泽却转过头去不看她,秘书做了个请的手势,“夫人,走吧。”

    卢雅琴深深叹了口气,离开了。

    在卢雅琴离开以后,沈君泽就让秘书去着手去找律师。午接到楚云蓉的电话,让他晚上去沈家吃饭。

    到沈家的时候,沈清澜正好也在,沈君泽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安安在搭积木,眼神飘忽。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沈清澜注意到他的异常,轻声问道。

    沈君泽回神,对上沈清澜的目光,犹豫了下,将卢进才的事情说了,沈清澜意外地挑眉,“人死了吗?”

    沈君泽摇头,“不清楚,我没有问。”

    “不过不管怎么说,倒是给你省了不少麻烦。”原本他们是做好了后续卢进才反击的准备的,现在这些都不用操心了。

    “姐,我难过的是我母亲。为什么每次出事,她就站在卢进才那边,我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难道不是我跟她才是最亲近的吗?”沈君泽伤心地说道,尽管他表现得很无情,可是心依旧难过。

    “有些事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些道理不需要我多说。”沈清澜淡淡开口。

    “可是她以前真的不是这样的人,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沈君泽想不通,他爸活着的时候,他妈看着也是个不错的女人,结果他爸死,他妈就……

    “有些人只有遇到事情才能看清本质。”沈让活着的时候,将卢雅琴保护地很好,她就是个普通的豪门阔太太,每天无忧无虑地,不是逛街购物就是美容SPA,任何事情都不需要操心,而且那个时候,卢进才也没有跟他们站在对立面,没有矛盾冲突,怎么能看出这些隐藏在深处的东西呢。

    沈清澜拍拍他的肩,“适当地保持距离就好。”正所谓距离产生美。

    沈君泽点点头,“我知道了姐,等公司上了正规,我打算出去走走,散散心。”

    沈清澜看了他眼,眼神意味深长,“也好。”

    “清澜,上去叫你嫂子下来吃饭。”楚云蓉在餐厅里喊道,沈清澜应了声,对沈君泽说道,“带安安去洗手,马上吃饭了。”

    沈君泽点头,站起来带安安去洗手。

    温兮瑶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肚子就像是吹气球般地鼓了起来,行动上多少有些不方便,为了方便照顾她,楚云蓉已经让夫妻两个搬回了老宅住,沈清澜扶着温兮瑶坐下,然后坐在了她的身边,这几天沈君煜去国外出差了。

    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坐在上首,沈君泽坐在楚云蓉的身边。

    “君泽,今天的汤很有营养,你多喝点,看你最近瘦了不少。”楚云蓉将满满碗汤放在沈君泽的面前,温柔地说道。

    “谢谢大伯母。”

    “这是给兮瑶的。”楚云蓉说道,“兮瑶,这是特意为你炖的,你多喝些。”

    她忙着照顾众人,沈清澜叫住她,“妈,别忙活了,都是家人,想吃什么自己夹就好。”

    “是啊,云蓉,都是家人,你这么客气做什么。”傅老爷子附和。

    楚云蓉微微笑,也不再说话,低头吃饭。

    饭吃到半,楚云蓉忽然说道,“君泽,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沈君泽握着筷子的手顿,“还没有,大伯母怎么忽然间想起来问这个?”

    “是这样的,大伯母以前乐队的个同事有个女儿,之前直在国外留学,最近回国发展了,正好也单身,我看你们年龄相当,就想着是不是介绍你们认识下。”自从上次跟沈君泽说过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事情,楚云蓉就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直替他留意合适的然人选,这不,终于有了个。

    “大伯母,我现在暂时没有交女朋友的心思。你也知道我刚刚拿回公司,公司里很多事情都等着我处理呢。”沈君泽婉拒。

    “这有什么关系,你现在的事业已经开始步入正轨,正是谈恋爱的好时候,而且只是跟对方聊聊,不是非要你们在起,有空的时候,你们就多聊聊,见个面,吃个饭,要是彼此感觉好,那就继续交往下去,要是感觉不好,那就当认识个新朋友。”楚云蓉笑着说道。

    “你大伯母说的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开始考虑了。”沈老爷子附和。这件事,楚云蓉之前跟他说过,那个女孩子的照片他也看过,是个很端正的女孩子,他是点了头的。在沈君泽的婚事上,沈老爷子十分在意,毕竟沈让的例子还摆在眼前呢。

    沈君泽暗暗向沈清澜求助,谁知沈清澜对于他的求助目光视而不见,直接低着头给安安喂饭。

    “爷爷,大伯母,我现在才24,不着急。”沈君泽微笑着说道。

    “24已经不小了,你清澜姐24岁的时候都已经做妈妈了。”楚云蓉劝道。卢雅琴是个靠不住的,沈君泽自己对这方面又不上心,都24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她要是不帮着操点心,估计这孩子就要成为大龄剩男了。

    “君泽,其实可以相处看看。”连温兮瑶也帮腔。

    群人你言我语,说的沈君泽最后只能缴械投降,“大伯母,那要不我先跟人家微信上聊聊?”

    “这就对了嘛,趁着现在年轻,赶紧物色起来,等到相处地差不多了再结婚也来得及。等下吃完饭我给人家妈妈打个电话,你们两个加个微信,先聊着,等到周末你再约人家女孩子出去吃顿饭,看个电影啥的,男孩子嘛,要主动。”楚云蓉十分满意。

    沈君泽点点头,满心无奈,他这个年纪就要相亲,想想也是很可怕,不过知道这是长辈对他的关心,他也只能接受了。

    吃完饭,楚云蓉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去了。

    沈君泽瞧着楚云蓉这热情高涨的模样,很是无奈,低声跟坐在他身边的沈清澜说道,“姐,你刚才怎么也不帮我说说话呀?”

    “爷爷说的没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确实应该找个女朋友了。”沈清澜神情淡淡。

    沈君泽苦着脸,“姐,我才24岁,就算到了34岁找女朋友那也是来得及的。”

    “你要真等到34岁再找,你看爷爷会不会愁白了头。工作固然重要,可家庭也很重要。你若是真的不想谈恋爱,就当是认识个朋友吧,多个朋友多条路。”

    关于沈君泽谈恋爱的这个问题,其实楚云蓉私下里跟沈清澜谈过,与其说是楚云蓉着急,不如说是爷爷担心沈君泽重蹈他父亲的覆辙,找个不靠谱的女人,所以想让楚云蓉帮忙把把关。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人家女孩子相处。”沈君泽犯愁,他的生活就没有女朋友这种生物出现,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的心思都没有在这个上面。

    “那就别把人家当女朋友,当做个新认识的朋友就好。跟朋友相处你总会吧。要是觉得合适,就往那方面发展发展,都说先成家后立业,你有了个稳定的家庭,才能更专心地拼事业。而且身边要是有个人支持你,你也不会觉得孤单。”

    沈君泽想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而且他这辈子不可能不结婚,既然这样,不如跟那人家认识下,万碰到了合适的了呢。这么想着,沈君泽对相亲这件事也没有那么抵触了,等楚云蓉将对方的联系方式给了他之后,他主动添加了对方的微信。

    **

    张丽最终是被抢救回来了,没有死,不过却受了重伤,卢进才那刀砍在了她的脊椎上,就算是好了,她下半辈子也要在床上度过了。

    因为证据确凿,卢进才的判决很快就下来了,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沈君泽来监狱看卢进才的时候,发现他比上次见面时苍老了十岁不止。

    “你也跟你母亲样,是来看我笑话的?”卢进才定定地看着沈君泽,神情平静。

    沈君泽摇摇头,“笑话谈不上,就是想知道我亲爱的舅舅失去了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之后是什么样的表情。”判决下来之后,卢进才甚至连上诉都不曾就接受了判决。

    面对沈君泽是略带嘲讽的话,卢进才没有丝毫反应,现在的更像是具行尸走肉。

    曾经他算计沈君泽,处心积虑谋夺公司是为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可现在儿子不是他亲生的,那么他做这切还有什么意义?做的再多也不过是便宜了他人。想到这里,他只觉得可悲。

    “笑话你也看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你的地位,也没有人会处心积虑地算计你。你可以放心了,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卢进才面无表情地开口。

    “其实我也不想见你,今天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件事,你大儿子是你亲生的。”沈君泽扔出了颗重磅炸弹。

    卢进才豁然抬头。

    “我给你跟两个儿子做过亲子鉴定,大儿子确实是你的亲生子。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你都已经进去了,你儿子也判给了你前妻,不过,按照你前妻目前的情况,对你的儿子恐怕也好不了。”沈君泽说完就要走。

    卢进才喊住他,“君泽。”

    沈君泽站定。

    “虽然我知道说这话很无耻,但我还是想请求你,若是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照顾他?”卢进才哑声开口。

    “很抱歉,这个忙帮不了。”沈君泽口拒绝,他只是想看看卢进才的反应,要是能看见他后悔,那就更好了。

    卢进才对此点都不意外,“君泽,过去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你恨我也是应该的。我只是不想我的孩子未来过得凄惨,我不求你将他接到自己的身边,只是希望你能在适当的时候去看看他。我这辈子能不能出去还是个未知数,你就当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请求吧。”卢进才哀求道。

    卢进才已经50多岁了,十年的牢狱,等他出来已经60多。按照他的身体,能不能撑十年还是个未知之数。

    “君泽,我求你。”卢进才说着,直接跪在了地上,沈君泽被他的行为吓了跳,定定的看着他良久。

    卢进才脸恳切地看着他,“君泽,过去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贪心,是我狼心狗肺,切都是我的错,我在这里给你道歉,我的下半辈子估计也只能在这里度过了,我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可以给你,作为赎罪,只要你答应我,我在京城的房产就是你的。”这是他剩下的唯的财产了,也是他唯可以给沈君泽的东西。

    “我会让人定期去看看他。”沈君泽最后说的,卢进才的眼底迸出亮光,“谢谢你,君泽。”这声谢谢出自真心。

    沈君泽不置可否,转身离开。他答应不是因为他同情卢进才,而是为了卢进才眼那刻对儿子的真心。

    **

    安安马上要过四岁生日了,沈清澜打算带他去京城军区陪傅衡逸住段时间了。

    安安收拾着自己的小书包,往里面塞了个又个的玩具,沈清澜皱眉,“安安,妈妈跟你说过什么?”

    安安不舍地看了眼自己手的玩具,放下了,“妈妈,我不带了。”

    沈清澜看着他的书包,“还有呢”

    “妈妈,我就带这两件,好不好嘛?”安安抱着沈清澜的大腿撒娇,沈清澜规定,他去军区只能带件玩具,其他的通通不许带。

    “安安,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沈清澜淡声开口。

    安安仰着头看着她,跟沈清澜打着商量,“我知道,可是妈妈,这两个玩具我都好喜欢,是艾伦叔叔送给我的,你就让我都带去嘛,我保证就这次,下次我肯定只带件。”

    “不可以,你可以选任何件带走,但是不能带两件,我们的约定你要遵守。”

    安安见沈清澜是打定了主意,知道撒娇是没用了,只好撇撇嘴,放开了她的腿,“好吧,我就只能带件了。”他在两件玩具间犹豫了好久,终于选定了件,将另件不舍地放了回去。

    去的路上,安安小嘴说个没完,“妈妈,你说艾伦叔叔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结婚呢?他长得那么好看。”

    “这件事你应该去问你艾伦叔叔,而不是问我。”

    “我问过了,艾伦叔叔说他心有所属,妈妈,什么叫心有所属?”

    就是你艾伦叔叔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有喜欢的人了,他为什么不结婚?“安安越发好奇。

    知道儿子就是个小话唠,搭腔就说个没完没了,沈清澜有点后悔刚才接了这话茬,索性不搭理他。

    ”妈妈,你说为什么呀,有喜欢的人不就可以结婚了吗?“即便是沈清澜不搭理他,安安也能个人自言自语路。

    来接他们母子的依旧是孟良,”嫂子,队长现在有点忙,让我来接你。“

    沈清澜点点头,”辛苦你了。“

    孟良拿过她手里的行李,”这算什么辛苦,正好给我偷懒的机会呢。嫂子,我先送你们回家。“

    ”孟良叔叔,你怎么只跟我妈妈打招呼,都不跟我说话?“安安看着孟良,有小情绪了。

    孟良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我怎么敢不跟你说话呢。不过安安,段时间不见你好像又胖了。看看你的小肚子,都凸出来了。“

    安安臭美,揉揉自己的小肚子,”孟良叔叔,你看错了,我没胖,我这叫富态,不叫胖。“

    孟良笑出声,”安安,你该减肥了,不然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他逗安安。

    ”我有女朋友呀,她长得可好看了。“安安语出惊人。

    沈清澜闻言意外地看着安安,而孟良则是脸的兴致盎然,”有女朋友了?谁呀?“

    ”就是我们班的静静呀,静静说,长大后她要做我的新娘。“

    ”安安厉害呀,竟然这么小就有女朋友了!“

    安安小脸骄傲,”那是,静静可喜欢我了,我们班好多小姑娘都喜欢我。“

    ”可你不是喜欢果果的吗?果果可是你的未来媳妇儿,你怎么能让静静做你女朋友呢?

    提到果果,安安皱眉,小脸认真的纠正他,“果果是妹妹。”

    “现在是妹妹,以后可以成为老婆的嘛。”孟良逗他,四岁的孩子,很好玩儿。

    “不可以,妹妹就是妹妹。”安安认死理,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这点倒是像极了沈清澜。

    “那静静以后是你的老婆吗?”孟良继续问道。

    安安拧眉,认真想了想,“我想要妈妈做我老婆,这样我就可以天天跟妈妈睡了。”

    沈清澜听了,额头满是黑线,这个口没遮拦的小家伙,孟良则是哈哈大笑,亏得自家队长不在,不然你就惨咯。

    因为傅衡逸升级当了爸爸,原先的居室已经不够住了,部队里就重新给傅衡逸换了套房子,是个小三居,依旧在原来的家属楼里,不过是变成了六楼,家属楼里没有电梯,安安小家伙自己爬上了六楼。

    “那嫂子,行李我就放在这里了,厨房里有买好的菜,队长说晚上他会回来做饭。”孟良将行李放在门口,说道。

    “好的,辛苦你了。”

    “孟良叔叔辛苦了。”安安奶声奶气地说道。

    孟良笑,伸手摸摸安安的小脑袋,“叔叔先走了,安安再见。”

    安安朝孟良挥挥手。

    房子里很干净,沈清澜只要将行李整理好就行了,“安安,妈妈去整理袋东西,你自己待会儿,不许碰热水壶知道吗?”

    安安点点头,“好的妈妈,妈妈,我想去楼下玩,可以吗?”他刚才来的时候看见楼下有几个小朋友。

    “可以,但是不许欺负其他小朋友。”沈清澜叮嘱。

    “好的妈妈。”安安乖乖点头,沈清澜将他送到楼下,这才返身上楼,对于安安在下面的安全是点也不担心,这里是军区家属楼,门口是有岗哨的。而且楼下的那几个小朋友的家长沈清澜都认识了,让他们帮忙照看下即可。

    楼下不远处就是个小型的游乐场,这是专门为军人家属的这些孩子准备的。

    安安不是第次到军区,跟这些孩子早就混熟了,没了沈清澜的约束,很快就跟那些年龄相仿或是比他大两岁的孩子玩儿的是不亦乐乎,很快就跟个小泥猴似的。

    个男孩子将安安拉到角落里,轻声说道,“安安,你去过军营里吗?”

    安安不解的看着他,“什么叫军营?”

    男孩指了指训练场的方向,“就是那边。”

    “我去过呀,我爸爸带我去的,里面有好多好多兵叔叔,可帅可帅了。”安安直点头,他最喜欢傅衡逸带他去训练场溜达。以往他来军营,吃完饭后,他都缠着傅衡逸让他带着自己去里面溜达两圈。

    “里面好玩吗?”男孩子脸的向往。

    安安点点头,“可好玩儿了。”傅衡逸抱着安安去看过士兵们的训练,对于安安来说,那些训练项目很新奇,很好玩。

    男孩子听了,满眼的羡慕,“我也想去,可是我爸爸不让我去,要不,我们现在偷偷溜进去吧?”

    安安小脸犹豫,“要是被爸爸知道了,爸爸会骂我的。”

    “那我们就不要告诉大人,我们偷偷去,然后偷偷回来,爸爸妈妈不会知道的。”

    这个男孩子叫小杰,是同个家属楼的,傅衡逸住在六楼,他们家住在三楼,是所有小伙伴,跟安安玩的最好的,安安每次来军区都要找他玩。

    “好吧,那我们要快点,等下我妈妈会下来找我的。”安安小声说道。

    “嗯嗯,我们往这边走。”小杰比安安大两岁,今年也不过才六岁,拉着安安的手,猫着腰,躲过了几个家长的视线,带着安安跑进了训练场。

    此刻训练场上有不少士兵正在日常训练,看见两个小家伙进来,视线不由得往他们的身上扫了扫,安安和小杰也不害怕,好奇地看着他们。

    安安还朝着他们挥了挥手,比了个飞吻的手势,有些士兵看见了,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动静大,自然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个军官模样的人瞧见了他们,朝着小家伙走了过来。

    小杰和安安见对方板着脸,就有些害怕,拉着手转身就跑了。

    军官原本是想过来跟两个小家伙打招呼的,结果就人家见他就跑,不禁失笑,看了眼小家伙跑去的方向,笑了笑。

    安安和小杰跑去了食堂。这个点的食堂并没有人。安安和小杰在食堂溜达圈,忽然安安的鼻子动了动,“好香啊。”他好像闻到了肉的味道。

    小杰使劲闻了闻,眼睛亮,“有好吃的。”

    两个小家伙对视了眼,摸摸各自的肚子,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去吃东西吧。”

    他们顺着香味,来到了后厨,后厨的门虚掩着,两人直接溜了进去。

    “安安,在这里。”小杰指着灶上,灶上正炖着锅鸡汤,但是厨房里却没有人。

    安安吞了吞口水,这个香味真的是太诱人了,小杰看了看四周,看见了把椅子,费力地将椅子推了过来,“安安,去拿碗。”

    安安点点头,找了个碗递给小杰,小杰已经掀开了锅盖,鸡汤的味道顿时更加浓郁了,安安的小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小杰哥哥,我好饿。”

    小杰也饿,他们刚才玩的很嗨,早就将午吃的那点东西给消耗干净了。

    汤勺就放在边,小杰小心翼翼地盛了碗鸡汤出来,因为拿不稳汤勺,还洒落了不少在灶台上。

    “安安,这个鸡腿给你。”小杰将个大鸡腿放在安安的碗里。

    安安的脸上露出个大大的笑容,“谢谢小杰哥哥。”

    两人吃了几块鸡肉,喝了碗鸡汤,没有再继续吃,小杰还细心地锅盖给重新盖上了。

    两个小家伙吃饱喝足正打算偷偷离开,安安的眼角余光忽然看见了个瓶子,停了下来,“安安,走啊。”

    安安不动,指着不远处的瓶子说道,“小杰哥哥,杨梅。”

    小杰拧眉,“杨梅好酸的”

    “不酸,可好吃了。”安安说道,去年六月份的时候,沈清澜带安安去果园里采摘过杨梅,安安对这种酸酸甜甜的果子很喜欢,只是可惜杨梅上市的时间很短,他没吃几次就没了,直对它心心念念的,现在见到了,就走不动了。

    “小杰哥哥,我就吃颗好不好?”让他尝个味道解解馋就好。

    小杰犹豫了下,往门口看了眼,没有看到人,点点头,“走。”

    杨梅是装在酒瓶里的,酒瓶子很大,两个小家伙费了不少的力气打开,刚打开,股酒气就扑面而来,两人皱起了眉头。

    “这杨梅的味道怎么不样?”安安小声说道。

    “这是泡在酒里的杨梅。”小杰说道,“我爷爷家就有,我吃过,可难吃了。”

    “不好吃吗?”安安神情犹豫。

    小杰很肯定地点点头,“点也不好吃。”

    安安看着瓶子里的杨梅,咽了咽口水,他还是想尝颗,这么想着,他已经伸手拿了颗杨梅塞进嘴里。

    小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他想吐出来,可是刚打算吐,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还嚼了嚼,“小杰哥哥,甜的。”

    小杰狐疑地看着他,“好吃吗?”

    安安点点头,将杨梅咽下,还不忘将核吐出来,“开始不好吃,但是后来好吃。”他说着,又拿了颗。

    小杰见状,也拿了颗,确实就跟安安说的样,这杨梅虽然是泡过酒的,不过用糖腌渍过,味道还不错,两人你颗我颗,吃了好几颗。

    “哎,你们是谁啊?”门口进来个人,安安和小杰迷迷糊糊地看着来人。虽然这杨梅是糖渍的,可是毕竟是用酒泡过,吃多了是会醉人的,而两个小家伙吃了不老少,现在酒劲上来了,小脸坨红。

    来人看厨房内的场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军区里除了家属楼那边有孩子之外,哪里还有其他的孩子,这两个肯定是从那边偷溜进来的。

    看了眼灶台上的鸡汤,还有地上的杨梅核,以及坐在地上抱着酒瓶子开始打哈欠的两个小家伙,满脸的黑线。

    今天位领导要过来,炊事班班长让他炖点鸡汤,他闹肚子就去了厕所,谁知道碰见了两只偷吃的“小老鼠”。

    来人已经认出了安安,实在是安安那张脸太有辨识度了,给傅衡逸去了电话。

    傅衡逸正在办公室里写训练计划呢,他想抓紧时间完成然后回家陪老婆,结果就接到了炊事班打来的电话,放下手头的事情去领人。

    傅衡逸到的时候安安和小杰已经睡着了,小嘴还砸吧砸吧,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

    “傅少将,俩孩子偷吃了浸了酒的杨梅,醉了。”厨师小刘解释道。

    傅衡逸看着儿子,脸色微黑,对小刘说道,“给你添麻烦了。”

    小刘摆摆手,“不打紧,就是不知道两个孩子吃的多不多,您看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没有提两个孩子还偷喝了鸡汤的事情。

    “我带他们去医务室。”傅衡逸说道,将两个孩子抱起来。

    索性他们吃的量不算多,只是睡着了,睡醒了就没事了,傅衡逸抱着两人回去,就看见沈清澜和另个家长正在找孩子呢。

    沈清澜将行李整理好下楼找安安,结果人就不见了。不过却没有多担心,只以为他是贪玩跑到哪里躲起来了。

    见到吃醉了被抱回来的儿子,沈清澜着实是吓了跳,看了眼傅衡逸冷飕飕的脸,同情地看向还浑然不知自己即将倒霉的儿子。

    安安是晚上醒来的,傅衡逸正坐在他的床边等着他呢。安安见爸爸的脸色就知道事情暴露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傅宸轩,穿上衣服出来。”傅衡逸冷冷的说了句,起身走了出去。

    就连大名都叫出来看,安安顿时意识到不好,磨磨蹭蹭地走出了房间,站在傅衡逸的面前。

    沈清澜就坐在另边,见到儿子出来,给了他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儿子,不是妈妈不想帮你,是你这次确实不听话了。

    傅衡逸沉着脸,手上拿着把尺子,“知道自己错了吗?”

    安安看见那把尺子,身子抖了抖,“爸爸,我知道错了。”

    “错在哪里了?”

    “不该偷吃鸡汤和杨梅。”

    傅衡逸倒是没有没想到他竟然还偷吃鸡汤了,脸色又冷了分,“爸爸妈妈教过你什么?可不可以没有经过他人允许就吃人家的东西?”

    安安摇头,“不可以。”

    “手伸出来。”

    安安将手背在身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傅衡逸,“爸爸,我知道错了。”

    “傅宸轩。”

    安安犹犹豫豫地伸出了小手,闭眼眼睛。

    ------题外话------

    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大概是五六岁的年纪,跟邻居哥哥偷吃了他家浸了酒的杨梅,结果两个人都醉了,后来被家长发现,我被我爸拿着那种细细的小竹子狠狠抽了顿,至今想起来还觉得屁股好疼。(小时候是个皮猴,经常因为太皮了做错事挨打,想想好心酸)